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郝雨: 国际人权日谈人权
(博讯2006年12月11日)
    
    送交者: 雷力安 于 [人权论坛]
     (博讯 boxun.com)

    近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在关心世界和中国的人权问题,大中报上也曾就人权问题有过不少精彩的辩论,然而总觉得辩论家们和相当一部分社会上的朋友似乎都把注意力放在生存、民主、选举等具体问题上,尽管孰先孰后孰重孰轻,讲得都很有道理,但最后还是令人感觉莫衷一是,直到笔者再读了一遍《世界人权宣言》才恍然大悟人权的真谛。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1950年联合国大会又定下每年的12月10日为“世界人权日”。今适逢国际人权日,笔者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再次探讨一下人权问题。
    
    首先,什么是人权?中国的一些字典上的解释是:“法律规定一个人应享受的人身自由和各种民主权利”,这个定义大概是相当多的国人在谈论人权时的出发点,我们在具体谈论某个国家的人权时大概可以从这个定义来讨论,但这样是不可能明了人权的本质的。各国都有不同的法律,如果都从各自的法律出发来讨论人权,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权,结果无非是鸡鸭对话,各说各的。笔者查了维基百科关于人权的论述,也是众说纷纭,令人不得要领。其实,现在之所以有这样那样的人权问题,都是因为有了《世界人权宣言》,而且这个《世界人权宣言》是所有联合国成员共同签字画押承认的,这就是说离开了《世界人权宣言》来谈人权是没有现实意义的,要讨论“人权”就应该以《世界人权宣言》为出发点。
    
    《世界人权宣言》的一开始就开宗明义的指出了所谓人权是“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因此人权的核心是人的尊严,而“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是人的尊严的具体体现。这样定义的人权并非空洞,而是针对了“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这样一个现实。
    
    在人权问题上最大的一个误区就是把各种作为人的权利排先后分主次,特别是把生存权提到最基本的人权来讨论。实际上《世界人权宣言》中没有一条是说哪些权利是基本的,更没有说生存权是基本人权的。《世界人权宣言》有三十条,只有第二十五条提到了生存权:“㈠ 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那么,对于一个国家或社会,如果不能提供这样的物质基础,是不是就不应该谈论人的其它权利了呢?这显然是没有理解《世界人权宣言》。举个极端的例子,有人可能穷到了要靠讨饭才能生存,但他还是享有生存权利的,也许有人不愿意给他施舍,但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讨饭的权利也不能侮辱他,你不施舍,不等于别人也不施舍。在有人权的国家,如果你试图侮辱一个叫化子:“给你一元钱,给我学个狗叫吧”,结果很可能就是警察把你请去了。这是人权在字面上的一个概念,权利不等于权力,或者说权利不依赖于物质的东西。再说得过分一些,即使没有一个人施舍,这个叫化子真的饿死了,只要没有人剥夺他讨饭的权利,没有因此而侮辱他,那就不是人权的问题。 
    
    这不是说人的生存权不重要,人的生存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如果把生存权混同于人权,那等于是在侮辱人。《世界人权宣言》中没有一条说到在人的生存权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可以放弃人权。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发生了人的生存权的问题,一定是那里的人权没有得到保障的原因,也就是说,有了人权才有了人的生存权,而不是先要生存才能谈人权。把生存说成是最基本的人权,其实是没有把人当人,顶多和动物保护者一个级别。
    
    混淆人权和生存权的人很容易得出 “中国在人权方面的最大进步就是让几千万国民脱离了贫困”这样的结论,而且持这种观点的人恐怕还不在少数,遗憾的是,“脱离贫困”和“人权”并不是一回事,至少不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说的人权,《世界人权宣言》所说的人权是人生而有之的权利,不是哪个法律,哪个国家可以给予其国民的。同样,那种人权是内政,旁人不得干涉的言论,如果不是没有承认那就是直接违背《世界人权宣言》的。
    
    另一种质疑人权普适性的观点举例说对那些没有开化甚至还处在原始社会状态的国家讲人权根本就没有意义。这种观点并非没有道理,只是不能把这种例子随意延伸扩展。这些国家或地区可能还没有承认《世界人权宣言》,还不知道什么叫《世界人权宣言》,你怎么能够去要求它按照《世界人权宣言》界定的人权去做呢?换句话说,如果那个国家它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那么不管它社会发展的水平如何,它都有义务按照《世界人权宣言》来完善那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权,这可能有一个过程,但不存在人权适用不适用的问题,这和不能因为有人是文盲就不应该让他识字说识字对他毫无意义的道理是一致的。人权的宣传和教化也是写在《世界人权宣言》里的,每个承认《世界人权宣言》的人或国家都有义务那样去做。
    
    《世界人权宣言》还不是一个国际法律,对具体签署国也不具备法律约束的权限,但是基于人权的重要性和普遍性,1966年12月第二十一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使得《世界人权宣言》所提出的人权成为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标志着全人类的人权事业已经进入了有法可依的阶段。有了法还需要有执法的,但是人权最终是为了人类的自由、正义与和平,不能想像会诉诸暴力来执法的。为了人类美好的未来,真正实现人权,更需要公开谴责对人权的迫害和践踏,需要人类的正义和良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 汪红雨:你听到了人权的脚步声吗?
  • 盛雪:中国人权恶化 暂停人权对话-人权听证会后记
  • 陈维健:不爱人权爱狗权
  • 盛雪:中加人权对话方式必须改变
  • 盛雪:中加人权对话方式必须改变— 写在中加人权听证会前夕
  • 郭永丰:党权大于国法,狗权大于人权
  • 肯定加拿大新总理的人权立场/方觉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从贾甲叛党说到不维护坏人权利的民主等同专制/张三一言
  •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 光箭:从户口问题看中共的人权
  • 为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斗争——姚立法先生接受《人与人权》杂志采访
  •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 ——评轰轰烈烈的“打狗风暴”/黄广湘
  • 姚笠:争取人权和自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 第一财经与富士康的违背工人权益的“联合声明”
  • 请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急审议中国政府严重、恣肆迫害人权案/周志荣
  • 没有救济就没有人权/张耀杰
  • 民间人权人士报告 ——2000年—2006年6月/刘水
  • 异议人士《国际人权日》发出公开信(图)
  • 陈良宇下台后上海帮暴政下上海部分人权状况(图)
  • 曾金燕: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请传递玫瑰小卡片(图)
  • 人权组织:中国31名记者遭当局囚禁(图)
  • 陈光诚获人新西兰亚太人权奖 妻子表感谢
  • 上海维权:上海帮将暴政进行到底-人权灾难之三(图)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已回到办公室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失踪已超过两天(图)
  • 死里逃生:颈上留有绳索印——上海的人权灾难(之二)(图)
  • 人权卫士万延海先生失踪已超过一天(图)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抗议国保殴打被监禁人权律师家属,要求有关机构调查追究刑事责任
  • RFA:公安严加戒备北京人权展(图)
  • 北京请愿者被禁入中国首次人权展
  • 中国首次举办人权展民众期待发展
  • 人权组织促中国公布摘取器官详情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维权网要求国际人权机构就高智晟案启动"紧急行动"机制、提供国际法救助
  • 侵占国资侵犯低收入家庭基本人权当治罪/罗建平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