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昭明: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博讯2007年1月07日)
    
    2006年下旬北京的几个党报《北京日报》、《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直属新闻单位的媒体网站纷纷刊登转载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撰写的《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无疑未经某位中共政治局常委高层的授意及中宣部某位老爷的首肯,《北京日报》与《人民日报》是绝无胆量刊登有关民主讨论的文章。然而中共的这一次主动讨论民主话题是真心有意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前奏吗?或者根本就是中共高层内部又一次激烈化权斗的政治运作伎俩。
     (博讯 boxun.com)

    翻开中共党内秘史便可知,提倡民主可不是中共的新概念,而是中共在党外党内斗争中屡次惯用的政治伎俩。
    
    1949年以前尚未夺得政权时期,中共基本上控制了“民主、自由”在话语宣传上的主动权,成功地分化瓦解拉拢了国民党内部的不同派系,争取到其他党派社团的支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图书馆去查阅1939年至1945年中共控制的《新华日报》《解放日报》。民主自由在共产党嘴里是那么的冠冕堂皇。而在1949年夺取政权以后,共产党将民主党派社团的高层人物拉进政协养起来后,立刻原形毕露,通过“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等运动将推崇自由民主的人士系统性地肉体折磨肉体消灭(枪毙)。1955年的“胡风反革命集团”就是最好的例子。毛泽东一不留神说了实话‘鲁讯如果活到现在,要么把嘴闭上,要么进入秦城监狱’。从此“民主”从中共的嘴里销声匿迹。
    
    1956年9月中共“八大”闭幕后,毛泽东为“八大”所做的各项决议——提倡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崇拜、周恩来的‘反冒进’、毛泽东思想不再是中国的指导纲领等——大为震怒。56年底57年初毛泽东又一次举起“民主自由”的大旗,数次提出了“大鸣大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号召民主党派人士随意给共产党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毛意在整“八大”路线的制定者——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朱德等。没想到被打击压抑了很久的民主党派人士真地信以为真毛在号召民主,给党提的意见越行尖锐,直指共产党的一党专制独裁。共产党执政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受到严重挑战,形成了一个时期毛所说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局势。毛立刻决定改变运动的性质,变“阳谋”为阴谋,从“大鸣大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帮助共产党整风变为“引蛇出洞,诱敌深入,最后聚而歼之”的反右运动,成为现代版的“焚书坑儒”运动。官方数字说反右运动中有五十多万人被打成右派,而实际数字远远高于此。附带说明的是反右运动的急先锋竟然是整风运动初期毛意在整肃的邓小平刘少奇。邓小平至死只承认反右运动错在扩大化,而不是反右本身。
    
    反右运动后自由民主又从毛及中共的嘴里消失了。接下来1958年毛倡导的“天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中国人。1962年初毛召开了中共史上著名的“七千人大会”。这七千人主要是县处级以上的干部,中共的专制领导就是从这七千人身上来体现。毛本来希望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中央几位领导能从“天灾(自然灾害),人祸(苏联逼债)”的角度来向中共的七千干部解释为什么说“形势一片大好”,“前途一片光明”,而物资紧张,还饿死了些人。总之是与毛一起承担责任。没想到刘少奇避开毛的官方说法“天灾连连,导致三年饥荒”,闭口不提苏联逼债这一人祸,却将人祸解释为中央在工作中的失误,将火直接引向中央最高责任者毛泽东。这七千人全都被刘带走了,拒绝毛的说法,令毛再次震怒。毛遂发动了四清运动,在1963年搞了个“前十条”,试图将运动的性质定义为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刘少奇、邓小平以及被带走的那七千人。没想到刘少奇不上当,又搞了个“后十条”,美其名曰“后十条”是对“前十条”高度总结和补充,实为对“前十条”的颠覆、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刘少奇妄图用“整群众”转移毛对四清运动的性质定义“整党内干部”,并开夫人干政之先河让其老婆搞了个“桃园经验”,并逼毛表态。毛刘矛盾遂在党内公开化。
    
    毛深感被刘架空,决定发动另一攻势 —— 文化大革命,从文艺界入手,依靠操纵涉世不深的青年学生和工人,打着自由造反、群众民主的旗帜成功地将刘少奇及那七千人打倒,以掩盖毛在大跃进中所惹下的弥天大祸。当毛完成了文革的既定目标后,又将城市里继续自由造反的成千万的青年学生“上山下乡”。其结果是一代人青春的浪费。
    
    毛驾崩后华国锋上台,继续“两个凡是”,极大地阻碍了邓小平施展拳脚。邓小平又怂恿他的追随者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在党内外掀起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北京的西单民主墙随之诞生了。两个回合后华国锋与汪东兴就乖乖地下台了。邓小平一旦大权在握就发现民主自由的讨论已经超越了他容忍的界限,触及了一党专制的痛处,随之下令封杀西单民主墙,抓捕那些不肯放弃自由民主理念的民运人士。邓对那些不服一党专制坚持自由民主的思潮定义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在86年底和87年初所谓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逼退了同情民主自由的胡耀邦。在面对1989年由知识界和学生所发起的大规模非暴力和平的民主请愿活动时,邓所代表的中共是用坦克和机枪大打出手,并美其名曰“平暴”。
    
    用毛泽东的医生李志绥的话说‘中国共产党向来是个体系严密,力量强大的排他性组织,非共产党人士一向不允许向其建言。敢这样做的人都被打成反革命。全中国的善良百姓都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借刀杀人”一向是共产党的拿手好戏。毛泽东借“民主”这把刀打败了国民党蒋介石,随后又剁了数百万的右派知识份子,之后又斩杀刘少奇及七千县处级以上的干部。邓小平又操起“民主”这把刀砍掉华国锋,封杀西单民主墙,摆平胡耀邦,干掉赵紫阳,流了成千上万和平民主请愿者的血。
    
    现在在胡锦涛与上海帮内斗白热化、胜负难测之时,党魁的年青秀才公然在党的机关报上宣扬民主是个好东西。只要大小脑尚未萎缩,人们应该不会真地认为共产党要民主了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胡锦涛无法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会议、中央全会上解决上海帮问题。这样一来胡只能寄希望于第十七届党的代表大会上,能操起“民主”这把刀,彻底斩杀上海帮。
    
    现在海外网站上充斥着江泽民、黄菊、贾庆林、陈良宇他们本人及其亲属秘书经济腐败,作风霸道、生活靡烂、滥用职权的消息。这些消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都是中南海内部上海帮的对立面有意散发出来的。其目的是搞信息的出口转内销,形成内参,摆在各级党代表案前,左右操纵民意来为十七大胡锦涛的政治运作造势。客观地讲胡锦涛在中央全会、中央书记处中并不站优势,军队中的某些将领及党的某些机关似乎持观望态度。代表中宣部和北京市委立场的《北京日报》就是很好的一例。它在2006年10月23日以《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辩证》为题刊载该文。学问就在“辩证”一词。“辩证”并不代表该报的立场,相反却表明该报立场模糊。似乎是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并不想卷入江胡之争中,但却迫于胡锦涛方面的压力又不得不刊登该文,最后只好加上辩证二字,以模糊立场。到胜负分明之时,如果胡胜出,则可以交差说带头引发辩论支持胡;如果上海帮获胜,则可以交差说“辩证”一文是引蛇出洞,诱敌深入,为上海帮聚而歼之做准备。总之颇有点文革之初《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前前后后的阴谋味道。
    
    可以肯定的是在海内外网络媒体战中胡锦涛派系占尽话语上的主动权,这恐怕要归功于服从胡的统战部和共青团中央。
    
    但咱也别冤枉了小胡,万一人家这回是真民主呢?!上了那么多年的当,就当再上一回吧!有一个标准可以衡量他是不是真民主。如果中共能释放民间维权人士高智晟、陈光诚、郑恩宠及其他政治犯,平反六四,放开网络言论自由,放开报禁、党禁,变共产党名称一字为“共和党”,承认双重国籍,重金聘请流落海外的贤才归国,则说明这回是真的,否则就是故伎重演“借刀杀人”。这回杀的不是别人而是积怨以久的上海帮。所以从目前局势看胡锦涛与上海帮之争绝非是倾向民主自由的改革派与维护专制独裁政体保守派之争斗,而是独裁专制统治集团内部不同利益权贵派系之间就第一统治权之争。
    
    按王朔的那句老话讲“这孩子乔装打扮又来了”。这孩子是谁?这孩子不是别人,而是一贯披着民主的外衣,实为行专制独裁之道的伪善。它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话刺耳还有点糙。但话糙理不糙。需要声明的是本人绝无歧视性自由者和性工作者,相反本人很尊重她们,她们通过诚实的劳动换取财富,无可非议。与一贯光荣伟大正确,什么还都能代表的中共官僚比起来,不那么口是心非!(本章节到此为止)
    
    后话:原本只想写个四五句,定个性,没想到一不留神写了那么多。如果读者感兴趣,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放心决不会是什么狗屁大国的崛起,而是帝国的崩溃!暂且定名为:“中国正面临一场伟大的历史性的政权崩溃时期”。《素书》中讲“安在得人,危在失士”“国将霸者士皆归,邦将亡者贤先避”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