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博讯2006年12月12日)
    就在民阵“精英”还沉浸在“这是一次成功的大会,是海外民运的里程碑”自娱自乐时,他们的倒行逆施,如为台独背书、党同伐异、见利忘义、见高就拜、见低就踩的德行,为江湖神棍徒留笑柄的“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站台,而枉顾国内风起云涌的民间维权运动,以及柏林“特务门”事件亲痛仇快等等,直接引发了民阵英国、澳洲分部易帜为英国民阵和澳洲民阵。澳洲民阵主席秦晋、荷兰民阵主席王国兴、澳洲的黄继仁及荷兰的张英对柏林大会放炮发难,刀刀见血,鞭鞭七寸。丹麦民阵对柏林大会也颇有看法。
    
     炮轰精英 民阵易帜
    
    “5.19” 柏林大会匆匆抛出的《柏林宣言》为台独背书,而枉顾国内风起云涌的民间维权运动,激起众怒。
    
    且看澳洲民阵主席秦晋在“5.19”柏林大会闭幕之际是如何发难的:
    德国大会主要力量投入作秀和替人背书,真正民运的事情做得很寒酸,一个好几十人的民阵会议居然蜗居在一个三星级旅馆的双人房间中举行。既没有代表资格的审定,也没有基本说得过去的、进行合理的程序,与前三天的本人所见有史以来排场最大、可有小联合国之美名的光鲜会议形式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民主中国阵线被无情的糟踏了。大会结束前一刻,我提出了发言的要求,后果是什么我自然清楚,个人形象遭受损害,发出了大会不和谐的声音,多数与会者不见得会认同,只有少数知情者才会理解我的苦衷。请见我当时的发言: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

    <右起:袁红冰,陈泱潮,潘永忠,费良勇,黄翔在柏林大会上>
    
     海峡两岸的关系攸关中华民族的未来,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愿意看到一个民主、自由、和平、统一的中国。近几年来,两岸关系日益恶化。一方面,中共当局顽固地拒绝政治体制改革,拒绝推行民主体制,严重阻碍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发展进程;另一方面,台湾执政当局刻意推行"去中国化"政策,以民粹主义的手法操作两岸关系,造成两岸人民的仇视,使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受到极大的威胁。我认为民主中国阵线应该以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为最高原则,应当以中国人民的意愿作为民阵政策和方向的指南。
    
    但是我遗憾的看到民阵现任几位主要负责人在两岸关系中所奉行的政策将会把民阵带向遭受中国人民唾弃的境地,甚至对整个海外民运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也遗憾的看到现任负责人无视民阵章程,无视最基本的组织原则,可以任意增添理事会成员。鉴于此,本人在此宣布:本人退出民主中国阵线在柏林会议产生的理事会。本人谨坚守民运的道德良心和责任感,返回澳洲后将团结各方同仁,找回民阵精神,重组民阵,重振民阵。
    
    再看秦晋致友人书是如何说的。
    
    兄:
    承蒙兄之夸奖,小弟所为对整个中国的民主运动实在微不足道。有一处必须更正兄的提法,小弟不再是民阵澳洲分部,而是澳大利亚民主中国阵线。请一定注意这个区别。换一句话说,就是不再隶属德国和加拿大那些民阵人士的那个民阵了,而是独立于他们的民阵。
    兄也许会感到突兀,容小弟慢慢道来缘由,以获取兄的理解。
    
    (一)澳洲大会
    诚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弟与费和盛等人的摩擦起源于澳洲大会。小弟一直期望民运的力量需要聚拢方能对中共专制稍稍构成压力和威胁,在这个指导思想之下,外有联络处另外三家组织共同参与的愿望之下,内受费良勇和潘永忠的要求和委托承接澳洲大会,时间是2004年10月底。颇感滑稽的是早在此前约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日本的李松问我澳洲大会的筹备情况进行得如何,而我本人尚未知晓,费与潘都未曾与我通过气,此时可见费做事风格,在尚未获得筹办人的承接却先指定完毕。澳洲大会筹备过程中的风风雨雨兄都有所见闻,我就略过不表了。
    
    澳洲大会实际上与93年的华盛顿会议相仿,都是不成功的大会,不同的是华盛顿会议分裂在大会上,澳洲大会分裂发生在大会前。这个会议的失败,客观上有外部强力的干扰和破坏,而这种干扰和破坏还不见得都是来自中共,更明显的却是民运内部的人心或人性的阴暗。主观上应该由于本人不孚众望,在民运中尚排在小字辈所至。为了补救这种大会的冷场和尴尬,我是竭尽了努力邀请各组织的参与,包括了兄的组织,所以最后参加澳洲大会的组织有八个,当然这些组织的领导成员并未到会,有的只是提供了一个书面的发言,如兄。
    
    澳洲大会的结果是今年德国大会的铺垫,基本上是他人背书。由于我忙于会务安排,更兼对他人的尊重,大会的议程和内容就留给了当时的民阵总部作出定夺。会议进行了三天,实际上只有一天半,约半天的时间是全体与会者参加法轮功学员主办的九评研讨会,另外一整天是在法轮功学员处所的活动,主要内容是退党。在仅有的一天半会议讨论中,最中心的议题是针对中共新出台的“反分裂法”的“反‘反分裂法’”以及一个“反对欧盟停止对中国武器禁运”的议案。很显然是没有民运自身政治主张的背书议案。反之对于大会应该讨论的民运白皮书,却是敷衍了事。中国民运如何对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的关注和有效地介入,未有提出讨论;针对中国大陆的政情变化民运的对应,也没有展开。对于“九评研讨会”,我只是提供远道而来的几个客人给法轮功学员,他们是费良勇、盛雪、汪岷、林牧晨、唐柏桥和吕京花(吕自己表示不准备演讲而作罢)等人,其余的与会者继续开民运会议,但不知怎么变成了所有与会者一起旁听九评研讨会了。民运人士不远万里来到悉尼,当然不是旁听九评研讨会的,这种安排真是匪夷所思。做出这个有点荒唐决定的应该是民阵方面,我想汪岷和林牧晨应该不在其中,我作为大会的筹备人只是到了形成决定后接受通知的份,由此不得不对他们的操作能力表示惊叹。等开完了会,我再仔细思索了一下,澳洲大会实际上是一个为他人背书的会议,对民运的推进实在有限。实在要说有何新的建树,那就是姚勇战的建议进行网络同步,这是民运中的首创。为了满足姚勇战建议付诸实施的愿望,我也是费尽心力,寻求电脑技术支持,增加会务开支,为艰难窘迫的澳洲大会经费百上加斤。
    
    (二)台湾关系
    在台湾问题上费等的表现是很缺少政治智慧和应有骨气的。请看下面的一个网络会议通知:
    
    民阵2005年10月网络会议通知
    
    民阵总部理事、监事、
    民阵总部网络工作负责人、
    民阵各国分部主席、
    及各位邀请代表:
    
    本次民阵网络工作会议主题:海峡两岸的政情和时局
    费良勇主席敬请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博士与会作政情演讲,并与全球民阵骨干一起恳谈海峡两岸的政情和时局。
    
    网络会议具体时间:北美、欧洲是2005年10月1日星期六,加拿大时间下午17点(美国各地的时间请自己核算一下),德国、荷兰、丹麦、法国晚上23点,日本是2日早上6点,澳洲时间是2日早上7点。
    
    会议出席对象: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理事、监事,民阵总部负责网络工作负责人,各国家民阵分部主席,及各国分部主要负责人等。
    
    邀请代表:台湾驻德国全权代表谢志伟大使,联络处主任唐小莉女士,法学专家袁红冰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先生、前中共警官郝凤军先生,以及杨真、姜希莉
    
    会议主持人: 费良勇
    会场技术支持:Paltalk
    会场网络技术管理:王均
    
    主题发言:
    一、 谢志伟大使(台湾驻德国全权代表),
    发言题目:从台湾的民主实践展望台湾的社会前景(约30分钟)
    
    二、盛雪(民阵总部副主席、作家、记者)
    发言题目:共产党的恐惧——台湾民主动摇中共专制(约15分钟)
    
    三、彭小明(全德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记者)
    发言题目:如何走出马克思的意识形态阴影(约15分钟)
    
    四、袁红冰教授(法学专家、前贵州法学院院长)
    发言题目:中国法西斯化对台海两岸关系的影响(约15分钟)
    
    五、秦晋(民阵总部理事、民阵澳洲分部主席)
    发言题目:自由民主框架下的和平统一——海峡两岸政体之间的政治博弈(约15分钟)
    
    自由发言和讨论(约50-60分钟):
    提问和自由发言,每次发言(或者提问)不超过3分钟。
    
    谨请各位朋友务必准时出席会议!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秘书处  潘永忠
    2005.9.8.
    
    这段文字我想是不太有脸面公诸于众的,最要害部分就是对谢志伟的称呼。这是一个敏感度很高的危险区域,怎么费等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长驱直入。当我收到此函的时候,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在我准备发言的时候特意准备了这么一段:现在民运人士虽处中国政治的边缘之处,但是现在的行为言语都得为将来负责,不可逞一时口舌之快,更不可随意奉承。因为这是一种政治承诺,不可轻许。圣经中有这么一个故事,以扫为了一碗红豆汤就把自己的长子权出卖给了弟弟雅各,后患无穷。中国春秋战国时代颠沛流离的晋文公重耳可为后代的榜样。
    
    其实这是对费等的暗示,不要为民阵遭致后患,不要为了眼前的小利而遭致中国百姓的唾弃,得不偿失啊。看样子他们没有听懂,因为以后的德国大会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但也不能说他们一点头脑也没有,以后发出的会议通报上的行文没有大的漏洞:为了更全面地理解和把握大陆和台湾的关系,民主中国阵线在十月份的理事会会议上邀请了中华民国驻德国代表谢志伟博士与会作政情演讲,并和民阵理事们一起恳谈两岸的政情和时局
    
    (三)德国大会
    德国大会筹备时,费要求我邀请澳州议员参加会议,负责来回机票和三天五星级酒店住宿,并许诺凡参加德国大会者以后可以去台湾。我要求费以书面形式向我提出这个要求,费做了。(以下省略秦与“民运精英”的书信往返。)
    
    ……由此可见,我对德国大会还是配合与支持的。彼此间函件往来非但没有达到沟通理解的目的,反而彼此关系渐行渐远,兄仔细看就能发现。德国大会上他们的政治表现是很低政治水准的,很多东西你都有所目睹和耳闻,我就不赘述了。费良勇太缺乏应具有民主素养、领导艺术和政治智慧,居然还会犯出其他荒唐可笑的小儿科错误来。比如姚勇战本来不是上届民阵的理事,费居然可以在民阵介绍中把姚勇战赫然列为理事。理监事由大会直选产生,大会未开,已经被指定为理事,连民主ABC都不懂,这么重大的违反民主原则的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真不可思议。
    
    德国大会主要力量投入作秀和替人背书,真正民运的事情做得很寒酸,一个好几十人的民阵会议居然蜗居在一个三星级旅馆的双人房间中举行。既没有代表资格的审定,也没有基本说得过去的、进行合理的程序,与前三天的本人所见有史以来排场最大、可有小联合国之美名的光鲜会议形式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民主中国阵线被无情的糟踏了。大会结束前一刻,我提出了发言的要求,后果是什么我自然清楚,个人形象遭受损害,发出了大会不和谐的声音,多数与会者不见得会认同,只有少数知情者才会理解我的苦衷。请见我当时的发言:
    
    海峡两岸的关系攸关中华民族的未来,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愿意看到一个民主、自由、和平、统一的中国。近几年来,两岸关系日益恶化。一方面,中共当局顽固地拒绝政治体制改革,拒绝推行民主体制,严重阻碍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发展进程;另一方面,台湾执政当局刻意推行“去中国化”政策,以民粹主义的手法操作两岸关系,造成两岸人民的仇视,使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受到极大的威胁。我认为民主中国阵线应该以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为最高原则,应当以中国人民的意愿作为民阵政策和方向的指南。
    
    但是我遗憾的看到民阵现任几位主要负责人在两岸关系中所奉行的政策将会把民阵带向遭受中国人民唾弃的境地,甚至对整个海外民运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也遗憾的看到现任负责人无视民阵章程,无视最基本的组织原则,可以任意增添理事会成员。鉴于此,本人在此宣布:本人退出民主中国阵线在柏林会议产生的理事会。本人谨坚守民运的道德良心和责任感,返回澳洲后将团结各方同仁,找回民阵精神,重组民阵,重振民阵。
    
    虽然我旋即表示改变主意留在民阵,监督民阵今后运作的民主性和透明性,但是我深知是做不到的,费和盛等人是没有这个政治雅量的。所以我回澳洲以后改变以往的称呼,不再隶属他们,但愿费等从中总结经验。也希望兄理解小弟的苦衷,知道其中的细微区别。
    
    德国会议有人说好,我的看法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会议后还有反弹,欧洲荷兰和英国的,附上供兄参考:
    
    荷兰民阵主席王国兴如是说
    王国兴先生在6月10日的网络会议上的书面发言,仅供参考。
    书面发言
    1,柏林大会筹备方有意拖延搁置各民运组织领导正式碰头对话,坐失各民运组织协调对话合作之良机,有违会议初衷。此种片面追求一己之名而有损民运大局之利之举,希望今后能得到有效的纠正。
    
    2,大会宣言没有如约事先发给各组织和有关与会者,使各方无法参与最终修改,势必将引起各界反弹。大会虽开的顺利,但民阵内部并不和谐,希望在内部的讨论中不回避矛盾。以免开了大会(柏林),乱了阵线(民阵)。
    
    3,最为严重的是台海问题,蓝绿之争,已经明显地反映在民阵甚至整个海外民运内部。民运不能逢蓝就蓝,见绿则绿。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不慎重检讨,没有立足于整个中国和民运全局的角度考虑,不仅使海外民运再次面临分裂,还将会失去国内民心,请大家慎重为盼。
    以上问题,希望大家能够充分讨论,立足大局,寻出新策,亡羊补牢,尤未为晚
    
    英国民阵金晓炎如是说
    国兴兄,你好!
    从别人那里得到你以下的书面发言。不知为什么,没有收到你直接发的邮件。
    这次会议,本人因为时间上改期,无法前往,但仍对此次会议抱有兴趣和期望。
    
    从你的中肯意见来看,当然我也从其他参会的人那里对会议的情况略知一二, 你提出的问题是很重要的,有些是很严重的失误/错误,不仅仅是要今后纠正,首先是会务人员和参会人员是否认识到这些问题?既然你已经指出“大会筹备方有意拖延搁置各民运组织领导正式碰头对话”那么就要问一问是谁的责任。为什么要这样做?大会筹备方组织大会有功是一回事,阻碍大会成功是另一回事,功过都要分明。原本民运的各个组织和朋友远道而来,相聚柏林的主要目的就是相互协调对话及合作。没有做这件大事开会还有什么意义?!
    
    你的第二条意见,我有同感,有少数人在中国民运的重要政策和策略上不征求,考虑和不尊重其他参与民运的组织和个人的意见。会前有人让我帮忙翻译一份有关民阵的宣传介绍文件。我虽然尽力而为翻译了。但对其中的一些写法和政策有疑义,希望起草人能以集体智慧组织讨论和修改。本以为这个文件会在会议期间民阵会议上讨论,但现在看来,根本连提都没提。这样的做法是不可以接受的,对民运的整体形象,无论是理论上,还是运作上都有破坏性的作用。责任重大,后果严重,不能不究。
    
    最后,有关民运对台湾的政策,这不是新问题,以前我们有过探讨和争论,并有共识。我同意你的意见。
    
    谢谢你
    金晓炎
    英国民阵
    
    (四)其他
    本来德国大会上还有一项安排,就是民运文艺汇演。这个提法始于澳洲大会,澳洲的朋友听了以后就觉得十分的幼稚和可笑。可操作性几乎一点都没有,寻找一件不能做的事情来努力地进行,是否有点像唐纪珂德的英雄气概。杜智富当主席的时候我曾建议他推出一首民运的歌曲,不要每当民运集会的时候唱的都是共产党的歌曲。杜在任上没有做成,不是杜智富不做,而是做不成。这么小的一件事都很难做成,一台民运文艺会演不是天方夜谭吗?好在德国大会最终没有这一项,也算是民运少自我丑化了一些。我对此议提过反对意见,当然不顺组织者的耳。我想德国大会没有这一项不是因为我的反对,应该是能力不致的缘故。
    
    费良勇提出学习法轮功。我觉得这个提法不符合民运的实际。法轮功是出世的,而民运是入世的。他们的思想层面与民运不在同一个世界中,民运的人是常人,而法轮功修炼者是非常人。他们的精神境界很高,有时候高得常人社会中的俗人俗事他们不会处理。民运学了他们,民运的事情还做不做?而且民运是学不了法轮功的。当然这不排除对信仰有追求的民运人士的个人追求,包括我一直对法轮功遭受中共的打压持同情的态度和立场,对中共的残忍不断地谴责。但是作为一个民运组织发出毛泽东式的伟大号召民运学习法轮功是荒唐的。
    
    兄,请多包涵,让你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去了解一个与你关系不是最密切的事件,但愿能够理解。千万不要误以为我要抢班夺权,小弟没有这个思念。小弟无可奈何,又不能舍弃为之努力了十几年的民阵,眼睁睁的看着民阵任人糟践,只能下策地与之分开,为民阵寻回一点颜面,“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我自我调侃是石达开出走,避祸昏庸的洪天王;澳洲的民运朋友鼓励我是蔡锷护国反袁的第一枪。平心而论,费良勇的个人热情还是值得赞许的。这么说吧,在民阵的五任主席中,严家其、万润南、杜智富、齐墨和费良勇,论热情和干劲费是最高的,论智慧和领导艺术是最低的。这话我曾在德国大会前对潘永忠说过,希望潘永忠帮助我转告费良勇。本想在德国大会期间与费交谈的时候告诉他本人,没有这个机会,没有交谈过一句话。潘永忠主笔的电视片说盛雪是民阵承上启下的灵魂人物,承上启下的说法我不认同,但是作为民阵真正的核心人物、握有最后定夺权我是同意的。
    
    小弟秦晋
    2006年7月24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邓小平头像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和邓小平头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