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胡锦涛的“反日运动”将见成效
(博讯2006年12月06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要在五年内完成修宪,而且明确表示,与时代不相符合的条款是“非战”的第九条。他认为为保卫日本和对国际社会作出贡献,该条款必须予以修改。与中国领袖对民主进程毫无承诺适相对照,中日两大民族行事方式,成败取向,的确大有不同。 (博讯 boxun.com)

    
    日本现行宪法于一九四七年生效,它是在美国的军事占领下制定的,其中第二章第九条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它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因此它也被称为“和平宪法”,亦称“麦克阿瑟宪法”。
    
    一九四七年以来,远东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共产党统一中国大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相继进行,台湾海峡形势持续紧张,美国基本处于失利状态。但六十年来,尽管日本国内修宪言论不断,美国对日本基本采取压制态度,其中原因多多,而美国自己有军事信心,也不愿意得罪其他亚洲国家,自然是主要的原因。
    
    日本兴起与向西方学习的明治维新,但甲午、日俄两战连胜,使它变得狂妄,乃至在二次大战中向美国挑战,终至失败;在太平洋岛列与麦克阿瑟率领的美军的硬战中,日军战死人数占二战死亡军人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而在被美国占领的近二十年间,日本民族不仅认识了美国的军力,更认识了美国法制文明的进步意义。
    
    当前,日本仅居美国之后,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而且又是美国最可靠的政治伙伴,以日本的民族意识的进步,法制的完善,已经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但日本的进步,往往引起中、韩诸国的警惕,诚然日本曾经伤害过这些亚洲国家,但其中也有文化差异的原因,中、韩常有居日本之后的感觉,而美、俄诸国却相对处之泰然。
    
    中共外交本来就极端荒谬,其中又以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之戏言为顶峰。而“第四代领袖”胡锦涛出台后,中日关系变得更为荒诞,二○○五年在严禁示威游行的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连续出现“反日运动”,竟而演变成暴力活动,于是又迅速收场,这“快放”和“快收”,就叫人看到了背后的“黑手”;而近日相继出笼的“民间保钓运动”、“民间索赔运动”,实际皆为政府所组织。
    
    话说“保钓运动”是文革期间,台湾留美学生中发生的一场民族主义的幼稚冲动,马英九、花俊雄等都是头面人物,而周恩来故意誉之为“新五四运动”,使无知青年受宠若惊,而受之驱动。而今,两个世界大国领土争议,本该由政府出面交涉,但中国政府自己不动,却是让民间去打斗。保钓船临行,政府还关照这些“奉命英雄”适可而止,不要惹出大麻烦来。
    
    凡此种种,我们就可以看出,胡锦涛为了制造“和谐社会”,不惜毒化国际空气,他以为有一个敌人,就可以有“一致对外”的同仇敌忾。然而,,这些街头的反日运动,民间的“保钓”“索赔”,恰恰是为日本酝酿已久的修宪动议,制造了籍口;再加上北韩核试成功,日本必有强烈反应。五年后,安倍晋三很可以学毛泽东的戏言,曰:“感谢胡锦涛先生领导的反日运动,使我日本国修宪成功。”
    
    二○○六年十一月八日
    
    原载《动向》二○○六年十一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将陈良宇案办成反腐铁案
  • 朱学渊评:邓朴方呼吁普及人道主义
  • 火戈:直率、友好的论争真好——回应朱学渊先生
  • 朱学渊: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
  • 朱学渊评:原汁原味的共产党人任仲夷
  • 朱学渊:评《闲话:评胡平“文革”长文》
  • 向朱学渊先生进言——政治就是不讲卫生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朱学渊评:曾庆红是“鸿鹄”还是“燕雀”?
  • 朱学渊评:陈良宇“蓄养情妇、非法生子”
  • 朱学渊三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