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又谈鲁迅--评朱学勤《鲁迅的思想短板》(修正)
(博讯2006年12月25日)
    朱学勤更多文章请看朱学勤专栏
    
     “南方周末”《鲁迅的思想短板》,是一篇反鲁文章,但脱出了“骂鲁”的低层次,而深入理论思想层面,这样的严肃批判是值得重视的。 (博讯 boxun.com)

    
    此文有几个观点,本文略作批判。
    
    第一,说鲁迅“忽视经济自由,尤其是制度层面的经济自由”。
    
    这个判断既对,又不对。说对,鲁迅确实没有太多关注经济自由,说不对,是当今称重的自由主义者如胡适,也没有太多关心经济自由。与他们相比,鲁迅没有任何特别。但千万不要以为鲁迅反对经济自由。
    
    说实在的,鲁迅确实没有为资本主义唱过赞歌,相反是倾向于平等的,包括经济平等。但鲁迅似乎并没有主张公有制与计划经济,他的经济平等理想甚至还达不到当今西方国家的福利国家模式。社会主义(此社会主义不是后来的苏式社会主义)是鲁迅时代的世界潮流,知识分子大多赞成,胡适也认同过社会主义,在这方面鲁迅并不是太热衷的一个。
    
    当时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都偏向政治层面,而不是经济层面,胡适也是如此。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的崛起要伺哈耶克之后了。但在看到极权主义经济的可怕后果之前,哈耶克本人也是个社会主义者呀。鲁迅这代人处于自由经济环境中,他们看到更多的是自由经济之弊,而不是之利,这是很正常的。
    
    我的结论是,鲁迅没有为自由经济唱过赞歌,但决不反自由经济。
    
    第二,此文说鲁迅“个人的无治主义”,是无政府主义,并且认为“个人无治主义”是反代议制的自由主义的,是不重制度层面建设的浪漫主义。
    
    “个人的无治主义”是无政府主义吗?无政府主义一个重要特点是强调合作式生产,以反对资本主义,中国的无政府主义也都对合作经济倾心,但在鲁迅的思想中丝毫也找不到赞美合作经济的成份。鲁迅式“个人的无治主义”可能与无政府主义有某种相通之处,但自由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不也有相通之处吗?鲁迅反抗的一直是对个人权利的剥夺,要求的是国家层面对个人权利的保障。我们认为鲁迅的思想底色绝对是自由主义的。
    
    鲁迅确实不太制度建设。但在鲁迅那个狂飚时代,偏重于实质自由,而不是保障自由的制度设计,不是很正常吗?
    
    鲁迅确实对“代议制”没有好感。但“代议制”与自由主义并不是完全一回事。“代议制”的实质是民主,“代议制”作为民主运作的一种方式,是与“主权在民”相关的。“代议制”虽然是英美政治的主要形式,但英美政治的真正本质在于“权力制衡”以保障自由权利。在自由主义的两大潮流中,鲁迅好象偏向洛克式自由主义,而不是卢梭式自由主义。鲁迅好象对卢梭式的“公意”、“主权在民”很反感,他用“超人意志”来对抗“群氓”,所以鲁迅的骨子里确实有几分反民主的成分。
    
    鲁迅的反民主,大概源于在中国的启蒙者角色。大众并不热爱自由、相反是专制与等级制度的维护者,这在种情况下,民主是不可行的,民主意味着复辟。鲁迅的反民主,正是为了自由。
    
    由鲁迅的反民主,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孙文的“训政”。“训政”就是由一个专制政府来统治,以便教育民众民主自由的道理。这种教育民众的说法,与哈耶克的自发秩序是很矛盾的。在哈耶克看来,自由是不需要教的,但在中国,自由是需要教的。那么,如果大多数民众不理解自由,反对自由时,民主就无法实行(否则就要回复到专制帝制了)。民主是无条件的,还是有条件的?如果我们承认民主是有条件的,那与中共所谓中国人民还没有达到民主的程度的说辞有什么差别?这确实是个头痛的问题。
    
    我的结论是:鲁迅可能是反民主的,但不反自由,相反反民主是为了保自由。
    
    第三,此文说鲁迅的“国民性改造”与毛文革的“思想改造”是一致的。并以日德为例,说明改造国民性是“文化决定论”,是拒绝政治制度改造的遁词。
    
    我们认为鲁迅的“国民性改造”当然也是思想改造的一种,但不是“人性”改造,所以与毛文革的“思想改造”是天壤之别。国民性改造是要在一个“奴隶与奴才”的世界中,创造一个“人”的世界,这个“人”的世界是一个强调个性独立与个人自由权利的世界,而不是毛文革的“思想改造”倡导的“大公无私”的“灭人欲”的世界。鲁迅要造就“独立的个人”,毛文革要造就“依附国家的顺民”,这就是两者的区别。
    
    改造国民性也不是“文化决定论”,而是一个现实的策略。启蒙运动是社会变革的必要前提与环节。要在等级制与家族制的中国社会,创立一个自由、平等、保障个性的社会,是必须要进行思想启蒙,即国民性改造的。
    
    鲁迅式国民性改造完全不同于日德的本民族文化优越论,相反是批判复古派的本民族文化优越论。鲁迅是倾心于自由社会的,绝不容忍“国粹”,更不要说本民族“血统优越”了。鲁迅的国民性改造是要为政治制度改造鸣锣开道,而不是作为拒绝政治制度改造的遁词。
    
    我的结论是,鲁迅的国民性改造是要开创一种新文化,新思想,目的在于建立一个自由的新社会。
    
    总的来说,《鲁迅的思想短板》的批判是严肃,而有理论深度的,但在概念的应用上自由联想太多,不够严谨。尽管如此,但仍不失为反鲁文章中的上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勤:我们精神锚地在哪里?
  • 朱学勤评论杨振宁:说真话并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
  • 朱学勤:把批判的矛头针对“坏”“权贵”
  • 美国之上还有人类在--回应朱学勤教授/冼岩
  • 朱学勤:“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
  • 朱学勤:愧对顾准
  • 朱学勤:政改是实现公平的正确路径
  • 费孝通与朱学勤访谈录
  • 朱学勤:百年理性 百年酒性
  • 朱学勤:以民为主是和谐之源
  • 朱学勤:波尔布特是怎样炼成的
  • 朱学勤:2004——传统文化思潮激起波澜
  • 咖喱:不应该谅解上海帮——和朱学勤教授商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