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曲靖富源矿难后领导道歉——这是一个良好的举动/野火
(博讯2006年12月12日)
    
    
     野火 (博讯 boxun.com)

    据人民网12月4日报道, 云南省曲靖市副市长王喜良、富源县县委书记宁德刚12月1日下午,就震惊全国的 “11•25” 曲靖富源矿难一事通过现场直播的市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向社会公开道歉。据我所知,这是中国矿难不断频传以来地方政府主要领导人首次正式出面向市民所作的公开道歉。此一举动值得欢迎。
    云南曲靖昌源煤矿所发生的这起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共造成32人死亡、28人受伤。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的初步分析,监管不及时、不到位是瓦斯爆炸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相关链接:http://unn.people.com.cn/GB/14748/5119010.html)王和宁两人则在各自讲话中称,富源矿难性质恶劣、影响极坏,教训十分惨痛。作为曲靖市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和富源县县委书记,两人均承认对安全生产监管不力,对矿难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通过传媒作公开检讨,并鞠躬道歉。作为政客象征的副市长大人至少比“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了”的宏论发明者——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显然有良心得多!
    虽然中国频繁的矿难已经让传媒受众的耳根近乎麻木不仁,但作为关注中国关注人的生命和“无权者的权利”的所有良心人士,都不会对每一次矿难下的不幸冤魂采取漠视的态度。
    现在,一向以“伟光正”自居的党和政府的地方形象代言人终于愿意公开坦承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这在事故化的中国是少有的举动。尤其在目前并没有松动的政治局势下,多少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对人的生命权的尊重和理解。
    但是,世界公认的1989天安门屠杀发生至今已经过去17年了,国家却从来没有给“天安门母亲”以及所有受难者群体一个哪怕是委婉的说法,更别说希望得到政府领导人的正式公开道歉了。17年多来,“天安门母亲”群体默默地申诉,默默地纪念着,然而她们的要求却始终无法如愿。其实,政府也明白自己做得太过,但又担心为此而低头认错,势必带来连锁性的清算要求。因此一直避而不见避而不谈。六四,这是中共自己难以解开的一块苦涩的历史心结。所以年复一年的春夏之交,就自觉地将它当作一个特殊的敏感时期严加防范。
    然而,六四抹在人们心上的血痕不是可以防范就能令人淡忘的,我相信,终将有一天,中国政府会像平反“文革十年动乱”一样为所谓“六四”风波平反。
    我们都知道,1970年的一个萧瑟冬日,在波兰首都华沙,当原来的联邦德国前总理勃兰特于众目睽睽之下“扑通”一声双膝跪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那块湿漉漉的大理石板上,向被德国法西斯屠杀的六百万波兰人表示哀悼时,我们由此看到了人类灵魂忏悔的勇气和道德力量。这憾世之举,令全世界的人大为震惊。当时的西德国内也出现了恶意的评论,认为勃兰特此举有辱国格人格。然而勃兰特却很坦然,他觉得并没有做错,相反,不愿为过去的罪孽认错才应感到羞耻。他说:“谁愿意理解我,他就能理解我。在德国和世界其它地方,很多人是会理解我的。”有位记者为此深情地写道:“于是,不必这样做的他,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下跪的人跪下了。”第二年的10月,诺贝尔奖委员会一致提名通过,授予勃兰特先生为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我想,当未来中国的第N代领导人代表政府最高层在天安门广场双膝跪下,为所有因六四而惨死的青年学生、普通市民以及所有无辜的冤魂向全体国人谢罪的时候,人们也会发现一个伟大的忏悔精神终于在中国苏醒。如果有那么一惊天动地一跪,也就意味着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之车已然启程。然而从当下看来,仍然没有任何迹像可以让“天安门母亲”及其天下的“中国良心”们看到一丝希望的亮光。
    忏悔是一种反省的功夫,如同衣服髒了,要用清水洗一洗才会干净;身心肮脏了,必须要用忏悔的法水才可以洗净。忏悔表示认错,做错了事,通过忏悔就能够免除上帝的责罚。真诚地发露忏悔之后,彻底断除恶念恶习,让你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且能肯定的迈向光明之路。忏悔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每个人要不断地忏悔,道德才能进步。有的以基督徒自居的文人明知自己做错了却死要面子不肯认错不肯忏悔。这如何能让人看到一个基督徒应有的诚实胸襟呢?
    忏悔在我们的心里可以产生很大的力量,它能让我们不断地再生、不断地更新、不断地进步。因此,不管任何一个宗教,都非常重视忏悔的修行。更何况以忏悔为核心仪式的基督教。
    作为一个中国地方政府的行政长官,对有间接责任的这种不护短不遮丑的行为显然是值得一赞的。但我们希望各地方领导人不仅仅为煤矿重大事故而道歉,更不愿他们将此形式作为自己的一种道歉秀而存在于某种表演欲中。
    同时,我也希望像上述这种因施政失误向公众道歉的良好风尚不仅限于某个小小的地方领导人,而且也应向省级乃至于国家领导人延伸,直到为1949年以后因国家最高领导人发起的历次政治运动所造成的人为灾难而真诚地向人民道歉,如:
    1950年的镇压反革命;
    1951年到1952年初的“三反、五反”运动;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
    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及大跃进运动(即放出第一颗亩产卫星大跃进运动);
    1963年至1965年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1966年开始长达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等等;
    凡此种种毛泽东最为嗜好的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给国家、给民族造成的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的深重灾难,只要是经历过的人,都有刻骨铭心的切肤之痛。
    然而,所有这些祸国殃民的“政治运动”,作为当时发起方的政党领导者或者继往开来的领导人从来就没有为自己政策上的错误乃至罪过向人民道过一声歉。不仅如此,还千方百计寻找非常牵强的、难以成立的借口为本党开脱罪责。如以所谓“三年自然灾害”(1959年至1961年)就是如此。那三年,中国饿殍遍野,究竟饿死多少人?仍然是一个没有解开的谜。连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也在党内公开承认:“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人祸”大于天灾!
    真正的历史是任何统治者及其帮闲者无法文过饰非的,所犯罪孽不想承认历史也不会放过你。人们常说,时间是公正的,历史是无情的。许多历史事件,包括1949年前的一些历史事件,都会经过时间的检验、历史的鉴别,方能得出公允的评价。正所谓刘少奇的名言一样:“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我设想并期待着中国政治清明的一天到来,等到那一天中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低下头来为上述“人祸”灾难所带来的国家悲剧向人民鞠躬谢罪之时,也就是人权、民主、自由和尊严有希望开始回到人民的手中之日。 _(博讯记者:野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矿难背后的利益格局/吕耿松
  •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 涞源又一次的矿难事故,希望政府别再隐瞒腐败下去了
  • 面对矿难,送一句小马哥的话给李毅中:做得好继续做,做得不好换人做/李原风
  • 郭永丰:山西矿难与一党专制
  • 三问左云矿难.
  • 假作真时真亦假--评何祚庥谈矿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狮山客
  • 刘晓波:又见171个矿难冤魂
  •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 赵达功: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 工人阶级被边缘化才是矿难频发的“根源”
  • 刘晓波: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
  • 赵达功: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 又一学生跳楼了!矿难死了多少人?
  • 美国人是怎么治理矿难的
  • 矿难的背后是腐败(图)
  • 秦始皇与矿难
  • 刘晓波:矿难:比黑金和黑心更黑的制度
  • 中国矿难何时了? (图)
  • 黑龙江鸡西矿难调查 一个月就能造就百万富翁
  • 德国之声:又一矿井爆炸,中国矿难何时了?
  • 新闻报道处处受阻 中国矿难如何能止(图)
  • 矿难不断:山西临汾煤矿瓦斯爆炸 24名矿工全部遇难!
  • 保定涞源矿难造成30多人死亡,只报了死两人
  • 中国一天两起矿难 超过50人死亡(图)
  • 又是矿难!黑龙江煤矿爆炸18人被困井下
  • 中国:8天发生4起特大矿难104人遇难
  • 山西矿难死亡人数升至22人 违规生产导致意外(图)
  • 年底将至 中国矿难进入高发期(图)
  • 又是特大矿难:山西一煤矿瓦斯爆炸4人死亡43人被困
  • 10月份以来中国重特大矿难频率明显上升
  • 鸡西矿难 8人获救4人遇难 9人下落不明
  • 河北武安市矿难五人死亡,事故瞒报!
  • 内蒙古:矿难5名矿工遇难
  • 又是矿难:吉林一煤矿透水12人脱险 7人仍被困
  • 阜新五龙矿难死亡增至32人,升为特别重大事故
  • 山西左云矿难1名遇难者被发现55人生死不明
  • 左云矿难确定56人被困 县长撤职(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