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博讯2007年1月01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继2006年11月13日至24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隆重推出12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赞许西方式发展之路之后,最近一篇题为“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辩正”耀眼文章,堂而皇之地在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首发,接着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再次全文刊发,之后各个网络媒体争相转载,引发网民热论,大有推波助澜之势,似乎有意在与《大国崛起》隐含的主题遥相呼应,旨在冲击那些敌视政改的官场阻力。此篇言辞大胆、泼辣的文章,出自现年47岁、被称为“胡锦涛文胆”的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教授之手,不难猜度出有其体制内的强悍驱动力,正孕育着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破题在即。
     俞可平教授可谓胡温前沿智囊人物,是政治学、哲学双学科博士生导师。时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并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基本观点研究”课题首席专家、中国地方政府改革创新课题总负责人,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等校教授,曾任联合国政府创新咨询专家、美国杜克大学和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等校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当代中国政治、政治哲学、比较政治、全球化、治理与善治、公民社会、政府创新等,是颇具代表性的官方软科学专家。 (博讯 boxun.com)

      此篇文章出之《民主是个好东西》(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一书的序言。这个书名本是俞教授2005年接受香港《大公报》记者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此话一度曾在国内引起纷争。此次文章又大刺眼球,以此为题,冲击官方主流媒体,其潜在的意义已不言而喻。俞可平教授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他特别强调,“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这是对最近中央党校“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调查结论中,多数官员漠视政改的有力回击。
    俞可平教授认为:“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或者如一位著名政治家讲的那样,民主是一种比较不坏的政治制度。政治民主是历史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世界各国的必然趋势。如何以最小的政治和社会代价,取得最大的民主效益,需要政治家和民众的智慧。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政治也是一种政治艺术。推进民主政治,需要精心的制度设计和高超的政治技巧。”为此,他亮出杀手锏说:“最近胡锦涛主席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
    
    俞教授巧借“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这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从民主要稳步推进出发,从谋求政府与公民对公共生活合作管理的互动出发,从市场经济需要公民社会发展的实际出发,从和谐社会离不开动态稳定的策略选择出发,颇具针对性地逐一表述了他“民主是个好东西”的现实命题。这一对现实制度构成赤裸裸的反证性的言论,能大张旗鼓地在中共主流媒体上叫阵,意义非同小可。这就如同《大国崛起》能够问鼎央视,宣扬“蓝色文明”一样,当有其深厚的政治背景。
    当以“自由选举”为核心的民主被看做是一种制度工具和“政治方法”时,中共一直担心它会对国家崛起带来负面作用。民主,本源自希腊人追求平等的理念,到美国式的制度确立,已经把它推向了顶端。民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视为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成为全球大众文化认同和政治制度的安排。而民主文化历经艰难,走到今天之时,不仅西方发达国家完成了其向现代化的转移,建立了现代民主,不少原本落后的国家也在无法回避的“现代化”进程中,将作为文化舶来品的民主移植到了自己的社会土壤里。20世纪后期随着全斗焕、皮诺切特的受审,米洛舍维奇的倒台,萨达姆政权的摇摇欲坠,民主已经召唤起世界性的热情。自80年代以来,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非洲博茨瓦纳,已成为不同文化中移植民主成功的典范。而韩国在独裁军人政府的朴正熙及全斗焕时代,经济取得了迅猛发展的同时,其独裁道路也为自己挖掘好了坟墓,于是朴正熙被暗杀,全斗焕下台以谢国人。台湾也是这样,蒋氏独裁统治也发展了经济,政治上却走向了困局。但蒋经国、特别是李登辉积极了很多,主动出牌,推动变革,到阿扁所代表的政权时,一样验证了中华文化会接纳民主制度。甚至连阿富汗那样的落后国家,都赢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自由大选。而苏东波系列变革的蓝本,更是最好的“红色记忆”为蓝色文明吞没的现实解读。人类社会发展史,已经从方方面面一再证实:中国没有理由再拒绝民主。民主不仅“是个好东西”,而且的确是不得不实行的“东西”。
    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邓、江时代以“经济决定论”为其执政发展的基础,崇向哈贝马斯的加强政府作用,以牺牲公平来换取效率。那种一方面对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民主加以拒绝,一方面又对他们的经济发展模式采取“拿来主义”所形成的“邓小平理论”及其实践,已经造成了中国社会发展严重不公,官民对抗,贫富悬殊,腐败丛生、民怨载道,就业、社保、教育、医疗、住房、社会治安等问题越陷越深,积重难返。以牺牲民主获取经济发展的道路,已经被无情的现实所否定。于是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和谐社会”目标,要纠正20多年来只重经济发展,片面追求GDP,无视社会公正的政策取向。
     胡锦涛面对江泽民传承下来的是一个社会日益腐败,贫富两极分化,官民矛盾尖锐的现实,已逐步认识到西方发达国家是在有效的民主制度保障下,使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社会矛盾更多地呈现“非对抗性”和“力量对比相对均衡”的。因而当今的中共决策层的智囊们才会呼吁,中国需要的不仅是西方的经济发展模式,更需要西方政治制度的监督与协调机制,以实现社会和谐与平衡发展。但前提是还要戴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面具。
    一个好的制度,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但会为解决问题创造一个良好的开端。在西方国家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好制度,就是政治民主化和经济私有化。在政治安排上,他们喜欢给每个人一张选票,这是对每个个人权利与个人价值的确认。世界上都知道美国是发展这种制度最成功的典范。但美国的成功不是靠“豪言壮语”的吹牛,靠人与人的明争暗斗;而是靠那种颇具吸引力的崇尚自由、实验与批判的个性化人文精神策动的。美国的这种精神资源不管被理解为“腐朽资本主义”的也好,或是“文化帝国主义”也罢,但总要尊重一个现实,像中国内战时代崇尚“新生活”的青年涌向“革命圣地延安”一样,今天全球各国的青年都不惜代价地移民美国去冒险和“淘金”,世界各国已有50多万溜学生集中美国,其中相当多的优秀人材一生都踏向了“不归路”。当今世界各大洲几乎无一国家的内阁中没有受过美国式教育的精英。在当今这个后对抗时代,美国的电视节目和电影约占世界市场的3/4 。美国的通俗音乐流行于四面八方,全球电脑网络与文化交流基本上也是“美国化”的。由此可见,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在精神上“打倒美帝国主义”。这应该是要承认的现实。
    美国在使用高科技圆动工具创造财富,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其国家的自由意志,越来越趋向成熟,从而也在政治上建立起适应自由经济发展和相对公平分配财富的民主制衡制度。美国的强大,不仅在于它首屈一指的经济地位和无与匹敌的军事力量,还在于它有一个能够尊重和接纳反对派的强大政府,能够通过广泛地民主辩论与求证,把最优秀的意见集中在政策运用的支点上,以最大限度地反映和维护公民利益与国家的发展。美国式的民主政治,对世界各国都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示范作用,尽管这种制度仍有不少弊端,但比较之下,世界多数国家都开始考虑应强调用成文宪法和法律体系来有效约束政府的行政行为。美国民主制度的成功,也许是由于美国历史没有经过封建意识的长期统治和中世纪黑暗阴影的笼罩。应该说美国海纳百川的四方移民,构成了民主社会的先决条件,而“强调个人价值”,竟成为了美国得以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
    中国要崛起,最需要的其实不仅是美国符合资本扩张发展趋势,顺应全球自由贸易和以企业为中心的经济制度模式,更需要的应该是民主制度的精髓——连一贯强调“团队精神”的日本,都开始更大程度地尊崇“个人价值”的美国精神。
    要真正解读“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这个命题,美国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范本。
    
    (转之《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 牟传珩:中共官员为何漠视政改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 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 ——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牟传珩
  •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 牟传珩:台湾“市长特别费”拷问大陆——中国公务接待何以如此腐败?
  •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