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两个人的经历看中共政法系统/孤山
(博讯2006年12月28日)
    作者:孤山 
    
     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处3年徒刑,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公诉人是北京市第一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张荣革副处长。这位副处长就是当年起诉何德普的公诉人。何德普先生早在1979年就参加了“西单民主墙”活动,是当时的民间刊物《北京青年》编辑部的负责人,后参加筹备中国民主党,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运动。2003年11月6日,何德普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而这次审判高智晟律师的审判长,则是当年判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10年至8年徒刑的审判员。这些被无辜判刑的都无一例外的在被拘留和服刑期间受到酷刑折磨。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司法机构,从来就是中共镇压异己和迫害人民的政治工具。上述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检察院,这些年来不知把多少坚持信仰的F学员、致力于中国民主自由的优秀青年和被权贵人物逼得家破人亡走投无路的维权民众送进监狱。我难以理解的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把无辜的、这个民族最优秀的分子送进监狱而不受到良心的拷问。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也许问题该这么问,是什么制度可以把普通人变成如此冷酷的恶徒,又是什么机制可以把坏人都搜罗到执法部门?
    
    也许这两个人四十年前的故事可以给出部分答案。
    
    1966年文革初期,刘少奇和邓小平派遣工作组进驻北京工业大学,当时的学生刘京成了工大“文化革命委员会”主任,谭力夫则当上了红卫兵总队长,斗“黑帮”,打教授,整反对工作组的师生的黑材料,进而把他们打成“右派”,真是不可一世。到了7月,刘少奇、邓小平失势,刘京需要寻找新的投机点。8月12日,刘、谭两人贴出一张题为:“从对联谈起”的大字报,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建议,要把“血统论”“提炼为政策,成为将来的本本和条条的内容”。全国各地至少上万人在“血统论”为指导的“红色恐怖”中被打被杀。仅北京在血统论猖獗的“红八月”中便被活活打死1772人之多!
    
    第二个是梅岚冰讲的她母亲赵志英的故事。赵原为中共“上海地下党”,1970年因不肯出俱伪证,陷害乔石一众,被“专案组”人员活活打死在粤北山区曲江县马埧水库埧下一座旧锅炉房里,死后被“专案人员”用铁链拖着尸体、用马达皮带鞭尸游行七公里至韶关钢铁厂大门之处,被当地工人和邻近农民截住理论。这时人缝中钻出一个人自称其在大学里学法律,懂得验尸。 “专案人员”当即令其签具死亡证书,死亡原因为“畏罪自杀”。这位签的名字是“肖扬”。肖扬当时并不是责任在身、身不由己,完全是他自告奋勇的个人行为。据说当年韶关地区冤死,惨死的“死亡证书”都由他经手。
    
    第一个故事里的主角刘京就是现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第二个故事的主角肖扬,则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的首席大法官,自告奋勇为“专案组”解围的是他任广东省曲江县县委宣传部干事时的“杰作”。
    
    这两个人都是在文革这个中共最大的政治运动中崭露头角的。中共历次的政治运动,从建政初期的镇反、三反五反,到1999年开始的镇压F,除了镇压不同观点、恐吓人民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在人群中发现最没有良心的坏人,加以培养,逐步提拔到领导岗位上去。这就是“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过程。与此相配套的还有考察干部的“奖恶惩善”制度,及时清除“混进革命队伍”和无法适应坏人当道环境的好人和还没有那么坏的人。这样的制度,确保了在司法系统中(和中共的其他系统),做坏事永远是“政治正确”。不是说司法系统就没有好人,而是这个系统保证了即使有好人,在任何时候都是少数,都是“政治不正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晓航:中共名为反腐败,实为垄断腐败
  • 郭永丰:由陆建华案看中共本性之邪恶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邢晓西致中共四川省委及全国总工会的公开信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牟传珩:中共官员为何漠视政改
  • 杨光:辛亥革命与中共僭政
  • 郭永丰:实名制是中共进一步对人民犯罪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陈破空:中共盗取他国财富自肥
  • 从今年中共的征兵工作透视专制/泛蓝联盟
  •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刘水
  • 中国作协:中共文化附庸与装饰/刘逸明
  • 中共专制是大学“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的根本原因
  • 余杰: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中共官僚的“鸡的屁”主义/吕耿松
  • 团派大接班是中共专制走向衰落之写照/钟观常
  • 刘逸明: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 中共四大军区高层大变动
  • 山东省委副书记杜世成遭中共查处 与党内斗争有关
  • 中共处置贪官或出于权力斗争需要
  • 中共高层首次承认:2008恐经济崩溃
  • 中共人事密码318与456
  • 中共第五代领导接班人 李克强获选亚洲明日之星(图)
  • 中共海军司令张定发病逝发布方式不寻常
  • 第五代已相继浮出台面,胡春华被看好是中共隔代接班人
  • 中共组织在沃尔玛中国店发展壮大
  •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面临挑战
  • 中共政改两大重心:党内民主和行政改革
  • 中共处置掌管奥运项目北京副市长刘志华
  • 年轻“黑马”部长孙政才向世人显现中共未来接班人
  • 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 七大议案遭否决
  • 中共地方一把手不再提名纪委书记 反腐形势有变动
  • 中共最新省级官员任命情况一览
  • 中共,你在被谁抛弃/蔡光武
  • 中共统战部升级扩权角色更吃重(图)
  • 中共改革派元老万里过九十岁大寿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