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闻出版署“封书”,广电总局查剧
(博讯2007年1月23日 转载)
    在我看来,广电总局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啥事都爱伸一腿的牛部门。
    
       之前,不许人家拍婚外恋的电视剧,估计是怕全民红杏出墙;后来又不许电视剧讲方言,估计是怕大家学不好普通话走在北京街头丢人;再后来,还不许黄金时间播进口动画片,估计是怕拍低劣国产动画的人讨不到饭吃;接着又不许胡戈们播恶搞…… (博讯 boxun.com)

    
      现在又强令卫视在黄金时段必须播主旋律电视剧。还搞出个超级复杂官僚的四级审查制度,“即所有省级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提前一个月报省广电局,而后由省广电局报送省宣传部,再由省宣传部审核后报送广电总局,最后广电总局报送中宣部文艺局,审批通过后再播出。
    
     头都绕晕了,搞得像真的一样。层层审、层层剪、层层改,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最后从他们剪刀下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高昂主旋律,这无需我多说,至少我不会充满期待。
    
      这不再是几十年前的时代了,脑筋似乎也要跟着进点步才好。不主旋律怎么啦?让大家有点娱乐精神又怎么啦?捡几部风靡全世界的电视剧来看看,美国的《越狱》,里面的总统都是阴谋家,主人公一天到晚想越狱,越完狱还一天到晚想破坏总统的阴谋,人家也是在黄金时间放的,我也没看到美国因此越狱成风;再说韩国的《宫》,一曲虚构当代皇室权力的斗争戏,可是人家韩国现在压根没有皇室,人家也是在黄金时间放的,我看也没有哪个韩国人看完了《宫》就想占山为王想当大王皇帝的。
    
      这本来就是一个娱乐的时代,电视固然能充当宣传的工具,但更多程度是信息传播的媒介,是提供娱乐的盒子,不是什么都需要贴上主旋律的政治标签的。若说出于主旋律考虑,出于政治需要,出于管理方便,出于整齐划一老百姓的业余生活,出于一系列冠冕堂皇的理由,最好的办法就恳请广电总局拍几部弘扬主旋律的样板剧,让大家像傻瓜一样,天天端坐在电视机前,在统一的时间,看统一的电视剧,一脸肃穆地接受伟大的主旋律教育,一天到晚苦大仇深,一天到晚百万雄师过大江,一天到晚我爱北京天安门,一天到晚大国崛起吧。
    
      可是,尊敬的广电总局官员们,尊敬的电视剧检查官们,咱们小小老百姓一天到晚讨生活很不容易,晚上回到自己的家里,你就让咱好好娱乐一下,想看啥看啥,拜托你们别没事找事,老是在大家面前晃悠,搞得大家心情轻松不起来,行不行?幸亏周星驰现在还不拍电视剧,否则他会不解地反复求问:何苦呢?何必呢?
    
      老百姓的电视,老百姓的娱乐,就让老百姓自己作主。某部电视剧是毒草还是良药,老百姓有能力自己判断,作出“自我修正”。在一个自称已经高度物质文明或者精神文明的社会里,我觉得这一点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当然,我还发现广电总局是一个极其势利的部门。管这管那,偏不管大行其道的骗子。你就说那天天在电视上忽悠人的肝病圣手、送子神医、减肥灵药,骗人的东西真是多了去了,广电总局怎么不来踢几脚呢?
    
    动不动就“封书”,能够“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吗?
    于成玉
    
     今日上午(2007-1-21)上“凯迪网络”浏览网文,看到浦志强 先生转帖在 猫眼看人 的《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一文,得知又有文史类八本书被“禁”,不禁感慨万分,在这里我除了向沙先生、浦先生和章先生的为争取出版自由所表现出的勇敢抗争精神表示深切的敬意和强烈支持外,不禁产生一个疑问,如题。
    
     据网友0712069282 加帖在 猫眼看人 的跟帖中介绍:“八本禁书除了《伶人往事》、《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如焉》之外,还有从个人经历角度讲述辛亥革命到大跃进期间中国历史的《沧桑》、讲述国共内战以来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经历的《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人民日报》退休编辑袁鹰的回忆录《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回顾五○至八○年代中国大事的历史丛书《年代怀旧丛书》,以及中国新闻界幕后人情世故的《新闻界》。” 遭禁的原因,“据指出,部分遭禁的书系因“泄漏国家机密”,如《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部分遭禁原因则是针对作者个人, 如《伶人往事》;部分遭禁原因迄今不明。”
    
     其实,被禁的八本书,均系官方出版社出版,按理说,经过出版社老总(主编)再三审查,应该说不会有什么“国家机密”外泄。至于“遭禁原因则是针对作者个人”就更说不过去了。章诒和是包括笔者在内读者最喜欢的当代作家之一。以《伶人往事》来说,据笔者在去年《同舟共进》杂志上读到的几篇来看,章先生如在《往事并不如烟》一样,以她优美的文笔,细腻的观察,丰富的情怀,真实地再现了历史(特别是“反右”和“文革”那段历史),再加上她对事件和人物评价的精辟,以及那种哀而不怨的情调……自然如《往事并不如姻》一样令人爱不释手。笔者非是纳闷,为什么读者喜欢的非要“禁”起来了呢?
    
     记得,去年11月13日温总理在同文学家艺术家谈心时曾强调说:“实行‘双百’方针,就是要在宪法规定的范围内,保障学术自由和创作自由,鼓励解放思想,提倡兼收并蓄,尊重客观规律,为文学艺术家探索真理、勇于创新,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和学术土埌。”
    
     此言墨迹未干,居然再次发出“禁书”令,令人对政治家的慷慨陈词和庄严承诺作何感想和评价?!据笔者所知,被禁书作者之一袁鹰在读温总理这次讲话后激动地说:“温总理的这次讲话,给文艺工作者撑了腰,打了气。”岂知,就在他激动之余,他的回忆录《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居然禁书榜上有名,这不是中国的黑色幽默吗?而禁书令有没有违背宪法?它除了副合权心外,副合党心、民心吗?
    
     人类思想史进步显示,思想在流通中增值,真理在碰撞中闪光。党的权威文件不止一次声称党要“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然而,去年是发动“文革”40周年,明令不许写“文革”,研究“文革”;今年是发动“反右”50周年,是不是又要不许写“反右”,研究“反右”了?164年前马克思曾经说过:“人类要清洗自己的罪过,就只有说出这些罪过的真相。”而一个拒绝咀嚼自己苦难的民族,是不可能进入世界民族之林。时至今日,动不动就“封书”,这能够“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吗?能够出现“一个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的文化艺术局面”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