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贺伟华
(博讯2006年12月09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看了陈破空先生发布的《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一文,激起我参与讨论的欲望。在我看来,首先中国面临革命的动荡,中共面临革命的清算,这是毋容置疑的。中国的社会危机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革命爆发的临界点,中国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是否需要革命的问题,而是以何种方式引发革命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在此,我简单陈述一下中国现有的危机所在:
    一、权贵经济危机:首先是特权腐败与财富掠夺导致的社会分裂与对立,这已经是无法挽回、愈演愈烈的最大危机,这直接导致革命力量的崛起,在此我把它称为“权贵经济陷阱”,中共官员在放任其人性自利动机的过程中将彻底埋葬自己。足以对抗特权腐败阶层的社会力量正在以非政治的人民内部矛盾的总爆发方式迅速的成长与暗中集结,这为人们用非政治的手段实现政治的目的提供了社会力量。当政府直接调动军队镇压人民时,就是它四面楚歌、众叛亲离的时候了。
    
    二、福利保障危机:其次是社会保障的民生危机,政府动用行政的手段,扩大政府的职能、加强官员的特权来建立其所谓利民爱民的社保制度。以陈良玉上海帮社保基金案为起点而席卷全国的社保基金系列腐败重大案例,在告诉全社会广大民众,这种腐朽的官僚体制,不但不能够保障民生,而且正在以民生的名义带来更大的民生痛苦。这为人们群起而攻之的社会总动员、为反对力量的成长提供了最好的滋生土壤,在此,我们称之为中共腐败官员为其中共中央设置的“福利保障陷阱”。
    
    三、金融与经济危机则是第三大中共中央无法回避、又无法解决的重大危机:曾经震惊全球的九千亿金融坏账不是问题,但导致金融坏账的根本原因――地方政府所主导的、不计投资损益平衡与效果的政府投资手段拉动经济建设的积极财政政策则是最大的问题。曾经有国际著名华人金融专家这么警告过“中国不亡、天理不容!”他提醒着政府官员私利动机下不计后果的大胆挥霍国产、侵吞民财必将导致的严重灾难性后果。在人们纷纷分析最近大陆基本生活物资价格的飞涨原因时,人们寻找原因时,看到的是事件的表面,却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这正是政府无法挽回的灾难性金融危机爆发的外在表现之一,在官员的挥霍之下,所有的国有银行已经深陷于倒闭的泥潭,中央政府只有加大货币发行量、制造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来填补银行的亏空。这种金融危机才是最可怕的,它将彻底的动摇国本,而把民众再度推入民不聊生、一无所有的境地。
    
    四、就业与再就业危机:一方面是经济市场无法吸收接纳新的劳动力资源,导致大学生的普遍失业。最近北京二十万大学生争两千个就业岗位就是鲜明的事例。大学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这已经造成了天之骄子们的重大心理压力与忧虑。校园骚乱、研究生自杀、大学生卖淫已经成了生存危机下的重大社会问题,而威胁着社会的稳定。另一方面,则是企业权贵私有化导致的大量失业下岗工人的再安置问题,工人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成为无产者而流落于街头,与失业大学生一起,成了社会道义力量成长的力量源泉。11月8日,四川广安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一位四岁熊姓男童因误食农药而由其祖父送到广安第二人民医院抢救,但因他所带的钱不够交洗胃抢救的800元费用,医院没有及时给孩子有效救治,导致死亡。事后医院推托责任,拒绝赔偿,被害小孩父母上访又遭殴打,引发市民强烈不满,11日大批学生与市民冲击医院、砸坏设施,被大批赶来的防暴警察镇压,据说三名学生、一名警察在冲突中身亡。抓捕了二十多人,当地政府事后从周边调了大批武警进入广安市巡逻以控制事态恶化。
    
    这一事件突出的表明了社会道义力量的成长,事件的参与者绝大多数属于非事件直接责任人,与受害的当事人及其亲属无关。这就是政府当局最惧怕又无法治理的“见坏就上”“借机捣乱”者,他们将成长为中国反政府的中坚力量;成长为社会的良心。
    
    五、官商合体的土地侵占与强制拆迁危机:在和平的人类社会里,也许再也没有这样赤裸裸的财富掠夺与侵占,这是与一个不保障公民财产权利的政治制度相一致的。即使是发端于十三世纪而延续几个世纪的英国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也不是这种政府所主导的直接财产剥夺与掠夺,而是市场经济逐步成长发展导致的产业结构的逐步调整,仔细查阅许多的相关资料,我们也无法找到任何中国现在正在发生的野蛮与强制掠夺情景。由此,一个官民对立、利益对立而充满仇恨的分裂社会格局由于强权的肆虐已经成形,人们正隐忍而坚强的期待着一个最后总清算的历史性机遇的到来。任何的天灾与人祸都可能引发一场深层次的社会动荡与革命。如今知识分子所要考虑的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以何种方式点燃革命的烈火,焚化专制的堡垒。
    
    革命的手段与方式比号召革命更重要,它直接关系到未来的民主建政。民主建政的方式有许多种:暴力革命是代价最惨烈的方式,它很可能因为因为意识形态的主导而导致新的暴政,只有自由主义民主政治思想所主导的革命才可能建立起新的民主政治;民主的政治运动则是有别于革命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在全民自觉参与的不合作运动当中实现实质性的颠覆与所谓的颜色革命。然而,其鲜明的政治色彩却导致了民众的惧怕而裹足不前,其政治风险是导致民主运动游离于社会与民众的根本所在;非政治的自由民权运动则是第三种实现民主的有效方式。它扎根于民众、成长于草根,在公民自治、公民社会的培育中壮大社会的力量。从个体的权利捍卫到阶层联动的集体抗争,都体现出其非政治、非暴力、非颠覆的“人民内部矛盾”特点,而为民众的广泛参与提供了可操作的平台,为政府的镇压设置了其最为惧怕的障碍。我们称之为“非政治陷阱”。只要政府胆敢镇压非政治、非颠覆性的民众个体权利或捍卫,就是与人民为敌,这为激起广泛的社会同情与支持来孤立中共暴政一步一个脚印的累积资源,从根本上壮大最终必将颠覆暴政的社会力量提供了最可靠而有效的手段。最近中共当局出台“军队应急预案”,频频的镇压逮捕民众自发维权,已经步入了与人民为敌的非政治陷阱。说明在巨大的恐慌之下,它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革命的代价、成本,直接与革命的手段与方式有关。同样是颠覆中共暴政,如果直接的号召农民与弱势群体揭竿而起,发起英雄赴死的暴力革命,遭遇到的必然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共正规化的血腥镇压与高科技信息化手段的及时应对,被剿灭的可能大于成功,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广大权利受伤害者隐忍不发,在苦难中等待历史性机遇的原因;而另一种温和的实现民主政治的方式----民主的政治运动,却因为其直接的诉求与目标正直指专制暴政,也因为其鲜明的政治色彩与颠覆目的,为中共所高度警惕、其所赖以发展的方式:结社、示威游行与新闻自由等都为专制政府严令禁止,导致社会无法真正成长起能够挑战暴政的社会力量,还因为其开门见山的明确政治宣言而导致政府的孤立打压、监禁与酷刑,导致民众的裹足不前,导致民主运动与社会广大民众的游离。
    
    因此,我认为中国的民主革命必将到来,然而,启动革命的方式却有所不同,这里面有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触媒”问题,革命性的核爆炸连锁反应,需要的是引发爆炸的导火线。这个触媒与导火索就是民众不可侵犯的利益、不可剥夺的自由。在此,自由民权运动是引发中国民主革命不可回避与超越的前期工作,是民主革命的触媒与导火索;是民运精英与草根力量、中产阶级、资产阶级联合的切入点与结合点。它要求直指的方向是中共无法建立却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法治建设、自由宪政;而它的着力点却在民众的根本性生存问题上,具有天然的道义合法性与合理性。
    
    曾经有一位朋友在网上发起了一次民主政治运动倡议,要求我参与讨论,并撰稿支持。我却先问了一下他发起倡议所用的名字是否真名?然后再决定是否撰稿支持。为什么?因为如果倡议者都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实姓来发起一场民主政治运动,那只能意味着大陆的政治恐怖让他已经产生惧怕。发起人尚且如此,何况国内的平民百姓。这样的倡议写的即使再完美,也因为其游离于社会与民众利益而应者寡。因此,有别于以往有勇无谋的咄咄逼人,我更倾向于同情与政治颠覆目的毫无瓜葛的民众自救与抗争;更倾向于支持没有政治包装色彩的民众自卫维权。海外的民主革命运动组织者如果能够更多的理解与同情国内的民众自发抗争,并用非政治的手段来指导其走向阶层联动与发展。把国际的民主革命浪潮与国内的非政治公民自救民权运动有机的结合起来,我想这才是真正促长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好事与实事,人们期待这种理解与支持。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2-08] 修订:[2006-12-08]
    ==============================================
    附:陈破空: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博讯2006年12月07日)
    
     从宏观上看,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年增长率保持10%;与此同时,外汇储备暴涨,已经超过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这一切显示,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财富如滚雪球般,日积月累。“大国崛起”,成为官场内外的热门话题。
    
     按理,全体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当同步提高。世界银行的调查显示:最近几年,中国最富的人口,实际收入增加了10%,与宏观经济增长合拍;然而,中国最穷的人口,实际收入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又下降了2.4%!与宏观经济增长,背道而驰。
    
     这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只给富人带来了好处,而与穷人无关,如果说与穷人有关,便也仅仅是给穷人带来了坏处。当富人变得更富时,穷人变得更穷。
    
     基尼系数,是测定贫富分化的国际指标,基尼系数越接近于零,收入分配越均衡;基尼系数越大,贫富分化越大。即便根据最保守的亚洲发展银行的统计,1981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3,2005年,则为0.4,表明,中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而且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在中国,人们已经习以为常。那么,谁是富人?来自中国政府本身的统计,已经提供了答案:亿万富豪中,90%为高干子弟。还是那个结论:越接近权力的,越富裕;越远离权力的,越贫穷。中国富人,都是权钱交易与官商勾结的产物。
    
     既然有人为富不仁,就怪不得别人的仇富心态。在中国,富豪被杀事件,屡见不鲜。更令人玩味的是,仅仅因为高级轿车撞了人,就动辄引发万人级的群众暴动。这类事件,从沿海到内地,从东北到西南,全国各地都有。高级轿车撞人,引发民众暴动,不过是对为富不仁和仇富心态的形象诠释。高级轿车,代表富人;被撞的行人,代表穷人。平日里,穷人与富人,毫不相干,老死不相往来。但一旦撞在一起,仇恨便暴露无遗,冲突一发而不可收。
    
     不公平的收入,不公正的社会。一切似乎预示:中国社会,需要再来一场革命?锄强扶弱,杀富济贫,重新分配财富,安定天下人心。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财富膨胀,中国政府在对外方面,更加显得大手大脚:免除东南亚国家债务,免除非洲国家债务;为北朝鲜输血,向柬埔寨赠款,朝非洲撒钱。财大气粗,十足一副暴发户嘴脸。难怪,在国际上,“新殖民主义”成了“中国崛起”的代名词。
    
     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投在国内?为什么不援助自己的人民?为什么坐视中国穷人收入降低、愈来愈穷?答案只有一个:那个自称“人民政府”的政府,心中并无人民;权力和既得利益,才是他们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只要官商勾结有利于他们维持政权,只要对外撒钱有利于他们巩固独裁,他们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哪怕“打肿脸充胖子”。而毫无监督与制衡的现行制度,也足以供他们为所欲为。
    
     (11/28/06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贺伟华
  • 上千万的现代化公安装备与派出所投资,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贺伟华(图)
  •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
  •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贺伟华
  •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贺伟华
  •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贺伟华
  •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贺伟华
  • 三十个省市社保基金侵占严重,继续让窃贼为人民管钱?/贺伟华
  • 贺伟华: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贺伟华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抗议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动/贺伟华
  • 学生群体抗争频发,中国教育革命风暴的前奏(中)/贺伟华
  • 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贺伟华
  • 胡温当局反腐,仅仅是权力斗争的需要吗?/贺伟华
  •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贺伟华
  •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贺伟华
  •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