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亦忱: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
(博讯2007年1月27日 来稿)
    亦忱更多文章请看亦忱专栏
    
     那个上过央视“百家讲坛”,据说是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的北大教授孔庆东,前些时候,在友好邻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太阳节”即将来临之际,被朝鲜驻华使馆恭请去吃了顿晚宴。对我等从未涉足过任何驻外使馆的穷乡僻壤的什斗小民而言,不馋涎欲滴,那是假话。平心而论,如果我也能被曾经用鲜血凝结过友谊的朝鲜国驻华使馆请去吃一顿来自金刚山珍肴的国宴,并在两个金太阳的照耀下照张西装革履的正装照,则此生足矣。这,就是我看了当代孔子赴宴后写的感想而产生的本能想法。 (博讯 boxun.com)

     话说当代孔子宴毕,其乐不可支、回味无穷,居然到了第二天还要唱“十三亲”(附后)这样大俗的调调来表达不知如何才能表达的喜悦心情不算,竟然大发感慨对金氏父子的“主体思想”开始着迷起来了,仿佛一夜之间就与“金太阳”有了神交,顿悟了“主体思想”的全部奥秘。
     我们来看看这个当代孔子是如何描述自己去赴这顿晚宴的:“昨天傍晚(从孔文发表于4月8日来推断,这天应该是4月7日——亦忱注,下同),朝鲜大使馆邀请晚宴,祝贺金日成将军诞辰(金将军诞辰日应为4月15日,被伟大的朝鲜劳动党所领导的伟大国家奉为“太阳节”)。北大共去了三位老师(除我之外),还有严纯华、王若江二位。严纯华是北大唯一见过金日成、金正日两代领袖的老师,他在稀土研究方面给朝鲜很大帮助。我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扮成个‵帅叔‵模样,这是一年四季都难得的。越是要求‵穿正装‵的场合,我越不穿,宁肯不去。在韩国两年,他们要求穿正装,我说你们的学生都穿着内裤拖鞋来上课,凭什么要求教授穿得跟上坟似的呀?只在去大使馆和开重要会议的时候才道貌岸然一番。而昨天,没有人要求我,是我自愿穿戴齐整,去向一位被几十亿愚众诬蔑误解辱骂诅咒的革命伟人表达敬意的。”
     孔庆东在这顿晚宴上究竟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他没说,饭局外的人自然不得而知。但宴毕,当代孔子在两个“金太阳”的照耀下“人”模“人”样的照了一张眼睛从来没有这样端正过的正装照,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有那张脸上油腻腻的照片为证。
     吃完这顿由“主体思想”国的人烹制的国宴后,至少在我看来,孔庆东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人”话,可见主体思想一旦被被当代孔子所掌握,有多么厉害。
     足以和他的73世先祖在《论语》中的思想媲美的是,当代孔子曰:“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在漫长的革命道路中逐渐形成了:人是宇宙间最宝贵的存在,人是世界的唯一支配者和改造者,人的尊严高于一切,不能为了麦当劳和麦当娜而低下高贵的头。社会运动的主体是人民群众,而人民群众实现自主性的斗争,历来是以国家和民族为单位进行的,只有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性得到保障,人民才能真正实现幸福。过去中国对金日成的思想不够重视,可能以为不过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支流,但金日成思想更加重视人的精神因素,这一点被忽略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有力量,当代孔子还借一个英国人说事,他说:“数年前,英国记者采访我,说朝鲜是流氓国家,证据是朝鲜很穷。我说,让全世界封锁你们英国三个月试试,看看那时是朝鲜穷还是你们穷?朝鲜的困难是谁造成的?没有伟大的领袖和劳动党,没有强大的人民军,没有宁死不屈的民族骨气和奋发忘我的劳动热情,早都死绝了。有些中国人,整天嘲笑朝鲜,崇拜韩国,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嫌贫爱富心理。他们不知道朝鲜为什么穷,韩国为什么富。他们骂朝鲜专制,不知道为什么专制,他们的盲目崇拜美国式‵民主‵,恰如以前的盲目崇拜‵革命‵,再往前的盲目崇拜‵维新‵,崇拜‵洋务‵。他们自以为能够独立思考,其实恰恰是在流俗的大河里翻卷的泡沫。有谁去认真研究一下金日成的思想吗?没有研究,那凭什么胡说?金日成的思想不一定对其他民族管用,但使一个殖民地的废墟独立了。特别是苏东多米诺倒掉之后,中国隔岸观火,小小的朝鲜独抗美国、日本、韩国,社会主义大旗不倒。四面被封锁,农民有的饿死了,有的叛逃了,比当年的古巴还要悲壮。而这一切除了捍卫民族尊严外,更重要的意义的在于,金日成要探索人到底应该怎样活。如果向美国投降,变成美国包围中国的最前哨,那立刻就可以改善经济,让所有的朝鲜美女都变成美国大兵的下水道。”
     话说到这里,当代孔子义正词严的质问与他同属一个种族的“几十亿愚众”:“人应该像狗那样活吗?”
     说实话,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有“主体思想”的人。说来不怕“几十亿愚众”见笑,我不仅没有“主体思想”,而且连自己的思想也没有。我自认为自己区别于行尸走肉的一点点别人的思想,全来自于早年在学校所学的马恩列斯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后来在工作时所掌握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还有最近天天在学的和谐社会理论科学发展观八荣八耻,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所体味到的儒、释、道等拉拉杂杂的大杂烩。所以,面对孔门后裔的质问,我不得不严肃思考这个问题:我应该像狗那样继续活下去吗?
     做人?还是继续做狗?我不知“几十亿愚众”是如何想的,反正这成了当代孔子给我提出的,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最近这段时间,我真的被这个问题困扰得茶饭不思,神情惶惑。面对从朝鲜同志那里获得了“主体思想”,已经从狗升华为“人”的孔庆东,我非常悲哀的得出结论:此生注定不可能像当代孔子一样,既不能从自己的先祖那里去继承博大精深的孔丘思想,又去不了出产“主体思想”的朝鲜或它的驻华使馆得到“主体思想”的嫡传。我作为“几十亿愚众”之中的一个愚民,难道此生剩下的时间真的只能像孔庆东说的那样,像狗一样活着?
     面对孔子73世孙子传播的伟大的“主体思想”,我只能说:北大养出来的教授乃至全国的教授如果全象孔庆东那样都有了“主体思想”,中国那些没有“主体思想”年幼的“狗”们在这样的“人”教育下,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成为象朝鲜那样的“主体思想国”天堂的日子恐怕也不远了。
     你是愿意做孔庆东那样在朝鲜金太阳照耀下有“主体思想”的人?还是愿意继续象他所斥责的几十亿愚众那样做没有“主体思想”的狗?我认为,它就象当年哈姆雷特所问的:活着,还是死去?还真是个恼人的问题。
     (初稿于2006-4-16,改定于2006-7-31)
     附:
     《听我唱段十三亲》
     文/孔庆东
     朋友们,要听真,听我唱段十三亲。句句都是那大实话,听在耳里记、在、心哪嗳咳哟……
     可是可是真够呛啊,哪有时间把歌唱啊?小孩儿他妈让开水烫啦,小孩儿昨天又尿了床啦,我们全家就靠着我啦,我可千万别让车给撞啦!现在这人撞了人他哪个能救人?现在的光阴流逝就像跳大神。我强打起精神,从睡梦中醒来,醒来才知这个世界变得真无赖。无情无义恩将仇报遍地白眼狼,旷世奇闻新年杀父疯狗真疯狂,告诉他是肮脏龌龊韩国下水道,他非当作温柔甜蜜爪哇大肥肠。呼儿嘿呀,呼儿嘿,三杯两杯我不会醉。我的心上人,她不爱我,因为我是个大酒鬼。美酒飘香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请你干一杯……哎?怎么又唱回来了?算啦,装疯卖傻文艺演出到此结束,明天请继续欣赏犊子笛奏——《扬鞭催马送流氓》。
     睡到中午才起来,胡说八道一番醒醒酒。昨夜本来要写博,可是没有博缘,有个坏人来纠缠了我半夜,非要我给他解决精神分裂症。把俺用来写博的时间都给侵占了,他比这博客里任何一个坏人都坏呀。下回再不帮他了,见了面直接殴打一顿再领他看病就是了。
     昨天傍晚,朝鲜大使馆邀请晚宴,祝贺金日成将军诞辰。北大共去了三位老师,还有严纯华、王若江二位。严纯华是北大唯一见过金日成、金正日两代领袖的老师,他在稀土研究方面给朝鲜很大帮助。我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扮成个“帅叔”模样,这是一年四季都难得的。越是要求“穿正装”的场合,我越不穿,宁肯不去。在韩国两年,他们要求穿正装,我说你们的学生都穿着内裤拖鞋来上课,凭什么要求教授穿得跟上坟似的呀?只在去大使馆和开重要会议的时候才道貌岸然一番。而昨天,没有人要求我,是我自愿穿戴齐整,去向一位被几十亿愚众诬蔑误解辱骂诅咒的革命伟人表达敬意的。
     数年前,英国记者采访我,说朝鲜是流氓国家,证据是朝鲜很穷。我说,让全世界封锁你们英国三个月试试,看看那时是朝鲜穷还是你们穷?朝鲜的困难是谁造成的?没有伟大的领袖和劳动党,没有强大的人民军,没有宁死不屈的民族骨气和奋发忘我的劳动热情,早都死绝了。有些中国人,整天嘲笑朝鲜,崇拜韩国,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嫌贫爱富心理。他们不知道朝鲜为什么穷,韩国为什么富。他们骂朝鲜专制,不知道为什么专制,他们的盲目崇拜美国式“民主”,恰如以前的盲目崇拜“革命”,再往前的盲目崇拜“维新”,崇拜“洋务”。他们自以为能够独立思考,其实恰恰是在流俗的大河里翻卷的泡沫。有谁去认真研究一下金日成的思想吗?没有研究,那凭什么胡说?金日成的思想不一定对其他民族管用,但使一个殖民地的废墟独立了。特别是苏东多米诺倒掉之后,中国隔岸观火,小小的朝鲜独抗美国、日本、韩国,社会主义大旗不倒。四面被封锁,农民有的饿死了,有的叛逃了,比当年的古巴还要悲壮。而这一切除了捍卫民族尊严外,更重要的意义的在于,金日成要探索人到底应该怎样活。如果向美国投降,变成美国包围中国的最前哨,那立刻就可以改善经济,让所有的朝鲜美女都变成美国大兵的下水道。但是,人应该像狗那样活吗?
     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在漫长的革命道路中逐渐形成了:人是宇宙间最宝贵的存在,人是世界的唯一支配者和改造者,人的尊严高于一切,不能为了麦当劳和麦当娜而低下高贵的头。社会运动的主体是人民群众,而人民群众实现自主性的斗争,历来是以国家和民族为单位进行的,只有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性得到保障,人民才能真正实现幸福。过去中国对金日成的思想不够重视,可能以为不过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支流,但金日成思想更加重视人的精神因素,这一点被忽略了。1969 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主体思想研究组织,现在已经多达1100多个,还成立了国际研究所和4个地区研究所。帝国主义从来是以自己的民族国家为单位来侵略奴役他国的,却不遗余力地在其他国家散播离心主义,希望别国人民都一个个“独立”起来,抛弃自己的民族国家,应该说,狡猾的帝国主义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现在的金正日将军比起他的父亲,革命战斗经验是不足的,但灵活多变似乎有余。据说爱看电影、爱上网,视野开阔,有勇有谋。现在他提出了以军队为整个民族先锋队的“先军思想”,这到底是困难时期的权宜之计,还是具有反抗霸权主义的普遍意义,还需要认真观察和研究。希望朝鲜繁荣富强,中朝永为兄弟。
    
    (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亦忱)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席间谈起“韩流”,我说了小时候经历的真正的“韩流”——《卖花姑娘》、《鲜花盛开的村庄》、《看不见的战线》、《摘苹果的时候》、《劳动家庭》、《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在阴谋者中间》……我们说着电影中那些经典的台词,我又想起了阳光灿烂的六七十年代。
     回家的路上,心中飘荡出《十三亲》熟悉的旋律,那是知识精英大都不会唱也不屑唱,而劳动人民唱得充满感情的东北新民谣:“……父母亲,不算亲,父母给我们养育恩,满堂儿女留不住,年年都要添新坟……哥们亲,不算亲,喝酒之时最认真,一旦哥们遭了难,一年半载见不到人……丈夫亲,不算亲,见了野花起外心,他跟女人去跳舞,回到家里闹离婚……五谷杂粮才叫亲,颗颗粒粒养咱身,一年四季都离不了,吃粮别忘种田人……毛主席,最最亲,领导人民闹翻身,建立人民共和国,幸福生活到如今!”
     昨天很热,今天比较凉快。出去走了一圈,在系里看了一会《马大帅》,赵本山跟范伟摔跤,心情颇爽。复印了一些材料,回来看书。走到楼下一抬头,见墙上不知谁用白漆写的:“专业打孔”。气死老夫也!
     我因为要赶写文章,可能几天不来书院了。提前请假,咱们下礼拜见啦。阿牛哈西米嘎!
     (此文来源:孔庆东个人博客)
    (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亦忱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亦忱:和谐社会的伟大创造:用贺卡催讨黑心资本家恶意拖欠的工钱
  • 亦忱:我们从满清王朝的覆亡中汲取了教训吗?
  • 亦忱:买房:夜郎国人被忽悠的经典故事
  • 亦忱:痴情卖淫与高尚嫖娼
  • 何志成:读亦忱《当秦桧跪在地下,中华民族就没有资格屹立在现代世界——从子虚乌有的“秦桧政治遗嘱”说开去》
  • 亦忱:什么动物最愚蠢?——根据奥修《当鞋合脚时》的故事改编
  • 亦忱:恐惧“颜色革命”:病笃可乱开药方?
  • 亦忱:中国官场的“逆淘汰”现象及其制度成因
  • 亦忱:中国人为什么会产生强烈的不幸感和失落感?
  • 亦忱:作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感想和答谢辞
  • 亦忱:口号:作为中华民族政治文化标签的意义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亦忱:北大拒绝丘成桐的批评标志着中国将成为羞耻感荡然无存的社会
  • 中国谴责朝鲜是朝核问题解决的转折点/亦忱
  • 我很高兴能作为“猪的传人”而扬名世界/亦忱
  • 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亦忱
  • 王斌余杀人是中国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现象/亦忱
  • 错乱的医疗秩序:医生收红包没事 借钱给病人下岗/亦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