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自由与面包(下)
(博讯2007年2月07日 来稿)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常识》国内朋友:自由与面包(下)
     (博讯 boxun.com)

        
      1935年5月,在美国华盛顿州,有个叫帕里什的清洁女工被老板解雇了,这本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那年头,"下岗"的人多了去了,谁又会在乎一个女工的工作问题?可对于帕里什来说就不算小事了,下岗就意味着没饭吃,没有工资可怎么生活呀?这事要是发生在中国,大概这位女工就去上访了,至于问题能不能得到解决,那可不太好说。但美国这个国
    家是个契约社会,人人都会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因此,帕里什也没有什么向领导诉苦申冤的兴趣,一纸诉状就把自己的雇主——西岸旅馆给告上了法庭。
    
      有趣的是,帕里什并没有说老板解雇非法,她想反正也干不成了,不如拿回点钱才是真的,于是,她依据罗斯福新政时期颁布的《最低工资法》,要求西岸旅馆补偿欠她的工资。根据《最低工资法》规定,雇员最低工资不得低于每周14美元50美分,但帕里什的工资每小时只有25美分,也就是每周不到10美元,远远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工作几年算下来,老板一共欠她216美元19美分,这对于一个下岗女工来说也不算小数了,起码能有口饭吃。
    
      这本是件芝麻粒大的案子,一年全美也不知道要发生多少,压根不值得一提,可是,由于帕里什的老板实在有点吝啬,舍不得出这一点钱,但帕里什又的确有理,有法可依,不太好驳斥,于是他的律师给他出个"馊主意",你不是说按照《最低工资法》的规定我欠你钱吗?那好,我直接攻击《最低工资法》,说它违反了宪法第14条修正案(有关这一修正案的
    法学辨析是个绝大的话题,限于篇幅,这里就不作论述了,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参考浙大教授林来梵与人大教授胡锦光合著的文章《西岸宾馆诉帕里什案》),要求宣布违宪,只要这个该死的法律不存在了,看你还怎么要钱。谁也没想到,律师的这个点子,一下就把事情给捅大了,帕里什诉西岸旅馆案,由一个小小的民事纠纷,陡然间变成了震动全美的大案,所有的媒体焦点都被吸引了过来,并且举国围绕此案展开了一场空前的大辩论。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罗斯福在实行新政时,经常受到最高法院的肘制,每每令他万分恼火。在罗斯福刚刚当政时,这一情况还不明显,因为美国尚处在风雨飘摇的经济风暴中,大家都在齐心协力熬过这段艰难的岁月,所以他的各项法案几乎没怎么费力就可以得到国会多数票及最高法院的支持,可是,经过百日新政,美国经济有了较明显的起色,大家也都
    回过劲来,缓了口气,这时矛盾就来了。罗斯福的民主党是在南北战争时期发展起来的,在美国政治中一直是少数党,仅仅凭借1929年的经济危机罗斯福才入主白宫,因此,作为对手共和党把持的最高法院,当然不肯给他面子,更要命的是,最高法院的几位大法官,基本都是林肯时代的人,用罗斯福的话来讲,是一群"马车时代"的人,保守是他们共同的特点,面
    对罗斯福左一个新政又一个新政,被搞得眼花缭乱,委实接受不了,起先因为经济危机而不得不授予罗斯福各项权力,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到了该收回权力的时候了。
    
      1935年1月,最高法院以8比1的票数,宣布罗斯福的《全国工业复兴法》违宪,从此拉开了法院与政府的权力战争。紧接着,最高法院又于5月一口气判3项新政法律违宪,到了1936年初,又废掉了6项法律,这样一来,罗斯福颁布的各项法律,已经被废除了10多项,新政基本陷于瘫痪状态。
    
      我们不难想象,罗斯福是何等的窝火,要说这帮人可真是些忘恩负义的家伙,如果不是百日新政挽救了美国的经济,他们哪儿还会有闲情逸致来对新政说三道四?再说,被废除的这些法律,都是为了保障美国公民的权利才出台的,就像前面所说的那个帕里什诉西岸旅馆案,《最低工资法》是为了救济贫民穷人,要说起来最高法院你算站在哪头的?
    
      1936年,罗斯福再次以绝对优势当选第33任美国总统,这下有了民众的支持,罗斯福认为自己有实力回应最高法院的挑战了,他要改变最高法院的敌对态度,把后者致于自己的势力之内。可是,司法独立,是三权分立的前提,也是美国立国的基石,想打破传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按照美国宪法,想扭转最高法院的乾坤,只有两种办法,一是让国会修改宪
    法,二是由总统直接任命自己的亲信当大法官,罗斯福很清楚,想得到国会2/3多数就这一问题支持自己修改宪法,简直就如同作梦,根本不能想,因此他企图走个捷径,由自己任命比较听话法官来主持最高法院,但这一点也很不容易做到,因为美国大法官是终身制,除非犯下严重罪行,否则任何人都无权解除他们的职务。于是,罗斯福开始秘密酝酿一项前所未有的政治改革方案,那就是改组最高法院的组成机构,这一计划提出,凡是年满70岁的大法官,如果不自动退出最高法院,那么总统就有权再任命一名法官进最高法院,简单的说就是罗斯福来了个"逼宫退位",想利用增补多数的办法来控制最高法院。
    
      罗斯福这一方案刚一宣布,立刻引起美国舆论大哗,不仅是对手共和党,就连民主党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几乎等于把最高法院的权力拱手让给了联邦政府,失去了最珍贵的独立性,前任总统胡佛怒气冲冲地叫嚷着"不许碰最高法院",各家媒体难得一致地抨击罗斯福实际是想搞独裁,就连一向支持新政的国会也充满了一片反对讨伐声,狂风暴雨般的抗
    议信更是接连不断寄往白宫,那些在新政中获得收益的人,无论大资本家还是平民百姓,很多都站到罗斯福对立面去了,后者实在没有想到,这次可真是捅了个马蜂窝,但罗斯福岂是常人,他不为所动,坚信民众站在自己这边,他在3月9日的"炉边谈话"中,把矛头直接对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试图说明自己不是针对最高法院这一机构,而是那些保守派,想澄清
    他不要独裁仅仅是要维护新政的观点,并希望能够通过公众压力来制服对手。
        
      也就在美国政治出现严重危机,很有可能倒向独裁的最关键时刻,帕里什这个小小的女工,把诉西岸旅馆案打到了最高法院,这就把九位大法官直接推到了斗争的最前沿。以休斯为首的大法官们,这时面临了一个两难的抉择,是判罗斯福的《最低工资法》违宪以维护最高法院的威信?还是选择退让以阻止罗斯福找到迈向独裁的借口?
    
       
      最终,最高法院理智地选择了妥协,判帕里什胜诉,大法官们考虑到,如果宣布《最低工资法》违宪,那么罗斯福很有可能以维护新政为借口,积极寻求改革最高法院,不管怎么说,百日新政毕竟拯救了美国,罗斯福在美国不乏支持者,要是有人不能看到独裁的危害性,一个劲跟着罗斯福跑,那美国的民主制度就真的彻底完蛋了,于是,最高法院就这样以战术上的失败换来了战略上的胜利,挫败了罗斯福改组最高法院的企图。
    
      且慢,你不是说还有第三种选择吗?怎么大法官们没有找到?其实,你仔细想想大法官们判决的后果,就明白第三种选择在哪里了。判帕里什胜诉,意味着罗斯福新政的胜利,给那些陷于贫困的人们带来了面包,但同时,这一判决又在事实上驳斥了罗斯福说最高法院企图阻碍新政的观点,使后者的政治改革方案胎死腹中,维护了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就是说,美国人尽管有点"过河拆桥"的嫌疑,却得到了实惠,既拿到了面包,又保住了自由。
    
      说到这里,你一定还记得我们曾经提到过的那个倒霉的魏玛共和国,它的那个建立在纸面上的民主制度是多么的弱不禁风,希特勒仅用手指轻轻捅了一下,整座精心构筑的大厦便轰然倒塌,连块砖头都没剩下。现在你已经看到,历史老人并没有特别厚待美国人,在那个混乱、恐怖的时代,他们遇到了与德国人同样的问题:如何维持一个脆弱的民主制度的正常运转?或者说,民主的基础究竟是什么?
    
      德国人面对"面包"的诱惑,面对天堂般的美好前景,轻易相信了希特勒的承诺,忘记或有意忘记了还有"我干嘛要听你的"这个选择,不相信也不愿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问题,只是期待尼采式的"超人"、"圣人"来解救他们,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和义务。
    
      但美国人可不是这么考虑问题的,他们认识到,无论罗斯福的新政挽救了多少美国人,无论罗斯福本人多么的英明、正确,也绝对不能把手中的权利交给他,自己的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还记得成龙的回答吗?)。如果总统通过紧急时期国会所赋予他的权力任意影响司法独立性,甚至是违背《权利法案》的立法初衷,那么无论这位总统是否出于善意,都会导致民主制度的崩塌,更何况,独裁制度最大的缺点是缺乏制约机制,即便罗斯福真的是想"为人民服务",也不能肯定他的后任就是个"明君",那些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拱手让出自己权利的人,恰恰没有看到独裁的长远危害,把希望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而非制度上,指望某个人的"恩赐"过活,这可不是美国人想要的,他们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国家里出现个希特勒。这种对专制制度的深刻认识,对自由权利的不懈维护,使得美国终于没有像德国一样走向独裁。
    
      我想,文章至此,答案已经浮出水面,清晰可见了,每个公民的自由权利,都是构成民主大厦的基石。如果一个民主制度不能保障公民的自由,不能保证大家都有获得面包的平等机会,哪怕再有一千条理由,也将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毁灭,民主的意义,正在于此。
    
       美国政治学家詹姆斯·伯恩斯和J·W·佩尔塔森等人所著的《Government by The People》(中译本题为《美国式民主》或《民治政府》)一书给出了一个最好的关于"民主"的定义和解释。詹姆斯.伯恩斯等人在书中说:
      
      我们从三个角度来定义民主:首先,民主是一整套相关的价值体系;其次,民主是一整套相关的政治程序;再次,民主是一整套相关的政治制度。
    
    民主的价值观  
    
      在民主成为普遍信仰的今天,民主的价值观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与民主相关的一整套相关的价值体系包括了如下核心观念:
      
      首先是人民的同意。即政府的权力来自于人民,并且其统治是基于被统治者的同意;
    
      其次是尊重个人。这条原则有时也被称为个人主义,正好与国家主义相对立,即个人的利益、理性和诉求都应该受到社会和政府的尊重,而不能以任何的国家利益的名义去任意地剥夺个人的权利、利益和财产;
    
      再次是机会平等。即每个公民都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同等权利,无论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是公务员还是平民,在政治、经济、法律、身份等方面享有同等的机会和权利;
    
      最后是个人自由。即个人有权利去追求他们自己目标,个人享有充分的个人自决权,个人的自由越多,社会也就越繁荣。
      
      当然,民主的这些核心价值观不是互不相关的,它们不仅是互相关联的,而且是容易互相冲突的,比如"人民的同意"可能与"个人自由"相冲突,"尊重个人"可能与"机会平等"相冲突,所以,民主的价值观体系,除了包含以上几种核心的价值以外,还意味着不同价值之间的某种平衡。
    
      仅仅有一套价值观念是远远不够的,民主的真正实现有赖于政治程序上的设计。如果只有民主的观念而没有民主的程序,那么民主也不过是海市蜃楼。为了实现真正的民主,民主的价值需要被转化为一种政治程序——即一套关于如何作出公共决策和如何管理公共事务的程序安排。
    
    民主的政治程序
    
      那么,什么样的政治程序才是民主的真正保障呢?詹姆斯·伯恩斯等人根据西方两百多年政治民主的发展经验,总结出了四种互相关联的、必不可少的政治程序:
      
      首先是自由而公平的选举。自由而公平的选举,被认为是民主国家的基石,它使得一个国家的选民能够在不同的政策和政治领导人之间作出选择,这对公民来说是一项最有实质意义的政治表达权利,对国家来说是实现民主的主要途径。可以这样说,没有自由而公平的选举,就没有民主。如果有选举而无法做到普遍性、自由性、公平性、竞争性,无法保证选举
    不被操纵,那么也只能是假民主。
    
      其次是多数规则。即由多数选民的决定产生政府,而重大公共事务的决策也由选民多数决定。通俗的说,就是在选举和其他投票过程中,"由多数人说了算"。如果少数利益集团实际上能够控制选举,使多数规则失效,那么民主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再次是言论自由。自由而公平的选举能够有效运作的前提是选民能够获得公开的、充分的与选举有关的信息,所以,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等,都成为民主程序的必要环节。如果一国的政府或其他组织实际上能够控制一国的新闻媒体、图书出版、网络信息等公开的信息资源,那么民主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最后是集会和抗议的权利。为了某个政治目标,公民们必须能够自由地组织起来。他们有权利为了更有效地实现政治目标而组织起一个政党、一个压力集团、一次抗议运动或一场游行示威,他们也有权利反对政府,或者组织反对党。这也是民主的基本特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文立:《常识》国内朋友:自由与面包(上)
  • 徐文立:朝鲜核试的最大受害国必定是中国(2006年10月6日)
  • 徐文立:毛泽东就是毛泽东——我眼中的毛泽东
  • 任诠:从《徐文立有关中国民主党建党历史的一些说明》谈起
  • 黄济人:对徐文立先生的致歉和说明
  • 徐文立先生断然否认黄济人的谎话/杜平
  •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 鲍彤和徐文立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 徐文立:致美国总统布什信
  •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