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蕭郎:“紅樓迷情”與大国崛起
(博讯2006年12月05日)
    蕭 郎(北京作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劉心武揭秘古本〈紅樓夢〉》將於本月推出,書中還將首次公佈劉心武續寫的《紅樓夢》結局。記者得到劉心武確認,他將續寫《紅樓夢》的後28回,寶玉、黛玉等主要人物都將有新的“歸宿”。(12月5日北京娛樂信報) (博讯 boxun.com)

    
     作為一個文學看客,一直很為劉心武先生“慶倖”。慶倖之一,其文學生涯肇起於一個百廢待興的特定文化季風期,那是難得一遇的激情型(或曰情緒化)時段,下游的文化和思想饑渴症感染著上游的思考者和創作者們;很多時候,僅僅只需一個簡單的理念與情緒籲呼,便可能賺得滿堂彩與滿紙淚。劉心武生逢其時,他把握住了自己和時代的一記脈動,他成名成家了。慶倖之二,當時代與文化的風雲變異,自己也芳去菲褪、才竭思鈍時,他敏銳而機巧地實施了轉型。當一個握筆持戈的作家,轉而拿起文化放大鏡、擴音器和“名著奶瓶”的時候,故事註定會盎然與風俗化起來。
    
     或許會有人將查究與審思的目光聚焦于其續寫紅樓的新聞富礦,在筆者看來,未免又失之瑣碎了。對於一個開放時代、一種似乎永遠繾綣而多情的文學幻夢性格而言,這一個體轉型中的微末小選項,本是不堪一咂的。沒有人期望劉氏續篇能與曹氏經典珠聯璧合,或神跨百年迷思而達致“巔峰握手”;事實上,數百年來,有劉氏之願並付諸實踐者,何止千百眾,雖然情懷格調各異,但在歲月光陰的無情刪簡中,不過是讓紅樓愛好者們枉費幾許噓歎而已。
    
     誰都明白,文學創作與寄情抒懷本是一件私密和個性化之事,因為情懷、視角、立意乃至筆力、風格、生存環境、客觀條件等的原因,決定了它的因人、因時、因趣而異。鮮有人能真正體知曹雪芹當年宕跌起伏、極富命運張力的生活與生存經驗,更無人可能再曆“舉家食粥酒常賒”的歷史性逼仄,悲情而執著地鏤刻彼時影像,和以生命為代價的寄情箴言。換句話說。它主體的時代性因素與客體的不可複製性,決定了眾多續想者們的必然結局。
    
     真正讓筆者思考的問題只有一個:在中國悠遠綿長的古典文學淵流中,為何會出現《紅樓夢》這樣一部令無數人趨從的“傳世驪珠”?它的文學與文化吸附性因何如此細密與強大,以至於在數百年內形成了難以抗逆的文化磁場效應(劉心武們、“紅學會”等只是表像之一)?它所表徵的中國式文學與文化隱秘究竟何在?眾所皆知,《紅樓夢》成書於十八世紀中晚期,於歷史視角考究,它背後映射的是中國封建社會一個重要而微妙的轉捩點;而彼時的歐洲,業已經過啟蒙運動的洗禮,其文學與文化景象,萌芽並催生著強勁的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情懷。兩相鏡照,我們會發覺,《紅樓夢》的文本與文化意義,是極具中國式蘊味與風情的。在筆者看來,它在文本形式建構上,是頗“取巧”(同時也很無奈)的,諸如才子佳人、旖旎風情、禁苑華府、貴族化風俗、悲情格調等,對於浸淫“家國情懷”已久、且情商極為熾烈與發達的中國人而言,其文化誘惑力可以想見。於是我們看到了這樣一幕紅樓導向:迷情的虛幻文學世界,成了一個將國人情感與美學趣味吸附進去的磁場,在一代代的“經典”聒噪聲中,國人的迷離情商被啟動、挖掘和纏繞著,直到自陷其中。
    
     反觀彼時(以及稍晚)西歐文學與文化經典,則是絕然不同的開放境界與格調。它不拘囿于深庭華府、佳人幽情,上至國王貴胄、下至游商走卒,整個時代、整個社會的鮮活風俗畫卷,皆在描摹、紀錄、嘲諷、批判、反思或讚美之中,在它潛移默化的文化濡染下,整個時代的情緒與情思,處於一種睜眼走出去的亢奮狀態。在這(一個是迷情般的“陷進去”、一個是激情型的踏出來)一出一入之間,很多的情趣和行為指向其實已然鑄就。
    
    近期,關於“大國崛起”的討論煞是熱烈,但在筆者看來,有一個重要主題似乎被忽略了,那便是國民精神與國民性格的差異性問題。它不獨是西式的理性精神與中國的儒文化傳統、感悟型智慧哲學分野所在,在對普遍民意的情思、情懷、情趣導流與啟迪中,曾經的精神觀、文化觀顯然亦發揮著不可忽視的影響。
    
     在索隱探微、情商高熾的“紅樓情結”、紅樓式情思,與大國崛起的解讀與反思之間,我們是否應悟出點什麼?□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cul/2006-12-05/040811699507.shtml)
    
    司 欣:九成人反對“廢龍說”凸現民族向心力
    
    ● 司 欣 (江蘇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上海一位專家認為“龍”的形象容易招致誤解,提出重新構建中國國家形象。這引起極大爭議,中國大陸九成網友表示反對,認為這是犧牲民族文化,是自卑心理。《北京娛樂信報》報道,網友對此事反應強烈,截至4日17時,中國最大門戶網站之一網易上的新聞評論已突破6000條,絕大多數網友表示反對“廢龍說”。(新華網2006年12月05日)
    
    而今天幾乎所有的媒體評論和專家文章都對這個新聞提出了反駁和批評。如此高度一致的民意集結,如此強烈的集體情緒,如此完整的民族情感,令一向口水紛飛的網路BBS,被賦予了某種尊嚴和正義之感,從而閃現出難得的動人一刻。令那些總批評我們民族精神一盤散沙的人,都要感到羞愧:我們的民族精神,外在鬆散而內在穩固,表面謙和而骨子裏自尊,看似無序其實嚴謹,因此,當涉及到大是大非,或者傷及民族情感自尊的問題,中華民族就會打破固有的忍耐力和節制感,煥發出一種空前的團結和昂揚之態。而這一腔熱血,即使在和平盛世,在網路時代,在知識經濟的時代,仍然強健地奔湧在民族的血管裏。
    
    雖然這次輿論的矛頭所指向的,不是來自外族的侵略和別國的攻擊,只能算民族文化性的一次自我論戰。專家站在現代角度和經濟理性,重新思考民族的圖騰文化,固然也是出於一種良好的目的,然而卻失之於草率,顯然,專家過於低估或者並沒意識到這種情感的厚重和深廣,在幾千年來龍文化所堆積出的民族情感面前,任何功利的經濟的理性都顯得過於輕飄和蒼白了。這股情感其實已和民族的存在與命運緊密交織在了一起,支持著中華民族一路前行。因而,任何時候,我們的民族和國家,都應尊重這種情感並將給予至高無上的敬意,因為這是支撐民族精神大廈最強大的內在心件。
    
    一條非理性建議,引起那麼密集一致的反對聲,我們應該為此感到高興:我們的民族精神肌體其實從未損壞,我們的民族向心力總在關鍵時刻發生強大作用,捍衛著我們的精神信仰和天然情感!民族文化的完美體系與內核,正是在這樣純粹的、溫潤的情感中得以恒久傳承。這無疑是我們民族精神中最有價值的部分,是任何時候都不能丟棄的。雖然專家在今天已否認曾有過“廢龍”之說,就算是條偽新聞,卻因檢驗出了我們民族精神的真實性,讓中華民族強大的凝聚力再次光耀,讓某些對民族性的懷疑和假想不攻自破,而讓一條負面新聞具有了很大的正面價值。□
    
    (新聞來源: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6-12/05/content_5436692.ht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伍凡:评北京央视播放《大国崛起》
  • 《大国崛起》与国民气质/拔剑白云天
  • 大国崛起 一个流传已久的伪问题
  • Editorial纵论大国崛起与盲人摸象
  • 对电视政论片《大国崛起》的失望/莫之许
  • 新兴大国崛起的悖论
  • 央视大国崛起与河殇有可比之处?
  • 中国播《大国崛起》为改革造势?
  • 中国播映《大国崛起》的背后(图)
  • 一周新闻聚焦:电视片《大国崛起》引起广泛讨论
  • 网民强烈推荐央视的《大国崛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