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博讯2006年12月04日)
    (编者按:文中提议让其他律师受理,中国,什么样的律师才肯接这样的案子?取证仓促不是律师时间的问题,而是黑势力根本不让靠近。普通的律师哪里有勇气冒着危险为陈光诚辩护?)
    
     一.我对目前中国的司法的认识是:权大于法,但是,已经不是无法无天。 (博讯 boxun.com)

    中国目前已经有了依法维权的空间,国内外的压力使中共不可能为所欲为。
    
    可以和我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是对立的看法,这是你们私人的观点。但是,如果你们是认为中国根本就是无法无天的统治。我不想和你们争论谁是谁非,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让位给那些对陈光诚一案,认为仍然存在法律抗争的空间的律师。
    
    二.陈光诚一案,有上,中,下三种可能。
    上是你们目前争取的陈光诚无罪释放,并且给予赔偿,再把迫害陈光诚的人绳之以法。【如在开庭前,你们仍然认为:“礼拜一开庭受审的形式上是陈光诚,而实质上是迫害陈光诚的那些违法犯罪分子,”】中是陈光诚被释放,不论是否有罪,哪怕是判几个月【他的关押期间已经有几个月,所以仍然是可以马上释放。】下是今天的结果。
    
    如果你们是只能接收上这种结果,宁可是今天的下,也不考虑中的可能,我仍然是建议你们让位给那些相对低调,务实的律师。
    
    三.利用皇帝整治贪官,作为策略是可以的。但是,象你们这样高调,甚至是恶心的肯定中央的作法是不能让人接受的。
    
    如果想利用皇帝整治贪官,你就必须做足功课,让贪官的劣迹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使皇帝不得不舍车保将。如果你们是真的认为,胡,曾,温是英明伟大,只是下面的贪官污吏,土皇帝在做恶。我仍然是希望你们能够让位给清醒的律师。
    
    对待国际舆论是一个道理,你们必须做足功课,让贪官的劣迹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使那些和中国有种种利害关系,经济利益的势力不得不表态。而不是迷信国际上的正义力量。
    
    四.如果你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办陈光诚的案子,请你们让位给那些有时间,精力的律师。
    
    【星期天下午早星期一上午八点,沂南法庭将重新开庭审理陈光诚一案,李劲松、李方平和滕彪三位律师就是在开庭之前再度赶到东师古村进行取证和最后到现场勘查工作的。李方平说到了他们要进村的目的和想法:
    
    “我们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勘查一下现场。因为明天就要开庭了。我们每次都没有进入到东师古村(所谓陈光诚指挥)砸车的现场。我们要看一看,车是怎么被掀的,共掀翻了几辆车。因为虽然公安机关做了一个现场的勘验笔录,但是我们要看看是否符合现场的事实情况。第二,我们想见见陈光诚的妈妈,也是因为他们指控陈光诚指使他母亲堵塞了205国道。”】
    在开庭的前一天,你们还没有去过现场?如果说去现场不困难。你们早就应该去看,如果说去现场非常困难,为什么会拖到临到开庭才去看?在这些基本功没有完成前,怎么能够去美国?
    
    请在关键证人上下功夫。两个关键证人,一审时做了对陈不利的证词,后来反悔。我多次提出,这两个人是关键。从律师文件上看,陈的律师只拿到一个证人的证词,另一个只是电话,还不知道是否有录音。证人说是在逼供信的情况下做的伪证。就应该把逼供信作为重点。弄清情况,找足证据,作出书面文件,防止证人再次反复。
    
    我不清楚你们在这两个关键证人是否下足了功夫,我的印象是不够,至少从你们的律师函中看不出。
    
    我的批评是过于严厉,我知道,你们顶住了相当大的压力,冒着相当大的风险,你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你们做的不好,我个人认为是不及格。我提出的换人,只是一种可能过激的提法,我希望你们能够接受教训,能够改弦更张。
    
    当然,现在我也可能是错的。我只是有些想法,不吐不快。如果是我自己去做,可能还远不如你们,但我仍然是想和你们说。一个人对一副画评头论足,这个说话的人,可能根本不会画画。但是,这个画家是否也可以听听这个人的意见呢?
    
    你们可以不同意我的看法,但我希望,你们在今天能够反思。
    
    张鹤慈02、12、06、墨尔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事实和逻辑不是可以用感情,良心等任意塑造的/张鹤慈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暴力只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张鹤慈
  • 张鹤慈: 谈王友琴--附谈造反派
  • 张鹤慈:关于造反派的定义,和宋永毅商榷
  •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张鹤慈:如何看待胡温的和谐社会 ?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