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博讯2007年1月18日)
    
    我没有见过地狱是什么样子,只知道人间有一个叫看守所的地方,它就在中国。
     (博讯 boxun.com)

    尽管出狱有两年多了,但那个令人惊恐的一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2001年6月份的深圳第一看守所,半夜2、3点的时候,我在睡梦中被惨叫声惊醒,伴随着"啪、啪"响彻夜空的电击棒的电击声(通常电击棒的电压是10万伏,声音不大,但警察一般把它改装成30万伏),一直忘不了那种惨叫......
    
     福田看守所令人恐怖的强制劳动
    
    我于4月19日被刑拘,关押在深圳福田看守所,进来的时候,首先就被安排劳动,主要是做塑料花,从叶子到花都是一个一个装配的,每天早上7点准时开始,一直干到晚上11点,中午没有休息,很快手就出血了,加上胶水的毒副作用,很容易造成伤口的溃疡。夏天简直就是活受罪。有的嫌疑犯浑身都是疮,流脓。我现在一看到塑料花和圣诞树,就敏感,一定是犯人干的。塑料花上贴的是美国纽约一家公司,价格是2美元。一个星期后,我的身体就受不了了,因为一直坐在床板上干活,腰很容易疲劳,早上起床的时候,竟然爬不起来。后来换到到深圳看守所经过半年时间才好起来。一个仓(号子)的嫌疑犯三十多人,干活慢的最后几名,早上会被仓头用塑料包的铁条殴打,每天早上都会有人被鞭打,若是反抗的,管教(警察)会"开鞭",用很粗的铁鞭子抽,被打得皮开肉涨。
    
    区一级看守所的嫌疑犯的罪行不重,劳动强度却非常大,在这里关押的时间也不长,所以短期劳动没有多少人去投诉,劳动环境非常恶劣,三十多人挤在一起,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掉头睡,节省空间,我一天晚上小完便,回去就没有地方睡了,太挤了,就坐了一个晚上。人多的时候,没法睡进去,有时候仓头(管仓的犯人)就用脚把人踩进去,看守所是人满为患。
    
     深圳福田看守所的酷刑和虐待
    
    在福田看守所,我认识几个被殴打的犯人,小陈(化名)是四川人,因为偷摩托车被抓,他给我看他的背部,上边有很多水疱,他说是给警察用开水烫的,一壶开水都倒到他身上。小张也是偷东西被抓了,他给我看了他的脚趾,好几个都脱落了,是警察用铁床的床脚砸的,还有犯人给我看手指,有的十个手指的指甲都被牙签戳过,十指连心啊。在看守所被电棍击、坐老虎凳是很平常的,警察想方设法折磨犯人(疑犯),如喝冷水、冬天向犯人浇冷水,把水泼在犯人身上,然后用电击水,水是导电的,犯人这样被击,更加痛苦。因为在福田看守所时间短,了解的很不够。一个多月后就调到深圳第一看守所去了。
    
     深圳第一看守所的酷刑和虐待
    
    我于2001年5月15日转到深圳第一看守所,这个看守所是关押重刑嫌疑犯的地方,一般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反革命案件、外国人犯罪都关在这里,所以有很多特大案件,如香港庄楚城案,涉及17吨冰毒案等,就关在隔壁仓(208仓,我在209仓)。这里虐待犯人非常严重。杨东是湖北人,因为销赃汽车被捕,但警方一定要给他定盗窃罪,量刑差别非常巨大,为了达到目的,警方采用了非常残忍的刑讯逼供,他的妻子(原在光大证券担任财务经理)在他被捕的第二天被逼跳楼死亡,杨东被警察用手铐铐在铁栏杆上几天几夜,犯人不怕打,就怕慢性折磨,几天后杨东就被折磨成中风。杨东与我曾关在一个仓(211仓),我帮助他写诉状,到我去监狱服刑后,他还是被判了10年徒刑(盗窃罪)。
    
    广西的李某因为故意伤害致死被逮捕,与我关在一个仓。他说起过去被殴打就很恐惧,他是很能扛的家伙,当过兵,警察打他,他不怕,甚至被打得吐血(用报纸垫胸部,用铁锤打)。他都没招,但警察不让他睡觉,八个警察轮流值班,他一睡觉,就把他踢醒,一般三天人就会死亡,他昏迷过很多次,后来就采用反吊,把他的双手绑到背后,然后吊起来,脚尖挨地,后来他的手臂竟然被吊直了,他经不住这种折磨,被迫按警方的写好的口供签了,警察说你早供认,就不用受这些罪了。
    
    我见到一个犯人被烟头烫,而且被烫的地方是生殖器,还是个中年女警察烫的,他给我看了被烫过的伤痕,说起来他很得意,因为这样的待遇,别的犯人是无法"享受"的。
    
    慢性虐待是犯人最难经受得了,每个犯人都被慢性虐待过,即使是我的案子这么简单,也是要过很多次"堂",天天被提审,提审到午夜,犯人们说午夜是犯人精神最容易被攻破的时间。
    
    当然警察依靠犯人对犯人进行虐待和殴打也是他们的手段,如有的犯人家里有钱,没有拿出来给管教,管教就安排"仓头"修理犯人,不让睡觉、殴打、安排重劳动任务等各种惩罚。所以深圳第一看守所每年都有人被犯人打死。死人在深圳第一看守所是司空见惯的,我统计了一下,估计每年被枪毙的犯人就有200多人。
    
     看守所的疾病带来的痛楚
    
    嫌疑犯在看守所生病意味着灾难降临,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是最痛苦的,我在2001年6月3日就因急性肾结石,从早上5点多钟开始疼痛,报警后,9点多钟管教才来,这时候我快都不行了,嘴唇发乌,被抬到救护室,我痛得在地上打滚,一个犯人医生(以前做兽医的),给我打固冷丁止痛,还是不行,最后到了12点的时候,看守所的领导以为我差不多快死了,就带我去看守所外面的医院救治,出去的时候不忘记给我带上十八斤重的脚镣,我痛的连路都走不了,管教也不帮忙,我只好一步一步的拖着铁镣走,走得满头大汗,到了医院,那些看病的人见了我就躲,最后不知道打了什么针就好了。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病痛,想想那些警察的麻木和无情,我就有一股怒气涌上心头。
    
    看守所是公安局(六处,预审处)管辖的地方,虐待和酷刑是难以避免的(警察的地盘),监狱是司法局管辖的,而且已经定案了,情况要好很多。很多犯人就愿意早点离开看守所,所以看守所才是虐待犯人(嫌疑犯)最严重的地方,看守所关押疑犯非常严密,除了买通管教的疑犯可以获得更多的"自由",可以经常被"放风",一般疑犯都关在30多平米的监仓里,很少被放风,人被关久了,精神就容易出问题。
    
     看守所恶劣的饮食
    
    饮食是看守所非常大的问题,也许是中国沿用了几千年的"牢饭"习惯,一日两餐,上午10多午餐(没有早餐),下午4点多晚餐,就两顿,挨饿是必然的。尤其是菜,没有多少油水,每顿饭基本上就是一个菜,有时候是冬瓜、有时候是南瓜、有时候是绿豆牙、有时候是萝卜,几乎都是盐水菜,没有什么油,吃久了,连大便都很困难,经常便秘。若是家里不寄钱进来,在看守所里不用多长时间,身体就会消瘦下去,脸色惨白,身体变得很虚弱。
    
     2006年12月8日 广州
    转载自:《人与人权》2007年1期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紧急呼吁:助陶君突破国保经济封锁!
  • 陶君:是治安员施暴还是国家施暴?
  • 陶君: 炮打党委书记-我的新年大字报
  • 陶君:御用文人 暴政的帮凶
  • 夢之魂:陶君筆友的逃亡和文壇老友的釘子(下)
  • 梦之魂:陶君笔友的逃亡和文坛老友的钉子(上)
  •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 陶君:今天你和谐了没有?
  •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 陶君:美国为什么姑息中共的极权统治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陶君: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 陶君:户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
  • 陶君: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
  • 陶君:给师涛的命运把把脉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