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92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声声血字字泪——读叶永烈《曆史悲歌——反右派始末》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2月09日 转载)
    作者: 大山无言
    
     尽管己经过去50年了,尽管多次捧读永烈先生的这本书,但每次拿起它来,仍感到心里沉甸甸的,那一声声的诉说,一字字的悲泣,仍然强烈撕扯着你,让你无法轻松,无法平静,让你喘不过氣来,让你欲仰天长啸! (博讯 boxun.com)

    
    50年了,往事并不如烟.那段曆史依然血色鲜艳.几萬几十萬几百萬人的血泪竟一点没有风干,只要你的目光觸到1957——反右,这几个字,一股浓浓的血腥氣便扑面而来.
    
    正如此书面世以后,一些默默无闻的“小右派”们说的那样,永烈先生做了一件好事,中华民族会记住先生的.曆史会记住先生的.
    
    尽管“曆史悲歌”诉说的大都是反右中的大右派,大事件,它无法也无力记录每一个右派,每一个家庭的血泪史,但书中尾声部分笔墨不多的一个个“小右派”的控诉,更攫住我的灵魂,让我合上书后,心潮更加澎湃.
    
    50年了,再看看当年一些“右派”们的悲惨遭遇吧
    
    1 一句话成右派
    
    上海葛伟导先生说:“我的姨父在工廠工作.反右中鸣放说: 现在大饼芝麻比以前少了些.‘遂成右派.
    
    我岳母十八岁进纱廠做工,除了能歪歪斜斜写出自己的名字,文化知识可想而知.在座谈上说了句,‘国家规定八小时工作,我们廠超过了八小时.’内定为右派.“
    
    2不是右派的“右派”
    
    绍兴梅雪葆先生说:一个刚毕业学生,分配肖曾遭隅離审查数月,无问题.为何?其父被镇压.反右来了,随右派一起劳改.1978年要求落实政策,一查,无右派档案及材料,怎么落实?20年冤枉白吃了!比右派处境还难!
    
    3兄妹五人四人成右派
    
    徐涵初先生说:我同胞兄妹刨五人除大姐未上大学,其余四人,二人在交大,一人在北大,一人在上海二医,1957年无一人幸免,全部成了右派.
    
    4 选举出来的右派
    
    张有先生说:有一个单位共八名干部,上级下指标让抓出一右派来.无奈,八人座谈时谁也不讲话.领导无法,道出直言:上级有任务,完成也得完成,不完成也得完成.选吧,谁票多谁就是.最后将一位叫沈德章的选上,为什么呢?其家庭出身富农.沈含冤成右,几年后死,没等到1978!
    
    不必再举例了,不必再举了!1957年的右派们,哪个人的遭遇拿出来,不是声声血,字字泪!一个著名知识分子说:“丧失民心,就是从丧失知识分子開始的.”有道理.
    
    几萬几十萬几百萬右派身后,是无数父亲、母亲、妻子、儿女、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们血色的泪水和无声的愤怒!在闪着寒光的刺刀下,他们无声无息,无声无息!沉默,沉默.
    
    1976年天安门“四五运动”,人民终于喊出:“秦皇的封建社会一不復返了,人民再也不是愚不可及.”从某種角度讲,是“四五运动”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四人帮不可一世无法无天的时代.结束了毛泽东的極左路线.不论华、汪,还是叶、邓,没有这个民间力量和信息,有些事他们敢吗?
    
    今天,也许还会有人说这是少数人,是一小撮.对,相对几亿人,几百萬右派是一小撮.相对十几亿人,一亿網上知识分子也是“一小撮”,然而,中国的命运,離不開这“一小撮”!不信吗?
    
    2007.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歌剧《秦始皇》被美国评论家痛斥
  • 诗歌/桑梓
  • 学渊评李劼: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 解龙:请大家为这里303首《盘古乐队绝妙好歌》尽力鼓掌!
  • 盘古乐队最新歌曲--天下出了个高智晟
  • 廖陵儿:任仲夷与廖冰兄的生命挽歌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一首蒙古歌-----Megzem / 达希东日布
  •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 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姜福祯
  • 林金芳:全縣上下“同一首歌”,何其壯觀?
  •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 法轮功学员徐秀娟的故事--回响在丹顶鹤故乡的壮歌
  • 飞扬:“東方神鹿”王軍霞唱響《田徑之歌》
  •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 “政改方案”和潘岳新论都是徒劳的悲歌/瓦萨
  • 自由民主中国国歌
  • 唯色: 献给达赖喇嘛的赞歌
  •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曾宁
  • 网上流传的新解国歌和国际歌矿难视频全部删除
  • 歌手张振宇为乙肝学生被退学鸣不平 筹备反歧视慈善义演
  • 《下岗工人长恨歌》/ 贺凌
  • 央视取消晚间播国歌为与国际接轨?
  • 唯色:流亡者的歌哭—读《诗从雪域来》
  • 钱理群;诗学背后的人学—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研究》
  • 大陆著名诗歌网站 “中国当代诗歌论坛”已于月前重新开通
  • RFA:中国用户无法进入英文谷歌伺服器
  • 女兒罵他笨 「羊倌歌王」自請處分
  • 奇闻:央视青年歌手大赛选手竟不识中国国旗
  •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图)
  • 十年如一日 赚多少捐多少 歌手丛飞死后留名
  • 从Google中国“狗狗”“古狗”到“谷歌”.cn
  • 北京歌颂文革的“红色经典”餐厅(图)
  • 白智清:高唱国歌的时候到了!
  • 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强烈抗议中国当代诗歌论坛遭封闭!
  • 大陆著名诗歌网站 “中国当代诗歌论坛”被关停(图)
  • 法新社评温家宝:像位受欢迎的流行歌星(图)
  • 先锋文学艺术沙龙—性灵之诗:诗歌朗诵会
  • 歌厅偶遇政法委书记,竟被杀人灭口(图)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老歌新唱:我来自南泥湾
  • 卫真: 老友,还记得那首歌吗……
  • 与赖昌星侄儿签了3年婚约 "某歌星"为何不涉案?
  • 纪念党的生日歌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