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
(博讯2007年1月14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当人类在20世纪之末揉开惺忪的眼睛,那条从历史延伸而来的、横在现实面前的战争壕沟,骤然变成一张铺有绿呢的谈判桌,以至于使最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外交家、将军与士兵都惊愕不已——两极世界的对抗结束了!于是,柏林墙的倒塌,宣告了一个阶级斗争、自我分裂政治时代的死亡,一场东西冷战、你死我活世界秩序的谢幕,由此也宣告了人类千百年来建立在崇尚分裂文化,斗争史观基础上的对抗性意识形态的崩溃。
     21世纪全球化旋转的圆动世界,正在掀开人类爬满胡须,创遍刀疤的对抗 (博讯 boxun.com)

    性历史的最后一页——一个圆和发生的新文明时代正在悄然向我们走来。   
    
    一、 人类对抗历史及其哲学
    
    当人类觉知了自我与爱,自由意识便伴随着圆动工具的使用逐渐成长——人们开始了在土地上围绕自我利益而争斗。“圈地已有”就是人类第一次对同类宣告“这是我的,不许侵犯的”的现实檄文。当“家即堡垒”的观念改变了早期人类游居的生活方式,圈起的篱笆不仅是对兽的防御,也是对“我”的地盘的标示。当人类共同的子孙被划分在不同的“管理方格”中活动,国家主权便表征了“一切人”与“一切人”的对立。于是高墙、深宅加圈养的狼狗,是富人对穷人的防范;警察、监狱加钦差大臣,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威慑。恒古至今,人类就是在自我分裂,自我对抗中发生、发展的。
    人类以往在对抗观念基础上建立起的所有旧文明历史,无处不在地凸显着“你死我活”的主题;人世间的所有纷争,乃至暴力、战争,都是对抗行为不同情节的发生事件和对抗哲学的现实诠释。人类以我为中心,在处理利益纷争时采取“以力量对比决定胜负”的价值取向和“肯定——否定”思维定式的精神资源,就是对抗哲学。千百年来,东西一脉,南北同辙,无论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怎样发展,有何不同,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不是黑、就是白”的对抗观念之害。各个民族和国家,都以不同的样式展示着对抗社会意识形态的共同本质。
    追根究底,对抗哲学也是由矛盾学说发展而来的。“对立统一”作为矛盾学说的核心理论,曾一度处于社会思想领域的统治地位,以至于许多人类思想家过分推崇对立的意义。人类先是从自然界发现了对应存在的事物关系与运动,如天与地、白天与黑夜、男人与女人的既对立又统一关系。后来这种认识迎合了人类自我分裂与斗争的需要,便被抽象为一种观念,形成系统的思想体系兴盛于世。不仅中国先秦时代思想家多次揭示事物对立产生和谐的意义(从《太极图》到《周易》与老子的“一生二”观念都是例证),而且在古希腊阿那克西曼德也曾指出“对立的力量可以造成一种和谐,正如弓之如玄一样。”阿那克西曼德的对立思想,途径康德、费希特、谢林等人的发展,由黑格尔集前人之大成,形成了著名的“矛盾学说”。黑格尔认为,对立统一“是一切运动和生命的根源。”这种思想被移植为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哲学的灵魂,可以说由黑格尔哲学体系为代表所建立起的“世界本质矛盾论”至今还在统治人类。
    无可置疑,对立是事物存在与运动的一种方式。建设性的对立是积极的、进步的,它会导致合作、和谐与创造;而破坏性的对立则会产生冲突,构成对抗,导致分裂。对立只停留在事物表面形式上,统一则是从形式的多样性中概括出它的本质。在社会事物上,建设性的对立,意味着相互承认,和平竞争,它可以促进社会发展,导致人类进步;而暴力对抗则只能是鱼死网破,两败惧伤,共同毁灭。
    对抗哲学是对立统一思想趋向僵化、片面和极端的一种思想现实。它的核心在于把斗争的焦点对准了同类,而不是导致人们产生对抗的问题本身。这种哲学把结果当成了原因。在社会利益发生冲突时,总是从对抗立场出发,采取“肯定——否定”的思维模式。对抗哲学是人类暴力斗争的思想根源;是人类步入对抗社会以利益为中心,相互否定的一种认识和行为在观念上的反映。对抗哲学成为一种分裂社会,破坏秩序,自我浪费与毁灭的思想原子弹;成为激发人间罪恶的精神策源地。人类历史上仅仅有记载的“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就发生了12400次,其中有16次为死亡人数30万人以上的特大战争,两次长达18年之久的世界大战和130多次大规模战争,平均每年一次以上,最终导致了席卷全球的东西对抗,两极冷战,使整个世界步入共同毁灭的“核冬天”之前夜。
    人类自从步入社会化的“类”分裂与“群”对抗的旧文明历史,就受制于对抗哲学三大政治原则的操纵与奴役:在观念上信守“非黑即白”,拒绝折衷原则;在立场上尊崇坚持对抗,拒绝妥协原则;在手段上贯彻坚持革命,拒绝改良原则。由此也就必然导致人类千百年来不断用暴力对抗选择变革的历史。社会发展至今,一切把同类视为敌人,主张“你死我活”暴力变革社会的政治理论、政治运动、政治集团和政治领袖,都是旧文明政治文化酿制的产物。对抗哲学在20世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世界范围内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以民族、阶级为仇恨和消灭对象的两大反人类暴政。人类社会发生的对抗事实——彼此视为对手的生存竞争和不断膨胀的欲望,正在使人性失去平衡与和谐。
    
    二、人类已走向了黑色文明的死胡同
    
    历史上所有无视人的自然属性,用观念“加工”敌人,借力量对比的强制方式争权夺利的活动,都不过是一种暴力代替另一种暴力。当一种暴力超过了统治暴力,便继承了它的统治“合法性”。从国内强权到国际强权概莫能外。人类社会发展至今,从来没有改变过对抗社会在政治斗争中“加工”敌人的本质。
    直到今天人们才看清楚,旧文明历史中的每一场社会变革,都无一例外地延续着破坏性的斗争和手段;每一代“革命者”,也都无一例外地承袭着他们以往斗争对象的思维与行为方式来夺取政权,并用这种思维与行为方式来统治社会,和应对世界。人类在漫长苦难的自我对抗历史中煎熬,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社会从“弱肉强食”,到“胜者王败者寇”的历史演进中,不断重复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不断在观念上“加工”敌人的恶性轮回。对抗意识是培植社会冲突,导致群体暴力的土壤。
    人类以往的社会文明,都是建立在问题分裂人,以人与人对抗为焦点,以你死我活、一胜一败、不断创造又不断破坏为代价的恶性循环基础之上。现代人类最发达的思辨精神,被将死在最古老的“一分为二”的对抗文化死结。植根于从圈地已有、人身依附、地租盘剥农业生产方式,到浪费、污染、工业废渣及劳资冲突等烟囱、围墙工业生产方式上的一切旧历史,无不展现着一种各自为政,分配不公条件下的硝烟弥漫,自我分裂的黑色文明,无论是“社会主义”事件的发生,还是“资本主义”事实的发展都是如此。延续至今的所有对抗性的意识形态及生活方式,都已无可救药地走进了死胡同,以至于全球性的精神危机,道德沦丧,为新纳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各种假借“革命”口号的暴力斗争、恐怖活动、宗教狂热等,提供了现实土壤。社会实践一再验证,无论何种宗教,都无法拯救世界;也不论哪种主义,都没有回天之力。即使物质上高度富有的国家,也并不能改变人类精神上的困境,全人类已共同陷于了由无数认识死结与现实问题结构的难局之中。由此可见,无论东西方的物质基础、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如何差异,但在与宇宙合力演进过程中,总是一脉相承的。
    在这个脆弱的星球上,我们处处可以看到旧文明步入绝路上的挣扎和新文明到来的阵痛,以及圆动工具革新和生产方式迅猛发展与人们传统思想、守旧意识严重滞后所导致的矛盾,乃至不同的社会制度、价值观念与文化未能圆和所造成的现实冲突。
    冷战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深藏于人们大脑中那些对抗性的认识死结完全破解。君不见操控“核公文包”的不是我们的双手,而是我们的大脑。真正威胁我们安全的并不是核武库里核弹头的积累和更新,而是植埋于人类大脑储之太久的对抗意识的繁殖和裂变。
    人类自从进入了对抗社会之后,对抗意识便愈蓄愈久,盘根错节于我们的大脑,成为我们思想“仓库”里杀伤力巨大的“核武器”。如果我们至今还不能从人们认识的源头上彻底否定对抗哲学,解开人类意识上的死结,那么我们的每一个大脑都是一枚核弹头。当它一旦引爆,足以把地球毁灭掉。这种现实危机,在各种冲突引燃的导火索上,一天一天地向我们迫近,而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就是例证。如此下去,对抗哲学最终会毁灭人类自己,社会已走向黑色文明中的死胡同里。
    
    三、全新的时代召唤全新的哲学
    
    其实,大自然受“节约法则”支配,本身就是一个无限圆的普遍和谐发生体系,即圆和发生体系。宇宙的发生从果实到天体,从秩序到规律,都是圆和形态和圆和系统。因为只有圆和才能抵消阻力,减少摩擦,高效运动,节约发展。人类之初,之所以发展缓慢,长期愚昧,就在于还没有感悟和适应这种自然发生原理与圆和运动。当人类开始运用杠杆这种半圆转动手工工具时,便可移动比人体大几倍的物体;当人类运用了滑轮这种全圆转动手工工具时,便可使物体腾空而起;当人类采用了车轮转动这种简单人力工具,便缩短了人与自然的距离,形成了崭新的时间、空间与效率观念。自从人类开始采用了轮转工具和圆运动的生产方式,从滑轮到机器,从机器到自动化体系,从手工石磨家庭作坊生产方式的圆转动,到马达工厂生产方式的圆转动,再到电脑联网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生产方式的圆转动,社会在越来越“节约”的创造法则推动下,物质生产进入了日新月异的发展阶段,社会政治生活也将开始相互合作“民主共存”的新形态。
    人类社会发生原理证明:哲学是圆的认识,科学是圆的发现,技术是圆的应用,工具是圆的成果。
    人类创造财富,满足需要的历史,也就是认识、发现、应用圆动生产工具,结构相应的经济关系与政治制度,并形成一定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历史。人类在简单的“非黑即白”思维方式单线发展的历史时期,不断萌生出简单的、机械的和思辨的圆意识、圆思维,从中国的《太极图》,到西方的《天体运行论》;从机械论,到辩证法。人们在逐渐感悟、理解宇宙基本形态及规律过程中,不断产生思想认知的冲突与对抗,而每一次圆工具革新所导致生产方式的转变,都在社会政治层面和意识形态领域产生震荡。1861年美国爆发了著名的南北战争,本质上就是机械化圆动工具引发工业革命造成的。在日本,是从1868年明治维新开始,到1879年废除封建制,都是圆动工具机械化导致生产方式变革引发的震荡。在中国,则是以辛亥革命这样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同样,发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柏林墙倒塌、华约解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及海湾战争国际联军打败野蛮力量萨达姆事件,也都是以卫星、电脑为标志的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激起的国际性震荡。这一震荡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反应,而在中国大陆则以全面否定“十年文革”后无法扼制的市场经济改革方式表现出来的。甚至在台湾都导致了民主化改革的浪潮。
    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从简单圆到复杂圆,从机械圆到体系圆,从局部圆到整体圆,从工具圆到思维圆,从经济圆到政治圆,从自然圆到社会圆的相互冲突与协调中发生、发展的。人类将伴随以电脑革命为标志的生产方式整体圆和谐,摧毁工业烟囱、突破生产围墙,并伴随以思维方式变革为核心的人类精神整体圆和,推翻认识屏障,化解问题死结,彻底结束社会大分裂、大对抗,相互消耗,自我浪费的破坏性历史,做出共同妥协,圆和发展的人类主义选择。最终再从社会圆回归自然圆。在这样的一个时代,社会运动的发生原理,便本能地把人类的哲学革命提上了日程。
    一个多世纪之前,黑格尔把他那个“一分为二”的时代哲学推向了顶端,恩格斯说:“哲学在黑格尔那里终结了。”(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赫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11页)恩格斯这里所指的是西方哲学。
    综观西方哲学史不难发现,西方哲学有一个从近代向现、当代的转折的过程。从笛卡尔到黑格尔的整个西方近代哲学都认定主体客体关系的问题是全部哲学所关注的基本问题。他们都致力于通过对这一问题的研究、阐述来建构自圆其说的认识论,进而推出能包容和说明一切的哲学体系。这一时代的哲学家们多从主体性原则出发,所建立的理论体系都是主体与客体(自我与世界)的“二元对应结构”,并以基础主义和本质主义为核心。这种西方近代哲学以及由此引出的哲学思维范式,曾在那个时代产生过推动思想发展的积极意义,但随着历史条件的发展,它的直线性、对立性和局限性越来越显现出来,其哲学体系、哲学特征和哲学结构越来越步入严重的纯理性和独断论倾向。
     于是近代西方哲学,伴随着工业革命与人文发展,不可避免的走向困局之中。这不仅是时代与社会发展的结果,也是哲学逻辑自身发展的使然。由此也就揭开了现、当代西方哲学走向人类思想舞台的序幕。现、当代西方各哲学流派尽管差别极大、分歧明显,但在探索超越近代西方哲学发展模式,以全新思维方式来重建哲学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他们试图摆脱对作为近代认识论基础的“二元对应结构”的束缚,而把心与物、主体与客体视为一个统一不可分割的过程;他们的思想脉络开始与近代西方哲学所表现出来的理性主义和独断倾向相断裂,而走向了结构理性和重新认识人的主体性价值及意义的道路,从而都具有反形而上学的特征。孔德、斯宾塞的“科学主义”思潮强调应把哲学研究对准人可以感知、观察和思索的经验世界、认知世界,而对近代哲学那种致力于探讨抽象的物质或精神实体,探讨绝对化的本质和基础的形而上学不屑一顾;叔本华、尼采、克尔凯郭尔的“人本主义”思潮的哲学家,则通过批判抽象的物质或精神实体、绝对化的本质和基础这些东西,推崇和张扬个人情感、意志等与个体生命的自由性,试图实现对近代西方哲学形而上学世界观和思维方式的内质更替。
    由此可见,在伴随世界精神现代化的过程中,现、当代西方哲学家好像向人类展示了另一种思维方式和哲学世界观。而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形式上来看也如同现、当代西方哲学一样都高举批判形而上学思维方式的旗帜。但马克思的革命哲学,借用了黑格尔的辩证法体系,主张认识“反映论”,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上首创了“真理阶级性”哲学,由此为国家大规模开展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和实行思想禁锢提供了理论依据。而其他当代西方哲学哲学虽在形式上一改近代西方哲学的“体系化”,即企图建立无所不包的理论体系的倾向,而给予哲学的性质与功能以新的定位,不再纠缠于思辨形而上学之“想”中,结果却使精神世界的整体性,被具体的分析性不自觉地分裂、肢解开来,不免流于纯粹结构主义、现象方法、语义分析、技术量化等精细、琐碎,越来越不关注哲学的基本问题与终极目的,以至于滑向放弃对超然对象的探究与思考而步入非哲学化偏向;甚至有的还从角色反叛的心理出发,试图颠覆哲学传统,解构一切理性,结果却陷于否定自身的逻辑悖论,导致了当代哲学步入一个越来越边缘化的时代。正是由于现、当代哲学影响力的减弱,所以很难排除以黑格尔为代表的“辩证法”哲学体系继续统治世界。在这一时代,除了罗素、萨特、维特根斯坦、海德尔等人之外,哲学领域已经没有了大视野、大手笔的宏伟叙述。
    而在中国,所谓的哲学都是散落在古代先圣们的言论与寓言里,从来就没有产生过宏大完整的哲学体系著述。有些学者甚至怀疑中国是否有过哲学?其实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是存在于各种各样的文本形式当中的,不仅有《太极图》、《周易》、《道德经》,到了春秋战国时代,中国也有了唯物主义和哲学逻辑学,随后中国哲学又发展了唯物主义思想的“阴阳五行说”,为中医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到了唐宋时期,中国宗教哲学兴盛,呈儒、释、道三教并立状态。儒、释、道三教的论争,而由理学家出佛入老,然后返之于“六经”,在融会创新中,以理学的形式吸纳了外来文化,将儒、释、道三教整合于一炉。中国的哲学出发点不同于西方,走着一条“由心及物”的认识的路线,即从认识的主体开始,认知世界,把握自我,理解心性、人际关系等,由人推及“非人”,形成“天人合一”、“普遍和谐”,重在“理心”的“合一论”哲学思想体系。如孔子、老子、墨子等,除此之外没有产生过对现代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哲学家。现、当代中国社会又伴随着“一声炮响”的暴力革命,完全被马克思主义哲学所统治,不仅儒家思想被封杀,道家哲学也难有立足之地。中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一直都被封闭在“对抗哲学”的认识死结里。改革开放以来,哲学界也不过是在从亚里斯多德形式逻辑,到康德的先验逻辑,以及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模式里进行毫无新意的繁琐论证,基本停留在时代性的哲学“失语”状态中。
    在古希腊科学、文化、思想取得了巨大成就的伯里克利特时代,经由斯巴达的贵族寡头集权制和贵族民主制两种制度充分表演之后,曾产生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样伟大的哲学体系和思想家,他们在前人的基础上来了一个大总结、大提高;正如资产阶级革命,经由牛顿的科学时代和意大利文艺复兴,英国和法国不同类型的革命和制度才产生了马克思、恩格斯这样充满批判精神的革命思想体系的大综合、大发展一样。今天在经由苏联“十月革命”及华约阵营解体,东西方两种制度和不同意识形态的“二分法”世界充分表演之后,21世纪正伴随着卫星全球旋转,电脑网络圆通时代的到来,各种价值观相互溶合、汇通、和平共处,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时代大潮。这个时代更需要哲学上的大总结、大提高、大发展。但是人类的思想却依旧摆脱不了对抗时代那种简单、直线、对立、“一分为二”的思维方式,人们颇有一种被自己不断“发明”的原则束缚了自己的感觉。我们时时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使然,所有的创造和自由都仿佛是戴着镣铐的舞蹈。社会在大演进的阵痛中迸出了强有力的呐喊:后对抗时代,需要后对抗时代自己的崭新哲学!
    当今全球化时代在呼唤哲学家们,通过对人类整体性问题的思索和总结,使哲学走向社会大变革的前沿阵地,成为化解社会越来越大的生存风险的思想阳光。
    
    四、东方圆和新哲学应运而生
    
    东方圆和新哲学认为,存在就是发生的。认识就是对发生的发现。人类的认识更新不仅是一种自身发生着的历史性存在,也是一种对存在发生的再发现。人类社会实践是一个永恒运动的过程,它必然伴随着人类社会活动的发展而变化,而每一次人类实践的划时代巨变,都会促使科学向更深、更广的领域延伸,从而产生创造性的时代新哲学。东方圆和新哲学应全球对抗时代走向终结之运而生,再一次印证了这一发生之发现原理。每一种哲学都是不同的发生之发现学说。谁有了新的发生之发现理性,谁就有了新的哲学。
    东方圆和新哲学就是以“人类主义”为旗帜的“世界本质和谐论”哲学;而本哲学的创立宣言,就是一个结束对抗历史,走向圆和文明的时代发生之发现性的宣告。东方圆和新哲学应运而生的重大意义正在于:它是深入分析、整合后对抗时代人类思想与现实剧变所以然的价值依据;是一面全面、系统地创新全球化时代人类双胜都赢价值观的哲学旗帜;是后共产文化之中国意识形态变革的体系化精神资源。东方圆和新哲学是世界走向后对抗时代的产物;它是推动圆和文明时代到来的价值建构与价值应用的双重意义的哲学,即它是理论哲学与应用哲学的的统一,所以更具世俗性、实践性和可操作性。哲学是关于最一般性问题的学说,而最一般的就是最普遍的,最普遍的也就是最普通、最平常的学问。
    其实,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哲学。西方哲学从泰勒斯到亚里斯多德的古希腊哲学,基本表现了城邦制社会的那种意识形态;而斯多葛哲学则反映了世界性的专制政治;经院哲学产生后,却又体现了教会组织的精神价值;洛克以来的哲学,恰好反映了商业阶层的思想倾向;马克思主义的兴世,可谓烟囱工业诞生后劳资对抗的产物;现代西方分析哲学的流行,又是圆工具革命所导致的科学时代的理性表现;而哈贝马斯的政治哲学,可以看作是后现代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思潮冲突的结果。由此可见,以往的哲学,都与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相适应。正如黑格尔所言:“每个人都是他那个时代的产儿,哲学也是这样,他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他那个时代。妄想一种哲学可以超出他的时代,这与妄想个人跳出他的时代,跳出罗陀斯岛,是同样愚蠢的。”(黑格尔《法哲学》12页)
    东方圆和新哲学的创立,就是要破解并超越中国现代哲学在现代化与民族性之间的二元矛盾与悖论,建立自主的问题意识和话语模式,使中国哲学从时代性的“失语”状态中脱颖出来,建立不同西方哲学体系的东方哲学自主性和主体性体系,进而使中国文化在与全球化的圆和过程中,在保持自己的文化多样性和文化自主性的同时,更具有思想的时代性、共融性和世界性。
    新哲学的发生,需要新的语境。主流意识形态语境霸权不被颠覆;话语的霸权就会长期统治思想,新的哲学就不可能产生。在中国思想史上,话语霸权主要发生在两个时期,一个是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的儒家垄断时期;一个是中共建制后独尊马列主义意识形态霸主地位的时期。在这两个时期中,中国基本上没有新哲学的文本发生。当代东方圆和新哲学,正是乘后对抗时代中国语话霸权已成强弩之末之际,以其开放的视野、圆和的思维,包容东西文化,海纳各派学说,破除任何哲学建构的话语霸权,以人类所有精神资源作为自己的广阔理论背景,并通过二合出三,圆汇融通,创建的一种全新文明面貌的智慧体系。因此,圆和新哲学便是一种具有本土化风格和民族化特色的人类思想表达,一种具有中国化问题意识的世界性学问。
    其实,哲学的真正目的说到底是对一切事实发生原理的逻辑澄清。圆和新哲学正是对宇宙发生原理的追问、思辨与研究;是关于更新人类认识论的逻辑论证与演绎结论;是力求概括自然、社会、人相互关系二合出三,三点、三面、三角度的圆和发生论学说;是分析、揭示世界走向和解、民主、法制的新文明价值体系;同时也是表征自己的“人类主义”立场的理论阐述。
    东方圆和新哲学认识论认为:存在的对立性仅停留在发生关系的表面形式上,圆和则是从发生形式的多样性中概括出的本质。本哲学追究的是发生本理,而不是宇宙本原。存在就是不断发生着的圆和理性体系。世界的本质是和谐的。客观世界只是发生,精神世界在于发现。存在的逻辑就是发展。发展的法则就是节约;而节约的结果必然是圆和的。如果宇宙是一个自我浪费、无效的系统,它就会萎缩与消亡。这就是宇宙发生着的所以然。
    自然就是自发地贯彻能够使它得以存续、演进的合理性体系,维持这一合理性体系的谜底就是“节约法则”,而节约的自然机理是由发生的一个前提:构合生生;节约发展的两大规律:普遍和谐、圆动演进构成的。这一发生原理的哲学公式便是:二合出三。因而,“二合出三圆和原理”,就是东方圆和新哲学发生之发现理论的精神内核。
    本宣言正是基于以上核心理论表述,做出以下圆和原理的纲领性宣告:
    (1)、东方圆和新哲学认为,宇宙一切发生着,所以一切才存在着。存在是发生的存在,发生是存在的发生。宇宙的一切存在,都是发生的事实。发生是原因的发生,也是结果的发生。发生是开始,是过程,也是结束;是创造,是消耗,也是毁灭。所有事物都存在于发生原理之中,即一切具体的事物,都可以还原于原始状态,归究于它的发生原因。原理是发生的根据,事件是发生的现实,历史是已然的发生。世界上没有原理之外的发生,也没有原理之外的事件。发生的原理就是存在的所以然。宇宙中的一切物质与精神都是原理中的发生,因此一切物质与精神都统一于发生原理。这便是圆和新哲学的发生之发现原理。
    (2)自然是由引力与斥力交互作用下的圆和运动体系。日月星辰、种子果实、雀巢蚁穴、光粒波纹,无不成圆;阴阳合抱、天地和气、时空转换、生死循环,无不和谐。由此推论,自然发生的基本形式、运动和规律都是圆和的。宇宙之所以是一个普遍和谐的圆运动体系,其秘密就在于它始终遵循能够使自身发生下去的“节约法则”。即以最短的线圈成最大的面,以最少的面包成最大的体,以最小的力做最大的功,以最省的功做最快的运动。一句话,就是用最节省的消耗,获得最大效益的发展。这就决定了自然的基本形式、运动与规律只能是圆和的;也只有圆和才能贯彻自然发生、发展的“节约法则”。由此可见,“节约法则”就是存在本性所包含的能够使之发生并构成圆和体系的客观合理性。这便是圆和新哲学的自然发生原理。
    (3)、社会是在自然力与自由力作用下由自然人构成的智慧生命圆和发生体系。自然力是自然的能动与现实,它成就了人的自然属性;自由力是人的能动与现实,它成就了人们的自由精神。人作为自然圆和存在的产物,受自然圆和律规定。因此人的社会属性也是由人的自然属性规定的。大自然圆和律决定,作为智能生命存在形式的人,具有选择能力,必然会在实现自己的过程中贯彻有效发展的“节约法则”,创造和使用圆动工具,公平均等地为所有人提供财富,并以此为基础结成建设性对立与合作的经济关系和平等与协商的政治关系,从而结束自我分裂、相互对抗的能源浪费与自我消耗的历史,走向圆和发展的新阶段。圆工具的全球化旋转,本能地要求一个知识创新时代,即以知识作为驱动力为其开辟技术条件,导致世界经济圆动、政治圆通和精神圆和。由此将抹平财富的创造与分配不平衡问题带来的贫富对立、官民对立、阶级对立、国家对立的壕沟。以对抗为主题的旧文明历史走向死亡,是社会圆和发展不可避免的历史过程。这便是圆和新哲学宣告,受自然“节约法则”支配的由社会自然力与自由力交互驱动的圆动工具发展,是导致对抗文明历史寿终正寝的社会发生原理。
    (4)、和谐是一切事物有效发展的前提。人类社会使用什么样创造财富的工具,就会发生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当人类还在使用简单、手工、以体力操作为主的工具时,就只能形成简单、直线、对立思维方式和以“力量对比决定胜负”的社会关系与政治制度。反映人类智慧水平的工具状态和应用能力,总是要与那个社会存在形式基本和谐。当反映人们智慧水平的工具状态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与它初级时期形成的经济关系、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产生冲突。就国家而言,谁拥有最先进的财富创造工具和应用技术,谁就必然结构起最先进的经济关系与政治制度,谁将无可置疑地成为时代潮流的领袖。当今世界人权与反人权、民主与专制的斗争,本质上就是代表先进工具形态及枝术的物质力量与代表落后工具形态与枝术的物质力量在政治层面和意识形态上的斗争。后对抗时代资本的世界扩张和民主人权思想的全球贯彻,不是哪个阶级和哪个领袖的主观要求,而是宇宙自然法则推动的圆工具发展的必然。今天以电脑、卫星为标志的圆动工具体系的全球一体化旋转,已经使那种尚处于封闭、对抗、分配不公的旧文明社会形态无法容纳,它本能地要拓展出一种完全开放的、合作的、公平的、政治全球化的新文明社会形态,以实现思想与工具、社会与自然的普遍和谐。由此可见,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变革,总是在普遍和谐原理支配下,反映社会节约发展要求,并由工具发展状态、经济关系、管理制度和人类认知水平互为作用的结果。这也就是圆和新哲学所揭示的普遍和谐法则,是导致新文明社会变革必然到来的是社会发生原理。
    (5)、自然人是拥有共同本质规定,但不能互为附属或联体实现自己的单元智慧生命存在物。由于人是单元存在的,所以人与人是互为独立,自我完善的生命圆圈;由于人是不能附属或联体的,所以必然是相互平等的;又由于人不仅受自然力法则,也受自由力规定,是具有自由意志的智能生命物,所以人又必然是自由的。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的特质。由此可见,独立、平等、自由三点成圆,缺一不可,是发生原理对一切自然人生命实现圆过程的规定性。人的独立属性必然产生社会意义上的个体意识;人的平等属性必然导致社会意义上的民主意识;人的自由属性又必然发展为社会意义上的创造意向。因而人的独立、平等与自由,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个性要求、民主要求和自由创造要求,不是意识形态确认不确认的问题,而是一种天然的法理。正如自然本身不能不自然一样,由自然分娩出的具有自由意识的人也不能不自由。一切人的事实是否具有合法性,也就是是否符合于自然的法则性。人与人之间只有来自自然意义上的体力强弱、智力高低之分,或其存在归属意义上的种族与国别之分,而没有本性上的A与非A之分,或观念上的等级之分,以及权力上的主奴之分。任何从观念出发,将共同享有独立、平等、自由本质的人分割为敌友对抗关系的理论,都不仅是对人性本质的背叛,也是反自然理性的。这也就是圆和新哲学所论证人的自然属性,是新文明社会得以建立的人性发生原理。
    (6)、“私人财产不可侵犯”,是人的独立、平等与自由本质在经济生活上的实现要求,是“圈地已有”转化为社会法权的自然结果。它最初只是来自没有暴力介入的社会约定。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权力结构和政治秩序,也都是这个社会人在满足需求,使用特定水平的工具,结构特定关系的经济结果。它总是伴随经济形态的发展而变化,任何人为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都不可能对其进行超前改造。中国历史上众多以“均田”为目的的暴力活动,都无法改变封建社会的本质。可见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只是对抗社会以力量对比争夺利益与权力的政治反应形式,而不能理解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恰恰相反,由于它是一种经济之外的力量介入,具有较大的破坏性,违背了“节约发展”的自然法则,因而干扰了经济发展的自然过程,常常导致社会进步的中断、延误或扭曲。这也就是圆和新哲学主张摒弃暴力革命的经济发生原理。
    (7)、圆和新哲学认为,社会以物质利益为轴心的纷争,是人类对自然资源与社会财富贯彻节约法则、优化选择的竞争过程。这种竞争只要是和平的,就有利于节约、高效、均等地满足社会需要。由于人与人具有共同的生存需求,其社会利益关系并非总是“零和”的。依据自然节约发展、普遍和谐法则,自然资源加人的创造能力,完全能够为人的需要而不是贪婪提供足够的财富;宇宙的精神资源与人的智慧能力,同样能够为人们自愿而不是强制地解决一切利益问题提供足够的方法。因此,人们只要遵循“满足需要而不满足贪婪”和“自愿而不强制”的双重原则面对利益冲突问题,一切社会纷争,无一不可用和平的方法公平、圆满地加以解决。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方法不当。方法是无限的,而问题是特定的。方法永远多于问题。只要纷争的各方愿意用和平的方法解决纷争,就一定能够用和平的方法加以解决。这就是圆和新哲学主张和平解决社会纷争的方法发生原理。
    (8)、圆和新哲学认为,社会永远不会进入没有纷争的人间天堂。但社会节约发展的法则决定,解决未来争端的手段只能是谈判而不能是暴力。暴力是基于贪婪,从对抗意识出发,以击败人为目的,贯彻“力量对比决定胜败”的原则,使用的是“肯定——否定”的思维方式,因而在解决纠纷时无法避免生命、精力与财富的浪费,最终会导致两败俱伤的恶性循环结果。而谈判是基于需求,从合作意识出发,以击败问题为目的,贯彻“机会均等、双胜都赢”原则,使用的是“肯定——肯定”的思维方式,因而在解决纷争时通过讨价还价,方案比较、选优,二合出三,寻找维护各方利益的最佳边际效益,符合“节约法则”,有利于平息争端,共同发展。暴力导致社会强权,形成不平等社会关系,建立的是“命令——服从型”的社会结构。这是对人的独立、平等与自由本性的现实否定;而谈判则导致社会法治,形成平等社会关系,建立的是“协商——合作型”的社会结构,这是对人的独立、平等与自由本性的现实肯定。以暴力为主解决社会纷争的方法,是人类在低级社会使用简单工具,形成对抗意识的产物;而以谈判为主解决社会纷争的方法,则是人类高级阶段使用全圆工具,形成合作意识的产物。因而,伴随圆动生产工具的全球化,以暴力为主解决社会纷争的历史,注定要被以谈判为主,按民主规则“切割西瓜”的历史所取代。这也就是圆和新哲学所阐述的谈判发生原理。
    (9)、利已倾向是受自然力支配的人类存在与发展的客观属性,但在社会普遍和谐、节约发展法则的支配下,必然会从唯我独占、相互排斥,走向相互肯定、共同妥协这个圆和发展的新阶段。圆和新哲学所主张的相互肯定、共同妥协,就是人人平等,利已但又共赢基础上的相互谅解与让步,彼此节制,共同发展,“满足需求而不满足贪婪”的思想认识、行为模式及其社会形态。人类社会各种政治力量,只有相互节制,共同妥协,和平竞争,才能形成集合意志,建立民主制度,维护共同利益,保障大家都赢。那种相互否定,敌我对抗,谁都旨在谋求狮子地位,争夺利益上最大最好的一份,是不可能形成集合意志,建立法治秩序的;而只能是强权和专制与反强权和专制的不止息社会动荡,其结果就是分裂人类的共同利益,危及世界和平。这也就是圆和新哲学所揭示的共同妥协发生原理。
    
    五、东方圆和哲理革命的号角已经吹响
    
    东方圆和新哲学的创立,是一场人类智慧革命。21世纪的人类历史,将成为这一哲学诞生、传播与发展,并演化为波澜壮阔的社会变革运动的世纪。圆和哲理所推动的社会变革,将彻底突破人们的传统思维范式,从变革大脑思维方法开始,进而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和生活原则。由于这种变革不再主张一种暴力与另一种暴力的对抗,而是共同妥协,双胜都赢意义上的全新社会运动,因而不再需要起义领袖、地下组织和流血战士,而更需要大批的思想家、理论家、艺术家、教授、编辑、记者和律师,以及各种建设性的异见人士和所有热爱生命本质与和平生活的自由公民共同参与。他们将顺应全球旋转的圆动工具体系及其全新的生活方式与政治要求,在全世界的每个角落,以“人类主义”为共识,形成共同妥协的新文明大圆和力量,并由点到线,由线连面,由面成圆,圆圆相联,圈圈发展。它将汇合融通不同的价值观念与文化,持久地、深入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与对抗性的旧文明势力进行持久、公开、理性、非暴力的斗争,潜移默化地发挥作用,推动变革。
    在未来完全贯彻人人独立、平等、自由的新文明理性社会中,将不再承认那种以阶级代表者和救世主心态所制造的,把他人视为需要被拯救对象的信仰和教条;不再需要分类、划线的对抗哲学和刻意生产专政对象、“加工敌人”的政治实践。本宣言不代表任何相互对立的政治立场,不受制于任何国家、民族、阶级、政治组织,而只反映自然存在的发生性、社会发展的逻辑性和人类生活的需求性——人类主义。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所有社会变革都是分裂对抗性政治文化的延续,或者说是旧文明框架内的政治形式转换,而不是社会形态的内质更新。只有当人类走向共同妥协与全面合作的全球化后对抗时代,才能迎来世界性的文明断裂与文化呕吐过程中的真正人性回归、认识革命和制度创新。
    圆和哲理革命的现实意义在于塑造新文明的理性世界,因而它并不以政党、政策与国家权力为主要舞台,而更侧重于召唤全人类“类化”意识的觉醒,并借助拒绝旧文明政治原则和倡导新文明理性批判,以完成对历史、哲学、伦理、法律、艺术等文化观念的更新。这种观念的更新,将借助全新的符号系统,即以更真实、贴切和生动地反映时代的话语体系,来传达社会主体存在的自由倾向和客观要求,并通过改变人类获得知识的条件和摒弃对抗社会语义场包围着的人类传统守旧意识,以实现与旧文明观念世界的断裂,进而用全新的理性材料(全新的概念、全新的判断、全新的思维方式)来构建符合人类自然属性的新文明社会文化大厦。人类再不能以对抗社会形成的“敌对”认识导向和“肯定——否定”思维模式为条件来更新知识,否则便无法摆脱新旧秩序冲突中的理解障碍,语境混乱。同时借助于“澄清事实而不武断立场;针对问题而不针对人”的新文明理性批判,彻底清算形形色色的推崇、维护、解释暴力价值观和强制灌输对抗思想(“洗脑子”式)的文化暴力。未来的人类精神,将凝聚在认识基础上用知识结构的理性中,而不再崇尚意志基础上用教条编织的信仰。
    今天,尽管对抗文明习惯势力还没有全面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东方圆和哲理革命的号角已经在全球范围的各个角落里有意无意地吹响了。它不仅在政府、在议会、在市场,而且在每一张写字台的方格子里、每一封贴着邮票的信封里和每一篇新写实的小说里。它将伴随着全球旋转的圆动工具体系,以自己的强大阵势和非凡的诱惑力,突破一切旧文明的防线,席卷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然而,时下认识短见与利益偏执使一些传统守旧的“政治领袖们”,面对纷沓而至的崭新气息麻木不仁,仍在顶着教条主义的大脑,制定补救对抗文明框架中的保守方案,其政治前途已经不言而喻了。东方圆和新哲学发生之发现原理的价值取向,就在于通过对对抗历史与对抗哲学的理性批判,揭示后对抗社会人类“类化”意识的觉醒和“人类主义精神”的诞生!
    21世纪的全新人类,请借东方圆和哲理革命更新思维方式,拓宽认识道路,跨越现实障碍!
    
    真理是睡在黑暗里的剑
    在夜这锈重的铁鞘里
    让我们用思想的力度
    抽出一个灿烂的黎明
    于是 圆和哲学
    迸出了事件的光亮
    
    (转之《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 牟传珩:中共官员为何漠视政改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 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 ——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牟传珩
  •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