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开“撞伤不如撞死”的困境/杨涛
(博讯2007年1月14日)
    
    这两则新闻是这几天媒体关注的焦点:在成都市, 12月20日 ,一辆奔驰轿车将一个3岁小男孩撞倒,车内人下来察看后非但不救人,竟然将车倒回将男孩碾死,车内还有人狂言“赔钱就是嘛”,压过男孩的车轮在地上留下 5米 长的血印。而在24日,同样在成都市,一卡车在某医院前突然左拐时卷进母子俩,受伤的男孩还在不停地喊着“妈妈”,卡车倒车时车轮又向前开动,导致男童当场死亡。
     媒体对这则新闻评论的最多是,出现这样的人间惨剧,必须反思我们的制度,目前,我们对于交通肇事的赔偿金上出现了“撞伤不如撞死”的现象,因此,许多司机肇事后,选择了将伤者撞死。不过,也有不少人对这种评论表示了质疑,如曹林于 12月25日 在《东方早报》发表《“撞伤不如撞死”是法律错觉》一文认为,“在‘坏制度使人变成魔鬼’的逻辑下,舆论很少抨击那丧尽天良的故意杀人,很少谴责汽车司机的人性泯灭,而是把矛头指向了法律。……一种人性化规定被人性之恶曲解为‘撞伤不如撞死’,舆论应该谴责那些缺乏法律意识的人,而不应苛求法律。” (博讯 boxun.com)

     “撞伤不如撞死”是法律错觉吗?显然不能这样认为。以北京为例,撞死一个人,死亡赔偿金加上丧葬费,最高大概在40万元左右,而撞伤一个人,各种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是难以估计,再加上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将一个人撞成重伤的成本往往高于撞死一个人的成本,可能赔偿百万元并非没有可能,在法院实际审判中,赔偿额上百万的也并不少见。何况其中纠缠的精力与时间,撞伤人的成本就更大了。当然,如果伤情只是十级伤残,伤残赔偿金的金额只有3.5万元左右,但是,在情况紧急时,撞成重伤的概率往往较高,而且在当时谁预测伤情会是多少级呢?制度的不合理可见一斑,制度的不合理还在于,在司法实践中,盛行的“潜规则”是,对于死亡赔偿金,肇事者往往是“赔了不判,判了不赔”,赔偿金成为与刑事责任讨价还价的砝码,许多案件一旦赔偿金上达成协议,那么,肇事者就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或者是判缓刑了事。
    “撞伤不如撞死”不但不是法律错觉,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驾驶行业的“潜规则”。《法制晚报》的记者的采访就很好反映了这一点。一名沈阳的驾驶员说:“我在驾校学习时,教官就直接地告诉我们说,如果发生了事故的话,死者的赔偿金相对比较固定,最起码有个准数。但如果仅仅是撞伤了人,那么伤者的医疗费用是没个准数的,并且对于伤者的赔偿期限也没个头。因此一旦发生事故,还是撞死人比撞伤了合适。” 北京的一名黑车司机更是直截了当:“其实撞死比撞伤强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一行业的潜规则。家家户户其实都能拿出撞死人的赔偿金,但是撞伤人的钱怕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得出的。”
    经济学认为,每个人都是“理性经济人”,每个人都会计算成本与收益后选择“趋利避害”的方式行事。德国刑法学家费尔巴哈的“心理强制说”也支持这一点,因此,他认为刑罚的处罚要使罪犯无利可图。我们当然可以希望用道德的教化和舆论的遣责来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平、人性意识与法律意识,但是,法律的创设与从来不是要求那些具有较高道德水平的人,而是向下约束那些道德水平较低的人,是用来防范人性之恶的。所以,一个良好的法律制度就是让那些道德水平较低的人也给自觉受到约束,让人性之恶不再泛滥,才能对人类进行呵护,—--因为总是有人不愿意听众道德的召唤,而且道德高尚的人也会不时流淌出人性之恶。所以,如果一个让肇事者处于“撞死不如撞伤”的法律制度之下,那么,无疑我们能大大减少这种人为的将人撞伤再撞死的情形。何况,那种撞伤后再撞死的例子毕竟是极端的事情,大多数是情形是如深圳一名货车司机所说,“我在驾驶大货车时,从来不会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情况下主动去踩刹车。这是因为如果踩了刹车可能会造成对方受伤,那么赔偿的数额恐怕是一笔天文数字。而如果不踩刹车直接撞上去造成对方死亡的话,其赔偿的数额将会比撞伤少得多。”(《法制晚报》 4月26日)这种不主动刹车,谁又能抓住其什么把柄,对其能进行什么样的道德遣责,除了制度在事先对其进行理性约束外,我想不出有什么更的办法让其主动来刹车,来防范其人性之恶?
    说到需要用制度来防范“撞伤不如撞死”,并不是说要否定道德教化和舆论的遣责作用。制度并非万能,因为即使撞死赔偿远远高于撞伤,一些丧尽天良的司机也会钻制度的空子或者罔顾制度甘于受罚。我们需要的是,向下,用制度约束那些道德水平低的人和人性恶的东西,让至少绝大多数人在收益与成本的考量中循着正常轨道行事;向上,用道德教化和舆论的遣责来提升人的道德水平和法律意识,让他们自觉去遵循“以人为本”的理念。不首先从完善制度着手,仅仅依靠各种道德教化和舆论的遣责,可能会使更多的人从违法中获益,最终让守法的人也向下沉沦;完善了制度,道德的教化和舆论的遣责得到制度的支持将会更加有力,潜在的违法者也可能向上进行道德提升。
    http://www.news365.com.cn/wxpd/sp/fd/200612/t20061225_1227936.htm
    (作者系检察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涛:检察官、法官成为打狗队的旷世奇闻
  • 杨涛:刑警打交警,大水缘何会冲了龙王庙?
  • 杨涛: 喬新生,別再為收容遣送招魂
  • 杨涛:開發商何以猛如虎?追究地方政府官員責任
  • 杨涛:突发事件中媒体承担相应义务更应当享有相应的权利
  • 报复性执法与黄金高案能否公开审理/杨涛
  • 杨涛:从设陷抓嫖看如何限制警察“执罚”权(图)
  • 杨涛:公安局副局长成為整治仇家的“馬仔”?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