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违法犯罪岂能被摆平,审计岂能成为洗黑钱的手段/王培荣
(博讯2006年12月06日)
    
    徐州市泉山区泰山办事处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操纵居委会逃税、开25万非法票据、侵占、私分业主公共收益被举报和揭露后,居委会人员称审计局结论风华园没有问题。十分明显的、证据确凿的违法犯罪岂能被摆平,审计岂能成为洗黑钱的手段,徐州风华园业主委员会继2006年10月22日《风华园业主委员会致泉山区审计局的公开信》,再次致函泉山区审计局,公开《风华园业主委员会11月30日致泉山审计局的函》及《风华园业主委员会致泉山区审计局的公开信》。公函举报违法犯罪也很难,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和帮助,为净化社会风气而努力。
     (博讯 boxun.com)

    需要详细材料请与风华园业主委员会主任王培荣联系电话:0516-83884475,0516-82952393(小灵通),E-mail: [email protected]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11月30日致泉山审计局的函
    
    泉山审计局: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就泉山审计局审计风华园居委会财务(包含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委托代管财务)提出下列要求:
    
    1.泉山审计局审计要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必须指出风华园居委会财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的全部情况。风华园居委会主管部门泰山办事处韩修德书记2006年11月27日再次强调,一直要求风华园居委会财务要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审计部门无权掩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的事实,一切有意掩盖风华园居委会财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事实的行为,不仅仅是对国家和百姓不负责任,而且是违法乱纪行为。我们认为:
    
    (1)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没有按国家法律规定按时交税。而且在王培荣2006年4月3日公开向徐州公安局110、徐州地税局举报及风华园公开揭露刘永修操纵居委会逃税后,刘永修以代开发票的形式交税。
    
    (2)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开具了25万多非法票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地方财政部门监制章)。
    
    财政部令[1993]第6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条 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第二十三条 开具发票应当按照规定的时限、顺序,逐栏、全部联次一次性如实开具,并加盖单位财务印章或者发票专用章。
    
    (3)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在代收223237元房租,没有按国家法律规定给租房户开过一张税务部门认可的合法发票,交房租金高达6万元的风华园幼儿园,也只能拿到风华园居委会开的非法票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地方财政部门监制章)。
    
    (4)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在代收17163元临商占地费,没有按国家法律规定给临商户开过一张税务部门认可的合法发票,临商户拿到的全部是风华园居委会开的非法票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地方财政部门监制章)。
    
    2.若泉山审计局没有权限确定收入和支出的归属地情况下,泉山审计局在审计报告应保持中立,如写为:风华园居委会(包含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委托代管的)总收入(总支出)为 元。
    
    3.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财务混乱。根据风华园居委会单方面的帐目,业主委员会房租收入156837元,即使按居委会单方面说法收10%代办费,只能收15683.7元代办费,为什么居委会收了15848.7元代办费,而又为什么要业主委员会承担166433元房租的税金。同时,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不具备从事代办租赁业务的资格,按法律规定收租赁代办费属于违法行为。而且风华园居委会没有收取代办费的合法票据。
    
    4.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财务混乱,还表现在风华园居委会单方面转移房屋租金。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风华园居委会把原来属于业主委员会委托,而且已记入业主委员会的房屋租金,转移到风华园居委会。
    
    根据泉山审计局从居委会单方面提供的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财务资料整理的材料看:5月14日代收荣荣商店(东区出租房)5-7月份租金、7月6日代收荣荣商店8-10月份租金、8月6日代收大山画室临时使用费(原居委会用房,因居委会在业主公共设施物业楼办公,其收入归业主所有),计入业主委员会收入,而且也拿了10%代办费,充分说明东区出租房(包括荣荣商店等)属于业主委员会委托居委会代管的,刘永修是同意的,居委会是认可东区出租房属于业主委员会。时间至少长达四个月。根据材料看,每月居委会有经刘永修同意的月报表也可以证明东区出租房(包括荣荣商店等)属于业主委员会委托代管的,刘永修、居委会是认可东区出租房属于业主委员会。
    
    但刘永修未经业主委员会同意,9月开始操纵居委会侵占业主委员会委托代管的东区出租房。
    
    5.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财务混乱,还表现在风华园居委会代管业主委员会资金的支出,有50%以上的支出没有审批人签字。而没有审批人签字的支出,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业主委员会均不认可。
    
    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期间居委会单方认定业主委员会总支出为108724.56元,从帐目看没有审批人签字的支出高达55323.36元,而有审批人签字的支出的有不是有效签字,如:以党支部补贴经费为例,审批人为睢良进,而不是业主委员会。有许多有签字支出需要进一步核实真实性、有效性及合理性。业主委员会只有主任(王培荣、吴敏、孟震)有审批权,其他人无独立的审批权。
    
    其中,居委会15848.7元代办费既没有的合法票据,也没有审批人签字。
    
    6.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在2006年4月向税务部门代开发票时申报房屋租金为232833元,而且已经徐州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2006年7月查实租金也为232833元(有徐州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公函为证)。而居委会在2006年11月提交给泉山审计局的材料房屋租金仅为223237元。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其中的房屋租金9596元不知去向。
    
    7.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在2006年4月向税务部门代开发票时临商占地费为12169元,而泉山审计局查实居委会临商占地费为17163元。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居委会在2006年4月向税务部门代开发票时临商占地费少报了4994元,也就是说4994元临商占地费没有交税。
    
    8.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依据风华园居委会在2006年11月提交给泉山审计局的材料,在2006年3月31日风华园居委会有资金264513.32元,但风华园居委会在银行户头上只有249054.11元,缺15459.21元,也就是说有15459.21元去向不明,严重违反财务制度。
    
    9.风华园居委会收入中11月29#凭证的1000元赞助费,是泰山办事处韩修德书记做工作,用于赞助购买风华园警务室巡逻用的摩托车,泉山审计局可找泰山办事处韩修德书记核实。业主委员会支付了6500元购买风华园内警务室巡逻用的摩托车,而刘永修私自扣留1000元赞助费,作为居委会收入。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刘永修私自扣留1000元赞助费,作为居委会收入。
    
    10.业主大会决定成立风华园警务室的治安基金,治安基金来源是每月900元的废品收购管理费(如10月12#凭证的2700元、1月3#凭证的900元、2月8#凭证的900元、3月15#凭证的900元),用于风华园警务室聘用人员的支出,泉山审计局可找翟山派出所骆明副所长核实。业主委员会支付了风华园警务室聘用人员的4200元,但刘永修私自扣留废品收购管理费,作为居委会收入。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刘永修私自扣留废品收购管理费,作为居委会收入。
    
    11.临商收入、租房10%是用于居委会建景观大道和弥补办公费用不足
    
    2005年3月,居委会换届后,主任刘永修称自己当居委会主任就是为风华园服务,承诺与业主委员会一起全力以赴解决风华园遗留问题,而且若有收入的话只弥补办公费用不足,结余全部用于风华园公益事业(绿化、新建设施、维修道路等),个人决不拿一分钱补贴。
    
    当时,业主大会通过了东区西区交界处建景观大道议案,业主委员会预算约四万元。刘永修称:居委会新班子要给业主办好事,由居委会建景观大道,他向办事处、泰山居委会要赞助,半年内开工,最多八个月内建成。刘永修提出每年约一万五临商收入全部给居委会,并拿租房10%作为代办费。刘永修称国家法律有规定,居委会公益收入必须用于公益事业,不得私分,帐目公开,接受监督。在这种情况下,业主委员会同意刘永修提出的替业主委员会代管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收入,临商收入。出租房收入,代管临商收入属于全体业主所有,使用必须通过业主委员会批准。
    
    业主委员会曾给过居委会一个公函,商量委托收取业主公共设施出租和临商占地费。该公函明确规定:业主公共设施出租和临商占地费属于业主公共收益,支出必须业主委员会审批同意;可以给居委会一定的费用。居委会刘永修收到此公函,没有回公函认可此公函,也没有进一步签订委托管理协议书。而按双方口头约定只弥补办公费用不足,把临商收入、租房10%用于居委会建景观大道。
    
    所以,在居委会代管期间,居委会没有给业主委员会提出从代管的公共收益中支取和使用代办费及临商收入。
    
    根据泉山审计局从居委会单方面提供的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财务资料整理的材料看:居委会一项支出为(2005年)9月10#凭证内容为“居委会景观大道用品”,金额为105.8元。充分证明居委会建景观大道,业主委员会满足刘永修提出每年约一万五临商收入全部给居委会,并拿租房10%作为代办费要求,是有条件的,是用于居委会建景观大道的。
    
    12.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没有在风华园购买一分钱的房产,没有可出租的房屋和土地,自然没有租金收入,但根据泉山审计局从居委会单方面提供的材料统计表看,居委会有66400元非法的房屋租金收入及17163元非法临商用的场地租金。
    
    风华园居委会没有在风华园购买一分钱的房产,没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的所有权,理所当然没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的收益权及临商占地管理费。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业主共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的收益归全体业主共有,必须用于公共利益,如何使用由业主大会及业主代表大会决定。
    
    即使是政府协调给风华园居委会及风华园社区警务室办公用房,二家合用位于东区风华园配电房旁的一间二层房间,居委会及警务室只有使用权,产权也属于全体业主。
    
    根据泉山审计局从居委会单方面提供的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财务资料整理的材料看: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恶意侵占业主公共房屋租金66400元,综合服务费(税务局公函认定为临商用的场地租金)17163元。2006年4月——至今的半年多时间内,刘永修继续操纵居委会恶意侵占业主公共房屋租金。
    
    风华园居委会强行侵占的公共配套用房及及违章建筑租房收入,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而且金额超过十万,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要说明的是刘永修以公共配套用房及违章建筑属于风华园开发商为借口,强行侵占其出租收入。但风华园开发商属于国有企业,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恶意侵占国有企业,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同样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国有财产及收益,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管他官有多大,以什么借口,均不能给群众团体风华园居委会供其私分。
    
    13.根据居委会移交给业主委员会要业主委员会承担费用的材料编号为201~203的财务帐目(2005年)8月15#凭证,东区出租房(原居委会北、维尔利)维修费由业主委员会承担,收益理所当然归全体业主。
    
    14.发票是交款人交款和报销的凭证,居委会到税务机关开的代开发票,由于没有逐笔给租房户开具合法发票,从发票无法确认的交款人姓名(面值为166433元二张《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只能确认屈学智共交租金4400元,居委会到税务机关多开了162033元。)、交款日期、交款金额及交税单位不真实,违反财政部令[1993]第6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依据财政部令[1993]第6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 不符合规定的发票,不得作为财务报销凭证,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拒收。所以业主委员会不认可居委会到税务机关开的面值为166433元二张《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其中《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内的税款自然不予认可。
    
    若要业主委员会承担税其票据必须合法,即纳税人是业主委员会代扣代缴税金发票,纳税期限必须是2005年5月——2006年3月期间的收入。
    
    15.关于经房中心06年9月的《证明》的声明:
    
    (1)刘永修不但把政府给居委会的办公用房全部出租了,而且还把政府给派出所的风华园社区警务室办公用房及社区党支部的办公用房也全部出租了。这种严重破坏社区的建设的行为,党和政府不会允许的,居民也不会答应的。党和政府有责任和义务责成有关部门查处刘永修的违法乱纪行为。
    
    经房中心《证明》谎称:“应泉山区要求”,是“泉山区区委”还是“泉山区区政府”?尽管刘永修用业主公共收益对风华园社区党总支书记睢良进、副书记王广华等行贿或变相行贿,睢良进到处说:“泉山区区委书记兼区长董峰是他的外甥女婿”,但无论是“泉山区区委”还是“泉山区区政府”均不会允许刘永修把政府给居委会、风华园社区警务室及社区党支部的办公用房继续全部出租的违法乱纪行为,任何人都知道这是严重破坏社区的建设的行为。
    
    徐州市泉山区泰山办事处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把政府给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办公用房全部出租,严重破坏社区建设,政府有责任立即收回被刘永修出租的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用房,恢复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在政府给的办公用房内正常办公。
    
    每月拿政府发的550元补贴居委会主任刘永修已有半年多没有上班。更为恶劣的是刘永修为了捞取每月650元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办公用房的租金,刘永修故意损失业主公共用房(健身房包括东区超市租金)每月5000元租金,仅8—11月居委会、党支部在原东区超市办公这一项,已损失属于业主的公共收益的房租达二万元,这是在向风华园业主示威,企图以此挑起业主委员会与居委会暴力冲突。
    
    (2)经房中心《证明》明确其用途是“居委会做为临时办公用房”,而不是出租。经房中心《证明》谎称:“2005年5月起交付”。事实上,2005年5月至2006年4月,居委会、风华园社区警务室及社区党支部均在物业楼办公,不需要临时办公用房。而且在2005年5月至2006年8月24日,风华园东区超市及闲置房没有用做居委会临时办公用房,而是出租了。
    
    经房中心06年9月的《证明》中所说的风华园东区超市及及闲置房,均在2005年7月已出租,租期三年。其中风华园东区超市属于业主委员会委托居委会出租的健身房一部分。居委会2005年7月6日与健身房的承租户签出租协议,每年租金5万元。该协议十四条规定: “本协议一式叁份,甲乙双方各持壹一份,交业主委员会一份” 。这可充分说明居委会是代管,收益归全体业主,所以出租协议要交业主委员会一份。从另一方面来说,风华园东门违章建筑与居委会无任何经济联系,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侵吞属于全体业主收益健身房5万元租金,毫无法律依据。《房屋使用协议书》复印件已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泉山审计局包局长。
    
    可见,经房中心06年9月的《证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3)经房中心在《证明》中写风华园东区超市及及闲置房,明知其2005年已出租,而且经房中心单方面认为该房屋是经房中心(属于国有企业)的,即国家财产,其租金也是国家财产,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管他官有多大,以什么借口,均不能给群众团体风华园居委会供其侵占、私分。放纵国家财产流失的行为或私自把国家财产送人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当然泉山审计局若审计时,放纵国家财产流失的行为或私自把国家财产送人也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经房中心在《证明》以办公使用为名,使居委会侵吞的业主公共房屋租金或国家财产66400元合法化,是一种典型的洗黑钱行为,并把该线索提供给公安部门、检察院查处。
    
    如果按刘永修公共配套用房及违章建筑属于风华园开发商经房中心说法,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恶意侵占国有财产,是一种明目张胆的相互勾结、变相抢劫行为,是一种性质十分严重违法犯罪行为。
    
    16.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风华园居委会支出没有经过居民大会同意。刘永修决定风华园居委会给不是居委会成员,而且已从办事处拿补贴的风华园社区党总支书记睢良进发补贴。
    
    17.居委会侵吞业主委员会的利息;05年7月利息14.65元、8月利息235.22元、06年1月利息306.58元、06年3月利息366.64元。这些利息绝大多数应属于业主委员会的。
    
    18.泉山审计局必须在审计报告中指出按规划局设计图纸规定风华园属于业主的公建面积是一万八千平方米,把风华园东区超市及闲置房计算在内,而经房中心移交给业主委员会公建面积不到规划局设计图纸规定的五分之一,远远小于规划局设计图纸规定风华园属于业主的公建面积是一万八千平方米。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
    
    2006年11月30日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致泉山区审计局的公开信
    
    泉山区审计局: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在2005年5月开始委托风华园居委会代管业主公共收益(公共房屋租金及临商收入)及帐目,到2006年3月底风华园居委会单方毁约,终止代管业主公共收益。时间过去半年多,至今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一直拒绝委托方业主委员会提出的审查其代管的帐目要求。刘永修操纵的居委会在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拒绝开居民大会审查其帐目。
    
    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没有委托泉山区审计局审计的情况下,得到泉山区审计局对2005年5月到2006年3月期间的风华园居委会及风华园居委会代管的业主委员会财务进行审计消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审计部门的对风华园居委会及业主委员会财务进行审计,只要严格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居委会的违法乱纪及违法犯罪行为一定能真相大白。担心的是审计部门不严格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及财务制度进行审计,纵容、包庇、掩盖居委会的违法犯罪行为,使审计成为变相的洗钱,使风华园居委会的非法收入成为合法收入。审计部门对审计过程中发现的违法乱纪及违法犯罪行为,有责任、有义务向有关部门举报和移交材料,否则,有可能构成违纪行为,甚至是违法行为。担心的另一原因是泉山区审计局是否有权力对居委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团体进行审计(而且在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没有提出委托审计的情况下)。另外,泉山区审计局无权代替或剥夺业主委员会向风华园居委会提出的审查其代管的帐目要求。
    
    为了打击违法乱纪及违法犯罪行为,保护国家及群众利益,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向泉山区审计局举报刘永修操纵的风华园居委会的违法乱纪及违法犯罪行为,希望在审计时给予重视。
    
    一、举报刘永修操纵的风华园居委会的违法乱纪及违法犯罪行为
    
    1、按税务部门规定纳税人应按月进行纳税申报,申报期为次月1日起至10日止。2005年5月到2006年3月期间,风华园居委会有义务到税务机关交税,开具纳税人是风华园业主委员会的代扣代缴税票,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恶意逃税,2005年5月到2006年3月期间没有交一分钱的税,至少逃税4万5千多元,而且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100%,已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而且情节十分恶劣,是典型的恶意逃税,其逃税的目的是为了更多地侵吞业主公共收益和税金。
    
    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恶意逃税表现在:
    
    (1)风华园居委会代管业主公共收益不使用合法的发票或收据,而是使用非法的假收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财政部门监制章),开了约25万非法的假收据,是恶意逃税的表现。
    
    (2)风华园风华园居委会私自把《房屋出租合同》改为《房屋合作使用协议书》,甚至把房租费改为赞助款(附件一为证),是恶意逃税的表现。
    
    (3)居委会移交的材料166—168号为中房物业代管业主委员会公共房屋租赁时的扣代缴税票(附件二),纳税人是业主委员会。该代扣代缴税金发票由刘永修策划,业主委员会举报后得到的,刘永修不但熟悉应该开代扣代缴税金发票,而且还熟悉正常报税期限及风华园居委会有义务到税务机关交税。该代扣代缴税金发票存在居委会财务,其财务人员一定了解代扣代缴税金发票情况。
    
    2、代管帐目应交税应到税务机关开具代扣代缴税票,纳税人必须是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必须写税款属于时期。王培荣2006年4月3日举报后,刘永修为了逃避法律打击,用虚假的形式交税,不是去交税,而是去开《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附件三),开《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时间是在王培荣举报后(2006年4月7日及2006年4月24日);风华园业主委员会不可能用业主共同收益为刘永修违法犯罪买单,业主委员会承担的税,纳税人必须是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必须写税款属于时期。
    
    刘永修为了逃避法律打击,到税务机关虚开发票,以屈学智名义多开了162033元的发票。2006年4月7日以屈学智名义开了面值为156033元的《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品目为房屋租赁费,发票号码01131796,完税凭证号码0451314161,税额30504.46元),2006年4月24日以屈学智名义开了面值为10400元的《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品目为房屋租金,发票号码01131567,完税凭证号码0451320369,税额2033.20元)。经查屈学智于2005年7月6日交了2005年7月至10月租金1400元,2005年10月28日交了2005年11月至2006年4月租金3000元。不但纳税时间不对(按税务部门规定纳税人应按月进行纳税申报,申报期为次月1日起至10日止),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屈学智共交租金4400元,税务机关开的屈学智《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面值为166433元,多开了162033元。
    
    虚开、多开发票也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3、开了至少25万非法的假收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财政部门监制章)
    
    通过审计可以发现,2005年5月到2006年3月期间,风华园居委会代管的至少25万公共收益,全部是用非法的假收据(既没有税务部门监制章,也没有财政部门监制章),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由于风华园居委会代管的至少25万公共收益全部是用非法的假收据,审计部门如何认定其合法性。风华园居委会用的假收据没有税务部门或财政部门登记,风华园居委会买了多少假收据,用了多少本假收据审计部门无法查清。如何审计?对审计的真实性、完整性产生怀疑。
    
     4、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恶意诈骗,表现在:
    
    2005年3月,居委会换届后,主任刘永修称自己当居委会主任就是为风华园服务,承诺与业主委员会一起全力以赴解决风华园遗留问题,而且若有收入的话只弥补办公费用不足,结余全部用于风华园公益事业(绿化、新建设施、维修道路等),个人决不拿一分钱补贴。在这种情况下,业主委员会同意刘永修提出的替业主委员会代管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收入,临商收入。出租房收入,代管临商收入属于全体业主所有,使用必须通过业主委员会批准。
    
    当时,业主委员会规划建东区西区交界处的景观大道,预算约四万元。刘永修称:居委会新班子要给业主办好事,由居委会建景观大道,他向办事处、泰山居委会要赞助,半年内开工,最多八个月内建成。刘永修提出每年约一万五临商收入全部给居委会,并拿租房10%作为代办费。刘永修称国家法律有规定,居委会公益收入必须用于公益事业,不得私分,帐目公开,接受监督。业主委员会答应了刘永修要求。所以,在居委会代管期间,居委会没有给业主委员会书面材料,提出从代管的公共收益中支取和使用代办费及临商收入。
    
    没有诚信的刘永修,违反承诺,不但没有把收入用于公益事业,反而吞业主公共收益到要钱不要脸的地步。例如:业主委员会应警务室领导要求,为加强治安管理,用废品收购人员的管理费支付警务室保安工资,业主委员会、警务室进行招聘,业主委员会与废品收购人员签定合同每月900元,收入属于业主委员会,用于支付警务室保安工资,当时,刘永修同意的。业主委员会支付了4200元警务室保安工资,但每月900元的废品收购人员的管理费6300元,没有经业主委员会同意,全部被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侵吞了。
    
    业主委员会委托居委会代管公共收益有租房及临商收入,说明租房及临商收入是全部业主的共有的,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有明确规定:“居民委员会办理本居住地区公益事业所需的费用,经居民会议讨论决定,可以根据自愿原则向居民筹集,也可以向本居住地区的受益单位筹集,但是必须经受益单位同意;收支帐目应当及时公布,接受居民监督。”法律规定:即使是用于公益事业也要按法律规定必须根据自愿原则,收支帐目应当及时公布,接受居民监督。
    
    因为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恶意诈骗得到的代办费、临商及强行侵占的租房收入,均没有经居民会议讨论决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规定,是明显的违法行为,是无效的。
    
    5、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非法经营,表现在:
    
    如果居委会从事房屋租赁经营收取代办费,一定是一种商业行为,必须有相应的营业执照。作为群众团体的风华园居委会,没有从事房屋租赁经营必须有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经营房屋租赁,是违法犯罪行为。风华园无权拿租房10%的代办费,有关部门必须对风华园居委会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处罚。任何部门无权纵容、包庇违法犯罪行为。
    
    目前业主委员会对居委会代办费不予认可原因:
    
    (1)东区约十万租金没有移交;
    
    (2)移交材料的部分争议没有解决;
    
    (3)居委会没有合法从事代收租金及临商的资质,违法经营欺诈了业主委员会,有权提出二倍赔偿;居委会属于非法经营;
    
    (4)没有合法票据;
    
    (5)业主委员会要求收支凭证复印件对照原件核实,遭居委会拒绝,业主委员会无法核实其收支凭证的真实性;目前收支凭证复印件不全。
    
    (6)代管的数万元票据不知去向,其中有中房物业开具的2万多代办费发票;
    
    (7)没有业主委员会经业主委员会批准,刘永修私自动用、转移属于业主委员会管理的大量资金;
    
    (8)没有按业主委员会经业主委员会规定的财务制度报销费用;所有支出必须有票据,审批人(业主委员会主任、副主任)有效签字,缺一不予认可。
    
    (9)居委会应赔偿2006年3月底风华园居委会单方毁约而造成的损失。
    
    6.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恶意侵占业主公共收益,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
    
    政府已给风华园居委会及风华园社区警务室办公用房,二家合用位于东区风华园配电房旁的一间二层房间。
    
    风华园居委会没有在风华园购买一分钱的房产,没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的所有权,理所当然没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的收益权及临商占地管理费。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业主共有,公共配套用房及设施出租的收益归全体业主共有,必须用于公共利益,如何使用由业主大会及业主代表大会决定。
    
    风华园居委会强行侵占的公共配套用房及及违章建筑租房收入,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而且金额超过十万,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要说明的是刘永修以公共配套用房及违章建筑属于风华园开发商为借口,强行侵占其出租收入。但风华园开发商属于国有企业,刘永修操纵居委会涉嫌恶意侵占国有企业,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同样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国有财产及收益,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管他官有多大,以什么借口,均不能给群众团体风华园居委会供其私分。
    
    总之,风华园居委会没有在风华园购买一分钱的房产,没有可出租的房屋和土地,已侵占的金额超过十万的租金,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变相抢劫行为,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7.刘永修操纵居委会私分业主公共收益,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规定:“ 居民委员会的工作经费和来源,居民委员会成员的生活补贴费的范围、标准和来源,由不设区的市、市辖区的人民政府或者上级人民政府规定并拨付;经居民会议同意,可以从居民委员会的经济收入中给予适当补助。居民委员会的办公用房,由当地人民政府统筹解决。”
    
    法律规定:即使是从居民委员会的经济收入中给予适当补助居民委员会成员的生活补贴费,也要经居民会议同意。
    
    风华园居委会没有经济收入,没有经居民会议同意,刘永修操纵居委会私分业主公共收益,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通过审计可以发现,刘永修操纵居委会私分业主公共收益有名目繁多的所谓降温费、取暖费、电话补贴、四城同创补、中秋过节费等等(附件四)。刘永修不但操纵居委会私分业主公共收益,还用业主公共收益对多人行贿或变相行贿,如对风华园党总支书记睢良进、副书记王广华及主管部门办事处派到风华园工作人员王朝清等,败坏了社会风气。
    
    通过审计还可以发现,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既没有给业主委员会成员发一分钱补贴,更不可能向他人行贿,三年来坚持义务为业主服务,坚持公共收益用于公共利益。
    
    8.做黑账(已发现至少有一万五千多元收入连假票据也没有),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居委会代管的出租房收入、临商收入属于全体业主所有,使用必须通过业主委员会批准。
    
    按理说,被委托方风华园居委会应向委托方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定期报告代管业主公共收益及帐目。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向风华园居委会了解代管业主公共收益及帐目情况,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尽管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多次向风华园居委会提出审查代管业主公共收益,直到现在,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不允许委托方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审查代管的业主公共收益帐目。至今,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无法确定2005年5月到2006年3月期间的居委会代管业主公共收益的总收入及总支出。
    
    刘永修对业主委员会委托居委会代管的业主公共收入想花就花,想用就用,还不让业主委员会了解、审查帐目。没有票据,没有业主委员会审批人(主任、副主任)有效签字的情况下,刘永修私自动用、转移、支出属于业主委员会管理的大量业主公共收益。业主委员会知道部分真相后,对帐目提出异议。刘永修公开威胁若对帐目有异议,公共收益(至少35万,其中有八万多是从中房物业提取,存放在居委会,约2万押金)一分钱也不交给业主委员会。
    
    业主委员会为追回这笔业主收益的至少35万巨款作了大量的工作,遭到了刘永修的抵制和破坏,刘永修长时间坚持不交出明细账目,不交出总收入总支出及每月收支账目等资料。刘永修还威胁说如业主委员会不认可他的账目,那么业主收益一分也不交。
    
    业主委员会采取灵活的措施和方法要求居委会先移交单方面计算的结余钱款,然后就有争议部分依据事实和有关法律规定进行协商或行政及法律途径解决。
    
    王培荣向中纪委、省长梁宝华、市区办事处主要领导举报刘永修违法行为,中纪委省长梁宝华均给予答复,责成徐州市有关部门查处。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2006年8月24号,居委会向业主委员会移交了居委会单方认可的结余款15万多元,此时,刘永修还操纵居委会拒绝给业主委员会关于代管的公共收益总收入、总支出及节余的书面材料。
    
    2006年8月25号,业主委员会致居委会公开信要求就结余款及业主公共财产等遗留问题与居委会协商解决,目的是为业主追回现在还被居委会侵占私分挪用的15万多元,彻底解决35万收益及业主公共财产等问题。但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不予理睬。
    
    二、刘永修不择手段多次造假的事实
    
    1.刘永修擅自通过把业主委员会委托的房屋(文化活动中心)出租合同改为无偿使用协议书(见附件一)、出租房的租金改为赞助款的手段,企图达到千方百计侵吞全体业主出租房收益和逃税的目的;
    
    2、居委会主任刘永修连做人起码的诚信也没有,2005年4月1日,刘永修就开始用北京市王府井商场买三千多元杏树假发票(见附件五),到业主委员会报销现金;事实是:北京市王府井商场不卖杏树,刘永修报销的是假发票。
    
    3.不到一年,居委会不但违法使用了约二十五万元的假发票、假收据,还涉嫌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
    
    刘永修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是真的?谁还能相信刘永修的话?很难相信刘永修提供帐目的真实性。
    
    三、刘永修多次无中生有,故意捏造事实,盗用居委会名义,向举报人栽赃、陷害,打击报复举报人王培荣
    
     为了打击报复举报人王培荣,刘永修多次无中生有,故意捏造事实,而且胆大妄为,竟敢盗用居委会名义,加盖居委会公章,向举报人栽赃,如:
    
    2005年5月1日到2006年3月31日期间,业主委员会的经济、财务帐目全部委托居委会代管,钱、帐全在居委会。刘永修在2006年5月23日在风华园张贴加盖居委会公章的材料《王培荣经济问题第一部分》(见附件六)、故意捏造事实,例如材料《王培荣经济问题第一部分》写道:“05年12月底,王培荣、孟震共同提交了一份《关于嘉隆物业欠款的说明》:以嘉隆物业公司已注销为由,提取损失款2980.06元(其中代收张洪研究所水、电、物管费7019.94元,代付张洪研究所水费10000元,期间差额2980.06元)”。因为王培荣、孟震没有拿钱,即使钱帐全在居委会,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也拿不出签字领钱的证据和提取损失款2980.06元钱的财务证据。
    
    为此,孟震把刘永修告上法庭,在法庭上,刘永修也拿不出签字领钱的证据和提取损失款2980.06元钱的财务证据,但继续胡搅蛮缠,为刘永修自己无中生有故意捏造事实开脱罪责。
    
    通过对05年12月31日的帐目审计可以看出,刘永修的诚信如何?
    
    四、刘永修侵占私分业主公共收益,而且蛮不讲理,引发风华园的矛盾
    
    业主委员会复印扫描原始票据,核实由居委会代管业主收益收支真实性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刘永修长时间操纵居委会不给业主委员会一张有效的收入支出表,更不允许扫描复印原始票据及审批凭证。后来虽经有关部门协调,刘永修也只提供了部分复印件,而且拒绝业主委员会提出的与原件核对要求。刘永修长时间坚持不交出明细账目,不交出总收入总支出及每月收支账目等资料。刘永修还威胁说如业主委员会不认可他的账目,那么业主公共收益一分也不交。
    
    2006年8月25号,业主委员会致居委会公开信要求就结余款及业主公共财产等遗留问题与居委会协商解决,目的是为业主追回现在还被居委会侵占私分挪用的15万多元,彻底解决至少35万收益及业主公共财产等问题。但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不予理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大学教师王培荣流血又流泪的艰险举报经历(图)
  • 把政府给的办公用房出租,上万居民的居委会竟有三个月没有开门/王培荣
  • 全国自费悬赏查处腐败第一人——王培荣
  • 徐州检察官员致信王培荣谈心声:关于"风华园问题"的看法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 王培荣:基层党风不正,党员提出把党费寄到中央揭露真相
  • 警察、居委会主任对举报人王培荣行凶逍遥法外引起民愤
  • 王培荣维权:1600多户居民签名要求罢免风华园居委会主任
  • 居委会盖章多次张贴一系列不实材料造谣诽谤被起诉/王培荣
  • 王培荣举报风华园腐败的跟踪报道:徐州市纪委了解情况
  • 七次起诉政府机关的王培荣谈维权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