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林昭的背后有什么道义资源
(博讯2006年12月21日)
    看到有人认为中共过去镇压的良心犯是错整没有良心的人时,正好时林昭的74岁诞辰.[见下面的附文]
    
     我现在想的是,当年一个弱女子,孤身一人对抗中共的血腥政权时,背后可有什么道义的支持? (博讯 boxun.com)

    
    她身后可有数千人的签名声援?可有海外媒体的大量报道?可有一些西方大国的国会,议会的关注?可有人给美,英,法等国的人权官员通报情况?
    
    当年的林昭,身后可曾拥有这样丰厚的资源?
    
    林昭当时不但和外界完全隔绝,而且,就是想写出心里话,连纸和笔都没有,只能用自己的血写在床单上.
    
    一个一无所有的女性,面对是暗无天日的封闭的专政机关.家人得到的,只是一张补缴子弹费的通知书.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孤立无援的弱女子,她从来没有低头,她敢对中共说不!
    
    如果今天在监狱中的是林昭,她身后具有数千人的签名声援.具有海外媒体的大量报道.具有一些西方大国的国会,议会的关注.具有人给美,英,法等国的人权官员通报情况.等资源.
    
    而她今天面对的,已经不是闭关锁国的毛泽东式的无法无天的集权国家.而是一个必须和世界打交道,必须考虑外部世界的压力的政府.
    
    今天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
    
    古木【:要知道,同是政治犯,往日的不能與今比,過去是中共錯誤地把沒有良心的人當作了良心犯。而今中共看到了什麽才是中國人的良心。】
    
    【而今中共看到了什麽才是中國人的良心。】精彩!!!
    
    
    【過去是中共錯誤地把沒有良心的人當作了良心犯】精彩!!!
    
    【往日的不能與今比】精彩!!!
    
    看来中共过去杀的70万反革命,关管的300万反革命,55万右派,文革中杀关管的千百万的反革命,都是沒有良心的人了!!!
    
    张鹤慈写于林昭74岁诞辰
    
    附一 武松过景阳岗.
    
    武松对店小二的劝告和他看到的手抄的告示,都认为是店小二为了留他住宿的骗局.当他看到真正的官方告示后,他知道景阳岗的确有老虎.
    他决定继续走下去,一方面是不想被店小二笑话,也是他的自信,就是说,如果真的遇上老虎,他准备一博.
    
    武松的决定,不论对错,只能是在他知道真正有老虎时,而不是在他已经遇上老虎后.如果他要考虑自己或家人,他可以不向前走.
    
    向前走当然是一个勇敢的决定,偏向虎山行的人可以算是英雄.这个决定之所以算是勇敢,就是因为这个决定,包含了准备承受风险.
    如果武松考虑家人和自身的安全,他的决定必须在承担风险前.而不是风险已经成为事实后.
    
    对武松家人的最大危害就是武松本人的安危. 所以说为了家人,甚至上就是为了自己.
    
    武松可以向前走,承担风险,去做打虎的英雄,也可以为了家人或自己的安全,退回酒店.但武松不可能在退回酒店时,仍然称自己是打虎的英雄.
    
    我们不强迫,也不鼓励任何人向虎山行.如果不想和老虎一博,就不要过景阳岗.
    
    附二:年轻时我印象中的英雄.
    
    第一个是夜奔中的林冲.他的一句台词: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应未到伤心处.是我相当欣赏的话.
    重点不在第一句,而在后面的未到伤心处.
    八十万禁军教头变成了阶下囚,家破人亡,而且连阶下囚都当不成,仍然被追杀.这时的林冲,敢说他不流泪是因为他的处境还没有到达伤心处.让我感到这是一个男子汉.
    当然,有人会苛求他忍屈求全.但我觉得总比那些天天向人诉说自己的被迫害,不断的向人展示伤疤的人,更男人味一些.
    
    第二个是巴黎公社失败后,被枪毙的一个起义军官,开枪前,他对行刑的人说:你们来摸摸我的脉,如果跳的快了,我就不算好汉.
    
    人在知道难免一死后时,最后说几句豪言壮语,应该不是太难的事.阿Q也还是唱了几句,特别是有观众的地方.
    
    但是,一个不能人为控制的心脏脉搏,是不能做假的.
    
    我并不是在鼓励人们视死如归,只是想说,是一个英雄,和做一个英雄,绝对是两回事.
    
    .20/12/06. 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不要用狼的标准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事实和逻辑不是可以用感情,良心等任意塑造的/张鹤慈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暴力只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张鹤慈
  • 张鹤慈: 谈王友琴--附谈造反派
  • 张鹤慈:关于造反派的定义,和宋永毅商榷
  •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张鹤慈:如何看待胡温的和谐社会 ?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