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夢之魂:陶君筆友的逃亡和文壇老友的釘子(下)
(博讯2006年12月21日)
    
    文章摘要: 我認為,中共專制暴政的強大、殘暴、狡猾固然是原因之一,學生的不成熟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最根本的原因。最主要、最根本的原因恰恰在於:中國知識界由來已久的、根深蒂固的奴性!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夢之魂,
    
    發表時間:12/18/2006
    
    聽說了我在文壇老友處碰釘子的事,陶君到是一直勸我不要過於責怪他們,而我卻久久不能釋懷。我並非計較老友對我個人的態度,而是感慨他們對中國民主事業的態度。實際他們並非是拒絕、回避我個人,真正原因是因為我向他們介紹了中國的民主運動,他們是在極力回避民主運動,不願和民主運動沾邊。在民主和專制正處於激烈的搏鬥之時,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們選擇了回避和沉默。當年意氣風發、豪情滿懷的文壇朋友,今天究竟是怎麼的了?
    
    回想二十多年前,那時我才剛剛步入文學界,被文革摧殘得一片凋零的文學正在復蘇。一篇又一篇在思想和藝術表現上打破框框、充滿活力和新意的作品,一篇又一篇突破禁區、觀念更新的理論文章橫空出世,一個又一個才華橫溢、思維超前、令人耳目一新的作者和理論工作者嶄露頭角。我記得我在老朋友刊物上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同當時一系列傳統觀念唱反調的。當時北京的許多刊物不願或不敢發表,而我當初還不認識的老朋友們的刊物毅然決然、衝破阻力決定全文刊登。文章的觀點今天看來早已是很正常的了,但在當年卻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參加某省的文學年會,原本和我關係還算不錯的老前輩、老詩人、文革中也曾遭受過批鬥、"專政"的省作協副主席,當聽說我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時,當場怒容滿面、拂袖而去,搞得在場的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當然,這篇文章也成為兩年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中,當局宣傳部門對刊物羅織的"錯誤"之一。而我更不能忘記的是,電影評論界的老前輩,57年電影界的大"右派",剛剛複出的鐘惦棐先生,讀過我的文章後欣喜異常,認為我提出了他過去未認識到的見解,立即設法和我聯繫,並力邀我參加他正在籌辦的中國電影藝術中心的工作,還專門為我給王蒙寫信設法解決進京戶口指標。可惜他突然病故,我也就失去了協助他創辦電影藝術中心並時時向他求教的機會。我還記得在89的日日夜夜裏,尤其是在北京宣佈戒嚴以後,作協、文聯、社科院的一些朋友仍然約我一同策劃組織了抗議戒嚴、支援學生的知識界、文化界的示威遊行。那時,我真為自己能身處這樣一個朝氣蓬勃、充滿信念的隊伍行列而慶倖,為自己能結識這樣一批剛直不阿、敢作敢為、德才兼備的朋友和師長而感到由衷的欣喜和自豪。可是今天,這些值得敬仰和感佩的朋友們都到哪里去了呢?又都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呢?
    
    當變革大潮奔湧而來、所謂形勢一派大好之時,能夠登高呐喊、率眾前進雖然也稱得上是一種才智和勇氣;但在逆境和低潮中,尤其是在黑暗勢力極其強大,專制恐怖甚囂塵上,甚至許多人已經放棄對抗乃至已經歸順的時候,仍然能夠默默地堅守,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六四"以來我一直在思索,89失敗的教訓究竟在那裏?為什麼原蘇聯和東歐的民主運動都成功了,而中國的89卻慘遭失敗?為什麼中國的共產主義專制能夠繼續延續這麼多年?
    
    我認為,中共專制暴政的強大、殘暴、狡猾固然是原因之一,學生的不成熟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最根本的原因。最主要、最根本的原因恰恰在於:中國知識界由來已久的、根深蒂固的奴性!
    
    在中國漫長的封建時代中,雖然也曾出現過為數不少的憂國憂民的知識份子,在我們對他們憂國憂民的精神境界和情操給予敬佩的同時,我們也不無遺憾地看到,他們的憂國憂民境界是建立在忠君即忠於封建專制皇權的思想前提和基礎之上的。無論封建皇朝怎樣更替,無論是"明君"掌權還是"昏君"當政,知識份子都毫無例外地充當著封建專制政權最忠誠的擁戴者、維護者的角色。由政權內外的知識份子所組成的士大夫階層,正是中國封建主義超穩定政治結構的最重要的社會政治基礎,而知識份子的言論、著述和學說,歸根到底都發揮著幫助封建專制皇權統治人民和鞏固政權的最得力的思想理論武器的作用。知識份子通過他們的言行引導民眾將改變自己命運的希望寄託在"清官"和"明君"身上,而不是徹底改變現實、推翻專制統治、真正獲取人的應有權利。在反對和仇視人民的反抗,視反抗為大逆不道上,無論是對現實不滿的還是粉飾太平的知識份子,無論是直言敢諫的"清官"還是慣於阿諛奉承的昏官,同一切"明君"和"昏君"的立場是完全一致的。中國的知識份子,歸根結底是封建專制主義的頑固不化的可憐可悲的衛道士。
    
    在中共這個空前殘暴和無恥的專制暴政肆虐的今天,中國知識份子的傳統奴性不但沒有絲毫改變,反而表現得愈加淋漓盡致。一方面我們看到,從延安直至中共建國,出現過抨擊不正之風的王實味、寫出三十萬言書向中共申訴自己獨立不羈文藝主見的胡風、1957年敢於向中共提意見的大批"右派分子"、直至89中敢於挺身而出、支持學生民主要求的許多專家學者。。。。。。然而另一方面,更多的知識份子卻參與了對王實味、胡風、"右派分子"及89學運的批判、聲討和圍剿,充當著專制暴政的可恥、可鄙的鷹犬和打手。然而尤為可悲的卻在於,胡風一邊寫著三十萬言書,一邊卻又寫著"毛澤東/列寧、史達林的這個偉大的學生/他微微俯著身軀/好像正要邁開大步的/神話裏的巨人"、"毛澤東!毛澤東!/中國大地上最無畏的戰士/中國人民最親愛的兒子/你微微俯著身軀/你堅定地望著前方/隨著你抬起的巨人的手勢/大自然的交響湧出了最強音/全人類的希望發出了最強光/你鎮定地邁開了第一步/你沉著的聲音像一聲驚雷。。。。。。"(胡風:《時間開始了》,1949年11月20日《人民日報》)這種肉麻吹捧專制獨裁者的詩句。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受盡折磨淩辱的許多作家、藝術家獲得平反以後,並沒有認真、嚴肅、深刻地去反思造成我們民族巨大災難和他們本人痛苦經歷的真正原因,反而起勁地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為中共歌功頌德、搖旗呐喊,不遺餘力地加入"母親也有錯怪孩子的時候,孩子是不會埋怨母親的"這種自欺欺人的謊言大合唱。這也正是那位文革中飽受批鬥的省作協副主席,之所以對敢於挑戰將中共稱為"母親"、將迫害說成"錯怪"、鼓吹寬宥"母親"的奇談怪論的我怒目相向、大發雷霆的 緣由。
    
    在89學運中,相當多的知識份子雖然能夠站出來支持、聲援學生,但充其量不過僅僅是支持、聲援而已。知識份子並沒有毅然決然地公開站到反對專制、爭取民主鬥爭的第一線,擔負起民主運動的主力軍的使命。這樣就使稚嫩的青年學生孤軍奮戰,獨自承擔力不從心的運動主力軍的職責。這是89失敗的第一個原因。而更關鍵的在於,無論青年學生還是知識份子的絕大多數,都還沒有真正徹底認清中共的罪惡本性及面目,認清馬克思列寧主義、社會主義異端邪說的反動本質,並下定決心徹底否定中共和社會主義,推翻中共暴政,實現沒有中共暴政的真正的民主制度;而只是企圖在不從根本上觸動中共專制政權,並在遵循中共反動法律法規的前提和基礎上,去爭取中共當局的修修補補的改良,爭取中共當局允許和認可的"民主"。為此,學生和知識份子都在極力表白,他們並非如"426社論"所說的那樣"反黨反社會主義"。一部分知識份子則更力圖充當中共當局和學生的說和者和調停人,其實質是讓民主運動接受中共當局的招安。這也正是天安門向毛酋像潑墨的三勇士為何會被一些學運參與者視為異類,並被扭送公安,時至今日仍有一些"民運人士"對他們心存芥蒂、對他們當年的壯舉百般挑剔的原因所在。
    
    在中共的專制淫威面前,知識份子階層的相當大部分蛻變成了沒有靈魂、沒有人格的活屍:有的鑽進故紙堆,脫離現實、躲避塵世;有的滿足於媚俗和無聊;有的沉迷於風花雪月、醉生夢死;也有的甚至更淪落為專制暴政的吹鼓手、轎夫、走卒和鷹犬。作家協會、文聯、社會科學院成為中共專制當局徹頭徹尾的御用工具,成為精神文化和思想理論領域專制暴政欺騙、毒害和鉗制人民的幫兇。
    
    陶君曾寫過一首題為《聞巴金之死》的詩:
    
    聞巴金之死
    什麼 你是中國的良心
    一些有地位的文人張開大嘴
    聲音強烈得衝撞了我的耳鼓
    蒼天啊 我的良心在哪里
    民眾的良心在哪里
    找吧
    最好是提著燈籠
    什麼 你是巨匠
    我看到的卻是舉起的巨斧
    我們變得象螞蟻般渺小
    塵灰呀 別再漫天飛舞
    你活得很久
    同行們卻消失了半個世紀
    他們的壽命被你贏去
    尤其是那個輸給你的胡風子
    那是你最激情的年紀
    本可以創作平凡人的生活
    在朝鮮前線卻留下你的搖旗呐喊
    什麼 你是文學的一面旗幟
    我開始尋找旗杆
    是誰把它舉起
    答案有了
    是戰無不勝的喉舌
    曾經揚言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因為你象鉑金般貴重
    因為你高昂的讚歌
    因為你嘶聲力竭的揭發
    你死了
    旗幟就會飄落
    是風大還是吹得太久
    曾經你要說真話甚至懺悔
    這提醒了所有人
    多少年了
    不過我們只想找到一萬個以上的真誠的漢字
    這足夠贏得尊重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
    在關鍵的歷史事件中
    你的漢字去了哪里
    你才是最聰明的
    所以你在看不懂時局的時候不會表態
    您太德高望重了 就象你的主席頭銜
    政治對你來說 不過是判斷成敗得失
    你總是能跟對方向
    現在你只有去天國懺悔
    去說真話
    一萬句都行
    人間肯定是聽不到了
    民眾記得的是一個普通的老人走了
    過段時間就會忘記
    2005-11-15
    
    這首詩鮮明地表達了對巴金為代表的中國作家,尤其是身為"作家協會主席"的巴金本人的質疑和責問。
    
    二十多年前,我曾滿懷喜悅和讚賞寫過一篇《捕捉人們心中美的火花------讀短篇小說〈哦,香雪〉》的評論,極力讚揚和推崇嶄露頭角的青年女作家鐵凝的展現了新的思想和才華的作品《哦,香雪》,後來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將這篇作品作為思想和藝術上的一個正面的樣板和範例在多個場合和文章中提及,並欣喜地看到這篇作品終於獲獎而廣為人知。今天,二十多年過去了。鐵凝已從青年步入了中年,更從一個文學青年、青年作者變成了一個終身享受國家高級津貼的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國作家協會新一任主席。然而我不得不遺憾地說,今天的鐵凝不要說捕捉不到人們心中美的火花,她自己心中的火花也早已熄滅了。因為在她心中,美與醜、是與非的良知早已扭曲。昨天的鐵凝已經死掉了,當年的思想和才華也已經隨風而逝。今天的鐵凝只不過是一具可憐可悲的政治軀殼和提線木偶,她給中國文學歷史留下的將不過是一堆廢紙和笑料。
    
    在專制暴政的倒行逆施空前瘋狂,社會矛盾空前劇烈,人民的苦難空前深重,各地的維權活動此起彼複而慘遭當局兇殘鎮壓的今天,中國的知識文化界集體失語,中國的作家群集體沉默。知識界和作家群本應當是民族的頭腦、眼睛和良心,然而,中華民族今天的這顆頭腦癡呆了,這雙眼睛失明了,這顆良心被販賣了!因此,文壇老朋友對民主運動的極力躲避也就不難理解了,這正是當前中國知識份子的典型心態和表現。但更為令人擔憂的還在於,今天中國知識份子的這種奴性心態恰恰成為了一種真正的精神污染,它比專制當局明火執仗的反民主、反歷史宣傳具有更大的隱蔽性和欺騙性,它將嚴重地浸淫毒化我們民族的未來,在不知不覺中腐蝕我們民族的後代,使他們也蛻變為善惡不辨、是非不明,靈魂和人格缺失的精神侏儒和智障。這才是最最可怕的啊!
    
    十年前的"中國首屆西部文學研討會"上,面對許多代表紛紛將"中國西部文學"沾沾自喜、志得意滿地廉價刻畫和描繪為"開拓者文學"、"改革者文學"的發言,我的關於今天"中國西部文學"的精髓在於蒙昧中的覺醒的石破天驚的講話曾經激起了許多與會代表的不滿,有的代表幾乎要找我拼命。而今天看來,包括"西部文學"在內的中國當代文學遠遠沒有擺脫蒙昧。覺醒------包括藝術觀念和社會觀念上的覺醒,也包括作家、藝術家人格和靈魂上的覺醒和昇華------仍然是中國文學和文化,以及中國知識份子刻不容緩的和首要的課題。
    
    為了重建中國的非御用的、具有獨立品格的文學/文化,重建具有獨立人格的知識份子/文化工作者/作家隊伍極為重要.也正由於此,高智晟、袁紅冰們才格外地難能可貴,"中國自由文化運動" 才格外有價值和意義,陶君們也才格外令我振奮。正因為有了這樣一些堅毅睿智、不屈不撓的民主志士,中國的未來才有了希望,中華民族的精神才有了光明的未來,我們也才有可能真正"以自由的名義撞響中國文化復興運動的晨鐘;在民族精神廢墟上,重建我們心靈的家園"。
    
    (全文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梦之魂:陶君笔友的逃亡和文坛老友的钉子(上)
  •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 陶君:今天你和谐了没有?
  •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 陶君:美国为什么姑息中共的极权统治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陶君: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 陶君:户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
  • 陶君: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
  • 陶君:给师涛的命运把把脉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 陶君被释放两个多月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