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博讯2007年1月06日)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2006年12月28日在北京日报撰文《民主是个好东西》,完全从西方价值观的视角高度肯定民主,在海内外引起了不小震动。俞可平被外界称为胡锦涛的“文胆”,当属胡核心智囊之一。虽然现在可称为中共高层核心智囊的人不少,内部也有派系、分歧,个人言论未必代表中共高层的意思。但在此江泽民以“法办陈良宇”的形式公开完成最后权力移交后不久,中共17大在即的敏感时刻,俞可平作为核心幕僚在媒体公开发表文章,其意义确实非同寻常。

    俞可平此举,其意不出有二。一是为胡解套。胡锦涛自履任以来,有明显的加强政治控制、意识形态向左转等倾向。这种左倾保守的定位,既固化了人们对胡的成见,也封闭了胡本人的选择空间,捆绑了其手脚。胡如果要想在更广阔的空间内有所作为,必须从自己言行所编织的定位中、从自己将自己套牢中解脱出来。俞可平此文,或许就是为胡解套。

     这一推断的前提是:胡欲有更大作为。如果仅仅是维持稳定、等待交班,胡完全可以不在乎外界的左倾保守评价。但是,历尽艰辛走到这个高度,终于有机会可一展抱负,除非是极度悲观者,很少有人能拒绝这种诱惑。胡虽低调、内敛,但绝不是缺少自信、没有自我期许,他应该早已有目标,早已有计划。果真如此,则一切将在今年17大上见分晓。很可能由于原来左倾保守的形象与17大上胡将要推出的名副其实“新政”有悖,不利于“新政”出台,并以此统一全党认识。所以胡需要先作转折和铺垫,于是乃有俞可平文出。俞文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并不是如中共领导人通常做的那样,泛泛肯定民主,然后将民主空洞化;而是在民主概念下塞入了具体内容,且完全按照西方价值观来解读民主。这种对西方民主的价值肯定,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从中共领导人以前关于“不会照搬西方民主”的政治宣示中解脱了出来,给人以如下想象:中西方民主其实是同一个东西,只是彼此处于不同阶段而已;西方的今天,就是中国未来的方向。 (博讯 boxun.com)

    从这个方向上来推测胡锦涛欲行之新政,其内容只可能是党内民主。这种类似于西方早期“有产者民主”的“等级民主制”,既是当前形势下执政党要完成多项任务的客观要求,也是目前条件下胡锦涛唯一有条件推动的、有望改变中国未来走向的不世之业。胡最近曾多次提到,反腐是全党的首要任务。但在现有体制框架内反腐,成效有限。纵然胡在一年内拿下7大省部级高官,仍难从根本上扭转已深入骨髓的党风腐败。胡不可能不明白,要真正有效遏制腐败,唯一选择是启动自下而上的监督。最近胡访越时,对越南政治改革作出了高度评价。这或许是胡自己亲自作出的解套姿态,可惜其音仅闻于国外。

    党内民主也有多种搞法,有大搞、小搞之分。以中国目前条件和胡的风格论,17大启动的党内民主应该是谨慎的,严格限制范围的。党内民主的关键是差额选举,没有差额选举兜底,一切民主化举措都将流于形式。为保证可控性,预计胡会将差额选举限制在基层,最多向上延伸到地市一级。这样做虽然会令许多对民主抱过高期待的人不满,但其实已迈出了了不起的一步;而且也已可实现执政党最迫切的目标:缓解导致了当前社会不稳定的最大隐患“官民矛盾”——民主的实质是改变官民力量对比,使民众有一定能力制衡官权力。要有效实现制衡,仅有自由竞选还不够,合法竞争的反对党(派),自由言论的监督,均是其题中应有之义,但差额选举是基础。当前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都指向缺少制衡的官权力,这种权力有时可表现出高效的优势,它也可能压抑了其它一些矛盾,所以当此权力被制衡后,也有可能会滋生出新的问题。但在此时此刻,在缺少制衡的权力所导致的官侵民利、官民冲突正在由慢性病转为急症之际,对症下药是必然选择。

    俞文的第二种可能用意是,投石问路。由于当前许多社会矛盾已堆积起来急须解决方案,由于党内也有一股力量在积极推动,由于海外力量的持续压力与诱惑,三种力量叠加在一起,如果胡锦涛的内焰雄心再大一些,压倒他的审慎,急于青史留名,他可能会设计和逐步推出一整套的民主化方案:先党内,后社会;先基层,后高层,直至全局。这也符合中共改革“不动则已、动则算全”的行为逻辑。

    到底只是解套还是投石问路,两种选择对于中国社会的意义完全不同,结局也将完全不一样。笔者倾向于胡锦涛选择的只是第一种。这种判断不仅仅源于胡的作风、性格,而且源于胡在客观上并不具备启动、掌控一场全面改革的条件。中共历史上只有两人曾经短暂拥有过这样的条件,分别是建国初期1957年以前的毛泽东,改革初期1987年以前的邓小平。当时他们两人有条件,并且也都作了尝试,但又都及时退了回来,甚至为了有效收缩,还不得不反转形势。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后撤,很可能中国已经步入前苏覆辙,而毛、邓也就成了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胡今天的条件远不如当年毛、邓,面临的风险更大,因此胡应该不会冒险犯难,他绝非没有自知自明。而且,如果为一场全面改革投石问路、试探水之深浅,仅有俞文份量不够,应该连续有一系列动作。有媒体评论胡“以左控权,以右用权”,此说有一定道理,虽然胡再右也右不到哪里去。

    即使仅仅操作党内民主,难度也很大。估计胡会辅以配套性的控制措施,包括严格限制党内民主实施或试验的范围,进一步加强对言论、结社的控制,等等。如果党内民主进展顺利,形势喜人、逼人,不排除胡会顺势启动全面改革——历史从来就不会完全遵循政治家事先编排的剧本,而总是有着自己的演变逻辑。

    政治如股市,转折往往发生在人们对转折的预期已经麻木之时。当“胡温新政”多次令人跌破眼镜,回回以为“狼来了”,狼却没有来;当大多数人已经不再相信“狼来了”时,或许这回狼就真的要来了——中国历史又将掀开新的一页,虽令人期待,却祸福难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