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中国必有一战——走出吊诡时局的门槛
(博讯2006年12月17日)
    文章摘要: 从中国社会近年来出现的中共胡温政策与地方政府所行严重背离情况来看,我认为在大的方面是胡温理想与现实官僚集团所行的背道而驰,这说明胡温是想有所作为的,也说明胡温与现行官僚机构运转惯性是不一致的。这种理论与现实的严重悖谬就显示出了中国可能的转机。
    
     作者 : 王德邦, 發表時間:12/14/2006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中国时局日益吊诡,让国际国内关心中国时局人士的诸多预测一一落空,中国究竟要何去何从,在胡温登台上演近一届时仍不明朗。虽然今年十月结束的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上高调推出了“建设和谐社会”,并且中共似乎开动了一切宣传机器来为和谐社会建设鼓与呼,然而回到社会现实中,我们寻找不到什么和谐建设的实例。那些公权对私权的侵害仍然是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强制性拆迁在加速,疯狂性圈地在肆虐,企业掠夺性转制在增加,搜括性破产在扩大;同时对被侵权而上访申冤者依旧是围追阻截、抓押关打;对社会维权异议人士仍然监控骚扰、威胁恫吓、打击构陷。这个社会因权力而带来的灾难在和谐的高歌中突飞猛进。面对这种状况,任何一个生活在这遍土地上的无权者都不敢有任何和谐的联想。如此现实的苦难与高调的和谐宣唱形成了鲜明的映照,出现完全的悖谬。
    
    当然对极权政体而言,这种理论的高调与现实的阴暗的悖谬原本是一以贯之的事,对此国际国内关心时局的人士本就早有认识。尽管如此,如近年这般赤裸裸的理论与现实背离,仍然是让人匪夷所思。因为历史上极权政体总还在理论高调之下作些现实的伪装,至少在一定时期会有一些欺人的假象。而今天好了,中共中央只要一出什么重大精神,立马地方就有相反的例证。如胡锦涛先生担任总书记后出来参加纪念宪法二十周年大会,提出了“依宪治国”的口号,结果不久广州就出现“孙志刚命案;胡温后来提出科学发展观,上海马上要上世界级的项目,要建世界级的都市,许多省市也是急匆匆上大项目,搞高投入,当然后来上海帮得到了回报--陈良宇下台,但是还有很多省市依然矢志不渝地追求大项目、高投入,一副誓将科学发展观砸烂的派头;尤其自去年以来,中央为了调控土地,制止地方以各种名目强行征地、暴力拆迁,然而从广东南海、汕尾、佛山,到四川成都、自贡,到福建莆田、到山东济南等等地方,可以说中国几乎所有的省市都存在严重的土地违规案子,据国土资源部公布说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乡镇以上政府部门都存在土地违规事件,并且在中央三令五申严格土地管理的情况下,各级政府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疯狂;近年来建设法治社会也是中共常挂嘴上的言词,可是各种违法乱纪的案子层出不穷,各种假案冤案应接不暇,不说那夫妻在家看黄碟案、处女卖淫案,就是如汕尾那样的血案,制造血案的主犯居然就是革职或轻判,而受害的老百姓却有一批人被重判,这哪有什么法制,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特别在六中全会以来,中共高调推出构建和谐社会时,地方各种暴力冲突此起彼伏,政府公然动用公安、武警,甚至使用枪炮,如上月四川广安、山东济南、广东汕尾、江西南昌,都出现过调动大批武警公安镇压市民学生维权的事;当然在所有这些悖谬之中,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案及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案更是具有对”依法治国”、“建设法制社会”口号荒谬的标杆性注释。这几桩典型的司法构陷案,在国际国内高度关注之下,公然违法操办,其中对人权赤裸裸的侵犯,对文明厚颜无耻的践踏,我想在中外的历史上都无出其右。这等等的罪恶居然都是在一一对应的中共相关号召下的反其道而行,现实的为恶活生生地颠覆着中共的政策与目标。
    
    如此强烈而直白的现实与理论的反差,究竟说明了什么?一般而言,这种悖谬无非是如下几方面情况:
    
    其一、中共地方政府的现实作为就是中共中央理论的经典注释。中共的理论原本就是反其道而行的,在那些高调的背后本来暗示的就是另一层用意。如依法治国就是以法律为工具来打压迫害天下百姓,来构陷镇压维权异议人士;科学发展就是要将假大空装成科学,要将掠夺搜括变成慈善,要将侵权滥权变成“代表”;和谐社会就是铲除异己,消灭抗争,禁绝异议,实现一元思想、一元文化、一元独尊的专制统治。如果说现实地方政权的所为就是中共中央精神的体现,那么近年来胡温所一再努力想促成中国社会与文明的接轨就是一个南辕北辙的笑话了。从现时中共中央理论政策的代表胡温的成长历史及一些具体表现来看,我相信这应该不是胡温的本意。
    
    其二、是理论与现实的应有差距。任何好的理论要落到现实中都有个差距,这表现在时间上,理论通常应该超前,以利于指导现实。胡温的理论提出后在落到现实中时还有个消化适应的过程,是由于地方政府执行的滞后,或领会精神的不够,导致了现实与理论的背离?然而胡温已经马上作满一届了,如果一届还不能将自己的精神让各级政府执行机构遵行,那么再是一届他们就得退休了。这种现实对理论的滞后若如此,那么胡温纵有好的思想看来也得等他们的后来接班者落实了,然则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后来者能执行他们的旨意呢?看来如此现实的滞后,显然不是一个政策的正常运行,更不是胡温所需要的结果,所以现实并不是正常地反映着理论。
    
    其三、现实的所行与理论的精神正处于背道而驰状态。胡温的依法治国、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本来是具有现代文明内涵的口号,力图通过这一切努力来纠正过往的一些政策错失,以为进一步向现代文明转型作些准备。然而现实的中国极权官僚集团却完全在已有的惯性下运转,仍然依从着人性的罪,利用制度的恶来中饱私囊、来渔肉百姓,以致一切文明的理念都是他们拒斥的对象,一切现代的法制都是他们仇恨的敌人。所以胡温怎么提倡都与他们无关,进而出现胡温唱胡温的调,他们行他们的事,产生官僚集团对胡温精神上的完全背叛。不仅如此,甚至中国官僚集团已经结成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团伙,他们有信心与力量抗衡胡温,并且左右胡温,让胡温按他们的意志办,否则他们就给胡温难堪。如此一来,胡温与中国官僚集团就有一场历史性的较量。
    
    通常来说胡温与官僚集团原本是存在如下几种状态的:其一胡温成为官僚集团利益的代表。这如他们前任一样率领官僚集团侵吞民脂民膏,纵容权灾泛滥,上下沆瀣一气,这样官僚集团就拥护他们;其二胡温不代表官僚集团利益,但不威胁官僚集团,政策不符合官僚集团的利益,但不伤害官僚集团的利益,这样大家就互不侵犯,形成胡温唱胡温的调,官僚捞官僚的好的和平相处局面;其三是胡温要走现代文明的路子,不与极权犯罪团伙为伍,并且要想法干涉这种犯罪集团,那么就可能出现几种结果:1)官僚犯罪集团的力量足够强大,实现对胡温的绑架,导致胡温被左右,以至被胁迫同罪。毕竟胡温也得靠这些官僚来运转社会统治的机器,如果胡温无力驾驭改造这个机器,那胡温就得成为这个机器的一部分,从而使胡温没有选择地随同这个机器运转;2)胡温与官僚集团力量相当,那么可能谁也奈何不了谁,形成互不干涉局面,这样就出现如明朝万历在位期间的消极对抗情况,最后耗到任期满,体制依旧,胡温一事无成,徒留历史叹挽;3)胡温强势改革,扭转极权犯罪团伙的为祸。若如此那么一场胡温与官僚集团的殊死之战在所难免,既然官僚集团对胡温绑架失败,而互不干涉原则破裂,那就只有你死我活的较量。
    
    从中国社会近年来出现的中共胡温政策与地方政府所行严重背离情况来看,我认为在大的方面是胡温理想与现实官僚集团所行的背道而驰,这说明胡温是想有所作为的,也说明胡温与现行官僚机构运转惯性是不一致的。这种理论与现实的严重悖谬就显示出了中国可能的转机。那么这种悖谬之后是理论屈服于现实,最终成为现实罪恶的注释体而蜕变为现实罪恶的粉饰,进而成为历史的笑柄,还是最后理论扭转了现实,引领现实走向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这就要处决于各方面的因素了。从目前严重悖谬的现实来看,这种悖谬是不可能这样延续下去的,必将出现一次大的较量,在这个意义上中国难免一战!
    
    应该说中国这一战随着中共十七大的临近已经徐徐拉开帷幕,而上海陈良宇案则直接引燃了这场决战的烽火,可以肯定的是一场改变中国几千年专制集权运行轨道的历史宏剧就将上演。
    
    2006-12-13于北京
    《自由聖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从五分到五十元的子弹费变化看中国司法的“进步”
  • 王德邦:中国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新探索——话说“八毛钱赎回选票运动”
  •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
  • 王德邦:百年一场宪政梦
  • 极权必将成全高智晟!/王德邦
  • 一样的问题,两样的解答(之一)/王德邦
  • 谁是真话?向谁要真相?何以获得真相?/王德邦
  • 中国社会变革认识纲要/王德邦
  • 必将崩溃的中国经济/王德邦
  • 王德邦:我们不会坐视对高智晟律师的暴行
  • 王德邦:写在《世纪中国》关闭之日
  • 法院判决背后的社会价值写真/王德邦
  • 王德邦:回乡一路看民情
  • 王德邦:拒绝把自己当人看的临沂警察
  • 切实改善本国人权是对国际人权的真正贡献!/王德邦
  • 盲人牵引走过黑暗 向陈光诚致敬/王德邦
  • 王德邦:对周国聪案的另类解读及忧虑
  • 王德邦:人权重灾下的山东昭示着什么?
  • 王德邦:年与月的争吵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