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嗣源:由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引起的疑问
(博讯2007年1月17日)
    
    邓嗣源
     (博讯 boxun.com)

    北京的某些党报刊登了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是件好事吗?我的看法是:难说。如果,这文章的刊登能起到带头作用,引发出全社会关注民主的人们都毫无顾忌地来参与讨论,造成千报万刊纷纷刊登有关民主的文章,那当然是件好事;如果不是如此,而是像以前那样,畅谈民主仍属禁忌,发表文章的只能是俞可平们有背景、有特权的人士,那末,谈论民主不就成为一种特权了?这会是好事吗?民主成为政治特权拥有者手中的一张牌,这能是好事吗?
    
    至于说到该文章的内容,老实说,粗粗看来,就觉得文章所说的像是“变了味的民主”,好比美味佳肴没得到善待而变酸发馊了。细读以后,则发出颇多疑问,当然,要对这些疑问加以深入辨析,不是一篇短文可以承担的,只能把这些疑问提出来,以供讨论。
    
    第一个疑问:俞可平真的是在赞美“民主是个好东西”吗?
    
    有人会问,何以有此疑问?请看,该文章的大部分段落开头,总是“民主是个好东西”,但紧接着,笔锋一转,却在“不是”上做文章。作者化了很多笔墨来诉说民主的种种“不是”:民主“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民主有内在的局限性”,“民主确实会使公民走上街头,举行集会,从而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民主会“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会“降低行政效率”,民主会成为“夸夸其谈的政治骗子”的“蒙蔽人民的工具”,民主有“痛苦的代价”,“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民主的代价太高,甚至难以承受”,“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如此等等。这不得不使人发问:有这样来赞美民主的吗?作者如此挖空心思地收集了、并且不厌其烦地数落了民主的种种“不是”,其本意究竟是什么?或许,是要对人们施加一种影响:其实,民主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好!是这样吧?
    
    第二个疑问,既然,作者的兴趣似乎不在于赞美民主,那么写这篇文章为的是什么呢?
    
    请大家注意文章中的以下字句:“不是说民主什么都好”,“不是说民主可以为所欲为,能解决一切问题”,“不是说民主就没有痛苦的代价”,“不是说民主是无条件的”,“不是说民主就可以强制人民做什么”。这连连几个“不是说”,似乎是在加重语气地针对某些人的言行,作者写此文章似乎是要跟这些人针锋相对。针对哪些人?或许,针对“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或许,针对那些“不顾社会历史条件,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不切实际地推行民主”的政治家?或许,针对那些“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的政客?或许,针对以“民主是名,独裁是实;民主是幌子,权力是实质”的那些政客?或许,针对要用“国家的强制”作为“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的某些人?这究竟是哪些人?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文章没有说,我们也只能“或许”、“或许”而已。
    
    第三个疑问,俞可平真的认为“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吗?
    
    不错,文章中有这句话:“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但是,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是作者的由衷之言,这理由所依据的正是他在同一篇文章中说的话,以下仅举两点:先说一,作者在列举民主的种种“不是”时,罗列了许多现象,上街集会、政局不稳、增大成本、降低效率、蒙蔽人民、破坏法制、秩序失控、阻碍经济、导致独裁、破坏国家和平、造成国内分裂等等,回顾近百年来的中国历史,这些现象是多么熟悉啊!在非民主制度的国家里,这些社会现象层出不穷,愈演愈烈,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要妥善解决这些问题,人类才发明和推行了民主制度。如果作者真要论证“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那么,他理应通过事实对比来论述(即“相对而言”),民主制度之所以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就因为她能更妥善有效地处理并解决这些问题。可糟糕的是,作者不但不这样做,反倒一而再地强调民主“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民主有内在的局限性”,言下之意,上述那些社会现象的产生,是由民主制度“内在地”决定了的,是推行民主制度不可避免的结果;言外之意,“相对而言”,还是现行的制度创造了“和谐盛世”,值得好好维护。如此说来,我说的“怀疑这是作者的由衷之言”,确实“言之有理”的吧。再说理由之二,还是举出俞可平自己的话:“如果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如果一个国家主要用强制的手段,让其它国家的人民也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这段话是谈到“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时说的。应该说,既然“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那么人民一定会选择、接受民主制度,一旦推行民主,人民欢呼还来不及,哪里还需要什么“强制”?只有坚决反对推行民主的人,才会不“选择”、不“接受”,并且深感受到“强制”,进而斥之为“专制”或“暴政”,这种人怎么会承认“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呢?还要请问俞可平先生,你说“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有什么根据?文章里没有说,既然要说“民主是个好东西”,如此重要的问题怎么能不提?按我说,这根据就是事实,就是两百多年来有些国家推行民主所取得的成果,没有这些胜于雄辩的事实,就不会有“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这句话。是哪些国家呢,主要是美国、英国、法国等。但俞可平却不指名地说有一个国家(其实读者一看就明白他指的是美国),硬要别国人民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原来,作者认为,美国的政治制度是“所谓的民主制度”,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也就是说,作者不承认美国推行的民主制度属于“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那末,有哪个国家推行的民主制度可以证明“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呢?看来,俞可平对别的国家推行的民主是一概都看不上眼的,或许,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才够格,可惜,这种民主“人类迄今” 还没看到过。如上所说,俞可平说“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这句话,是在说空话,是言不由衷啊!
    
    第四个疑问,俞可平对民主的真意究竟懂得多少?
    
    他文章的第一段就说道:“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又说:“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这些话语,人们对之并不陌生,“无产阶级的领袖”们,就是这样喋喋不休地“教导”人们,区分谁是革命还是不革命、反革命,就看他是“代表人民利益”还是“自我利益为重”。如今俞可平又操起这个调子:区分谁是推动民主还是反对民主,就看他是“代表人民利益”还是“自我利益为重”。可是,历史的事实表明,正是为了让更多的社会成员的“自我利益”得到保障,人们才发明了并推行了民主,正是代表着不同利益的各种人等通过竞争及合作,推动着民主的进程。同时,历史的事实还表明,正是历来的专制统治者,无不自称“代表人民利益”,无不自诩为“公”的化身,教育人民要“大公无私”,要求百姓抛弃“自我利益”,要人民服从并忠于他们的统治以得到恩赐。这些历史的经验教训,俞可平先生难道不知道?如真是这样,那就值得怀疑他“对民主的真意究竟懂得多少”。
    
    第五个疑问……第六个疑问……,恐怕仅仅是把疑问提出来,也不是这篇短文所能承担的了,还有不少要提呢,什么“理想的民主政治”,什么“时机”、“条件”,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什么“痛苦”啊“甜蜜”啊……等等提法,都可以对之提出疑问。不过,主要的几个疑问已经提出来了,其他的暂时放一放吧。
    
    最后再谈一点。我曾经在以前发表的文章中一再提到,精英强者对于最高权力的争夺,是社会演变的主要动力之一,或许还是最主要的动力;在当今的社会环境及国际环境下,如果争夺的双方竞相“高举民主的旗帜”,那就将有利于推动民主化进程。那末,俞可平该文章的发表,如果说是透出了一个与此有关的信息的话,那倒是让人们有所期待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胡平
  • 昭明:也不能连孩子带脏水一块泼掉!——再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 俞可平访谈:中国特色公民社会的兴起
  • 官方媒体注意到“海外媒体”对俞可平“民主”文章的争论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