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博讯2007年1月05日)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北京日报》刊出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引起海内外媒体輿论的关注。人们关注是很自然的事,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强制执行专制、独裁、集中、纪律,而对“民主”一直把它当作欺骗手段或陪襯工具,当需要用“民主”时,则当作骗人的花瓶罢设一下。现在由俞可平出手写论“民主”的文章,未免还是觉得怪怪的。中共专政恶贯滿盈的例证遍国皆是,中共现时执行的专制独裁政策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理念相差太远了。 (博讯 boxun.com)

    
    不妨回顾一下中共历史,它不乏讲“民主”的实例,看看中共如何反复不断的使用“民主”这个美丽的泀藻。
    
    上个世纪30-40年代,中共尊奉莫斯科指示为圣旨,听从苏共中央、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命令,以保卫苏联为由对国民政府发动抢夺全国政权战爭,在江西瑞金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毛泽东任中央政府主席。可是在宣传口号上却对当时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和蒋中正委员长高唱“要民主”。与此同时,中共在实际行动中,无论是对中共党内同志,还是对待农村的地主绅士都是杀人如麻,抢劫燒杀、无恶不作。
    
    俞可平现在谈论“民主”的调子与中共的先輩们比较颇为遜色。不妨把上个世纪40年代中共主办的《新华日报》社论挑出几篇来作对比。
    
    不论程度之深浅,美国是始终保有一种传统精神的国家,那传统就是民主。
    ---《新华日报》1943年4月15日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 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 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 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
    
    可见,60年前中共宣传部门喊的口号,唱的“民主”高调要比俞可平现在的调子要动听悦耳,丰富多采得多了,但可惜那也仅是唱唱而己,没有实际的民主行动。
    
    杀人魔王毛泽东是把“民主”玩于股掌的高手,最著名的例子是他在延安对一批社会贤达的讲话。1945年抗战胜利,黄炎培、傅斯年、章伯钧等六位国民参政员受邀参观了延安。在那里,黄炎培与毛泽东进行了一场著名的谈话。黄炎培说:“余生六十余年,耳闻 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
    
    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其实,就在毛泽东与他进行这席所谓“周期率和民主”的谈话之前不久,毛泽东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就已口头传达,在打倒了国民党以后,中共的斗争对象就是民主党派。黄炎培在延安见到的王实味,就是在“延安整风”运动中因言获罪被关起来,后来在1947年被杀害的。
    
    从此之后,毛泽东提出“人民民主专政”政策,民主是口号,专政是目的。在反右派运动中号召知识分子大鳴大放,不久却以“阳谋”镇压知识分子,把近百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分子,劳改折磨20多年才平反。在文化大革命中提出“四大民主”:大鳴、大放、大字报、大串连。在文化大革命中期开展“一打三反”运动,枪斃许多工人、退伍军人、学生和知识分子。最后,毛泽东把“人民民主专政”政策发展成“无产阶级专政”,连一块“民主”遮丑布也丢掉了,终于露出杀气腾腾兇恶的真面目。
    
    由历史来看现实,中共通过俞可平之文章来宣扬“民主”,还不如毛泽东亲自玩弄“民主”把戲。俞可平文章的质量和份量都无法与当年的《新华日报》社论相提并论,更不及毛泽东的讲话和政策一絲毫毛。所以,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实在是个小儿科,在宣传欺骗上没有份量。中共至少应由胡锦涛出来讲话或写文章,人们才会去想想,中共要玩“民主”是真的,还是假的?胡錦涛在美国仅说一句“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是圣旨吗?还是放气球测试民意?从美国回北京不久,胡錦涛即下令逮捕高智晟并判刑3年缓期5年,名义上放高智晟回家,可是却不让高智晟公开露面。中共高唱的“民主”在哪里?
    
    另一位中共智囊团人物冼岩近日在网上发表一文:“从胡锦涛被选为接班人的原因看其执政思路”。文中写道:“他(胡锦涛)很可能认为,民主化在现阶段不可控、不可操作,极可能致中国于比前苏联更糟的动荡。所以,当下对中国最负责任的做法就是在政治上加强控制、避免因操作民主化而把中国导向险途;而现阶段对民主政治的鼓吹、推动,恰恰是对中国不负责任,也是他极力要防范的对象。”
    
    洗岩还写道:“既然民主化的条件尚不成熟,它就自然沦落为现实考量中的次要因素,就必须为其它因素让路。既然还无法预期民主政治什么时候能够在中国形成有效治理,那么现阶段相对有效的治理和稳定就只能依靠原来的体制。而原体制与民主政治具有你死我活、你增我损的关系,任何朝向民主化的努力,包括言论、结社自由的增进,都可能削弱原体制对社会的主导能力、培植反体制的力量、使原体制的执政能力即有效性降低;而且这样的过程一旦启动,就会因为力量的消长而自我加速、越行越快,并且越来越不受执政者的控制。正是由于这两个原因,胡锦涛必须加强控制,将一切可能导向民主化的势头湮灭在萌芽状态。这里或许也有齐奥赛斯库前车之鉴的影响:大好形势不足恃,维持稳定必须防微杜渐。”
    
    俞可平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而洗岩的观点正相反,他替胡錦涛解释,到目前为止,“民主”对中国大陆,准确地说“民主”对中共政权,对胡锦涛而言是个坏东西。可见,洗岩还能摸到胡锦涛反民主的思路。笔者不免要问,俞可平是替中共那一派来论述“民主”呢?不管怎么说,俞可平的文章在胡锦涛那里是通不过的。现在中共高层各派的智囊团人物都在充分表演,都在为其主子在卖力表演其说客本领。
    
    中共数十年来不断玩弄“民主”把戲,唯独极力反对“自由”这个观念。毛泽东有一篇文章:《反对自由主义》。毛泽东充分利用“民主”作欺骗,但极少讲“自由”。上个世纪80年代,邓小平发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2006年初,中共中央政法委发出整顿社会治安的通知中列出6种要打击的敌人:一,维权运动和维权人士;二,法轮功;三,地下基督教和天主教教会;四,独派势力 (藏独、台独、彊独);五,民运人士;六,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可见,中共一贯是把自由主义是当作敌人的。凡是公开自由发表批判中共的文章、小说、讲话、影象、图片和各种表现形式都在打击之列,封杀网络,监控人民的书信往来等等。
    
    中共制定的宪法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中国人民从来没有享有过宪法35条规定的自由。
    
    没有自由,何来民主。当一个人不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心声和宗教心愿时,不可能有民主。民主涉及到建立民主政治和民主社会的程序设定,民主是一种思想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民主的各种内涵的基礎是自由,其中最主要是思想、言论和出版自由。当没有言论和出版自由时,就不可能监督政府,也就不可能建起民主政府和民主社会。当中共政权迫害维权人士、杀害法轮功学员、枪斃基督徒时,不准他们拥有维护自已权益的自由、不准拥有信仰自由的时候,民主在哪里?
    
    自由是与专制相对立的。中共御用文人只敢写论及“民主”的文章,绝不敢写论及“自由”的文章。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出笼的原因。所以当中共封杀网路、控制媒体后,可以任由御用文人高谈“民主”的好处,欺骗中国百姓和外国的所谓“中国通”们,反正这些“民主”囗号都是花瓶,绝对不会伤害中共独裁统治。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伍凡:评北京央视播放《大国崛起》
  • 伍凡:为什么中共中央军委要颁发《应急预案》?
  • 强烈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和郭飞雄/伍凡
  • 伍凡:台湾《9.9运动》的意义
  • 伍凡:回应"农工自由党" - 谈《未来中国论坛》的宗旨目标
  • 伍凡: 预告:《未来中国论坛》即将出台
  • 伍凡:胡锦涛反贪不能减少贪官,却是党内权力斗爭之需
  • 伍凡: 七一有感:评中共政治改革
  • 伍凡:中共军队的动向和角色-做攻台袭美打手?做反共政变推手?
  • 伍凡:解高智晟现象之谜,剖中共内部矛盾之结
  • 伍凡:感谢沈阳老军医揭穿中共杀人罪行
  • 伍凡:中共军队不稳定的信号-评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的文章
  • 伍凡评论:中共杀害抗日英雄,释放日寇侵略战犯--卖国行径
  • 伍凡:分析北京“西山会议”- 中共“气数将尽”
  • 伍凡,草庵:评中共“两会”提案与经济政策
  • 奇文供欣赏:《人类通往高度文明的快车道》(附伍凡评论)
  • 伍凡:此地无银三百两-评中国卫生部禁止人体器官买卖
  • 伍凡:做“勇士”还是做“犬儒”?人各有志-- 坚挺高智晟律师
  • 伍凡:图穷匕手见,中共镇压法轮功扩大到美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