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焕武:一把“左”的“利刃”
(博讯2007年1月28日 来稿)
    
    作者前言:
     (博讯 boxun.com)

    今天之所以把这篇几乎已尘封的旧文找出来见网,是为了声援章贻和先生反击荒唐的禁书令;是为了告诉年轻读者,像邬书林之流大大小小的劣.等.左.爷,正充塞着体制内各个方面的要津,严重阻碍中国民主化道路的畅通。这种状况,过去是这样,现在仍旧是这样,只要一党专权的政治体制不改变,那么在今后一段时期里,这样的状况还会存在。并且,他们将会表现得越来越劣等,越来越不像话!……
    
    有人以为,这些愚蠢官僚是法盲。其实不然。他们实际上,是典型的“文盲”(现代文明盲)。因为他们不是不知法律,而是无视法律――不知羞耻地在法律面前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所以,从这个意思上说,他们是地地道道的“法霸”,更为确当。因为,他们把现存法律蜕变为完全的专权工具,是有意为之,而不是不知不罪者。
    
    所以,这里主要不是认识问题,而是体制性恶行问题。但他们确实是一帮蠢货,却是无疑的。这只要看看他们的前辈是怎样在前苏联搞“狗急跳墙”的“八 • 一九”政变,便可知道就里了。
    
    现在,支持章贻和的声援,犹如大潮汹诵;而邬书林们酷似过街老鼠,躲避不及也。但这帮家伙千.错.万.错,错在.蠢.得不会审时度世,而是总以为自己不可一世。现在,仍然还会是这样!
    
    
    2007.1.26.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
    
    
     一把“左”的“利刃” (邓焕武)
    
    ――析《闪光的利剑》中一句话
    
    须讲一段似属题外的话,作为本文的开篇。
    
    在中国大陆,凡50岁上下的人都不难忆起那个极左政治势力肆虐横行年代,决然把5% 公民打成“地、富、反、坏”等专政对象,予以残酷镇压、迫害,制造数不清冤、假、错案的同时,还把更多的公民划定为“三等九类”!如什么“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走资派”、“劳改釋放犯”、“胡风分子”等等,并把知识分子统称为“臭老九”,挂在嘴边喊!所谓“老九不能走”,就是把其划入“黑九类”里当小兄弟,既要使用人,又压得人抬不起头。在这种传统意识形态的扭曲质变情况下,大搞人为阶级斗争,致使斗争扩大到黑白颠倒,敌我移位!如“四人帮”们就是这样走向末日的。可在他们得势猖狂之时,专门戴着“左”的有色眼镜看世界,从而蔑视人权,践踏公民权利,疯狂进行政治迫害,直至登峰造极的地步,故称“极左”。可悲的是在那个年代,人民群众受极左思潮的毒害与蒙蔽,大多亦跟着这样看这样喊,而见惯不怪!但是,这能责怪人民吗?当然不能,人民是受害者与无辜的。不过,民众素质普遍不太高,确为极左横行提供了社会条件。
    
    但是,历史已注定一切极左势力均无好下场。因为它荒谬邪恶,其本质乃.反人类、反社会;它同现代文明社会决然不相容。
    
    自“四人帮”垮台,与中共11届3中全会一阵春风,使大陆“神州春回大地”,人民普天同庆之余,有理由期盼“春暖花开,万物生长”的历史性时期的快速到来。
    
    然而,历史辩证法却一再告示人们:事物的发展,总是逞现反反复复的曲折形态;而不能一帆风顺,笔直向前。从“改革开放”20年来,总的看,还是好的,是迅速发展着,变化着。但是,其过程中反复之强烈,亦足够让人民难以忍受的!而当前,正处于又一轮严酷反复中的负面上。难道不是吗?传统的“左”与极左的政治势力并未遭一次沉重打击而消失,而是按它自身的逻辑在作顽强的挣扎、反击,以图全面复辟。他们的拼命努力,一时看来亦并非无效,在某些点与面的实践中,似乎已达目的。从而,其丑陋嘴脸亦不免活脱脱地显露出来。对此,如若不信,允我提供事实,予以佐证吧。
    
    本月18日,《重庆晚报》第3版刊登一篇醒目的报导文章——《闪光的利剑》,它以表彰渝中区公安分局的方式,撰写奇文,借题发挥,另有图谋。请看文字中挿入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成功挫败了以何某、邓某为首的‘民运’分子的密谋策划;……”。请读者注意,这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时期的正常话语吗?那么,这又是一句怎样的话呢?应如何解读这句话呢!看来,这非费点笔墨,是弄不清楚是非曲直了。
    
    自从清算“四人帮”等极左势力以来,“左”的思维与辞语,曾如过街耗子,人人喊打,因而在媒体上绝迹于一时;但随着政治气候的变化,这些“耗子”仍然有时窜过街面,但总是躲躲闪闪者居多。可是,现在情形大大不同了,以这篇奇文为例,竟堂而皇之地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传统“左”目视人,仍以荒唐的“阶级分析”为法宝,从而,“分析”出现时期公民中又存在严重的“敌情”——“民运”分子。再推而广之,不免还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法轮功分子(邪教徒)、“非法组党”分子、刑滿释放分子、劳教分子、“三种人”、盲流分子,等等。被打入另册的“阶级异己分子”一大堆,各种“政治帽子”不比当年少,而且随着情势的进展,此类“帽子”还随时可以制造出来!这真可谓是敌情四伏,草木皆兵——假想敌众多。那么,接下去该怎么办?依据以往实践经验,答案可想而知——“……过七、八年再来一次”,直至彻底消灭“敌对阶级”为止……。此话现在还不宜明言,但心里是这样想的,实际也是这样做的。
    
    真是活灵活现的“左”爷再世!而且还“左”得很“可爱”。如今,这类大大小小的“左”爷,开眼可见!并且这些爷们在政要部门都很吃香,他们习惯以“左”的角度察人审物。比如,你既然是被划入另册的“民运”分子,那你的行为就被“顺理成章”地视为“密谋策划”了。你的公民身份
    ,合理合法的言行,均可被扭曲为如同刑事罪犯去“炸铁路大桥”。因而,“成功挫败”你的“密谋策划”,( ?) 不是大功告庆吗?呜呼,纪念“六四”的真相就这样被歪曲得不成样子!人们最理直气壮,亦无可奈何!况且,还有“为首”的呢,这就暗示明言是一伙危害社会安全的敌对势力,是一伙图谋不规的歹徒。人们应当对之保持警惕,;不然,“铁打的社会主义江山”就会遭受损害!如此这般的,真妙不可言,它上可报功,下可唬民,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由此,令人惋惜的是天天广告谓“品位高,可读性强的直辖市级报纸”的《重庆晚报》,刊载如此“高质量”的奇文,不足为怪乎!自然,谁还能真的企求大雨天行路不湿鞋吗?所以,不必见怪任何人;其实报纸如同人民,本身是无辜的。但“闪光的利剑”已出鞘,让人们见到的却是一把用极左钢材铸成的“利刃”。那么,它握在“左”爷们手里,砍杀起来自然毫不留情。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现实已是如此!!
    
    
    2000.4.26.
    
    注:本文当时投寄《重庆晚报》与递交重庆市公安局,但均如“石沉大海”一般,不见反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