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网上的大字报与网上的民主运动/武振荣
(博讯2007年2月06日 转载)
    武振荣
    
     (1) 旧文:《大字报与民主》 (博讯 boxun.com)

    
    2005年7月8日,我写作了《大字报与民主》一文,在《民主论坛》和《中国民主正义党》网上发表后,没过几天,国内《世纪大学堂》、《天益社区》、《文化论坛》等多家网站都做了转载,这样的情况我在执笔写作时完全没有估计到,也就是说,我对自己那一篇文章能够引起国内那些网站的注意是始料不及的,即使这样,我也清楚的知道,在这一篇文章中我是涉及到了中国社会最大的一次民主运动(我说的“66运动”,习惯上被叫“文化大革命”)发动时所赖以进行的工具以及此种工具的普遍使用问题,这是有那么一点价值的。因此无论怎么说,我对于中国社会1957年出现的大字报如何引发了1966年中国人民政治大解放运动(也就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问题做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说明,这种说明显然被某些读者所理解,就在国内某家网站上的一个评论栏中,一个读者就这样的说的:“嘿!你不是在网上写了这一份大字报吗?”写完了,他还风趣地“哈,哈”了几下。
    
    在《大字报与民主》一文中,我虽然还没有把中国的大字报与中国民主运动的关系放到一个比较大的人类历史视线中去观察,但是,我的思路好象已经不知不觉伸展到这样的问题上去了:那就是任何一个人类开拓性的伟大民主运动是不是都多多少少地关乎着人类信息产生与信息传播的一种新形式或者新工具?如果说我们在法国大革命中发现了新兴的咖啡馆在当时所形成的影响(雨果的《九三年》一书中,就“咖啡馆的阴谋”一节,我在《论“九三年”》一文中也提到它),在中国的辛亥革命中我们发现了刚刚兴起的报纸、刊物和通俗读物的作用的话,那么在1957年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民主运动和1966年的中国人民政治解放运动中发现新兴的大字报的呼风唤雨的作用,又在1989的电视普及化过程中发现了89民主运动,那么,我们的思路是不是就顺此方向继续延伸,可以不可以在目前中国社会兴起的网络运动中去发现未来民主运动的形式和它兴起的新方式?因此,在不涉及细节问题的时候,我认为可以在把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动的形式和最初的状态和“网上的大字报和网上的民主运动”这样的事情联系起来看。
    
    (2) 对此的批评
    
    我的上述文议论,很快就受到了陈泱潮先生的注意,他赞同我对66运动中的大字报和人民群众政治上自我解放行为的观点,并且和我一样地认为这种运动之历史完全有可能继续到未来的中国民主运动中去,因此发表了支持我的看法的文章,但是,我们的意见很快地就受到了刘荻——一位非常青年非常勇敢的“自由主义女士”——的批评和讥笑,她在《民运如何才能实现“四大”》的文章中说:“最近武振荣、陈映潮等民运人士在互联网上发表‘大字报’,要求重新认识文革,恢复文革时期的‘四大’。本文不想探讨文革的评价问题——但或许不得不涉及——只想谈谈如何才能实现“四大”的问题。”当然,刘荻这一篇也只有千把字的文章肯定对于“文革的评价”是谈不上的,但是,她认为在未来的民主运动中,能够在网上写大字报的人,只能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而我和陈先生所说的未来民主运动的最基本的问题却是要动员如“工人、农民”这样的“人民群众”,因此她断言:“人民群众不”可能“在互联网上运用‘四大’,”原因是:“比如经济问题:有些人民群众买不起电脑,上不起网,自然无法在网上运用‘四大’。”正因为这样,刘荻就有理由说:如果要使人民群众能够上网,“就需要武、陈等民运人士向全国买不起电脑,上不起网的人民群众免费赠送电脑,免费安装宽带,使他们能够运用“四大”。还有能力问题:有些人民群众不会使用电脑,甚至不会读写,这就需要武、陈等民运人士免费教他们读写和使用电脑,使他们能够运用‘四大’。最后还有技术问题:中共封网使得一部分人无法运用‘四大’,这需要武、陈等同志开发出便捷好用的破网工具来……
    ? ? 如果他们能做到以上四点,实现‘四大’就是有希望的;如果做不到的话,一切就都只是空谈。”
    
    当时我读了刘荻的上述的话连自己都笑了,感觉到她对我的讽刺好象是入木三分。仔细体味,这些话也不无道理,可不是吗?我到韩国后,自己也买不起电脑,使用的那台电脑还是日本的一位民运朋友送的,我怎么可能给“买不起电脑”的“人民群众免费赠送电脑,免费安装宽带”?再,我自己在电脑方面也仅仅是会看会写,其它的技术一窍不通,怎么可能谈得上为“人民群众”“开发出便捷好用的破网工具来”呢?想到这里,我感觉到刘荻提出的问题是有道理的,也好象很具体,因此我也就想到了,情况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我和陈泱潮先生对于未来民主运动先在网络上兴起的判断就好象存在着失误?刘荻批我的“空谈”好象是很有根据。
    
    (3)最新的资料显示:
    
    刘荻的上述话发表于2006年2月2日,时间刚好过去了一年,最新的一份资料就把刘荻要我和陈先生为“人民群众”“免费赠送电脑”的话给一下子推翻了。2007年1月24日,国内多家网站报道:“1月23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CNNIC)发布了《第1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06年年底,我国网民人数达到1.37亿,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0.5%。”1月24日,对于这同一条信息,〈〈人民网〉〉的报道标题是“中国互联网发展,10个人中就有一个网民”。
    
    在刘荻的批评文章发表的短短8个月时间中,中国网民由特殊的团体(刘荻文章中所说的“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团体了,这期间出现的变化之迅速也完全出乎人的意料,因此,在研究未来民主运动的始发形式时,这个新情况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了。电脑的普及化在中国出现的这一种速度,我在一年前也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因此,刘荻的“免费赠送电脑”的话虽然俏皮,却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现实的问题”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现实问题,即“10个人中就是一个网民”的问题。这样,我设想中的民主运动在网上兴起就不是凭空想象,事实上和我持同看法的人有一大批。
    
    去年的5-6月,在《独立评论》上围绕“文化大革命40周年”所展开的争论中,我写作了《现在网上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的文章对此已经做了论述,对于文化大革命中最初是毛泽东的“法宝”的大字报,在66运动中其所以转变成为普通人的“法宝”之问题做了详细的论述,论述中,我认为运动前写作大字报和阅读大字报的人的数量之增长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这一切与运动前中国社会中的平民教育水平之大幅度提高是分不开的。66运动中,是不是每10个人中就有一个能够写大字报和阅读大字报?我没有占有这方面的统计资料,但是我估计这样的比例好象大体存在着,66运动最初是由在学校读书的大、中学校的学生们首先闹起来的,而这些人是大字报的真正作者,这样的情况我们如果受到我们的研究,那么在未来的民主运动中,网民充当运动的急先锋一事就可以预测。估计,2007年的网民的数量还会激增。
    
    (4)非法与合法
    
    我在《大字报与民主》的文章中,采用了最新的研究资料(有关“第一张大字报”的情况),从研究中我发现,大字报在中国的存在一直摇摆在非法和合法的状态之间。1957年出现的第一张大字报不是合法的东西,但是受到了党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支持后,就变成了合法的,只是在“引蛇出洞”的话出来之后,大字报事实上又变成非法的东西了,被认为是“反动的右派”向共产党进攻的工具。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1966年,最初的大字报也是非法的,它的作者们被认为是“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当时叫“三反”)的,许多人因此被戴上了“三反”的帽子,到毛泽东决定将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报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公开广播时,它又成为合法的东西了,最后在“75宪法”中,作为保护的对象成为一种公民权利。邓小平“复辟”后,它又变成了非法的东西,被从宪法中给取掉了……,因此到1989年,大字报虽然已经是一个非法的东西,但是它本身具有的生命力决定了它又一次地变成为呼唤中国民主的工具。因此在89运动的校园中出现了和66运动一模一样的大字报风潮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我在本文中所议论的“网上的大字报”在中国社会今天的遭遇也是如此,它同样地徘徊在非法与合法之间,共产党的网络监管手段就是要企图“消灭非法的”网上信息,但是如果我们对中国的事情有了深刻的理解,又如果这种理解是我们在自己以往的经验与教训中逐渐形成的,那么,我们就可以发现上述我所说的大字报由非法向合法的转变过程,如果每一次的转变都相应地发生了大的民主运动和民主风波的话,那么,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脉搏”我们就有可能“摸”着了(这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摸”,而类似于中医上的把脉的“摸”)。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高层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在1月25日的搜狐网上刊登了胡锦涛《以创新精神加强网络文化建设》的文章,文章中胡提出了用“5条”专制绳索“套紧”网络的设想,因此在这里,我只是提醒中国民运人士:我们对于未来中国民主运动发动的形式问题和民主风潮的鼓动问题应该有着比中国专制分子更主动、更积极的直觉。
    
    (5)“网上民主墙”谁也拆毁不了
    
    我记得著名的民运领袖徐文立先生曾经在抗议中国专制分子拆毁中国“民主墙”的行为时,呼唤要建立“空中民主墙”,时间过去了好几年,我认为徐先生所说的“空中民主墙”已经建立起来了,它就是现在目前在海外存在的这许多家民主网站(我不掌握这方面的统计资料),这已经是完全的、典型的“网上民主墙”了,它不是建立在纯粹的中国土地上,而是建立在人类信息共享这个更比中国土地要大得多的自由空间里,因此它是一种超越了狭义中国土地的概念的,并且享用人类最先进的技术,因此它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推不倒”的“民主墙”。对比地看,如果广播、电视这种东西统治国家的权力的人物可以垄断的话,那么互连网这样的东西就不同了,他们可以封锁它(如朝鲜那样),但是绝对不可能被“垄断”。因此,中国民主——这个被胡的班子的人称做“好东西”——的东西看样子是在一个完全新的玩意中存在的,“玩弄”它的人,事实上遇到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克服的困难,既然是这样,那么,真心追求民主的中国人就同时也等于享受了基于人类的那种“天赋的权利”,它是任何人都剥夺不了的!
    
    “6-4”之后,中国民主表面上被扼杀了,但是它的精神、它的心脏,现在却在网络上活跃着、跳动着,并且随时都有可能重新创造出中国的民主运动,但是这样的现象是要通过分析才可能发现的,再则它也存在着一个网络发展的问题,如果说在中国的目前情况中,网络发展出乎许多人的意料的话,那么,一个飞速发展着的中国网络事业中似乎也包括着民主的飞速发展,当然,民主不是物质上的“东西”,因此你认为它是“东西”,甚至是“好东西”的看法,只能够说明你的水平太低了,所以在观察、分析民主的发展时,那许多本身“不是东西的东西”可能会溢出人的观察之外,因此如果你对民主有了一个“非东西”的理解和了解,那么民主就有可能在一个突然的时间内出现,就好象你要等待“新娘”的来到,等得已经瞌睡了,在你打盹时,新娘却“象贼一样”的来到了,那时你能够不手忙脚乱吗?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么,我以为未来的中国民主运动目前正在网上以“模拟”的形式进行着,只不过对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有建立起正确的观察方式而已。因此,就民主的组织而言,今天这些网上的民主已经和未来的中国民主被“上帝”预设一个“统一”意义上的民主之内了,因此把目前网上的这些民主的文章看成为“网上的大字报”,把由它组成的民主阵地看成是“网上的民主墙”,我们对中国民主将来是一个什么模样就可以看得清楚,要不然的话,我即使跟着别人瞎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也是枉然。
    
    在我们中国民主虽然是一个旧的事物,但是它同人类社会所有珍贵的事情一样地具有一种与时俱进的性质,也就是说它的外表、形态、表现形式都明显地随着时代而变化,因此所有要研究民主运动的人对于这些变化不能够熟视无睹,应当有一个很敏感的意识才对。今天,我们把自己的意见、主张贴在这个“网上的民主墙”上,虽然一时间我们发现不了可以产生出什么样重大的影响,也发现不了它可以什么样的巨大作用,可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东西却正在进行之中,已经有了近100年民主“积累”的中国,每一刻钟都有可能发生民主的激变……,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就是我写作此文的本意。
    
    2007-1-26首发于《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民主」與「人民民主」/李怡
  • 刘晓波: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 张石:民主解放专制者和被专制者
  •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 从美伊战争看“无知”民主的危害/方强
  • 刘晓波: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
  • 宪政与可控民主才是好东西/ 胡星斗
  • 各国民主制度的建立途径/王从圣
  • 冯崇义: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 郭永丰:中国政治远不如建国初民主
  • 刘军宁:资本带来自由:从资本自由到宪政民主
  • 艾华: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并非是灵丹妙药(一)
  • 刘蔚:只要共产党不再打中国人,就实现民主了
  • 《不可抗拒的民主化浪潮》之三:民主运动中的民族利益捍卫/贺伟华
  • 郭永丰:中共《宪法》中伪民主的致命伤
  • 民主时代即将来临/林泉
  • 改革中国人大体制是实现民主权力回归的试金石
  • 曾金燕:民主•专政
  • 张三一言:没有基督教就没有民主?──寄希望于中国基督教徒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中国禁书引发批评老党员呼吁民主
  •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关于开展2007年春节 对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的通知
  • 【LQQM访谈实录】张祖桦:宪政民主与中国转型
  • 贾庆林发表文章称不走西方民主道路
  • 赵紫阳逝世2周年 禁民主人士悼念
  • 一周新闻聚焦:“民主是个好东西”持续引起海内外各方关注(图)
  • 官方媒体注意到“海外媒体”对俞可平“民主”文章的争论
  • 《民主是个好东西》内幕:胡锦涛政改遇党内消极抵制
  • 中共严厉专制下出现呼吁民主微声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 市场和金钱在主导 全民选秀的草根民主是虚伪的(图)
  • 分析:中国官方报纸为何赞民主?
  • 中共政改两大重心:党内民主和行政改革
  • 民主党池建伟被正式逮捕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百姓杂志:中国式民主是给太监发安全套(图)
  •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志林牧前辈/陈西(图)
  • RFA专访林牧女儿:父亲遗书绝笔心系民主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