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谁给了河南宋智慧刘卫星违法的免责特权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2月23日)
    
    
     (博讯 boxun.com)

    
     河南包庇腐败分子是闻名的,最新的《给国务院的建议书—再次要求依法追究河南省省长的行政责任》一文,再次给了这个结论铁的佐证。
     这个依法维权的事件,从2001年到现在,看来一直没有熄火。作为中国律师界的优秀代表之一的律师自身的亲身维权事件,用最理智、最策略、最普遍、最实际、最温和的合法手段,对直接操着律师执业生杀大权的顶头上司,每年征收律师数千元不等的注册费提出了质疑,最终在社会各界的压力下,自知理屈的司法厅局,最终取消了中国律师头上的注册费,对12万律师来说,每年免除尽3个亿的非法经济负担,对中西部和大量年轻刚入道的律师来说,无疑属于利好。为此,中央电视台2003年10月曾连续用三天介绍了该事件,其时间之长,收视率之高,为建国57年以来对律师报道的首例。
     为什么后来这笔注册费后来改头换面,在有的地区又变成数额类似的律师协会会费?使得刚轻松的中西部和大量年轻、刚入道的律师的肩膀上又沉重起来?归根结底的主要原因是两个:一是律师自身维权的不彻底造成的,二是有的律师管理机关的违法责任人得不到依法追究所致。
     听说,河南二李当年质疑顶头上司司法厅局征收律师注册费,跟其他公民通常使用的方式一样:信访和诉讼。信访多次,结果都石沉大海;信访无果,无奈,只好诉讼。问题是这种方式恰恰是律师顶头上司曾经“多次提倡的”,各地司法厅局是各地普及法律常识的主管、指导部门,后来听说改叫依法治市(省、县)办公室,一个机构两个牌子,他们连续制定的五个法制宣传五年规划里,几乎每个规划都信誓旦旦要抓好领导干部和青少年两个普法重点,抓好学法向守法、用法的重点转变,每次为了提高这个《规划》的权威,都要请国务院等来“批转”一番。实际国务院不知道,这个生产《规划》的部门,也是践踏法律最严重的部门之一。
    
     用上司倡导的法律诉讼方式维权,却遭到上司最严酷的报复。当年河南二李对顶头上司违法收律师注册费,从中央电视台节目看,无非要拯救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良心和职业良心,无非履行一下彻底护法的职责,尤其使用的还是上司教育的、要求的、倡导的法制手段,并没有任何出格的言行,但是,河南司法厅局却对自己五五《规划》倡导方式的实践者采用了叶公好龙的职业报复,这种倡导者打击自己所倡导的实践者,这种倡导依法治省者打击报复自己倡导的实践者,在中国法制史上再书了丑恶一页。
    
     省级司法厅对律师的最大的权力就是律师注册权和发证权,他们河南司法厅打击报复一下就用足、用尽了这个权力,导致二李失业、下岗,2003年至今,二李全国流浪已四年。作者曾有幸在南方见过一李一面,当问及饭碗《律师执业证》现状,为何不给河南司法厅“和谐”一下,李律师给我们留下一句话:宁做流浪汉,不做亡法奴。看来,他们跟顶头上司的法律分歧很深。
    
     河南省司法厅的打击报复,直接导致律师更多的把吃饭作为职业的唯一或第一的手段,维护社会正义、公正成了第二或不触犯违法强权为例外,中国律师的使命、责任的客观度、效果度都大大缩水,杀鸡给猴看的法制恶果,弥漫着整个律师界。
    
     其实,二李受到连续四年的非法迫害,在河南司法厅也是不得人心,主要打手、违法者是律师管理处的处长宋智慧和副处长刘卫星,厅长郭峻峰是后台,三个抱团儿违法。司法厅其他官吏早就对他们疯狂违法议论纷纷,盼他们早下台。那场从2003年郑州金水区法院开始,经过郑州中级法院二审和再审,历时已经3年余,最后二OO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再审)赔偿判决书判决下达,维持本院(2004)郑行终字第33号行政判决(赔偿李苏滨工资损失14040元及其他直接经济损失30元)后,河南各界不少人都纷纷要求河南省委、省政府实施问责,但是被郭顶住,理由是:如果要按照《河南省行政机关执法条例》《行政许可法》《行政监察条例》来问责宋和刘,就立即把省有关领导的丑事腐败都掀出来,因为郭过去是省委纪委副书记,手里掌握省领导
    大把问题。结果,河南省主政官吏都极为害怕,退避三舍,反正一万四千国家赔偿金压不倒省财政厅,二李也没有省长头上的乌纱分量重,法律更是纸上的黑字没用,二李还得继续冤案下去。
    
     河南官吏就是这样抱团儿违法、践法、黑法、玩法,在黑暗的四年中,河南二李已经使用了所有能用的法律,穷尽了所有的法律手段,客观已经宣告中国法律在治吏上的破产,宣告了一切温和、合法手段和理智状态维权的再次彻底失效,宣告主管律师的官吏已经在中国人心丧尽。
    
     清算河南司法厅的违法官吏,不是违法的程度问题,而只是个时间和条件问题。(草根) (博讯记者:草根)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