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越南“慢慢来”VS中国“慢慢不来”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今年11月7日,越南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第150个成员国;11月17日至19日,越南主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21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云集。一时间,小小越南,双喜临门,成为全球瞩目的闪亮舞台。
    
    支撑起这一切的,是越南经济改革20年的斐然成绩:年平均经济增长7.4%,去年更达8.4%;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90年的51%,锐减到目前的8%;10年前,稻米无法自给,如今却成为世界第二大稻米出口国。
    
    吸收外资方面,越南起步晚,但今年可望突破70亿美元。值得玩味的是,输入越南的最大外资,竟然是台资!此情此景,在中国人心里,不知是何等滋味?中共滥逞淫威,以专制打压民主,导致两岸不和,肥水流入外人田。
    
    已经没有人怀疑,快速崛起的越南,将成为继亚洲“四小龙”之后的第五小龙。从贫穷小国,到增长明星,越南国际地位急剧上升。在当今亚洲,不只有“中国奇迹”,还有“印度奇迹”和“越南奇迹”。其中,“越南奇迹”与“中国奇迹”,具有更强的可比性,
    
    越南面积32.9万平方公里,仅相当于中国一个中等省份。越南人口却有8400万,人口稠密度,超过中国。中国人口老化,越南人口却相对年轻,劳动力成本也较中国低。五分之三的越南人口,在27岁以下,平均工资比中国低35%。这一切,显示越南拥有更强的竞争力和发展后劲。
    
    越南与中国,同属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一党制。然而,许多发生在中国的悲剧和闹剧,并没有在越南发生。诸如发生在中国的“大跃进”、“文革”等,不曾出现在越南。进入经济改革时期,诸如发生在中国的“六四”大屠杀和镇压法轮功等惨剧,也不曾出现在越南。
    
    非但如此,共产党统治的越南,还曾帮助柬埔寨人民,结束了一场人间浩劫。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在中共的指使和援助下,夺取政权,随后实施极度恐怖专政,四年间,四分之一的柬埔寨人民惨遭屠杀。越南方面毅然挥兵柬埔寨,推翻红色高棉,将柬埔寨人民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为此,越共遭到中共报复,二者在中越边境大动干戈。
    
    越共与中共最大的不同,在于,越共秉持理性,始终走温和路线,避免走极端。进入改革时期,与中共只要经济改革、不要政治改革的保守路线不同,越南既搞经济改革,也搞政治改革,注重社会平衡发展。今年初召开的越共“十大”,会前向全民公布《政治体制改革报告》,广泛征求意见,会上实行总书记差额选举,显示越南政改的大幅跃进。
    
    在越南,政府中出现官员贪腐,被视为整个政府和执政党的丑闻,不仅受到社会批评,最高领导人还被视为失职和负有责任,甚至可能因此下台。而在中国,不管爆出多少腐败丑闻,也不管发生在哪个级别,都被扭曲宣传为中共高层“反腐”的成绩,最高领导人,不仅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反而为此赢得殊荣,被呼为“胡哥”,被吹捧为“新政”。仅此一点,足以证明中越两国的巨大差距,包括:政府道德和行为规范的差距,以及民众观念和自主意识的差距。
    
    历经20年改革,越南民众的偷渡潮完全绝迹;而经历了近三十年改革的中国,民众偷渡潮依然方兴未艾、前赴后继,无法摆脱“偷渡大国”的恶名。这一情节,又是两国差距的生动写照。
    
    越南仍然是“一党制”,通往民主,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但毕竟已经发端,“慢慢来”,也有个“来”字。而在中国,当局全力封杀民主呼声,并以民族主义和享乐主义,转移视线,诱惑和麻痹大众。政治改革和民主进程,不是“慢慢来”,而是“慢慢不来”。
    
    (11/21/06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海外中资不受欢迎
  • 陈破空:金正日的单相思
  • 陈破空:中国与台湾,天差地别-- 在纽约台湾会馆的演讲
  • 向非洲撒钱,北京意图何在?/陈破空
  • 两本书送别江泽民/陈破空
  • 陈破空:如何看待“毛泽东热”?
  • 陈破空:中国传媒业:“伪现代化”的牺牲品(图)
  • 陈破空: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 陈破空:连宋孤注一掷,后果堪忧,泛蓝危局!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