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梦之魂:陶君笔友的逃亡和文坛老友的钉子(上)
(博讯2006年12月17日)
    文章摘要: 自由有谁不爱、不向往呢?但一颗接受了民主、自由、正义思想洗礼的正直的心,虽不敢自诩以天下为己任,但起码是不会善恶不辨,甚至为虎作伥、与专制邪恶同流合污的,而且一定会将明哲保身、只顾个人安全、安逸,以至牺牲他人民主自由权利的行为视为一种耻辱。
    
     作者 : 梦之魂, 發表時間:12/16/2006 (博讯 boxun.com)

    
    我仍活着 所以不朽
    我死了 活着的一定是我的传奇
    我现在就开始了冲锋
    用中弹的身躯
    掩护前赴后继者
    我听到了爆炸声
    那动人的旋律
    包含着我的追求
    蚂蚁都揭竿而起了
    成群结队地举着旗子
    虽然小 却也满地铺红
    在攻占高地
    那罪恶的高地
    曾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为了活着
    死 才会辉煌
    ------陶君:活着是种传奇
    
    前几天,突然接到笔友------诗人、异议写作者陶君的电话,称他原来工作的公司突然遭到省国保人员的搜查,公司并因他的原因而受到国保威胁,国保向公司出示了事先准备的以及从陶君使用的电脑中清查出来的陶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证"和以往的"反动历史"与"罪行"材料。于是陶君陡然间失掉了工作,当然也就丢掉了赖以生存糊口的饭碗,同时为躲避当局的进一步追逼和抓捕,只得丢弃用以栖身的租来的住处和无法随身携带的物品,孤身一人逃离顺德,开始了流亡。
    
    我很想为落难中的笔友伸出援手做点什么。然而我既非高官,无法保护他的安全及正常生活工作和正当权益不受侵犯;亦非大企业家,不能为其安排什么工作职务和提供薪金。唯一想到的,是担心他匆忙出逃,万一身无分文,将陷于食宿无着的绝境。然而陶君不愿连累他人,坚持不来我住处。于是我想给他送点钱过去,一两千,哪怕三五百,即使不能解决长期困难,总能有助于燃眉之急。但其时我正好也处于一文不名的状况,天天要为生计犯愁,喝了好几天的稀粥就咸菜眼看也即将告罄,一下子让我好伤脑筋。
    
    前几年离开社科院和文学界后,我曾轰轰烈烈做过一段生意,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冤狱不但使我遭受了巨大损失,且连累了大批客户,现在自然是不方便再去惊动人家。我突然想到了过去和我颇有交情的某著名刊物的总编。在正提倡"思想解放"的年代,我不但曾经是该刊物作者,在该刊发表过在文学界、电影界产生过有较大影响的、观念较超前、思想观点尖锐、颇有冲击力的文章;在新疆举办"首届西部文学研讨会"时,刊物作为主办者之一还曾将我列为特约代表邀请赴会;而且在刊物创办之初,经费出现困难时,我曾自告奋勇通过我的讲学,义务为其筹集过一笔资金;更由于刊物较有棱角,发表过类似我的一些与正统观念不大一致的文章,后来成为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口实,最终被当局勒令停刊。我想,凭这样一段休戚与共的关系,暂借一小笔钱,更何况说明下个月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为了避免对方担心,再说又未事先同陶君打招呼,所以并未向老朋友讲清借钱的具体原由,只说自己有临时困难。但我也不想欺骗朋友,更出于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责任感以及对老朋友的关心和信任,我向他介绍了国内外民主运动的状况和形势,介绍了《自由圣火》、《黄花岗》、《民主 *论坛》、《大*纪元》等网站,并介绍了通过《动*态网》登陆这些网站的方法,也介绍了正在举行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希望他能了解一些外界真实的和较新的信息,充实一番自己的头脑。原刊物的另一名编辑也曾与我相处甚欢:当年我应邀为兰州大学中文系学生作有关当代文学报告时他曾陪同前往;报告颇轰动,他对我也赞许有加,颇为钦佩;现在已是某出版社副总编,听说这几年也写了好几本书,我也请老朋友设法联系。
    
    借钱的事老朋友答应得很痛快,我也为终于能帮上今天的笔友一点小忙而感到欣慰。然而款却总迟迟不见打到我的帐号上。询问起来,总有各种原因,而且上午推下午,下午推明天,一连拖了三天。我想,陶君倘若真要三天粒米未进,此时恐怕已半瘫痪了。在我忍无可忍的追问下,老朋友道了实情:"本来给你打点款没什么,但因为你讲了那些情况,你现在又写那些犯忌的文章,我家里人不希望因此受牵连,所以不同意给你打款。"无语。面对这样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我一时间真不知对这位老朋友再说点什么好。另一位出版社副总编给我的是一个永远无人接听的不知什么电话号码。
    
    正当文坛两位老友的钉子撞得我目瞪口呆、头昏眼花之时,《自由圣火》的稿费如同久旱甘霖来到了我手中。虽然陶君幸好因身上尚有从原公司领取的一个月工资,没至于三天粒米未进饿昏过去,他也暂时没用我帮助,但我总算尽了点地主之谊,请他去餐馆吃了顿饭。在"伟光正"的红色恐怖迫害中,送上了一点心心相印的理解和关怀。
    
    过去我同陶君虽然不过一面之交,但在网上我早就读过他的诗歌和文章,很赞赏他的才气;及至了解了他的经历,则更佩服他的骨气。陶君是安徽铜陵人,89学运时为安徽省高自联负责人,三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也是安徽省驻京高自联总指挥和外高联常委。 1989年8月7日被安徽省公安厅逮捕。解除审查后直至 1994年之前,一直被铜陵市公安局监视居住。1999年6月 4日晚,正在西安工作的他因在西安外语学院操场点蜡烛纪念"六*四"而被陕西省公安厅抓捕关押。2001年 4月因创办网站被北京警方调查,后被深圳公安逮捕,先后关押于福田看守所和深圳市第一看守所,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起诉证据为陶君的文章《谁来监督总书记》和诗《火把》,以及由检察官出具的、由安徽省有关方面提供的所谓陶君的"反动政治表现":"一贯反动,积极参加学生组织,并为三人领导成员之一,一直为国家政治重点,违反了 2001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须从严惩处。"一审判决后,陶君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广东省高法维持原判。后陶君于广东省韶关监狱服刑,直至 2004年4月刑满出狱。在狱中因不堪忍受繁重劳动和恶劣待遇,曾于2003年 11月进行过绝食,被监狱当局强行灌食。陶君入狱后,妻子即与他办理了离婚。几年来,前妻为了生活一直在外打工,至今11岁的孩子只能寄居在姨妈家,令人心酸。
    
    陶君当年判刑重要证据之一的《火把》一诗全文如下:
    
    火把 ------纪念顾准
    
    在一个红火的年代里
    山是咸的
    水咳嗽得很厉害
    一个不屈坚毅的人
    抽出自己的肋骨
    当成火把
    把黑夜点亮
    逝去的文明
    并不高尚
    红色的语录
    是悬在心脏上的利剑
    在颠倒的岁月里
    太阳为什么从西边升起
    秋天里为什么只能收获饥饿
    谎言在伟人的嘴边就一定是警句
    他的日记
    告诉大家
    族人在受难
    而刽子手却是他们的船长
    他用火把
    启动大众
    把每个人的母指
    点燃 映红天空
    诞生时 带着挚热、正义和善良
    离去后 留下了骨髓、日记和雅典
    
    (1999-10)
    
    至今我不但看不出来有哪一句够得上逮捕判刑,反到越看越感到写的恰恰是最朴素不过的道理,足见抓捕者们和审判者们是多么害怕真理。
    
    下面这首诗系在看守所里所写:
    
    铁窗里的张望
    穿越洞口
    只有一块小小的草坪
    绿色的草坪
    一只小鸟,百日未见的小东西
    自豪地迈着方步
    天窗下撒下的几缕阳光
    吝啬地在墙上移动
    迎着它来回不停地走
    吮吸阳光的滋养
    增强抗争的力量
    正是五月
    天空总是潮湿
    象女人的眼泪
    荔枝在细雨中
    把绿拼起来
    我与无季的岁月同舟
    日复一日磨光床板
    日子似乎静止在风扇的转动中
    只有在睡梦中,回到家乡
    青石小街,徽式房屋浸润在袅袅炊烟之中
    凌晨鸣叫的轮渡
    穿破江面上雾霭
    清清的冷
    驻留在我的骨髓中
    沿着麦穗
    那里有聚集的晨露
    那里埋藏我的秘密
    说给上苍的悄悄话
    它一直支撑着我,让我不敢停留
    即使钻进尘灰
    也要驾驭风雨
    把梦想播撒四方
    天凉了,萧瑟的寒气透过风窗灌进
    夹着落叶的残片
    覆盖着飞虫的尸骨
    寒冬无雪
    褐色的天
    褐色的思虑
    天已寒,身却未冷
    水浇在身上烟雾腾腾
    似乎是导火索燃起的硝烟
    好想聆听腊梅绽放的声音……
    (2002-02-12深圳第一看守所)
    
    2004年4月刑满出狱以来,陶君一面打工、一面写作:既写诗,也写些时评。想来情况可能同我相仿佛,因生活的不安定,主要时间和精力需用于谋生,能安心坐下写作的时间有限,所以暂时只能写些短文。但从以下这些题目:《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家》、《今天你和谐了没有》、《无耻的泡沫:逾亿人直接受益于收入制度改革》、《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户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光明之子陈光诚与国家恐怖主义》、《太石村变奏》、《失色的土地 ----纪念"六一一"定州事件》。。。。。。等等,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一颗超脱了私利、私念,超越了庸碌无为、明哲保身等等陈腐习气的赤子之心,感受到疾恶如仇、爱憎分明的虎虎生气和忧国忧民的拳拳情志。
    
    看到他一表人才,又很年轻,一个人生活过于孤独,我有心给他介绍个女朋友。提了几次,他却总是不大积极。有一次我特意安排了约会,他竟没有赴约。他总是说:"我这种条件没法谈恋爱。"这次逃亡后与我见面,他说:"这回当局再要判我,至少得十年了。"联想到他曾写过一篇文章------ 《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我也就明白他为什么不去赴约了。我们这种人,既然作出了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的选择,那就首先一定是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了,逮捕、关押、判刑… … 思想上随时随地是要做好这种准备的。自由有谁不爱、不向往呢?但一颗接受了民主、自由、正义思想洗礼的正直的心,虽不敢自诩以天下为己任,但起码是不会善恶不辨,甚至为虎作伥、与专制邪恶同流合污的,而且一定会将明哲保身、只顾个人安全、安逸,以至牺牲他人民主自由权利的行为视为一种耻辱。陶君的逃亡并不是出于害怕,而是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以免因身陷囹圄而影响了自己的工作计划。倘若害怕早就乖乖俯首听命,不会再写那些犯禁文章了。
    
    (未完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 陶君:今天你和谐了没有?
  •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 陶君:美国为什么姑息中共的极权统治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陶君: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 陶君:户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
  • 陶君: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
  • 陶君:给师涛的命运把把脉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 陶君被释放两个多月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