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宽: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互扇对方耳光
(博讯2006年12月12日)
——评三大恶人TOM“12·6”访谈

    
     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老中青三代恶人,高举“伪科学”狼牙棒,对我们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痛下杀手。他们通过反对一些与中华文明主流原本格格不入的瑕疵,蒙骗政府部门和社会公众,然后逐渐暴露其“疯狂亵渎易经,疯狂反对中医,疯狂抵制环保”心态,扼杀中华民族自主科技创新能力,其最终目标在于毁灭中华文明。虽然“何、司马、方”这些人蚍蜉撼树,如果我们麻痹大意,他们就可能翻云覆雨;因此,我们必须坚决斗争。 (博讯 boxun.com)

    
    不久前,中国科学院自然史研究员宋正海发起“将‘伪科学’一词从《科普法》中剔除出去”的运动,引起了150位人士的共鸣,笔者也是签名支持者之一。人们常说“打蛇要打七寸”,这场签名运动可谓打中了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这些毒蛇的“七寸”。毒蛇们自然不会引颈就打,他们也会张开毒牙,反咬一口。2006年12月6日,这三条眼镜蛇做客影响颇大的TOM网站科技频道嘉宾访谈室,疯狂反扑。不料,他们三人互相扇对方耳光,令人忍俊不禁,开怀大笑!
    
    一、司马南破口大骂中央电视台是“厕所”
    
    刚开始,主持人介绍司马南,说他是“在媒体上露脸比较多”的人。司马南答:“网友大家好,我的职业就是在媒体上露脸,今天有朋友给我打电话,又看你上电视了,因为是老朋友,所以我说了一个特别糙的话,我说我上电视就像上厕所一样,因为是职业。”
    
    十几年前,司马南从“气功大师”摇身一变,大力“反伪”,其最有影响的表演就是在中央电视台作节目,崔永元给他跑龙套。如果没有中央电视台的镁光灯,司马南时至今日也说不定还是《水浒传》中死在“青面兽”杨志刀下的泼皮牛二。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价值观之一就是“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按理,司马南应该对中央电视台充满感激;如今这条白眼狼成名后,不但没有涌泉,反而把中央电视台比喻成厕所。我想问问小崔,如果你实话实说,司马南在你的茶杯中撒尿,是否属于“尿疗”?能否治你的脑瘫病?
    
    二、何祚庥“科学皇帝”想讨几十几小老婆
    
    访谈中,何祚庥再次强调他说过“传统文化当中有90%是糟粕”,只承认“还有10%是民族的精华”。关于这一点,何祚庥可是痛打了方肘子的耳光!方肘子曾经在其自留地网站新语丝中发表文章,给何祚庥辩护,怀疑何是否说过这样没水平的话。司马南证实何祚庥是京剧的票友,还是太极拳习练者,经常展示柔软身段,功夫深。何祚庥迷恋太极拳,却疯狂诋毁易经的重大价值;殊不知,太极拳就是源于《易经》博大精深的原理!
    
    普通人提到中华传统文化,会联想到四书五经中“修身、齐家、创业、平天下”等浩然正气。被誉为(自己也想当然)“科学皇帝”的何祚庥,一听到传统文化,自然就想到皇帝的小老婆就有几十个,因此认定传统文化是糟粕。司马南突然猛抽何祚庥一个耳光,说是要纠正“从不犯错误”的何院士的“一个错误”,不是皇帝有几十个小老婆,而是“三千宠爱在一身”。老天!如果司马南皇袍加身,他可不满足几十个,贼心是三千个。何祚庥显然是年老,没有奢望三千个,他辩解说:“我讲得实际一点,因为3000人照顾不过来。”
    
    三、天地生人是“大本营”还是“小据点”
    
    中科院自然史研究所负责人宋正海老师退休后于1990年在北京创办“天地生人”学术讲座,内容涉及“宇宙-地球-生命-人类社会”之间的大交叉研究的广泛问题。目前讲座已办到第620余讲(约1700个报告),其中包括多个全国性研讨会。已(组织)开拓的新领域有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科技前沿发展、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可持续发展、自然灾害综合研究、中西文化对比研究等等。笔者多次参与“天地生人”学术讲座,获益匪浅,对宋正海老师的科学素养和人格魅力深表敬仰。
    
    事实上,“天地生人”只是中国科学院自然史研究所主办的讲座,嘉宾、听众虽然很多但是并没有严格的制度管理,根本不是社会团体。然而,方肘子在这次TOM访谈中,再次把签名者诬陷为:他们基本上属于一个叫“天地生人”团体,他们的团体之所以叫“天地生人”意思就是要用“天人合一”这一套搞科学研究。
    
    在中国,社会团体必须登记注册才能开展活动,否则违法。方肘子把“天地生人”诬陷为所谓的“团体”,试图引起中国民政部门的注意,利用行政手段打击对手,这显然是非常低级下流的政治斗争手法。方肘子把“天地生人”诬陷成“伪科学大本营”,遭到狂妄不可一世的司马南的反对。司马南一巴掌打在方肘子高凸的颧骨上:“说他们是搞伪科学的大本营,这是方舟子的语言,但是我经常跟方舟子有分歧,我说这个地方有点像搞伪科学的小本营或者是小据点。”
    
    四、何祚庥和方舟子比赛“大溃退”速度
    
    TOM主持人:昨天他们(宋正海等)说何祚庥院士自称和方舟子两人是现在唯一两位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现代科学的人,认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可以救中国,这是自己欺骗自己,你们怎么认为?
    
    何祚庥:我从来没有说我唯一懂得马克思主义又懂得现代科学的,懂的人还很多,我是自认为是当中的一个,这里面可以看出攻击别人的办法是把人家的意见歪曲一下,是唯一或者是唯二,还有一个是方舟子,但是我从来没有听方舟子说过。
    
    方舟子:对啊,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一般讲科学的问题,但是我没有说只有我才懂科学,我说的科学问题都是所谓的科普工作,就是介绍的不是我一个人的观点,我介绍的是科学界主流的观点,而不是自己标新立异地提出一些说法。
    
    笔者哈哈大笑!你们二位虽然口头上从来没有说过,其行为艺术早已说明一切。何祚庥不妨说说,在科学家中还有谁比你更懂得马克思主义?方舟子也不妨说说,在机械唯物主义信仰者中间,谁还比你更懂得现代科学?马克思主义和现代科学都是好东西,为什么你们却表现出如此谦虚?在“大溃退”赛跑中,还是何祚庥老当益壮,比方跑得快。
    
    五、中华古代文明是否有过“科学”?
    
    笔者认为,“科学”这个名词虽然是外来的,但是其内涵在中国古已有之。虽然有人把科学和技术相隔离,所谓中国古代只有技术而没有科学,但是,我认为,科学和技术是密切不可割裂的,科学的发展必然引起技术进步,逆推,如果一个国家存在发达的技术,也必然蕴含着某种程度的科学理论。
    
    司马南却说:“老宋这帮人也承认科学是一个知识体系,但是他们往往不承认知识体系有很多种,宗教不成体系吗?但是科学的体系跟其他的体系不一样,科学的体系是反映客观事物的本来面目,分科相当精细准确,它能够预测和解释客观事物的运行规律。你根本不承认它的精确性和确定性,你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拉进来成科学。所以在科学这一点上,我们确确实实很多人脑子是糊涂的。”笔者认为,司马南的脑子才是最糊涂的!宋老师一直坚持科学的精确性和确定性,从来没有否认过;宋老师只是说,中华传统文化存在科学的精确性和确定性;而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等人否认中华传统文化中存在科学。
    
    何祚庥在强大压力下,突然看风使舵,改变了观念,他在TOM访谈中表示:科学这个理念是从西方传进来的,传进来之后再看中国的固有文化里面某些理念跟西方的科学理念比较近似,或者是可以一致,所以说中国古代也有点科学。
    
    方舟子听了何的“墙头草”言论,非常不愉快,猛抽何的老脸!方舟子说:(中国古代文化)只能说是科学的萌芽(算不上科学)。
    
    笔者提醒何祚庥、方舟子二位,请你们到底弄清楚中国什么时候开始有科学的!一个说中国古代也有点科学,这个“有点”到底是多少,点在哪里?另一个只说是“萌芽”,那么既然有了这个“萌芽”,还不算是正式的科学,请问“萌芽”长成了什么?俩人的观念既然产生如此大的分歧,还是互相辩论、互相打耳光之后,把脸打肿了,把头脑打清醒了,也就会懂得中国古代是否有自然科学了。
    
    ( 作者:陈宽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方舟子及其同类人
  • ‘打假大师’方舟子涉嫌作假移民定居美国
  • 冼岩:2005年中国人文关键词之郑家栋\方舟子\周叶中
  • 李楠:谁是造谣者?——致方舟子
  • 对何作庥、方舟子等的公信力调查分析、童记(图)
  • 于建嵘:方舟子这样的恶人,就需要恶人来治
  • 徐沛: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 张耀杰:方舟子的《法轮恐怖》
  • DSL《六四真相》真假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六四真相》真假之争系列)
  • 方舟子:怀图雅
  • 方舟子驳童增“非典基因武器”阴谋论
  • 方舟子再驳“非典基因武器”阴谋论
  • 方舟子其人如何玩弄手法剽窃他人著作?
  •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本身就是闹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