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笑蜀:现代政治文明对政治家的温情
(博讯2007年1月28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跟美国其他大都会一样,华盛顿也有中国城,直通通的一条街,不过几百米长,很袖珍。但街口的牌楼却甚是了得,不仅高大巍峨,雕梁画栋,其身世更令人击节称奇。牌楼始建于1984年,时任华盛顿市市长的黑人政治家白瑞,跟中国关系非同寻常。据说他能在竞选中一马当先,便直接得益于华盛顿华人侨领、中国餐馆老板郑进玉的臂助。因此他特别重视中国,上任之初即率团访问北京,北京华盛顿就此结为姐妹市。根据白瑞与北京市政府签署的合作交流计划,北京市政府派出精兵强将,耗资百万美金,在地处华盛顿市中心的中国城,建造了这座富有中国特色的木结构牌楼,官名“友谊牌楼”。牌楼高度14.5米,跨度19米。为保证路面交通,设计者打破四柱三间的传统,改为两柱三间。牌匾上“中国城”三字,则出自著名书法家吴作人之手。
    
      关于这座牌楼的传闻很多。其中一则传闻说,就在施工期间,大牌楼顶端的陶瓷造大龙头,突然于某日无故掉下,幸亏掉在一辆满载泥沙的卡车车厢上,才没造成伤亡,有惊无险。凑巧的是,就在当天晚上,华盛顿市市长白瑞因为吸毒被捕。此则传闻固然神奇,但笔者用GOOGLE查了一把,发现牌楼落成是1986年,白瑞被捕则在1990年春夏之交,时间上根本不能对接。这么明显的漏洞,足证其不可信,就跟国内某某伟人纪念雕像落成突现吉兆等传闻一样,不过是人造的神迹而已。
    
      掉龙头的传闻纯属虚构,但牌楼的两个创始人相继交上噩运却是不争的事实。白瑞被捕五年之后,曾任北京市市长的陈希同也锒铛入狱。当笔者在华盛顿地铁里听翻译讲白瑞吸毒的旧事时,第一反应是他臭了大街,这辈子肯定没指望了。岂料翻译大摇其头:“NO!NO!人家出狱后,很快就东山再起,又当选华盛顿市市长。”只有中国经验的笔者哪能想到竟有如此转折?不禁大惑:“怪哉,一个有前科的家伙,选民居然还信任他?”翻译淡淡一笑:“这有何怪!白瑞吸毒固然是犯罪,但他坐牢数年,该付的代价已经付了。出狱后他就是一个正常人,享有完整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只要他主张的公共政策得当,选民认可,他就该当市长。”
    
      原来是这样。当他大权在握时,对他决无丝毫放纵。一旦发现越轨,决不因为他有过贡献,因为他是大人物而有丝毫宽贷。愈是大权在握,制约愈是严密。而在失去权柄之后,则决不因此而歧视他,排斥他。历史上的他和今天的他,有如井水河水,分得清清楚楚,谁都不能翻出他的旧账来否定他的今天。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有能力,人们随时可以给他机会,让他从头开始。
    
      相信跟我一样,很多人只看到现代政治文明对于政治家严厉的一面,而看不到现代政治文明对政治家也有这样温情的一面,这样宽容的一面。在位时严格要求,失势后多所包容,其实这样做才是对政治家真正的爱护。在位时严格要求而不是盲目娇纵,政治家才很少有犯罪的机会,才很少自取灭亡。失势后多所包容而不是一棍子打死,政治家才不会一出事就身败名裂,一失足便葬送终生,才仍然有机会,有出路。
    
      多亏了这样人性化的体制,白瑞历史上的罪错才没有影响他的仕途。据说再度当选华盛顿市市长后,他又成了郑进玉中国餐馆的常客,并把这家餐馆介绍给了美国前总统卡特。郑进玉因此有机会亲自为卡特下厨。现在,华盛顿中国城入口处的中国牌楼,两端门柱的金色碑铭上,白瑞两个大字依然耀眼,华盛顿人并没有抹杀白瑞开创中国城牌楼这段历史。过去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无可讳言,这是白瑞的同胞们的信条。
    
    
    南方都市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笑蜀:谁来滋润中国衰败乡村的心灵
  • 笑蜀:何家栋的悲情与壮烈
  • 笑蜀:旗帜鲜明地重申人命关天
  • 质疑笑蜀们的伪公正/冼岩
  • 笑蜀:理直气壮地捍卫抗战胜利的尊严
  • 笑蜀:敬回朱健国一二三(全版)
  • 笑蜀:为鄢烈山说几句公道话
  • 笑蜀:人命贵贱与国家命运
  • 笑蜀:“伪知识阶级”与学术腐败
  • 笑蜀:大勇赵岩
  • 笑蜀:是谁让高耀洁晚年陷入绝望?(图)
  • 笑蜀:不均权,何以均富?—从发廊女苟丽的遭际说起
  • 笑蜀:中国需要郭飞熊—记12月28日与郭君飞熊一席谈
  • 笑蜀:以人为本乎?以我为本乎?
  • 陈敏(笑蜀)已被释放
  • 陈敏(笔名笑蜀)被北京警方带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