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昭明:也不能连孩子带脏水一块泼掉!——再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
(博讯2007年1月08日)
    在前文《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中,本人出手有点不留情面,惟恐伤及民众对民主制度本身的信念,特此再评,以涨民主自由理念之志气,灭专制独裁体制之威风。
    
     就性质而言,民主更是一种体制。民主体制本身不是价值观念,但它涉及价值观念,或者说成熟的民主体制是基于若干个价值观念基础之上的。这些价值观念就是:平等、自由、谦让、宽恕、博爱、人权。不谈这些价值观念在民众心目中的建立,而仅仅空谈民主有多好,只能是空中楼阁。就好比大厦建在沙堆上,最后必然是倒塌。价值观念是磐石,民主体制是大厦。建在磐石上的大厦抗打击能力最强,是最坚固稳定的。而价值观念的建立涉及信仰体系的建立,而信仰体系又不可避免地涉及宗教。(宗教、信仰、价值观这方面东西有点复杂,不方便在这里展开,另文详述。) (博讯 boxun.com)

    
    俞可平的研究领域和文章中学术观点的病症之一就在于此——只谈体制不触及价值观念的作用、推广和普及。西方在中东伊拉克强行建立民主制度的失败的症结也在于此。
    
    俞文章中倒数第二段问题最多,就学术性质而言最恶劣。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马克思、胡锦涛、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甜蜜果实、没有、就没有、就更没有等驴唇马嘴的东西生硬地拼凑在一堆。从最普通的逻辑上讲完全狗屁不通。
    
    但对于俞可平本人和其《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不能一棍子打死。中共体制内一直不乏良知尚存的文人和政客,如最早觉醒的陈独绣、王实味、胡风、田家英、李锐、李慎之、胡耀邦、赵紫阳等等,还有后来流亡海外的一大堆自由派知识份子如严家其、陈一咨等等。俞可平们可算得上是后起的秀才,书是读了一些,学历也拿了几个,在几个所谓的名校兼了职开始误人子弟了,一大堆数不清的头衔和一把手称号,也碰上了伯乐,但充其量只能算是有点知识,离圣人所说的“学问”还有相当的距离。
    
    俞可平的文章及学术方向还是触及到了民主的皮毛,距离民主本质还有相当的路要走,虽然在其文章末尾鸭子屁股乱跩了一些不着调的话,但也说明“曹营之事难办得很!”。
    
    总之本文及上文要狙击的不是俞可平本人和他的倾向民主的学术方向,而狙击的是在幕后操纵俞可平及其民主文章的手(不论这只手是黑还是白,都是伪善的那只手。)。不论胡锦涛与上海帮如何恶斗,也不论胡系人马如何操纵“民主”,谈民主总比不谈民主好。在浩浩荡荡的地球人类历史文明演进过程中,在个体、派系、群体、政党、国家、民族、文明之间的争霸过程中,最终是“平等、自由、谦让、宽恕、博爱、人权”这些普世价值观念的普及,民主共和制度的建立。在这一建立过程中付出的代价可大可小,完全取决于对事物的认知及道路的选择。
    
    面对世界潮流的趋势,大体上人类可分三种:第一类人是洞察到即将变化而去领导变化;第二类人是人家变了跟随人家也去变革;第三类是全世界都变了,但他却顽固不化拒绝变革,其结果只能是带着花岗岩般的脑子下地狱。
    
    英国王室属于典型的第一类。早在十三世纪就起草了《大宪章》奠定了人权宪政的观念,几个世纪后建立了第一个君主立宪制度,最终演变成后来的议会宪法政治。基于观念和政治体制的获益英国成为世界工业文明的发源地十八十九世纪的头号强国,英国国王至今仍然是许多国家的最高元首。后来欧洲的新教徒也属于第一类,不满欧洲的保守前往美洲,成为现代人权、平等、自由、民主观念的奠基人,美国成为今日世界的头号强国。
    
    中国的满清王朝无疑属于第三类,拒绝变革顽固不化,最后被革了命挖了坟,现在连个能讲满族话的人都找不到了。这才几年的工夫!
    
    苏联及东欧共产党应该是第二类。当七十几年的理论实践和社会发展证明了以马列主义思想为指导的社会生产力严重落后,文化思想严重僵化,苏共党内高层遂毅然决定政治变革,全面转变意识形态。俄罗斯及东欧各民族开始获得一线生机。
    
    中共党属于第几类,看看她支持的都是什么政权就可想而知。金正日领导的北韩连吃土豆都吃不饱。中宣部及中央电视台的老朋友萨达姆是国破家亡妻离子死,自己连自杀成仁的勇气都没有,灰溜溜地被处以绞型。还有竟然公开否认大屠杀,要从地球上抹去以色列的伊朗内贾嘚政权。方以类聚啊!正是学坏容易学好难,贼船易上不易下啊!
    
    “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灭耳,凶。’”
    
    历史留给中共和胡锦涛的时间不多了。
    
    后记:本来以为我老了,不中用了,想隐居汪洋深处算了,但观天象有异动,中华民族遇到三到五百年一遇的变动,而世界更是五千年一遇的大变动,遂决定出来讲几句闲话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