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博讯2006年12月16日)
    
    愿苦难早点过去,愿所有的人不要忘记仍有人在监中反抗。
     (博讯 boxun.com)

    一转眼我已经出狱两年多了,但狱中的记忆一直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侵蚀我的思绪。本来早就要写出来,可是回忆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拖到今天才动笔,我将陆续把狱中的生活和事件告诉每个人,让大家知道那些良心犯是如何生活和劳动的,尽管监狱的事情是当局不允许说的,但闷在心里,总不是个事情,况且时间过去很久了,该公开了。开篇就从我的难友李焕明说起。
    
    2001 年我被关押在深圳第一看守所209仓(监牢),后来转到 211仓的时候,才认识了李焕明,当时是"国庆节",我负责八个仓的墙报,有幸去李焕明所在的 210仓去贴墙报,李焕明叫我的名字,我很吃惊,这里难道会有人认识我,焕明告诉我是管教(看守警察)告诉他的,说隔壁关了一个"反革命",我在看守所的时候警察都叫我"反革命",我跟他说了几句话,得知他跟我同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因为同志的关系,我们就很亲切,因为我年长,况且是"六四"分子,他就称我为前辈了,我感到在这个地方遇到相知的同志,心里很温暖。我们只要有机会被提审,都会在监仓的洞口(送饭的地方)打个招呼,因为管教不会给太多时间的,我逐渐知道他是"累犯",曾经在陕西领导工人罢工被判三年半有期徒刑,这次是第二次了,因为在深圳最高的建筑地王大厦上散发反共传单在广州被捕。就这样我们经常会关心对方的情况,有犯人打架从他的仓转过来的,我都问问他的情况。有一次一个死刑犯(带铁镣)从他们仓( 210)转过来了,我就问他李焕明的情况,他说就是他把李焕明打了,李焕明的门牙被打掉了,我心里很气氛,数落了这个死刑犯很多次,没过几个月这个死刑犯就被拉出去打靶了(枪毙),上天是公平的,欺负良心犯是要被惩罚的。
    
    李焕明进看守所比我迟,但拿判决却比我早,当时一次放风的时候一个管教(警察)跟我说"你判了九年啊",当时我也没什么反映,九年就九年吧,因为被关的太久了,人有点麻木了,回来后才知道李焕明被判了九年,最高刑了(刑法 105条第二款,最高出不多是九年了,十年以上就是第一款了,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次判的太狠了,我后来遇到李焕明的时候,他很冷静,判决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了,不过散发了传单就判了九年,当局真的够狠的。
    
    2002 年底的时候李焕明上场了(上劳改场,就是从看守所到监狱去,很多人在看守所里呆过,但没有去过监狱,就不应该称狱中,监狱跟看守所是完全不同的,跟劳教所也不同),是深圳监狱,我于12 月份也被拉到深圳监狱,但被深圳监狱拒收,凌晨四点出发,中午就回来到看守所,因为深圳监狱不收政治犯,不好管理,没条件安置(深圳监狱警察跟我说的),后来我才知道是李焕明在深圳监狱抗拒改造,抗改是很严重的事情,会给别的犯人带来不好的影响,后来李焕明被送到著名的广东韶关监狱(就是我后来服刑的监狱)。我回到看守所的时候,同仓的犯人拿我开玩笑,因为几乎没发生过犯人被退回的。几天后我还是上场了(去韶关监狱服刑)。
    
    我当时在入监队(就是学习监狱生活,做学徒,背监狱行为规范),我终于看到过一次李焕明,因为李焕明被关禁闭(七天),我离的很远没法叫他,禁闭房大概不到两个平方,带铁镣,七天时间不好过啊,臭味熏天,只有一盏电灯,昏黄的。时间是静止的,一切就像死了一样。后来我们还是联系上了,因为我被分在八监区二分监区,李焕明在六监区一分监区,我所在的监区的劳动是植假发(给橡胶头上一针一针的非常整齐的植上假发,而且针数要在规定的范围内,每一束都要规定几根头发,技术难度很大,而且干活动作要快),李焕明所在的监区是做衣服的,这两个监区劳动是最辛苦的,手工劳动比中体力劳动要辛苦,劳动时间长,经常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清早六点准时起床,听说李焕明的监区曾在年底的时候连续劳动 36个小时。每天早上出工前我们会在宿舍门前排队,这时候他们六监区的犯人就会从我们楼前经过,那次他向我打招呼,我们就联络上了,经常我们早上相遇的时候都挥舞拳头,相互鼓励。曾经有一个月我没有看到他,就问他们监区的犯人 ,他们说李焕明抗改(抗拒劳动改造,是监狱里惩罚最重的),被严管了。严管一般是三个月,跟关禁闭一样,对身体的摧残很大,一个人关起来,没人说话很难受,我在入监队的时候认识一个犯人是香港张子强的同犯,叫朱玉成,他被判死缓,他前面五个都判死刑了,他告诉我他被单独关了两年,三个月后他就开始自己跟自己说话,若是不说话,人会变疯的。李焕明一直是条硬汉子,敢于反抗,今天尽管没人知道他,但在中国就有这些像李焕明这样真正的政治犯,一个人在战斗,不求名不求利,不像今天的一些异议人士,被警察看一眼就不得了了,或被请去喝喝茶,就到处宣扬,跟李焕明比起来,熟轻熟重一目了然,李焕明才是一个孤独的、勇敢的、真正的反抗者。
    
    在2003 年4 月份的时候,我被监狱政治科找去谈话,后来我绝食的时候也被政治科找去谈话,政治科就是干这个的,那次谈话是关于我跟李焕明之间递纸条的事情,估计有犯人检举我们,检举的好,会立功的,立功就可以减刑,当然会有犯人去干的,不过我没承认,因为没有证据,狱警没办法,告诫我一番就算了。
    
    我出狱前一天的早晨,我依然在排队,李焕明经过的时候给我一张纸条,祝贺我获得自由,(出来后自由根本就没有,说不定明年我又进去了)同时说到他二哥去世了,希望我能够去关心一下,最后一句话我依然记得,"专制一定会被推翻,自由属于我们",这句话将一直激励我继续战斗。
    
    我出狱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李焕明的哥哥打电话,打了很久,转了很多人才联系上,可是他哥哥跟我没讲几句话就把我的电话挂了,很害怕的样子,也许我是狱中出来的吧,李焕明的哥哥在一家电视台工作,我不好再打扰他,怕影响他的工作,我就没有再联系了。他的家人也可能太伤心或是不理解吧,每个人都要生活,明天仍要继续,我祈祷李焕明君能好好的挺过来,到了 2010年他出狱的时候,希望我们能够有个好的环境去迎接他,也希望自由中的人们都能知道一个为了民主和自由仍在狱中战斗和抗争的战士。
    
    愿苦难早点过去
    愿焕明君健康
    愿所有的人不要忘记仍有人在监中反抗
    愿上天保佑李焕明
    
    2006-10-26 陶君 泣书
     转载《人与人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 陶君:今天你和谐了没有?
  •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 陶君:美国为什么姑息中共的极权统治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陶君:关闭民工子弟学校--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 陶君:户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
  • 陶君: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
  • 陶君:给师涛的命运把把脉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 陶君被释放两个多月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