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博讯2007年2月02日 转载)
共產黨也懂「軍隊國家化」?——請教陳子明先生

    
     (紐約)李大立 (博讯 boxun.com)

    
    不瞞諸位,以往看見原「體制內人士」的洋洋大作都敬而遠之,沒有興趣也沒有時間細閱。近日看到貴刋一月二十三日陳子明、何家棟先生的大作標題「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感到很好奇:周恩來連獨立的人格都沒有,何來的「思想」?中共的「黨軍論」世界聞名,怎麼也懂「軍隊國家化」?於是乎耐心細閱大作全文,讀後才明白兩位作者的原意是想對中國人民說,共產黨不是大家所看到的那麼壞,特別是周恩來,六十年前就主張過「政治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衹不過沒有被國民黨接納,不得已才進行「解放戰爭」,斷送了數百萬同胞的生命,換來了一個「新中國」。可惜的是,陳先生閉口不提為什麼共產黨得天下後沒有國民黨的阻撓,五十多年了卻反而不見了「政治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的影子?是共產黨太健忘,還是中國人民太容易受騙了?眼睜睜地看著五十多年來中共種種倒行逆施,窮兵黷武欺壓百姓,叫囂戰爭威脅台灣,還從大半個世紀前的故紙堆裏找出幾句「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的空談來為它塗脂抹粉?真不明白這樣的「民運人士」意欲何求?可否請陳子明先生向廣大讀者、全體中國人民解釋一下?
    
     陳子明先生在文章開首就說:「1946年1月……中共主要領導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均對軍隊國家化表示過贊成的態度。其中又以周恩來的闡述最為系統和全面。幾個月後,內戰全面爆發,政治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兩大目標都泡了湯,錯失了中國現代化一個絕好的戰略機遇。但是,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對於正在走向政治民主化的中國來說,仍然具有長期的指導意義,值得我們認真領會和研究。」
    
     我相信凡是尊重歷史事實的人,都會對此持完全相反的意見。共產黨對大陸人民實行新聞封鎖、愚民教育,令到國內人民不識毛澤東、周恩來的廬山真面目,說出這樣的話來還情有可原;身居海外的民運人士如陳子明先生等,想必不會未看過張戎女士「鮮為人知的毛」、李志綏醫生「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鄭義等「面具後面的周恩來」以及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等著作吧?綜合這些著作所述,一個活生生的毛澤東和周恩來已經原形畢露地浮現在我們眼前。
    
     首先,上世紀二十年代周恩來從歐洲經蘇俄回國,就是因為手持共產國際的介紹信,找到蘇聯顧問鮑羅廷而坐上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高位的,而絕非大陸傳媒所吹捧的那樣因為年輕有為,才華橫溢所以得到校長蔣介石的器重。他肩負的祕密使命是在國民黨軍隊裏發展共產黨的勢力,從共產黨成立初期共同參與國民革命開始,而不是1927年蔣介石清黨以後,共產黨已經在暗中著手組織籌建自己的「黨軍」了。從那時候開始,毛澤東共產黨一直強調「黨指揮槍」、「槍杆子裏出政權」,直至將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還一再強調「要將軍隊置於黨的絕對領導下」……,可見,中共的「黨軍論」從來就沒有改變過,談何「軍隊國家化」?而「黨軍」創立的始作俑者實際上正是策劃「八一起義」的周恩來本人,之不過毛澤東在理論上將其推至極端而已,陳先生卻將周恩來吹捧成「軍隊國家化」的「倡導者」,簡直是顛倒黑白,妄顧歷史事實。
    
     其次,早在遵義會議毛澤東「奪權」之前,而不是之後,周恩來黨內地位在毛澤東之上時,就已經「識英雄、重英雄」,對毛澤東這個裊雄退讓三分,並且從此淪落成為一個毛澤東的忠實奴才走狗,徹底喪失獨立人格,更遑論什麼獨立的「思想」了!他的一切所作所為,不過是奉迎毛澤東的惡行或者作毛澤東的傳聲筒而已。1929年6月22日,由於毛澤東獨裁,實行家長制,排擠朱德,亂指揮吃敗仗,在「紅四軍」黨代表大會上被選掉了「前委書記」,在軍中開始勾結林彪搗亂,朱毛矛盾鬧到上海「黨中央」。8月21日「軍事部長」周恩來以黨中央名義去信井岡山,各打五十大板,同意讓毛澤東違反民主選舉原則官復原職,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到遵義會議力捧毛澤東上台。解放後在毛澤東的淫威面前,更是完全喪失人格,誠惶誠恐地充當毛澤東的家奴。李志綏醫生親眼看見周恩來兩次跪在毛澤東面前,一次是在人民大會堂跪在地上講解地圖、一次是單膝跪下向毛展現外國元首禮品。司馬璐先生在他的回憶錄中說:1943年11月延安整風期間,在政治局會議上,周恩來一連罵了自己五天,承認自己是王明的「幫兇」,說自己以前在黨中央當領導是「篡党篡軍」,甚至罵自己「猥瑣」……有一天周恩來突然跪倒在毛澤東面前,聲稱「我檢討!我有罪!」毛澤東說:「你這不是在罵我封建皇帝嗎?」周恩來答:「我和劉少奇同志都認為你就是我們革命的皇帝!」文革期間聶元梓親眼見到毛澤東接見完外賓,周恩來趕忙趨前畢恭畢敬地將他從沙發裏扶起身,連聶都說:「用不用得著如此露骨的諂媚啊?你是一個堂堂大國總理,旁邊不是還有很多服務員嗎?」張戎「鮮為人知的毛」說:「1972年6月10到12日,周恩來在中央全會上連講三個晚上,開口閉口「補過贖罪」,損自己損到如此可憐,連聽眾都為他感到痛苦」、「周恩來完全被毛馴服,直至行將就木,他都是不時自掌嘴巴的奴才。」為了討好毛澤東,毛澤東要走的路,他先走一遍;毛澤東要吃的東西,他先嚐一嚐;毛澤東要滴的眼藥水,他先滴進自己的眼睛裏……,甚至不惜親筆簽名逮捕弟弟周恩壽、養女孫維世,主動要求逮捕跟了他二十三年的警衛員成元功……。「三年困難時期」在各省上報餓死人的情況下,為了討好毛澤東,周恩來仍然批准大量出口糧食,購買武器裝備,加強「黨軍」。歐陽修說:「視其所好,可知其人焉。」孟子說:「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對於像周恩來這樣不但無是非之心,連最基本的人格都沒有的人,能指望他有甚麼獨立的「思想」嗎?
    
     其實,自從毛澤東遵義會議篡党篡軍,特別是延安整風殺雞警猴後,共產黨早已變成他的一言堂,得天下後,更是威加四海,只有他一個人的思想(所謂毛澤東思想),其他人都不過是附庸而已,何來什麼「思想」?所以陳子明先生文章標題的所謂「周恩來軍隊國家化思想」,與其說是周恩來的「思想」,不如說是毛澤東思想,沒有毛澤東的首肯,周恩來敢說嗎?眾所周知,毛澤東是一個毫無廉恥毫無誠信的政治流氓,抗日戰爭中他高唱團結抗日的口號,暗中卻命令共軍「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整整八年抗戰裏,八路軍只打過兩場「敵後游擊戰」:一場是平型關襲擊日本半武裝的輜重運輸隊,死傷不過百人;一場是動員民兵百姓破壞鐵路燒堡壘的所謂百團大戰,從未進行過一場正面抗戰,為的是積聚力量打天下。抗戰勝利後,高唱和平民主新階段,暗中卻趁蘇俄佔領東北之機,派遣大批軍隊和幹部搶佔戰略要地;處弱勢之時,寵絡第三勢力民主黨派向國民黨要民主,一旦得了天下,一腳便將民主黨派踢下床;明明是引蛇出洞的陰謀,卻硬要說是「陽謀」!明明是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人,還死撐「形勢大好」;劉少奇、林彪明明是他親自挑選培養甚至寫進黨綱的接班人,一夜之間就變成「叛徒內奸工賊」和「野心家、陰謀家。」……所以,從這樣的政治流氓口裏說出來的「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有一絲半毫值得相信的嗎?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五十多年了,陳子明先生可以給大家舉出任何一例,說明共產黨為「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做過什麼?如果沒有,時至今日還從六十年前的故紙堆裏抖出他們用以騙人的片言隻語,為這些專制獨裁者塗脂抹粉,有何現實意義?
    
     筆者注意到陳先生在文章裏也批評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將「和平民主新階段」說成劉少奇背著他搞的私貨,「右傾機會主義路線」,是對劉有意的陷害。其實,這正好說明毛澤東從來就對「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沒有真心實意,他通過周恩來在重慶政治協商會議散佈出來的言論,不過是騙人的把戲而已。既然如此,何以又以「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為題目大唱讚歌,開首就說「毛澤東……對軍隊國家化表示過贊同意見」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共產黨是靠武力打天下坐天下的,他視國家人民為私產,享受特權巧取豪奪,骨子裏堅持獨裁專制,各級官員嗜權如命,絕不會甘心情願還政於民,軍隊是他們維持政權的工具,怎麼可能將之「國家化」呢?之不過在全世界洶湧澎湃民主潮流面前,有時候不得不作些姿態,喊兩句民主自由的空洞口號,而即使這樣,也往往要塞進很多自欺欺人的私貨。比如鄧小平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到底什麼是「中國特色」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於是乎各取所需,所有的貪污腐化、道德淪喪都成了「中國特色」。陳先生在文章中說,周恩來在發言中強調了「軍隊國家化的標準問題」:「即軍隊屬於人民,如果統一之後的軍隊不是用來抵禦外敵,而是用來鎮壓人民和對付政敵,就成了一種反人民的武裝集團,一種披著“國家”外衣的政治土匪」。在這裏已經暗藏玄機,用什麼標準判斷軍隊是否屬於人民?如何界定軍隊維持治安和鎮壓人民?如何界定軍隊參與政治和“對付政敵”?其實所有這一切,不過是共產黨暗中埋下的反對軍隊國家化的藉口和挑起內戰的契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當年周恩來的這一段話,正好是數十年後共產黨的「人民解放軍」真實的寫照。無論什麼原則道理,拿來攻擊敵人振振有詞,拿來對照自己就不了了之。
    
     陳子明先生文章裏說:「如果把政治民主化視為一項系統工程,軍隊國家化就是他的“卡脖子”項目,……當年中國政治民主化的夭折,就是因為沒能通過這一關。」到底為什麼沒能通過這一關?陳先生沒有明說,表面看似國民黨共產黨各打五十大板,如果深入研究歷史事實,就會發現蓄意挑起內戰的是共產黨!抗戰勝利後國民黨遣散了數十萬日偽軍、精簡了幾十個師官兵,毛澤東卻指示共軍:「人民的武器,一支槍、一顆子彈都不能交出去!」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治民主化夭折的原因。陳先生說:「半個世紀後蘇聯東歐國家得以實現民主化轉型,則是因為比較順利地通過了這一關,1991年7月20日,合法當選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了“關於在俄羅斯聯邦國家機構和軍隊中停止政黨和群眾組織活動的命令”。」看起來,陳先生是寄望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效法葉利欽,簽署命令實行「軍隊國家化」。姑勿論胡錦濤有沒有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的民主視野,有沒有他們這樣的膽色勇氣,陳先生為何有話不直說,仿照龍應台女士「胡錦濤,請用文明說服我!」那樣來一篇「胡錦濤,請實現軍隊國家化!」而是捧出周恩來這具僵屍,借周恩來六十年前的片言隻語,拐彎抹角地暗示呢?甚至不敢於像笑蜀先生一樣來一篇「歷史的先聲」,要求共產黨「實現半個世紀前對中國人民莊嚴的民主承諾」?共產黨不是一貫教導你們要「旗幟鮮明」嗎?你們的旗幟在哪裏了?
    
     竊以為道理很簡單,不需像陳子明先生這樣長篇大論不知所云。如果共產黨要「黨指揮槍」,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一,憲法規定各黨派都有權像共產黨一樣建立自己的軍隊;二,「人民解放軍」由共產黨員的黨費供養,而不要由全民供養。共產黨敢嗎?如果辦不到,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用全國人民的血汗錢供養一支黨派私用的軍隊,只能說明他蠻不講理,誰的拳頭大誰說了算,談何「和諧社會」?談何「與世界文明接軌」?陳子明先生再給毛澤東、周恩來臉上貼金也沒有用,事實勝於雄辯。愚蠢的人不懂得從歷史中吸取教訓,衹有聰明人才會以史為鑒:雖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黨軍」也好、「皇軍」有好,歸根到底都是老百姓子弟組成的,別看幾個軍中「八旗子弟」威風八面,到時候跑得比誰都快,別忘了辛亥革命武昌城頭打響第一槍的就是晚清政府花巨資建立的「新軍」,到共產黨明白這個道理的那一天,才是真能實現「軍隊國家化」的時候。  
    
    「觀察」雜誌網站07年1月30日首發(轉載時筆者略有修改)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错中错的X 和周恩来 和 周总理与‘ X ’/张鹤慈
  • 龙胜熊:周恩来也是个大卖国贼
  • 周恩来与毛泽东的斗法浅析/润涛阎
  • 秋石客在乌有之乡纪念周恩来座谈会上的讲话
  • 论杀人魔王:中国的贝利亚---周恩来/北海青年
  • 我看周恩来/郭知熠
  • 我亲眼见过周恩来为毛泽东下跪
  • 潘一丁:以反思来纪念周恩来总理
  • 当年泪洒长安街 今朝痛恨周恩来/章笑拳(图)
  • 纪念周恩来逝世30周年(图)
  •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陆文
  • 为什么现在还有中国人爱戴周恩来 (图)
  • 周恩来一生粉碎了两个神话
  • 毕恭:周恩来一生粉碎了两个神话
  • 第十章 周恩来之死与毛泽东时代的终结
  • 第八章 中美和解与“周恩来外交”风波
  • 第八章 中美和解与“周恩来外交”风波
  • 《晚年周恩来》书目及序文
  • 晚年周恩来5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 三联书店杭州分销点因盗版毛泽东周恩来邓力群等政治性书籍被查
  • 神是如何对待周恩来的病情
  • 周恩来是文革帮凶还是援手?
  • 官方新书为周恩来辩护,斥高文谦民族败类
  • 中国民众藉悼周恩来讽现任领导人
  • 周恩来的四次痛哭
  • 《晚年周恩来》第五章-周旋在文革营垒的内斗之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