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中国军费增长的合理解释
(博讯2007年1月12日)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博讯 boxun.com)

    
    
    岁末年初,中共当局发布《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透露:今年,即2007年,国防预算高达2838.29亿元,比去年又跳涨了14.68%。涨幅巨大。而外界从来都认为,中共实际军费开销,比它公布的数字,还要高出几倍。结合到人民币汇率一直被北京方面人为拉低,如果以人民币的真实价值估计,中共军费开销,极为惊人。
    
    中国军费再度大幅增长,将肯定引发新一轮的世界不安。因为,从1990到2005年,中国军费每年都以两位数的幅度,快速增长,年平均增幅达15.36%。
    
    从台湾的角度来看,中共狂支军费,就是针对台湾。在中共的“白皮书”中,也有这方面的论述。然而,近两年台湾岛内情势演变,蓝绿内斗,互相牵扯,“台独”声势有所减弱。加之,在台湾内部,有象李敖那样的亲共政客作祟,台湾连“军购案”都无法通过。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军费开销并没有随着台海局势的缓和而减少,反而再度狂涨,如果说是为了对付“台独”,理由已经显得勉强。
    
    从美国、日本、以及其他国家的角度看,中共再涨军费,是为了实现其地区乃至全球霸权野心。然而,中国军费开销,已经名列世界第三或者第二,“中国威胁论”(应为“中共威胁论”)在国际上不绝于耳,中共再度大涨军费,岂不是自招是非?
    
    中共自己的解释是:“增加军费,主要用于改善军人工资待遇和部队生活条件,加大武器装备和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支持军事人才建设,平抑物价上涨因素,增加非传统安全领域国际合作的费用。”
    
    中共的这段话,有两个要点:提高军人待遇,添购军事装备。的确,中共对外、主要从俄罗斯大量采购军备,从未间断,至今没有停止的迹象。与此同时,不断提高军人待遇,频繁为官兵加薪,幅度动辄高达50%,为中国社会各阶层所仅见。
    
    几度“改善”后,部队官兵的生活水准,已经达到“奢侈”的程度。北海舰队甚至报告:由于官兵“吃得太好”,体重超重者,从3.7%骤增至34.6%,为此“严重影响了战斗力”。加上军官普遍堕落,骄奢淫逸,人们有理由怀疑:中共的“北海舰队”,是不是已经变成满清的“北洋水师”?表面上“船坚炮利”,内部却腐败透顶,可能在另一场“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
    
    不管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与军队没有渊源,不约而同地,他们都以“提高工资”和“改善条件”为诱饵,讨好部队官兵,进而控制军队,把为己用。江、胡等人深知,中共内部,虽说是“党指挥枪”,实际是“枪指挥党”,谁掌握了军队,谁就掌握了实权。
    
    在这方面,毛泽东是始作俑者。而毛死后,华国锋、叶剑英等人,也是利用手中的军权,推翻了以毛夫人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到了1989年,半退休的邓小平,更是利用残存于他手中的军权,血洗了请愿学生,软禁了党的总书记赵紫阳。
    
    如今的胡锦涛等人,再度狂涨军费,与其说是为了对付外部,不是说是为了对付内部:为了在高层权力斗争中取胜,他们需要进一步拉拢军队;为了弹压一浪高过一浪的民众抗争(几乎每月都发生,规模动辄高达万人),他们需要仰仗军人。
    因此,对中国军费再度跳涨的合理解释,只能是:它反映了中共领导人的极度不安全感。
    
    (01/02/07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 二十年间话“开放”/ 陈破空
  • 中共改革迈牛步/陈破空
  • 陈破空:中共盗取他国财富自肥
  • 陈破空:《大国崛起》的玄机
  • 陈破空: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 陈破空:越南“慢慢来”VS中国“慢慢不来”
  • 陈破空:海外中资不受欢迎
  • 陈破空:金正日的单相思
  • 陈破空:中国与台湾,天差地别-- 在纽约台湾会馆的演讲
  • 向非洲撒钱,北京意图何在?/陈破空
  • 两本书送别江泽民/陈破空
  • 陈破空:如何看待“毛泽东热”?
  • 陈破空:中国传媒业:“伪现代化”的牺牲品(图)
  • 陈破空: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