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博讯2007年1月18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时代》周刊曾把美国总统布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湖锦涛等26人列为2006年度人物候选人,但他们最终还是被代表网民概念的“你”所击败。我称这个“你”的概念,为“网络公民的点击效应”。可以说,《时代》周刊的这次评选,就是世界主流社会对网络公民点击力量的一种“民主”意识的首肯。今天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而每一个在网者,都在从机构向个人过渡,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这种民主观就是不分阶级、民族、等级的人人民主,我称其为“民主无类”。毫无疑问,包括中国1亿多网民在内的全球网民,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推动“民主无类”价值观生成的英雄。 (博讯 boxun.com)

    网络是一种新兴传媒,而历史上每一种传媒形式的变革,都会改变一个时代的存在形式。当人类最初的传播媒介——文字出现时,人类便进入了一种旧文明的生活方式。当“没有任何个人可以代表这一现象”的网络时代出现时,改变的便是所有人,同样,所有人也都在改变这个时代。今天全球网络的普及已经使网民们进入了一种全新文明的生活方式,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民主的生活方式。 而改变的它工具,就是互联网。这个全新的网络传播世界,使得数以几亿计的智慧个体,普遍的、互动的得以会聚、合和,共同创造着谁也无法抵抗的全球民主的新时代。这大概就是《时代》封面创造的“你”这个概念的内涵吧。
    回首中国过去的一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博客的行列,从文字网站到视频网站,从网络民意到电子商务,令人眼花缭乱,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的社会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坚守的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红色记忆”在大陆已是四面楚歌。在这样的网络时代,不可避免地将带来权力的分散和直接民主。一度被誉为网络时代思想家的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主任尼葛洛庞帝教授,把权力的分散视为数字化生存四大特质之首。他认为传统的中央集权的观念将随着信息的发展成为夕日黄花。互联网尽管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有它自己的语话方式与行为模式。网络时代所代表的是新文明的社会形态。在全球可以按同一点击方法接受公平服务的观念中,已完成了以下两大技术转折:一是电脑从权利垄断控制式主机,转变为可以享有同样条件服务的个体电脑;一是网络由贵族化使用,向平民化使用转变。这在价值观上就是分权与平等的意义。今天世界上的所有电脑只需自愿与低廉的付费,都可以借助电缆和卫星技术,打破信息垄断,表达个人权利,本能地生成民主精神。
    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首先就是一个网络社会。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前民主社会由专政向宪政的转型过程中,民主已经在网络世界里开始了。它正在从虚拟的空间逐步向现实靠拢。当孩提时代的美国人比尔•盖茨倾心于“三连棋游戏”而对计算机发号施令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后来的成名之作《未来之路》是在信息网络中圆和贯通的。电脑时代的到来,使历数千年人类所欲达到的所谓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的世界,骤然间竟在咫尺之上,一键之内,神往心驰,垂手可得。我早在1995年出版后就被查封的《赢:赢新格局》一书中写到:“无疑,今日世界飞速发展的信息科学技术,为人类实现彻底的思想自由提供了条件与手段。在未来的社会生活中,每一个办公室和每一个家庭,都将拥有电脑和谈判两种工具来创造社会新文明。”1998年我又在海外《大参考》电子杂志上发表的《新文明宣言》一文中写道:“当前,圆动工具形态与生产方式,强烈冲击着烟囱、围墙工业生产方式,全球使用同一卫星技术,电脑联网,资讯开放,信息汇通,使世界每个角落的每个家庭和办公室,都可以按同样的程序接受指令,交换信息,表达意愿,进行工作,参入决策。未来的总统,只需在自己的办公室按一下电钮,便可看到公民对他政策优劣得失的亮分。正如宇宙运动在科学面前将越来越透明一样,政府将在制度上不得不越来越民主,越来越开放,而毋需“政治保密局”和“便衣警察”。
    当今的美国率先跨入了网络时代,多年前就在俄亥俄州的哥伦比亚市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电子市政厅”,可以通过双向的通讯系统,使居民由电子设备真正参与地方计划委员会的政治会议,他们在家中按一下按纽,就能对施政方针提出建议,进行投票,参与讨论,或者发表广播演说等等。以现代科技为广阔背景的新兴传媒时代,形成了与已往任何历史都不同的意识形态特征。“网络化”、“数字化”、“虚拟化”正在深刻改变人们的生存和思维方式。今天,以“CNN”、“时代华纳”、“美国在线”为代表的美国化的“软力量”,几乎无所不在地在世界各国扩张。由此可见,用网络民主推进社会民主,就是最好的方式。它不仅是有效的,更是不可阻挡的。这种信息技术所导致的网络软力量的崛起,正在支撑着中国民主化发展的脊梁,而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网络自由与民主价值观,已经把中国传统、封闭、守旧的统治方式逼向了死角。世界传播学界天才马歇尔•麦克卢汉,曾面对60年代大规模发展的电视就预言:“随着信息运动的增加,政治变化的趋向是逐渐偏离选民代表政治,走向全民立即卷入中央决策行为的政治。”而网络作为新的民主参与手段无疑更具强大威力,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网络时代政治参与的结构与模式。
    今天网络技术正在打开少数政治精英垄断权利的黑箱密码。在中国,网络自由主义者推崇的政治观念已经成为了削弱政府权力垄断的天然杀手;而被称为网络异见人士们也正在“电子民主墙”上发挥着消解传统意识形态的主力军作用。当今时代,是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导致新旧文明大更替、大冲突、大震荡的时代。由于新的数码通讯网络无所不包,囊括一切,已建立起一种崭新的、旋转的、多彩的、完全开放的存在空间,由此而与自我封闭,分裂对抗的另一种生存空间拉开了距离,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较量。网络时代不仅使经济、科技,而且使思想、文化、生活方式各个领域,都像空气一样在打开的窗户中自由流通。网络时代的民主大势,已经迫使中共的胡温领袖们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其实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文章仅仅说出了一半的道理;而本文的意义就在于续写“民主还是个不得不实现的东西” 。年前由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放宽对外国记者采访限制,就是一种这样的诠释。
    如今,中国社会的每一根神经都联通着全球化网络世界;我们的所有办公室都离不开电脑键盘;大陆网民人数更是迅猛增长。此据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去年7月发表的统计报告表明,截至6月30日,中国网民人数达到了1.23亿人,稳居世界第二位,与前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9.4%,其中2/3为宽带用户;网民平均每周上网达16.5小时,已超过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在这个时代,所有网民都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使传统统治的强权控制,黑箱作业难能维系,靠抓捕几个网络异见人士或设几道网络防堵围墙,丝毫也阻挡不了民主化进程到来的脚步。任何封杀都难以奏效,任何打压都无法治众。中国现代化的变革已经没有了退路。
    科学技术才是专制政治的真正掘墓人。人类从茹毛饮血发展至今,工具与技术的变革就在不断发生着。总的来说,人类总是能够在这种发生过程中,逐渐找到合适的社会生活方式,而无需政治领袖的“设计”、“引航”。人类一旦创造并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就得按它的原理应用它、管理它,去生产,去创造,去形成适应它的经济关系、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一场以“民主无类”为主题的全球网络价值观,必然要推开古老、封闭的中国红色大门,导致中央集权式的控制体系土崩瓦解。一种由所有网络公民与异见人士共同点击的民主化时代,注定是要到来!
    再说一遍: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牟传珩
  •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
  •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 牟传珩:中共官员为何漠视政改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 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 ——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牟传珩
  •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