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飞跃:写给再遭整肃的《百姓》杂志及黄良天主编
(博讯2007年1月05日)
    
    文章摘要: 黄良天主编秉持了一个媒体人的理念和良心。黄先生说:"我们不应该老是想灌输什么东西,而是要平等的把信息给读者,或者站在更低下的位置,看看我们的主人需要什么,让百姓在这里有一席说话的地方,在遵守宪法精神的前提下,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刘飞跃,
    
    2006年的最后一天,大陆著名为民说话的刊物《百姓》杂志的主编黄良天先生,被免职调离了《百姓》编辑部,《百姓》杂志社的记者们也纷纷辞职。尽管黄良天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很低调,表示"这是正常工作调动",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当局对黄良天先生下手了,《百姓》又一次遭到整肃了。对当局这种阴毒的作法,我表示强烈愤怒,撰写此文,以表达对《百姓》杂志及黄良天主编的敬意。
    
    一、我与《百姓》杂志
    
    我最早知道《百姓》杂志是通过海外的《博讯》网站,那时,《博讯》网经常转载《百 姓》杂志的文章。通过阅读这些文章,我感到《百姓》杂志是一家大胆敢言的媒体,尤其是当我知道《百姓》杂志还是一份在大陆公开发行的官方媒体后,更是对它的编辑记者们油然起敬。自此,凡是在网上能查到的《百姓》的文章,我大都看了。
    2005年下半年,我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对湖北省随州市的两个村进行了实地调查,主要是了解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的现状。2006年初,我完成了这次调查的《调查报告》,并将这份《调查报告》向国内外的媒体及机构进行了邮寄。很快,海外众多媒体把报告登了出来。大陆媒体我也投了很多家,像《中国教育报》、《现代教育报》、《湖北教育报》以及《南方周末》等。文章先后寄给这些大陆媒体后,几个月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对此,我得出结论,像我这样的民间调查,也许只能在海外"风光风光"了。过了不久,,我又在网上读到《百姓》的文章,当时就想:"何不寄给《百姓》试试,登不登无所谓,凡正也不抱太大希望"。稿子寄出去后,我也就忘了这事。时间过了一个多月,到了4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我正在睡午觉,突然手机响了,拿起电话一听,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只听他说:"我是北京《百姓》杂志社的,你的那篇文章已在《百姓》第四期上发表了,随后,我们会给你寄来样刊和稿费。"听到这些话,我又惊又喜,不禁感叹"中国还是有有良心的媒体啊!"。事后,我查到,《百姓》以《失学部落》为题刊发了我这篇文章,我也很快收到了他们寄来的一百八十多元的稿费(当时想他们肯定也很困难),只不过有点遗憾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杂志样刊一直没收到。
    
    二、为民说话 不作宣传机器的《百姓》杂志
    
    《百姓》杂志是隶属于中国农业部的国家级综合性时政杂志,这样一份官办的、级别不低的媒体一再被整肃是事出有因的。纵观《百姓》刊载的文章,我们不能不承认《百姓》是一份大胆敢言、不"听话"、不愿做"工具"和"机器"的媒体,它自2001年创刊以来,本着"透视社会、追求正义、探寻真理"的宗旨,作了不少为老百姓着想的报导,受到广泛欢迎;尤其是几个月前有关江苏江阴市野蛮拆迁导致人命案的报导,在社会上引起不小震撼,《百姓》杂志由此声名鹊起、饮誉海内外。我们先来看这篇顶住压力发出来的文章——"江阴征地拆迁调查"都揭露了什么:"我被5名警察强行拖上警车,拖的时候被一名警察用臂肘猛击胸部,身上多处碰伤,在送往过渡房时被随意扔在地上!在强行拆迁现场,有400多名警察,在拆迁房3公里之内不让人进出。两台推土机不一会儿将我家房子扒平。"75岁的老人刘吾妹在病床上哭诉道;"8月3日早上,派出所要金玉华的二儿子张兵去接受调查,张兵到派出所后马上被铐了起来,并被带上脚镣。金玉华听说后去看儿子,也被戴上脚镣手铐。晚上8点多钟,要放金玉华,吴国英回家,但每人必须交罚款2000元,不交罚款就拘留15天,经人说情后,在门岗上交了2000元钱后被放回家。
    
    对上述老百姓的维权活动,也即群体性事件,大陆一般的媒体是讳莫如深,敢怒不敢言的,但《百姓》却登了许多这样为民说话、专揭"阴暗面"的文章。如《百姓》杂志第12期刊出的《谁吞噬了失地农民的千万安置款?》一文;如《百姓》杂志2007年第1期刊出的《被政府偷卖的村庄》、如《2港币怎样骗走5亿人民币》一文等等。
    
    除了对这些社会性群体案件大胆爆光外,《百姓》还对整个国家体制甚至政治制度表达了自己独立的看法和观点,这些充分表明这是一份具有现代理念和追求的媒体。如呼吁将"双规"纳入法治、如抨击中国等级制度和观念的《农民属于哪个级别》的文章;如2006年第9期刊出的《倡廉中的腐败》;如2006年第1期刊出的《中国特色的假鼓掌》;2006年第9期刊出的《别把人民当成假想敌》;如《县里的警察为何敢冲击省人大》一文;如《假话中国》等等。
    
    另外,《百姓》还对教育、医疗、环保等热点点问题大声疾呼。如《中国教育批判》、《中国教育之江湖习气》、《吃人的教育》;如《大陆医改还有出路吗?》;如《环保造假该当何罪》、《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闽南名山为何哭泣》等。
    
    事实上,《百姓》杂志还不是《百姓》人唯一的战斗阵地,他们还有《百姓》网站。在这个网站,《百姓》团队的成员们为民说话更大胆、更直接。如2006年10月,江西发生学生示威事件,中国官方媒体都没有报道,网络媒体也没有报道,但《百姓》网站进行了公开报道;如2006年8月,江苏江阴发生拆迁户何国生被打死事件,百姓杂志网站在其主页的论坛上刊登了一篇悼念的帖子。被国际媒体誉为--首次有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在自己的网站上悼念因维权被迫害致死的普通农民。正是由于《百姓》网站做了许多〈百姓〉杂志想做没做的事,导致两年内该网站先后4次被勒令关闭,网站伺服器甚至由福建被迫迁到广东。
    
    三、令人敬仰的黄良天主编
    
    《百姓》杂志所坚持的理念和风格是与一个人分不开的,那是《百姓》的主编黄良天先生。我们说黄良天主编令人敬仰,首先是因为他是一个"摆不平"的人。有一件事最能说明问题,那就是上文中我们提到的江苏江阴的征地事件中,江阴的一位刘姓宣传部长,为江阴征地的事,试图摆平《百姓》和黄主编,结果不仅没达到目的,自己还被免职,也就是被"摆平"了。黄良天在与记者的对话中是这样说的:"姓刘的一个部长为了这个文章(江阴征地拆迁调查),带了一批人来到百姓杂志找我,重申了一些理由,认为他们江阴在这方面搞得挺好的,给维权的村民上脚镣是不可思议的。我说你们作为政府说这些话必须提出有关证据来。我们百姓杂志也希望更加实事求是地反映事实。后来他找了什么领导,然后就不辞而别了。后来他给我打过电话,说谁谁谁有没有打电话给你,我说你已经来过了,我报道江阴的事情,跟什么领导没有关系,你通过非正常手段,通过权势来这个,好像不大好,他说那你要登的话我就告你。我说可以。""我为他感到悲哀,他不应该这么做的,如果他是为人民的利益,为老百姓说话,就算被撤职也是个英雄;如果他是因为不能用钱把什么什么摆平而被撤,那是活该。"
    其次,黄良天主编秉持了一个媒体人的理念和良心。黄先生说:"我们不应该老是想灌输什么东西,而是要平等的把信息给读者,或者站在更低下的位置,看看我们的主人需要什么,让百姓在这里有一席说话的地方,在遵守宪法精神的前提下,说出自己想说的话。《百姓》就讲百姓的话,传播百姓的事。这就是我的办刊理念,跟共产党经典的办刊理念格格不入。";"我是一个文化人,就想把这本杂志办成一个真正的新闻期刊,把人家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利用我们的渠道知道的事情,说给不知道的人听。";他还说:"新闻是开放的,期刊也应该是开放的。老百姓需要什么,读者需要什么,我们就应该报什么。他们想知道什么,我们就给他们想要知道的资讯。";"我们只不过是把官方的杂志办得更像杂志一点。就是讲真话,不说废话,不说假话,这就是一个杂志最起码的要求。中国大陆很多媒体都是一种宣传机器。我当《百姓》主编之后,力图向我们的读者传递真实的信息。";"因为我们杂志是开放的杂志,有国际刊号也有国内刊号。作为一本开放杂志的主编也应该是开放的,我们不是任何党派或任何地方政府的代言人,我就是一个媒体人。"
    
    最后,黄良天主编由做媒体看到了我国政治制度的本质。他说"大陆的媒体在严格意义上说就是一种宣传机器,甚至每周每月的报道计划都已经订好了,而且是根据有关部门或主管单位说你应该宣传什么。";"我们作为媒体,不应该具备政治的功能。但在中国大陆,媒体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功能,这是我们中国新闻的党性原则所决定的。";"从一些现象可以看出来:中国人一到外面就很文明。日本人平常很讲礼貌的,一到中国来有的就变成野兽一样了,美国人在中国有时也大喊大叫的。所以,不能光骂中国人,不能说是民族的劣根性,而是制度的问题。台湾、新加坡等地的华人都很讲礼仪,文化传承和我们都一样,那为什么人现在就不一样了呢?""大家都在说,丑陋的中国人,我们这一期杂志就有一篇评论文章,探讨这个问题,丑陋的原因在哪里?在于制度的丑陋。"。
    
    黄良天主编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百姓》杂志,《百姓》的记者们也纷纷辞职了,但我想他们所代表的精神和理念不会消失,因为公平和正义是人类永远的追求。
    
     2007-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荒唐承诺/黄良天
  • 《百姓》总编黄良天:我坚持了我自己的信念
  • RFA:《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被调离
  • 快讯: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今天被免职
  • 黄良天:《百姓》将继续关注土地问题
  • 《百姓》杂志网站重新开通 黄良天不改初衷
  • 自由亚洲与《百姓》主编黄良天的对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