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官僚的“鸡的屁”主义/吕耿松
(博讯2006年12月08日)
    吕耿松
    
     “鸡的屁”主义是中共官僚向上爬的敲门砖,是产生腐败的源泉,也是老百姓受苦受难的根源。为了它,官员们信口雌黄,把没的说成有的,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把黄的说成是红的,把圆的说成是方的;为了它,农民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被强圈,工人几代人赖以生存的工厂被拍卖,市民倾其一生积蓄购买的房产被强拆。可以说,为了“鸡的屁”,丧心病狂的官僚们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 (博讯 boxun.com)

    “鸡的屁”是GDP的谐音,老百姓为了对其表示蔑视和憎恨,用了这个谐音,借以调侃。GDP即英文(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缩写,也叫国内生产总值。这是一个经济学的专用名词,是指在一个国家或地区范围所有居民在一定时期内生产与经营活动的最终成果和提供的劳务价值。它是反映经济活动的综合性指标,其增长率也就是经济增长率。GDP由第一产业即农业、第二产业即工业和建筑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交通业、邮电通讯业、商业、金融保险业、房地产业、科教文卫、体育、国家机关、社会团体等三次产业增加值组成,将三次产业增加值加总即为GDP。一般来说,国内生产总值有三种形态,即价值形态、收入形态和产品形态。
    GDP是宏观经济中最受关注的经济统计数字,因为它被认为是衡量国民经济发展情况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我国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GDP数据是怎么得到的呢?据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许宪春博士说,GDP计算需要经过以下几个过程:初步估计过程、初步核实过程和最终核实过程。初步估计过程一般在每年年终和次年年初进行。它得到的年度GDP数据只是一个初步数,这个数据有待于获得较充分的资料后进行核实。初步核实过程一般在次年的第二季度进行。初步核实所获得的GDP数据更准确些,但因仍缺少GDP核算所需要的许多重要资料,因此相应的数据尚需要进一步核实。最终核实过程一般在次年的第四季度进行。这时,GDP核算所需要的和所能搜集到的各种统计资料、会计决算资料和行政管理资料基本齐备。
    据有关专家估计,我国市场交易中的无效成本占GDP的比重至少为10%—20%。国家统计局作为GDP发布的权威机构至今从未公布过这一数据。无效成本是经济学名词,国家统计局在统计GDP时从未使用过这个术语。有关专家指出,我国每年因为逃废债务造成的直接损失约1800亿元。又据国家工商总局统计,由于合同欺诈造成的直接损失约55亿元,还有产品质量低劣和制假售假造成的各种损失至少有2000亿元,由于三角债和现款交易增加的财务费用约为2000亿元,由于不合理的税外收费和不必要的审批造成的各种费用约3000亿元,另外还有逃骗税款损失以及发现的腐败损失等,正是这些因素造成无效成本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至少为10%—20%。这些统计还不包括各级政府官员的弄虚作假。因此,GDP虽然是衡量国民经济发展情况最重要的一个指标,但中国的GDP虚假的成份太多,说它是“鸡的屁”(即空穴来风)也并不过份。
    有个笑话,可以加深人们对“鸡的屁”的理解。有两个经济学研究生某甲和某乙,两人在路上走,发现一堆狗屎。某甲对某乙说:你把它吃了,我给你5000万。某乙一听,这么容易就赚5000万,臭就臭点吧,大不了拿了钱去洗胃,于是就把狗屎吃了。两人继续走,心里都有点不平衡,某甲白白损失了5000万,什么也没捞着。某乙虽说赚了5000万,但是吃了狗屎心里总感到不是滋味。这时两人又发现一堆狗屎,某乙终于找到了平衡,对某甲说:你把它吃了,我也给你5000万。某甲一想损失的5000万能赚回来,吃就吃吧,某乙不是也吃了吗?于是也把狗屎吃了。按理说这下两人该平衡了,但是他们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闹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得到,白白的吃了两堆狗屎,资本却一点也没有增加。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只好去请他们的导师。导师听了后,举起两根手指头,无比激动地说:“1个亿啊!1个亿啊!我亲爱的同学,我代表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你们仅仅吃了两堆狗屎,就为国家创造了一个亿的GDP!”没有生产,没有创造,没有开发,有的只是虚无的资本累积——这就是当前中国的GDP神话。
    从理论上来说,一个地区的GDP代表着这个地区的经济增长率,也代表着这个地区的官员的政绩。也正因为如此,创造GDP也就成了官员们追逐的目标,成了他们向上爬的敲门砖。于是,国计民生被抛到九霄云外,GDP真的成了“鸡的屁”。我们不止一次从国内媒体上看到过、听到这样的报道:某某乡的书记乡长向县里汇报该乡的GDP,第一年如实汇报,结果书记乡长因“不称职”被撤职;第二年新来的书记乡长汇报时加了点水分,虽然没有被撤职,但也受到警告处分;第三年书记乡长吸取“教训”,把GDP夸大三四倍,结果受到表扬,但与别人比起来,仍嫌不够胆大;第四年书记乡长“与时俱进”,把GDP提高到五倍以上,于是书记乡长双双升迁,他们所任职的乡也一跃成为亿元乡、十亿元乡,如此等。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在考核春季造林成果时,采用先进的GPS卫星定位测量仪进行实测,结果显示,全县35个乡镇100%存在虚报现象,其中虚报率在20%以内的乡镇有10个;在21%至40%的乡镇有12个;41%以上的乡镇多达13个(植树造林是该县GDP的一项指标)。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原党委书记李昌平几年前在上书国务院领导时说:“现在真话无处说,上级领导只听农民增收就高兴,汇报农民减收就批评人……作为一名基层干部,不出假典型,不出假数字,不违心做事,做实事求是的干部,真是太难太难了。”他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政绩”可以保官,“政绩”可以升官。下级干部如此,上级领导也是如此。“共同的利益”产生了一个虚假的“政绩”链,一方面是下级官员虚报“政绩”,一方面是上级官员明知有假也相信,甚至还帮着吹嘘。在去年的“两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披露,2004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为13.6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9.5%。但是,各省区市上报的全年GDP——国内生产总值汇总数据,却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高出3.9个百分点,总量差距高达26582亿元。
    国家以GDP来考核各地经济发展的情况,这本来也是国际上通行的一个方法,但各地歪嘴和尚念错了经,把虚报GDP作为升官发财的一种手段。现在虚报GDP一般都是“一把手工程”,由上到下,层层下压,层层下指标,只要敢吹,什么都可以吹。所以GDP成了官场的一时尚,一种“主义”,老百姓轻蔑地称其为“鸡的屁主义”。
    
    (原载《民主论坛》2006年12月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团派大接班是中共专制走向衰落之写照/钟观常
  • 刘逸明: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 中共是不是孙中山的继承者?/林保华
  • 刘水: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 求实:中共不给中国民主, 和以前的国民党完全无关
  • 解读中共金融秘幕/亚笛多星
  • 伍凡:为什么中共中央军委要颁发《应急预案》?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中共的政治困境
  •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 食人者枉为人!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子霖!!!
  • 陈荣利:纪念国父诞辰,抗议中共拘捕张子霖
  • 王丹:奉劝中共警察适可而止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陈维健: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 戴平山评:台湾泛蓝泛绿勿内斗,中共渔翁得利
  • 横眉:阿扁,请你来做中共的总书记!
  • 任诠:中共的权力斗争与民众的维权运动
  • 中共最新省级官员任命情况一览
  • 中共,你在被谁抛弃/蔡光武
  • 中共统战部升级扩权角色更吃重(图)
  • 中共改革派元老万里过九十岁大寿
  • 胡锦涛黄海险遭不测 中共反腐风暴大背景揭密(图)
  • 中共十七大代表 遴选标准出炉
  • 丁子霖:强烈抗议中共国保当局对耿和、袁伟静的暴行
  • 强烈抗议中共政权对高智晟律师全家法西斯残酷迫害
  • 中共地方人事异动消息频传
  • 中共传达“霍英东临终留言”:干部都在搞私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陈良宇案凸显中共政改紧迫性
  • 中共省委大换班惊现“换届病”
  • 中共十七大前人事频繁变动(图)
  • 中共第五代开始浮出水面 省市级领导层大换班
  •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中共动手向地方收权加强权威
  • 从铁凝当选中国作协主席看中共选拔官员的标准(图)
  • 中共中央以空前高规格纪念孙中山诞辰(图)
  • 上海传出中共中央政治局惩治陈良宇行动细节(图)
  • 中共党中的问题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