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女:说给父亲的话——反右五十周年祭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1月30日 来稿)
    
    赵女
     (博讯 boxun.com)

    十四年前,曾被错划成‘右派’后来得到改正的父亲因病逝去。现正长眠在一个葱绿的柏树林中。那里的地势很高,他的墓碑正对着他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城市。想他的时候,就到他的坟上看他。和他说说话。今年是反右五十周年祭。若是到了他的坟上,我又该和他说些什么呢?
    
    ____五七年的反右斗争并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了____五十三万(保守数)人被划成‘右派’。七九年平反改正时只有几名全国闻名的大右派没有得到平反改正(有新说为九十几人?)至今。这个‘量’与‘质’完全不成关系的滑稽结论还大字写在正史中。
    
    ____当年划定“右派”的根据,方式,程序是荒谬绝伦的;七九年的平反改正“右派”的根据,方式,程序也同样是荒谬绝伦的(我绝无意否定胡耀帮的个人功绩)。当权者说你是“右派”你就是“右派”,说你不是“右派”就不是“右派”!当年把你打成右派是对的,现在给你改正也是正确的。法理何在?天理何在?如此,章伯均,罗隆基,储安平,林希翎等几位大“右派”至今还是九泉冤鬼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____这个滑稽结论的定案者也是当年反右斗争的主事者邓公虽已作古多年,至今仍没有人来主持公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构,对五七年反右运动这么大的冤案为什么不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并向全国告最后的结论。多么可笑的现实啊!可是你不能不去面对:凶手就是法官,法官就是凶手!
    
    ____当然,毛,邓诸公不被追究政治责任,那些当年参与制造冤案的凶嫌与打手们自然也就无罪一身轻了。犹太人一直在全世界追寻二战时期的纳粹战犯,追得那些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的纳粹战犯心惊肉跳,惶惶不可终日。我们也应该组织起来,去追查那些当年的罪犯与帮凶,把他们绳之以法。
    
    ____得到平反改正的公民或他们的亲属们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国家在经济上的正当偿还____二十几年被非法克扣的工资____尽管耀帮同志曾说过“等国家经济有了好转会补发给你们被扣去的工资。”至今北大有人仍在为此目标努力。年迈病弱的妈妈如果能得到这笔经济偿还,她的晚年会过得更温暖些。
    
    ____最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封杀了大右派的女儿章饴和的第三本书,那时章女士泣血的回忆化作的动情文字。可见五七年遗留下来的政治阴霾不仅远未散去,更有反攻倒算的势头。
    
    ____还有一位可怜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名叫孔庆东的,借章案发难,竟公开站出来肯定五七年的反右斗争,铁杆支持当时“我们的政权”对“敌人”的镇压。这是继当权者一九七九年公开平反改正“右派”之后在公共平台上肯定反右斗争第一人!五七年之今才五十年,五十三万右派虽然如今已经残活不多,而我们这些直系的亲属大多还在,我们都是这场冤案的活证人。但是历史就这被明目张胆的改写着!而象孔庆东这种无耻的政治帮闲和打手的丑恶行径至今也没得到官方的制止和主流舆论的谴责。联合国近日通过一项议案,谴责伊朗为首的国家和一些人对二战纳粹大规模屠杀犹太人历史事实的否定做法。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却离普世的道义愈来愈远。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在我们的后代身上,今后还会不会发生同样的悲剧?我为今天我们民族的整体怯弱感到羞耻,也为我们的后代感到不幸!
    
    父亲,你在阴间,我在阳世,可是我们一样没有逃脱罪恶的渊数,我们一样还在漫漫黑夜里咀嚼痛苦。
    
    诅咒你,魔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论反右运动的要害是违宪兼论禁书事件/李昌玉
  • 周素子:双亲葬志------反右五十周年紀念
  • 周素子:拣破烂与学针灸——反右五十周年紀念
  •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 作家柳萌: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 反右派冤案并未了结/王亘坚
  • 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 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
  • 魏紫丹:这是阴谋——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下)
  • 魏紫丹:这是阴谋——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上)
  • 反右后的北大
  • 1957年毛泽东“反右派”犯了反人类罪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