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博讯2007年1月08日)
    
    
     萨达姆可杀可不杀,杀掉也没有毁掉笑蜀的人道主义价值。并不能说人道主义只能通过不杀来彰显。杀也能彰显。正如我在《天塌下来,也要精神病鉴定》中说的,因爱而正义,判决一个人死刑,乃是为了成全他。就像一个父亲杀死忤逆儿子一样,是为了让儿子堂堂正正的作个男人,死亡是成年礼节,儿子人格上完善的必要步骤。这不过这一层已经被遗忘。 (博讯 boxun.com)

     笑蜀做了律师,而不是法官。法官的想法是:在可杀可不杀中,做出决断。可杀与可不杀都对,并不是黑白分明。但是必须强调:杀掉也没有毁掉人道主义,只是无法彰显,无法借这个案件而彰显。
     这是笑蜀所希望。笑蜀说,连萨达姆这样的人如果不杀,我们的价值就越加突出了。罪犯的权利是人权的底线。如果罪犯还有人权,那么整个社会都有。
     如果是普通的老人,我非常赞同笑蜀。但是萨达姆不一样,并不是单纯因为他的暴行,而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总统本身就是替罪羊,其所担当的责任义务要比别人多。例如法国大革命中的国王被砍头,我不投反对票。笑蜀的人道主义就与为路易十六辩护而被砍头律师的价值一样。善对每一个人的生命,甚至对罪恶滔天的魔王,是基督的博爱。我们是凡人,不敢僭越基督。凡人要不要学习基督呢?或许应该由宗教领袖主张不杀,由政治人说杀。杀与不杀,都对。记得华盛顿因为一个宗教领袖的请求,而用爱取代正义,不杀一个人。宗教领袖主张不杀,由政治人说杀,从而达到一个结果:或杀或不杀。
    
     我们到底要不要萨达姆这样的人身上显示出基督——自由主义的博爱来?由此想到由贪官开始废除死刑,官员的道德责任和义务都比一般人重。所以在同等条件下,官员的刑事责任要比普通人大。当然我们的刑法相反,窃国者侯,盗针者诛,刑不上大夫,都是有光荣的儒家传统的。例如盗窃罪和贪污罪一比知道了。给予人道主义的废除死刑,要么一起废除,至少从老百姓开始废除,非惯犯就不杀。要么就不废除。若非如此,这里人道主义的爱,就转化为仇恨和阶级特权。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什么时候是彰显人道主义的事宜时机,我认为至少不能在一个可杀可不杀的萨达姆身上。除非是上了十字架的基督,他才有这种伟大的力量,任何时候都可以,任何人都可以。
     莫之许对我说,有部片子叫《沉睡者》,几个少年在狱中饱受性侵犯,出狱后多年巧遇一狱官,被其中一少年杀死,其他少年为救他,求救于和他们关系深厚的神甫。神甫了解情况后,沉思多日,终于在最后关头出庭做了伪证,于是少年获救。按照十戒,神甫触犯了不可说谎的戒律。是要下地狱的。
     爱高于正义是要有极大的代价的。不付代价就想彰显人道主义的爱,这是现代自由主义的轻浮。除非自由主义者,称颂上了十字架的基督的名,才能来主张人道主义。
     爱与正义,不可偏废。上帝运用仁慈和恐怖力量来治理人。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124555&key=346915326&idArticle=293828&strItem=no01&flag=1#Bottom
    
     回玉罕亮:
       每一个人必须站在自己的土地上说法,用自己的土地上的空气说话。就像你站在伊斯兰,我站在基督徒一边。所有希腊哲学家都承认一点:当人无法逃脱自然的压迫时,有权在同类之间互相压迫。这是自然的,可以是自然法,但绝对不是上帝的神圣法律:爱。或许上帝的神圣法律不能与自然法混合,二者应该在某些问题上,有着深刻的对立,例如爱与恨。基督教确实掩盖了古典希腊的智慧一部分,但从爱取代恨,不是人类精神高度的之上升么?请参考《宗教大法官的传说》。那次在高全喜教授家里,我对用尼采的古典智慧来教导我的刘小枫教授说,我坚决站在基督教这一边。至死不渝。
       不管如何,古典世界被基督教——自由主义世界取代是必然的。阿伦特如何赞扬古典,都是在取它山之石以补现在之天裂。绝对不可能回到古典。西方文艺复兴也是一样,德国回归希腊也一样。这些都是反讽的,弥补的。马虻可以刺激马,但是代替马拉车。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112064.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司法宪政主义中的革命与司法—革命自由主义之二
  • 陈永苗:站在启蒙巨人肩膀上维权—第七次中道论坛主讲稿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陈永苗:余杰们“民运神学”与重建公民社会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陈永苗:《物权法》的宪政危机
  • 陈永苗:主流经济学家露出专制的尾巴
  • 陈永苗,你心中有什么?人民、当局还是鬼胎。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写在宪政论衡第12次重开之际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陈永苗:底层抗争中的合法与违法
  • 陈永苗先生的迷茫思维
  • 陈永苗:神州之行:李敖"刺秦"
  • 陈永苗:最高人民法院还是靠不住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