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博讯2006年12月10日)
    杨小凯更多文章请看杨小凯专栏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澳洲行(之1)

    黄河清

    墨尔本是中华民族杰出的儿子杨小凯埋骨之所。

    1968年,19岁的杨小凯在文革万马齐喑的岁月里写出了《中国向何处 去?》振聋发聩大逆不道的文章,传遍神州大地。有西方人文思想基 因的杨母陈素先生因此被怀疑为后台,受逼迫至死,杨小凯自己则身 陷囹圄整十年。

    1978年,杨小凯出狱后,先后上大学、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武汉 大学、就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就聘于澳大利亚莫纳 尔大学、1987年被莫纳尔大学聘为正式教授、1990年被莫纳尔大学聘 为终身教授、1993年当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1998年就聘于 美国哈佛大学客座教授、2000年为莫纳尔大学经济学系首席教授。杨 小凯与其经济学研究成果被推荐为诺贝尔经济奖得主。

    在钻研经济学的同时,杨小凯强忍病痛,撰写《牛鬼蛇神录》成书, 为祖国的苦难历史留下了独有的珍贵的一页见证。

    2004年7月7日,杨小凯因癌症不幸病逝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寓所。

    2006年11月24日,我偕美国羊子大姐飞抵墨尔本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 动首届年会。甫抵墨尔本机场,羊子大姐就与杨小凯遗孀吴小娟女士 通电话,约定当晚吴小娟来我们住宿的宾馆相晤。14年前王若望先生 携羊子访问过澳洲,王若望当时为“64”后滞留澳洲40,000留学生的 合法居留向澳洲政府陈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五年前王若望去世 时,杨小凯吴小娟多次给羊子大姐电话慰问。杨小凯去世时,羊子大 姐多次电话慰问宽解吴小娟。

    24日晚8时许,我在羊子大姐的房间里看到了吴小娟女士。听着她们 之间的对话,不禁感慨万千。吴小娟说:“小凯刚走时,我真受不 了,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来电话,我一说就哭,没办法,忍不 住,就要哭啊!那时我才知道,我以前给你电话安慰你时,你也是一 接电话就哭,不是你爱哭,就是会哭的啊!”羊子大姐说:“没有亲 身经历,是不知道我们的心情的。那时一想到老伴生前所受的委屈, 心真痛啊。河清为我写的发言稿,提到往事,我看着看着,还是会流 泪。那太使人伤心了。现在好了,终于走出来了。”在以泪洗面近一 年后,吴小娟也终于走出来了。现在羊子大姐和吴小娟都能不时地伴 随着笑声回忆讲述先夫的往事了。我深切地感受到吴小娟对杨小凯去 世曾有过的刻骨的悲痛和现在真切的怀念。

    25日上午,我参加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开幕式。会场上摆 放着王若望、杨春霖、林牧的遗像。大会向他们致哀致敬。这件事做 的太好了。回想前晚听羊子大姐和吴小娟的交谈,我不禁想起了在赴 会前给大会写的一封短函:

      这次大会邀请了王若望先生的的未亡人羊子大姐,并请羊子大姐   带来一帧王若望的照片,给王若望留一个位置。这件事做的太好   了!阶级斗争泯灭了人性,中共不讲人情。海外的流亡者也受到   了影响。王若望晚年的凄凉境况就是明证。

      王若望去世后,羊子大姐已近古稀之年,孑然一身打工养活自   己。关心她的人有,但不多,就那么有限的几个。一次某精英的   婚礼上,人来人往,举杯相庆,喧哗声声,热闹非凡。羊子大姐   孤零零地坐在一个角落,人人经过她的身旁,却久久视若无睹。   我的朋友纽约的陈立群见状前去问候,陪伴她。

      陈立群告诉我这些情况后,我在与大陆的一些友人通信中提到此   事。友人们潸然落泪,很不理解。不是说,我们要如何热情地永   久地无微不至地关爱羊子大姐,那是不可能的;而是我们,我们   整体,我们的思想观念里,我们的行为模式上,要永久地记住有   一位为自由文化奋斗了终生的王若望,我们曾经对不起这位老    人、这位战士、这位先驱、这位长辈,我们不能继续对不起他的   未亡人。他的未亡人曾是在他最后的凄凉岁月里给他唯一关爱唯   一温暖的人,是与他并肩为自由文化奋斗了22年的人。我们应该   永远地记住这一切。永远地记住这一切,不仅是记住王若望、记   住他的未亡人羊子大姐、记住两位老人,也是记住了自由文化的   精神。薪火相传,自由文化不灭!这才是我们与中共的区别,这   才是自由文化与斗争文化、无产阶级专政文化的根本区别,这才   是人性!

      为此,我衷心感谢这次会议对王若望和羊子大姐的安排,我感谢   袁红冰先生的人性与人情味。卑微如我,为能受到邀请参加这次   大会,深感荣幸。我是在得知这次大会对王若望和羊子大姐的邀   请和安排后最终接受邀请的。自由高于一切,人性高于一切!远   离残酷斗争,不要血腥屠戮。让我们的人性多一点、人情味浓一   点!谢谢大会,谢谢袁红冰先生!

      写罢以上这段话,我想起了在海外去世的刘宾雁、王若水、金尧   如、杨小凯诸人。建议大会也为他们设一座位。在会议开始前,   感谢他们,感谢他们为自由文化所付出的一切。

      (2006-10-03)

    我赴澳洲与会,原就有拜祭杨小凯墓之意。因羊子大姐得与吴小娟相 晤,即约定第二天去拜谒杨小凯墓。25日下午,我请墨尔本友人罗云 庚先生开车送我们去吴小娟家。罗云庚是这次会议迎来送往的会务人 员和司机,且他自己打一份管道装修工,杂务繁多。但听说是去拜谒 杨小凯墓,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一位台湾来的夏祷女士与羊子大姐 同房间,也要去。我们一行四人:羊子、夏祷、罗云庚、黄河清,溜 出“中国的苦难──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群英演讲会”会场,驱车近一 小时到了吴小娟家。这是一幢独门独院的房子,院子里绿树遍布、鲜 花绽放。吴小娟说,这都是小凯生前亲手种植的。吴小娟请我们进屋 坐坐。客厅里,摆放着一架钢琴,墙上贴着中文写的赞美诗歌词。吴 小娟多次说过:是基督引领着她走出痛苦和黑暗;小凯也皈依了主, 受了洗,小凯很虔诚,所以,临终时,小凯走得很安然,没有痛苦。 我们在院子里照了相,我还在房间里单独照了相。吴小娟找出一帧杨 小凯生前的照片,让我与他合影。

    杨小凯墓地在墨尔本郊外。吴小娟陪同我们驱车前往杨小凯墓地。因 为匆促和疏忽,我们没能准备好鲜花,吴小娟竭力劝我们别买了。我 临时在吴小娟家书写了挽联带往墓地。在墓地门口,也找不到买鲜花 的地方。于是,羊子、夏祷、罗云庚都在我书写的挽联上签了名。

    阳光灿烂、天空蔚蓝,朵朵白云静静地悬在墓地上空,四周是绿茵草 地,杨小凯就静卧在这中间。圆顶的一米见方大理石墓碣正上方镌刻 着三个中文大字:“杨小凯”,其余的都是英文。碣的左上方是一帧 杨小凯在哈佛大学划船的照片,碣的最下方是杨小凯经济学的一个图 解。碣的前方是一大片草地。杨小凯土葬,就埋在这片草地底下。碣 的正文我请友人万之汉译为:

      杨小凯墓志铭

      以爱心铭记   杨小凯   生于1948年10月6日   殁于2004年7月7日

      为吴小娟深爱之夫

      小凯笃信耶稣。   大胜尘世功名,   其胜非同小凯。   赢得不朽生命。

      为小溪、泽思、泽华敬爱之父

    我伫立在杨小凯的墓碑前,想起了近40年前与家乡朋友一起读到杨小 凯《中国向何处去?》时的那种震撼性的感受。现在,蒙吴小娟善解 人意,得以与这位心仪已久的中华英杰合影,得以瞻仰祭拜这位远远 走在前头的自由文化践履者的遗骨,我深深地感动,感动人性向往 善、追求真、崇尚美的一致、复归,感动人性的永恒,感动永久的生 命。我站立的这片草地下,静卧着杨小凯的肉身,我无异于站立在杨 小凯的身上,也可以说是站立在巨人的肩上。杨小凯作为政治的先 知,作为经济学的大师,不愧为中华民族杰出的儿子,不愧为中华民 族的巨人。我向杨小凯鞠躬致敬,我为同乡友人向杨小凯鞠躬致敬。 我同时想起了不久前离开我们的中华民族另一位杰出的儿子、另一位 巨人刘宾雁,想起了一起编辑《刘宾雁纪念文集》的知交好友。虽然 杨小凯生前从经济学的角度,尖锐地批评过刘宾雁的《人妖之间》, 但是他们悲天悯人的情怀是一致的,人性的光辉同样闪耀。正同瑞典 的万之所说的“殊途同归”。我相信,我的这些友人同我一样,不仅 对刘宾雁,也对杨小凯怀着敬爱之心。于是,我在挽联上写上了他们 的名字。行前受徐文立先生之托,我也写上了徐文立先生的名字。我 在杨小凯的墓前,默念着友人的名字。小凯,我与友人一起,不会忘 记你,永远陪伴着你!

    我擅签的名字是:刘国凯、郑义、北明、陈迈平、一平、苏炜。当我 事后告诉他们时,我得到了他们一致的赞同和感谢。其中苏炜的感谢 具有戏剧色彩,也很有代表性。因为当我签下苏炜的名字时,同行的 台湾夏祷说自己认识苏炜。我将此转告了苏炜。兹征得苏炜同意,将 他的回函录下,以见活着的人们对杨小凯的怀念敬爱,以见世界真 小、冥冥中“缘”之一字的力量。

      河清:

      其实真要谢谢你,把我的新缘、旧缘都接上了茬。我跟杨小凯算   是旧识,80年代中他还在读普林斯顿博士,我人在哈佛,他在张   罗留美经济学会,到哈佛来开会,就和他认识了,只是私交不算   深。“6.4”后也跟他在海外参加过几个会议。承蒙他总记得   我,在他的几篇访谈里常提及一句话,说欣赏苏某人对文革的一   个看法云云,网上关于杨小凯的文章常引及,因此便常常接到关   注杨小凯成就的朋友来函询问,问我说过的是什么话?我从网上   查到了杨小凯所提及的那段话,我自己记不清他指的具体是什   么,大概是“6.4”后跟他一起参加的会议中,我较早提出的   “党文化”和“毛式话语”的问题吧。我和杨小凯《牛鬼蛇神》   一书的英译者也熟,小凯骤逝后,曾想过托她代我致祭未果,没   想到,河清你帮我还了这个心愿。我本人也是文革中就崇拜“杨   曦光”的,记得还在一个什么小场合专门请杨小凯谈及那一段回   忆,不过现在都成前尘往事了。河清你若人还在澳洲,得便请代   我向小凯遗孀吴小娟致意,如果没记错的话,有一个场合我也曾   和小凯一起见过她。你说的台湾女士“夏祷”,是我的一位哥们   儿多年的女友,后来一起在视线里消失了。河清你若有她的地   址,给我传一个,也请把我的地址给她。她其实是台湾才女,东   西很大气,文字、思想才情都不在许多台湾闻人之下,大陆情怀   也很重,……此乃题外话。絮絮接续上这些故事,再谢河清──   祝你在澳洲玩好!

      苏炜

    谨以在杨小凯墓前致祭的挽联结束本文。

      哲人其萎

      杨小凯(曦光)先生千古

      政治先知,卅七年前,察沉沉大陆风云假象,   吁行民主宪政大道,关心民生,文传四海,曾奏小凯;

      经济大师,二十载来,究莽莽神州泡沫真相,   指走资本市场小路,问鼎诺奖,名播九州,正露曦光。

      西班牙马德里黄河清敬挽

      (2006-11-26于墨尔本)

      羊子、罗云庚、夏祷、徐文立 刘国凯、郑义、北明、陈迈平、一平、苏炜

    (2006年12月4日草稿6日改定)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追祭刘宾雁——纪念刘宾雁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遗忘的八七老人金兆丰先生的挽联——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初见刘宾雁及其他——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悼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毛泽东是铁打的营盘里最坏的兵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黄河清:哭当代大禹黄万里——为黄万里先生逝世五周年作/黄河清
  • 黄河清:《静静的顿河》与刘宾雁及其它
  • 黄河清:为喻东岳募捐中的几个最
  • 黄河清:文革中保皇派杀人于无形——记梅凤琏之死
  • 黄河清:我是新疆文革造反派——文革人民线索的见证
  • 七律:党斗瞽人谁输赢?/黄河清
  • 黄河清:刘国凯教我“三年文革”、“人民文革”理论
  • 为喻东岳募捐半月情况汇报/黄河清
  •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黄河清:希望中国人遵循、提倡常识、人性!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