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大学教师王培荣流血又流泪的艰险举报经历(图)
(博讯2006年11月30日)
    
    
一个大学教师王培荣流血又流泪的艰险举报经历

    内容简介:中国矿业大学教师王培荣述说流血又流泪的举报违法犯罪行为及腐败现象的艰险历程,为了揭示江苏省徐州市举报违法犯罪和腐败行为的艰险。举报违法犯罪行为及腐败现象之所以艰险,是因为执法部门、党政部门某些人有意无意利用职权弄虚作假欺骗上级,压制百姓,为违法犯罪和腐败行为开脱罪责,成为违法犯罪保护伞;执法部门、党政部门某些人之所以敢于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成为违法犯罪及腐败现象保护伞,是因为没有人追究他们的责任;上述现象导致江苏省徐州市社会风气的下降,使一些违法犯罪及腐败人员胆子越来越大,可以说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而江苏省徐州市举报违法犯罪行为及腐败的环境越来越差,个别违法犯罪及腐败人员甚至公开采用黑社会手段打击举报人。
    
    《中共中央关于构建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建立健全群众支持和参与的反腐倡廉的有效机制,但任重而道远。健全反腐倡廉机制,首先要解决保护举报人问题。中国矿业大学教师王培荣述说流血又流泪的举报违法犯罪行为的艰险历程,是为了向全社会呼吁:全社会共同努力,创建良好社会风气,降低百姓与违法犯罪及腐败做斗争的成本。
    
    令人费解是:王培荣举报违法犯罪及腐败行为的对象是无职无权的非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如个人非法购买警车、非法经销伪劣商品的无营业执照个体户,骗取建设部全国大奖的物业公司,逃税、开具25万非法票据、操纵的居委会侵吞、私分、挪用的业主公共收益居委会主任(按法律规定居委会是群众自治组织)。若王培荣举报违法犯罪行为的对象若是有职有权的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其难度和危险程度不可估量。
    
    令人发指是:江苏省徐州市执法部门、党政部门某些人对群众对违法犯罪及腐败行为艰险的举报不理,对媒体曝光的违法犯罪及腐败行为不查,而且这种情况已到了相当严重地步。从表面看,不知为什么,执法部门、党政部门某些人对举报人(尤其是联名举报)及曝光的媒体记者总是有对立情绪。下面举例说明:
    
    实例一
    
    王培荣四年举报风华园劣质工程之一,徐州市风华园劣质单元防盗门问题,尽管有三千风华园业主签名声援,2003年3月12日及2003年9月9日江苏电视台《大写真》栏目二次专题揭露,2003年《现代快报》、《江南时报》、《扬子晚报》、《检察日报》、《法律与生活》等媒体四十多篇文章曝光,均没有解决无营业执照个体户非法经销风华园劣质单元防盗门问题(该个体户还个人非法购买了警车)。令人发指的是公安部门、法院、检察院个别人公开成为这个购买警车个体户非法经销伪劣商品的保护伞。王培荣三次民告官案均法院以种种借口、甚至用办假案的手段不支持王培荣与违法犯罪及腐败行为做斗争(2002年10月25日王培荣起诉徐州市公安局案,2003年7月18日王培荣起诉徐州市政府、徐州市公安局、徐州质量技术监督局、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徐州市物价局案,2004年1月21日,王培荣起诉徐州市政府案)。
    
    王培荣揭露和举报风华园劣质单元防盗门问题及该个体户个人非法购买了警车,个体户以名誉侵权为由,把王培荣告到法院,徐州市、区二级公安部门为了掩盖内部腐败真相,均给法院出具假的公函,法院也不敢把假的公函拿到法庭指证,但泉山区法院判王培荣败诉。据法院有关人员透露:该案由江苏省高院亲自出马监督下,徐州中院改判。
    
    经过长达四年的举报,四次“民告官”官司,大量媒体文章及电视报道,王培荣的举报和再次“民告官”引起高层领导及徐州市市委书记、市长的重视。
    
    2004年1月30日,徐州市委书记徐鸣和新任代市长李福全,亲自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开会,作出3项决定:(一)立即全额退还防盗门款;(二)公安部门立案查处制售伪劣防盗门的犯罪行为;(三)立案查处打击报复举报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并雷厉风行逐一落实,总额150万元退款已发放到住户手里。
    
    状告政府的王培荣喜出望外,撤下诉状,并表示要给市政府送锦旗表示感谢。市政府则认为这本是自己分内之事,拖了4年才解决,已愧对百姓,婉拒了锦旗。
    
    2004年10月4日《彭城晚报》报道:“‘风华园劣质防盗门案’宣判——两不法商人一审被判一年半”。2004年10月6日《江南时报》发表记者许尽义的文章:罚款20万判刑1年半——“风华园防盗门案”昨画句号。
    
    2004年10月8日《新华报业网》发表记者 杨阳、李先昭的文章:徐州“风华园事件”尘埃落定——生产和销售劣质防盗门的不法商人终落法网。
    
    值得深思的问题
    
    执法部门、党政部门某些人之所以敢于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成为违法犯罪及腐败现象保护伞,是因为没有人追究他们的责任;
    
    法院方面
    
    从劣质防盗门不法经销商闫家训告举报人王培荣名誉侵权案,到王培荣诉徐州市公安局(起因是徐州公安部门不但不查处“三无”劣质单元防盗门,反而为不法经销商闫家训个人购买警车,出具公函充当打击报复举报人王培荣的帮凶),出现了徐州法院一些人竟敢公开办假案、故意办错案等司法腐败的现象,破坏了中国社会主义法制,是对中国法律的亵渎。令人发指的是公开办假案、故意办错案的二名主审法官(闫家训告王培荣名誉侵权案、王培荣诉徐州市公安局案)竟均成为2003年徐州市“十佳法官”,是徐州司法黑暗和腐败的真实写照,还是黑恶势力操纵了2003年徐州市“十佳法官”的评选活动?
    
    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制的基本精神和要求;但有时法律的圣洁却被执法的人玷污;法律是公平和正义的象征,在权大于法、钱大于法的事实面前却显得苍白无力。因有关部门徇私枉法不作为,王培荣为求正义付出了四年沉重的代价,更主要的是人民群众对司法、公安机关形象的质疑,靠什么来挽回?故意把这起十分明显的刑事案件复杂化,为犯罪行为撑保护伞的人没有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公安部门
    
    详细情况看王培荣写的《徐州公检法内部关系网故意隐瞒、篡改罪犯分子真实身份及犯罪事实》,其中章节《从公安局批准黑恶势力个人购买警车,到公安局购买警车供黑恶势力犯罪使用——徐州公安部门竟敢为已判刑的黑恶势力犯罪分子买单》,不但揭露了公安部门花四万元为判刑的黑恶势力犯罪分子购买、使用警车(该警车车型已淘汰)买单等事实,而且还记录:
    
    从徐州市公安局向王培荣反馈信息来看,徐州市公安局不是真正解决问题,要真正打击徐州黑恶势力的犯罪,惩治徐州公安机关的腐败有许多工作要做。
    
    公安部决定,自2005年5月18日开始,全国公安机关通过公安局长开门大接访,集中处理群众信访问题。2005年7月20日,徐州市公安局局长沈文祖接待王培荣的举报,接收举报材料《举报徐州公安部门某些人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认真听取三个要求:
    
    1.查处充当犯罪分子闫家训保护伞的徐州公安部门内部腐败分子:批准闫家训个人购买、使用警车的腐败分子,批准闫家训个人购买、使用警车的腐败分子,批准为闫家训个人购买警车出资四万元的腐败分子,为了打击举报人王培荣,徐州市云龙区公安分局非法为犯罪分子闫家训出具公函:“关于(苏CO818警)警用车辆购买使用的情况说明”及徐州市公安局政治部的非法证明的相关人员。
    
    2.查处充当犯罪分子闫家训保护伞的徐州市公安局计防办主任杨德,2003年3月11日晚江苏电视台《大写真》栏目记录了王培荣代表近四千住户要求徐州市工商局、徐州市质监局、徐州市公安局查处(风华园)假冒、“三无”劣质单元防盗门问题的过程,再次证实这些部门相互推诿,不解决属于他们该查处的违法犯罪。其中,徐州市公安局态度十分恶劣。
    
    徐州市公安局计防办主任杨德对王培荣说:“我比你都清楚,有些东西你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弄来弄去,不就是那点事吗,你不就知道一点点吗!”在回答王培荣“你们知道得比我多,为什么不处理”提问时,杨德答:“那你管得着吗!我想查就查,不想查就不查!我只能跟你这样讲。我跟局长还不能这样讲,(跟局长讲)我肯定查,但是我查不查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听听,杨德可以将事关公共生命财产安全的大事说成“那点事”;甚至连一块遮羞布都不要,公然包庇违法犯罪。多么嚣张的语言,多么狂妄的作态!面对电视镜头,面对公众的呼声,连对违法犯罪查与不查,杨德也敢以如此恶劣的口吻说“不”,而且说“不”的底气还特别的足。这是为什么?是谁给他如此的胆量?
    
    3.由于徐州市公安部门包庇闫家训违法犯罪行为,导致闫家训抢劫、威胁王培荣成了“家常便饭”。2003年2月16日,发展到闫家训当警察的面打伤王培荣,举报人王培荣多次向警方要求追回被闫家训抢劫的全部财物、责令闫家训承担打伤王培荣的医疗费三百五十元,追究刑事责任,但直到今日,警方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为举报人王培荣追回被闫家训抢劫的全部财物及被闫家训打伤的医疗费。对这种不作为行为,举报人王培荣保留起诉徐州市公安局的权力。
    
    沈文祖局长当场作出安排,由一名副局长查处(至今没有答复)。沈文祖局长感谢王培荣对公安部门内部腐败现象的举报。
    
    2005年7月25日,举报人王培荣收到泉山公安分局转交医疗费三百五十元(2003年2月16日闫家训打伤举报人王培荣,应由闫家训承担的医疗费。即使在2004年1月31日闫家训被刑事拘留,后被判刑,到2005年7月20日公安部决定公安局长开门大接访期间,公安部门没有为举报人王培荣追回被闫家训抢劫的全部财物及被闫家训打伤的医疗费)。
    
    
    
    实例二
    
    造假成风骗取国家级大奖引出民告官全国第一案
    
    
    
    2000年4月20日,徐州风华园小区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徐州市嘉隆物业公司与它的股东(风华园开发商徐州市经济住房发展中心)私下非法签订风华园小区物业合同,并非法赶走当时已在风华园小区开展工作的物业公司,2000年4月25日,嘉隆物业公司进驻风华园小区从事物业服务,徐州市嘉隆物业公司当时竟是一个没有营业执照、资质证书,私刻公章伪造风华园小区物业合同的公司。2000年7月,嘉隆物业公司为了骗取全市最高的物业收费标准,弄虚作假申报全国物业管理最高奖:“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由于有关职能部门层层作假,徐州市嘉隆物业公司竟然如愿地骗到了2000年“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的称号,业主得到的却是质次价高的劣质服务。
    
    2004年6月17日,风华园业主委员会向全国公开招聘物业公司成功,落聘的徐州市嘉隆物业公司,其没有营业执照、资质证书,私刻公章伪造物业合同的公司骗取国家大奖的严重违规违法真相大白,徐州风华园业主委员会主任王培荣,于2004年10月21日状告建设部,要求撤销嘉隆物业公司骗取的建设部2000年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该举动得到了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温恒国、硕士研究生余忠尧帮助,二人作为代理人为王培荣提供无偿法律援助,详情请看10月26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小区一等收费没有一等服务 徐州业主状告“国家级大奖”(网址:http://zqb.cyol.com/gb/zqb/2004-10/26/content_973653.htm)。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于二00五年一月十一日,颁发建住房[2005]6号文件,取消江苏省徐州市风华园“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详情看网址:http://www.cin.gov.cn/indus/file/2005011401.htm。但是,王培荣认为:没有营业执照、私刻公章伪造合同的嘉隆物业公司骗取国家大奖,目的是为了骗取全市最高的物业收费标准,建设部应该撤销嘉隆物业公司骗取的建设部2000年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消除不良影响,而不仅仅是2005年的取消“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建设部应该公开通报查处嘉隆物业公司弄虚作假骗取全国物业管理最高奖的结论,追究弄虚作假者责任,对因骗取全国物业管理最高奖后所得到的好处,如一等收费标准,应撤销;嘉隆物业公司在管理(建筑面积33万多平方米)风华园期间一直没有相应的物业管理企业资质,违反建设部颁布2000年1月1日实施的《物业管理企业资质管理试行办法》,应认定为非法行为。查处徐州市房产局作假行为:徐州市房产局在帮助没有营业执照、私刻公章伪造合同的公司徐州市嘉隆物业公司骗取了建设部2000年“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的称号的同时,徐州市房产局也骗取全国先进单位称号。
    
    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取消江苏省徐州市风华园“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而且二00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徐州市房管局在《徐州日报》公告撤消嘉隆物业公司,但2004年10月21日王培荣起诉建设部要求取消江苏省徐州市风华园“全国物业管理示范住宅小区”称号案,2005年5月8日王培荣起诉房管局要求撤消嘉隆物业公司案,法院均判王培荣败诉。
    
    实例三
    
    王培荣举报和揭露徐州市泉山区泰山办事处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操纵居委会逃税、开具25万非法票据、操纵的居委会侵吞、私分、挪用的业主公共收益等违法犯罪及腐败行为
    
    徐州市泉山区泰山办事处风华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把政府给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办公用房全部出租,严重破坏社区建设,政府有责任立即收回被刘永修出租的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用房,恢复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在政府给的办公用房内正常办公。
    
    每月拿政府发的550元补贴居委会主任刘永修已有半年多没有上班。更为恶劣的是刘永修为了捞取每月650元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办公用房的租金,刘永修故意损失业主公共用房(健身房包括东区超市租金)每月5000元租金,仅8—11月居委会、党支部在原东区超市办公这一项,已损失属于业主的公共收益的房租达二万元,这是在向风华园业主示威,企图以此挑起业主委员会与居委会暴力冲突。
    
    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粉碎刘永修企图挑起风华园暴力冲突的阴谋,避免业主的公共收益的房租进一步损失。
    
    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追回刘永修被操纵居委会侵吞、私分15万多元业主公共收益。
    
    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追回刘永修被操纵居委会强行侵占的业主公共用房。
    
    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恢复居委会、党支部、警务室在政府给的办公用房内正常办公。
    
    一千六百多户居民签名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居民代表及人大代表按法律规定把居民签名及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的书面材料交居委会,遇到刘永修抵制,居委会拒绝收居民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的书面材料,该情况已向泰山办事处、徐州市泉山区等有关部门反映,二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没有答复。居民依法要求召开居民大会,难道就因刘永修抵制,就开不了了吗?罢免刘永修,追回被侵吞、私分的约十五万业主公共收益及部分出租房等合理要求难道就实现不了吗?
    
    公理在百姓心中
    
     徐州市风华园业主委员会主任王培荣举报违法犯罪,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一家四口(其中一人为警察)毒打,尽管小区一千六百多户居民联名签字要求罢免打人凶手刘永修,二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有关部门没有答复;尽管小区八百多户居民联名签字要求严惩打人凶手刘永修一家四口,二个多月过去了,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但公理在百姓心中,被刘永修打伤的举报人业委会主任王培荣换届选举连任,得票占投票总数的93.68%。同一小区(徐州市风华园),业委会主任换届选举高票连任, 而小区一千六百多户居民联名签字要求罢免居委会主任,说明公理在百姓心中,违法犯罪、侵吞业主财产不得人心。
    
    2006年11月4日,徐州市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换届选举,王培荣等十一人当选。2006年11月7日,新一届业主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投票选举王培荣为主任。风华园业主委员会换届选举投票总数:1775张,投票率为63.5﹪,王培荣得票1644票,占投票总数的93.68%。
    
    基层党风不正,党员提出把党费寄到中央揭露真相
    
    按规定每年应开一次居民大会,但徐州市泉山区风华园居委会已一年半多没有开居民大会,而且每月拿政府发的550元补贴居委会主任刘永修已有半年多没有上班。风华园业主委员会主任王培荣举报刘永修违法犯罪,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一家4口毒打。一千六百多户居民签名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罢免刘永修的居委会成员及主任职务,居民代表及人大代表按法律规定把居民签名及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的书面材料交居委会,遇到刘永修抵制,居委会拒绝收居民要求召开居民大会的书面材料,该情况已向泰山办事处、徐州市泉山区等有关部门反映,二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没有答复。
    
    有关部门有权调查签名的真实性,但泰山办事处、风华园社区党支部、风华园居委会问题在联合调查居民签名时变了味,业主纷纷反映调查人员有误导甚至威胁行为,如:
    
    1.调查人员既不出示公函,也不出示工作证件,到居民家问签名居民:“谁叫你签的字?”,“你为什么要签字”
    
    2.调查人员误导签名的居民问:“是否是看了王培荣贴刘永修贪污文章后签的字?”。王培荣贴过揭露刘永修操纵居委会逃税、开25万假票据、侵吞、私分业主公共收益的文章,但逃税、开25万假票据、侵吞、私分业主公共收益与贪污是二个不同的概念。
    
    3.调查人员误导签名的居民问:“是否是王培荣给你们发了四百块钱后签的字?”每单元发四百元公共维修费是业主大会决定的,用的是从居委会追回的部分公共收益(至今还有十五万元被刘永修操纵的居委会侵占)。公共收益属于业主共有,不存在收买问题。
    
    4.业主委员会、居民代表要因刘永修操纵居委会侵吞、私分业主公共收益得到好处的人员回避,如分到业主公共收益的居委会委员董作荣及收了刘永修用业主公共收益行贿的风华园社区党总支书记睢良进,但泰山办事处不予理睬。睢良进到处说:“泉山区区委书记兼区长董峰是他的外甥女婿”企图利用董峰名声向有关部门施压。
    
    调查人员不允许被调查人看记录,不允许被调查人在记录上签字。调查人员明目张胆弄虚作假行为目的只有一个:怕召开居民大会。
    
    对基层明目张胆弄虚作假行为,一些党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为徐州一些基层单位党风不正而愤怒,提出拒绝把党费徐州一些基层单位,因为徐州一些基层单位党组织无法得到党员的信任,他们要把党费寄到中央并揭露风华园问题真相。
    
    2006年12期下半月版《家庭》杂志发表报道《业主会驱逐居委会,教授流血捍卫业主权益》,该报道报道了与违法犯罪作斗争的业主委员会主任王培荣,为了捍卫业主权益,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一家4口毒打
    
     由于篇幅等原因,《家庭》杂志报道还不全面,揭露的腐败问题只是风华园存在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徐州一些人竟敢把胡锦涛、朱镕基、李岚清视察的重点工程也建成问题重重的腐败工程,说明徐州腐败问题的严重性。举报人王培荣举报六年,除单元防盗门外(在大量媒体帮助下,高级领导批示后,单元劣质防盗门问题才得到解决),其它均没有解决,说明徐州解决腐败问题的难度很大。举报人王培荣举报刘永修违法犯罪,遭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一家4口毒打,二个多月过去了,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说明徐州没有能力保护举报腐败的举报人,举报腐败寸步难行,腐败分子有恃无恐。
    
    2006年12期下半月版《家庭》杂志发表文章:
    
    业委会驱逐居委会,教授流血捍卫业主权益
    
    根据法律规定,居民小区里的公共设施,如幼儿园、健身馆、游泳池、车库等,如果没有产权归属的,就归全体业主所有。但实际上,目前绝大多数小区,这些公共设施所产生的收益长期被物业公司侵吞,多数小区业主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这些公共设施的主人。江苏省徐州市风华园小区业主委员会经过长达半年的斗争,终于“夺回”这笔收益。然而由于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模糊不清,业委会不能设立自己的账户,甚至不能以业主委员会的名义正常纳税,这笔收益谁来管理呢?国务院《物业管理条例》中规定,业委会应接受居民委员会指导和监督。据此,他们委托居委会代管小区公共场地的对外出租工作。谁知“请神客易送神难”,一年后,居委会不仅拒不公开账目,归还本属业主的收益,反而占着物业楼不肯搬走。以业委会主任王培荣为代表的业主愤怒了,他们发誓要将居委会“驱逐出境”,双方冲突不断升级,流血事件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这场冲突在近年来不断发生的小区物业管理冲突事件中是个特例,也由此暴露了物业管理法规的又一个重要漏洞。
    
    10万收益被居委会侵吞
    
    江苏省徐州市风华园小区是闻名全省的科教小区,是徐州市政府专为知识分子建造的“民心工程”。小区占地面积22.95公顷,入住居民4000户,绝大多数为徐州市科教、文化领域的高级知识分子。胡锦涛、朱镕基、李岚清都曾去该小区视察。
    
     2006年4月3日.小区布告栏里突然出现了一则带火药味的公告:风华园居委会自接受风华园小区业委会委托代收代管业主公共收益以来,短短8个月的时间,侵吞、私分10万元业主公共收益,这是对业主信任的一种亵渎!警告居委会主任刘永修不要继续愚弄和欺骗善良的业主,强烈要求居委会公开账目,归还业主公共收益!
    
    这则公告犹如一枚炸弹,把小区里“沉默的大多数”炸醒了。张贴这则公告的人叫王培荣,是中国矿业大学理学院的一名副教授。王培荣于2003年11月在风华园小区业委会换届选举中当选业委会主任。履任后,王培荣遇到了十分头痛的事:小区里的幼儿园、文化活动中心、物业楼以及十几间门面房按理说应属全体业主,但一直被物业公司占有。如何才能夺回这些本应属于业主的东西呢?王培荣找来风华园小区的规划设计图和竣工图。上面标明风华园有18000平方米公共建筑和配套设施。王培荣拿着图去找开发商。开发商说,“公建配套”归物业公司使用,这是惯例,从没人对此提出异议。王培荣决定跟这个惯例“干一仗”。他让开发商明确风华园小区到底有哪些“公建配套”,产权归谁。斗争了近三个月,2004年2月,在有关部门的积极协调下,开发商答复业委会:风华园小区近1700平方米的门面房、物业楼等没有进行产权登记,属公共用房,其产权归小区全体业主。2004年7月,开发商委托物业公司将物业管理用房移交给业委会,但租金依然由物业公司代收代管。
    
    2005年年初,不少业主要求业委会直接管理这笔公共收益。“新官上任三把火”,王培荣开始谋划跟物业公司的账目交接问题。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设账户,王培荣兴冲冲地跑到银行要求开户,银行工作人员答复他说业委会不能开设账户.只有在民政局备案的具有法人资格的民间团体才能开设账户。王培荣蒙了:不能开户,收上来的租金怎么办?风华园小区业委会成立时在房管局备了案,是不是再到民政局备一个案就有法人资格了呢?王培荣到律师事务所咨询,律师告诉他“如果到民政局备案,民政局不会受理。国务院制定的物管条例对业主委员会的法人资格问题虽有所提及,但没有配套的法律规定,执行起来有难度。”
    
    “这么说,如果我们起诉别人,法院也不会受理?”王培荣急了。
    
    “原则上说,业委会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不过这要看法官的态度。”
    
    闹了半天,业委会什么都不是!王培荣心里堵得慌。他不明白,全国那么多小区,每个小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公共收益,难道全委托别人代管?要是不设立账户,直接采用现金管理的方式行不行呢?王培荣给税务部门打电话,希望能申办一个税务登记证,这样别人交房租,业委会可以给人家开发票。然而,税务机关的答复又给王培荣浇了一盆冷水:小区业委会不是纳税主体,不能开发票,甚至不能像其他经营户那样正常纳税。
    
    万般无奈之下,王培荣和业委会其他几位委员商议后决定:委托风华同居委会代收代管这笔公共收益。2005年5月,业委会与居委会签订协议:风华园小区门面房、活动中心、幼儿园及共场地由居委会负责对外出租,租金由居委会代收代管,作为回报,业委会每年从总收入里提取10%作为管理费支付给居委会。
    
    协议签订后,王培荣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在王培荣的印象里,居委会主任刘永修是个热心肠的人,过去风华园业主同物管产生矛盾时,刘永修总是坚定地站在业主一边。正因为如此,2005年3月,在风华团居委会主任实行民选时,王培荣力荐刘永修担当此任,不少小区居民都投了刘永修一票。刘永修在同业委会签订协议时诚恳地说:“我一定替业主们保管好这笔资金保证账目公开透明,随时接受检查,要对得住业主们对我的信任。”
    
     王培荣和小区的大多数业主相信,钱交给居委会,就如同放进了保险箱,决不会丢掉一分钱。然而,2005年底发生的一件事.使王培荣有了担忧。
    
    这一天,有一位业主无意中得到一份居委会同租房户签订的协议,他觉得这份协议有问题,便把协议拿给王培荣看。王培荣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实际上是一份房屋租赁合同,但居委会却将它变更为《房屋合作使用协议书》。协议书是这样写的:“应乙方要求,甲方同意将房屋无偿让给乙方使用……乙方在使用期间,每月赞助甲方500元人民币……”明明是有偿租房,这里却变成了无偿使用,而房租则摇身一变成了赞助费。居委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为了弄清真相,王培荣和部分热心的业主展开了秘密调查,调查的结果让王培荣差点儿背过气去:居委会竟然用代管的业主收益给工作人员发电话补贴、高温补贴、取暖补贴!仅2005年9月一个月就发掉4100元,按居委会5名委员加1名社区支部书记共6人计算,每人补贴高达680元。
    
    王培荣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弄出这么大的娄子,他有负业主所托啊!王培荣要求居委会公开全部账目,接受业主监督。但刘永修以“年底太忙,等过了年再说”为由,婉拒了王培荣的要求。
    
    过完年一直到3月份,刘永修还是没有公开账目。王培荣等不及了,他决定给刘永修一点厉害。他开始了长达数十天的“地下工作”,终于通过“内线”复印了居委会出租房屋、场地的大部分收入凭证。经核算,从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居委会实际代收了约35万元的业主公共收益(已扣除10%的管理费),其中8万元从原物业公司移交给居委会的代收租金。
    
    2006年4月3日,王培荣在小区布告栏里张贴公告,将居委会和业委会之间的矛盾公之于众,在舆论上对居委会施压,逼居委会公开账目。
    
    举报逃税求真相
    
    公告一出,小区业主群起声讨,王培荣心想,这下居委会肯定招架不住。没想到,任凭外面风吹浪打,居委会“岿然不动”。更让王培荣窝火的是,居委会自接管小区公共收益后,便将办公室迁至属于风华园全体业主的物业楼内办公,却将政府分给他们的办公用房对外出租。
    
    王培荣痛悔自己不该“引狼入室”。已经有人背后议论,说王培荣当初之所以提议让居委会代管,是因为近几年王培荣和刘永修走得很近。每每听到这样的议论,王培荣犹如万箭穿心.恨不得打自己一顿。为了给业主们一个交代,王培荣决定对居委会出一重拳。2006年4月3日,王培荣来到刘永修的办公室,要求查账。刘永修对王培荣的话不予理睬。王培荣气得浑身发抖,当即拨打徐州市地税局12366举报电话。当着刘永修的面举报风华园居委会用假协议逃税漏税。第二天,王培荣带着上次“内线”复印过来的票证来到徐州市地税局举报中心。王培荣的目的是要借助税务机关的强制手段,查出居委会到底代收了多少租金,以此作为证据。
    
    三天后,徐州市地税局通知王培荣:已决定对风华园居委会立案调查。迫于税务局和舆论的强大压力,2006年4月29日,居委会终于公开了账目。账目显示,从2005年5月至2006年3月,居委会总共代收各项业主收益24.5万元,而支出则高达11万元。这与业主委员会掌握的35万元总收益相差了10.5万元,而且大部分支出都是居委会的办公、福利支出,王培荣认为这些支出不应该由业主买单。
    
    “居委会至少黑了业主十几万元!”业委会的人认为居委会肯定还有另外一套账,他们要求核查全部原始账目,并办理移交手续,但居委会就是不肯。
    
     2006年5月,在有关部门的干预下,居委会同意就账目公开和收益移交工作与业委会坐下来谈判。然而,居委会明确表示,如果业委会不认他们的账,他们就不交;如果认他们的账,他们就交。谈判陷入僵局。就在王培荣无计可施之时,徐州市地税局的一份回复及时解了他的围:“王培荣同志:你举报风华园居委会涉嫌逃税问题,经我局检查,将结果告知如下:风华园居委会2005年至2006年3月收取小区房屋、场地租金为24.899万元(已扣除代收管理费),……应纳税4.2385万元,加收滞纳金0.1219万元,罚款0.1025万元。”
    
    看完这份回复,王培荣欣喜若狂。地税局既然认定风华园居委会收取了近25万元租金,加上从物管公司移交的8万余元,再加上租房户押金及有关单位的赞助费,正好与业委会认定的35万元相吻合。
    
    在王培荣看来,这份回复就是一把尚方宝剑,他要用这把宝剑将居委会逐出物业楼。
    
    驱逐“老赖”强行封门
    
    早在2006年4月业委会和居委会“撕破脸皮”后,业委会就应业主们的呼吁,要求居委会搬出物业楼,但刘永修未予理睬。王培荣觉得不给居委会一点难看,他们是不会走的。王培荣在小区里贴出一份公告:“风华园小区物业楼属于全体业主,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无偿占用,风华固居委会强行‘征用’物业楼部分房间,属非法侵占,应立即搬走,如不搬走,业委会将强行收回。”王培荣还打印了一份公函送给刘永修。刘永修却把公函往桌子一扔便置之不理了。
    
     刘永修的态度激怒了王培荣。王培荣回来后问几位委员:“居委会不肯搬家,我们就锁他们的门,逼他们搬家。你们看妥不妥?”“有什么不妥?我早就想这样干了!”一位委员击掌附和。王培荣立即带人将居委会所有办公室的门全锁了,并加装了防盗门。
    
     王培荣和业委会的举动也同样激怒了刘永修,刘永修立即打电话报警,说有人非法封了居委会的门。警察赶来后,调解一番没有成功。一夜之间,“居委会被封”的消息传追徐州市大街小巷,王培荣和刘永修成了新闻人物。此事引起徐州市泉山区领导的高度重视,2006年5月31日,泉山区委宣传部张部长代表区委宣布:风华园居委会一周之内迁出小区物业楼,不准再占用业主共有房屋。
    
     但居委会没有执行区委的决定,不仅没有搬出物业楼,而且以办公室被封为由连续几个月不来上班。2006年6月,风华园居委会的上级主管单位泰山办事处再次将居委会和业委会召集到一起,希望双方“有事好商量”。在这次协调会上,双方没有握手言和,反而爆发了新的冲突。一位业主代表向居委会女会计索要财务凭证,女会计恼怒地抓起茶杯将茶水泼到业主代表的脸上,会议被迫中止。
    
    眼看冲突即将升级,8月28日,泰山办事处赶紧雇搬家公司强行将居委会的所有物品从物业楼搬出。业主们终于收回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血溅家园又掀风暴
    
     2006年7月10日,王培荣的妻子孙女士正在中国矿业大学上班,刘永修的妻子突然造访,盛情邀约孙女士去看居委会的账目。孙女士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断然拒绝:“账目纠纷是业委会和居委会之间的事情,不是刘王两家的私人矛盾,我不是业委会成员,去看账目有什么用?” 刘永修的妻子又说:“那你带个话给王老师,只要王老师以后不在小区里张贴刘永修的材料,我们可以把10来万元交给他保管。”“要交就交给业委会!”这场“夫人外交”就此草草收场。
    
     王培荣的妻子回家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丈夫。第二天,王培荣在小区里张贴公告,将刘永修搞“夫人外交”想收买他的做法知照全体生主。在公告末尾,王培荣说:“本人声明:业主公共利益应移交业委会而不是个人;移交金额是20万元而不是10万元。警告刘永修老婆,这不是个人之间的事。”
    
     刘永修则认为,王培荣三番五次在小区里张贴他的“大字报”,已严重侵犯了他的名誉权,同时也把业主的心搞乱了,王培荣是这个小区里的危险人物,他呼吁小区生主睁开眼晴,不要被王培荣的“胡言乱语”所迷惑。
    
     王培荣不为刘永修的呼吁所动,又连续张贴三揭、四揭、五揭“刘永修丑恶嘴脸”的公告,公告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有人提醒王培荣防止刘永修报复,王培荣对这些善意的劝告一笑置之:“我豁出去了!”
    
     双方僵持了一个月后,2006年8月24日,居委会将已经公布的15万元业主公共收益移交给业委会。但业委会并不领情:“除掉物业公司存在他们那里的8万元,再除掉2万元租房押金,居委会实际上只移交了5万元给我们,不到10个月收入的四分之一。”对于居委会已经花掉的11万元,王培荣说:“业委会只能认4万元的账,其余都是居委会的办公和福利支出,我们不认;税金中的罚款和滞纳金部分我们也不认。”
    
     王培荣以税务局给他的回复为依据,要求居委会移交剩余的业主收益。 对于王培荣的“穷追猛打”,刘永修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8月28日泰山办事处强行替居委会搬家,无异于在刘永修的火上浇了一瓢油。
    
     2006年9月6晚上9时许,王培荣到小区里挨个单元贴领取维修费的告示。居委会将15万元移交给业委会后,经业委会委员们商议,以维修费的名义发给业主,每单元400元。当王培荣来到刘永修所住的单元门旁正准备刷糨糊,单元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打开,刘永修领着老婆和女儿气势汹汹地朝他奔来。
    
     刘永修老婆叫了一声“打小偷”,一棍子打到王培荣的左手上,王培荣手上的糨糊被打掉。刘永修拿着一个酒瓶状的东西朝王培荣劈头盖脸砸下来。刘永修老婆一边打一边数落王培荣:“看你还敢贴东西!”
    
     闻讯赶来的保安试图制止这场暴力行动,但没有效果,只好拨打110报警。第一辆警车赶来时,王培荣已经成了一个“血人”,但刘永修依然不肯罢休。直到第二辆警车赶来后,殴打才被制止。
    
    王培荣被120救护车送到医院救治,几天后出院。记者在王培荣的病历上看到这样的记载:“前额两处头皮挫裂伤,长约2~5cm右颞部两处头皮挫裂伤,长约1~1.5cm左膝关节皮肤淤血。”2006年9月18日,事发后12天,徐州市公安局法医门诊部给王培荣做了法医鉴定,结论是轻微伤。王培荣不服,决定申请第二次鉴定。
    
     王培荣住院期间,一批又一批业主带着水果和鲜花到医院看望他。一位业主不忍看王培荣遭这份罪,说:“老王啊,你是上了年纪的人,别跟刘永修他们斗了,剩下的钱咱们不要还不行吗?我们大伙儿不怪你。”有业主这句暖心窝的话,王培荣觉得自已道这份罪值了。但他不打算跟居委会妥协。王培荣把几名业委会委员召集到病房商量对策。谁都不会想到,一场后来引起徐州市广泛关注的“罢免居委会主任”的风暴,就是从病房里刮出来的。
    
     2006年9月9日,一张办公桌突然出现在风华园小区里,业委会一名工作人员端坐其后,一份《罢免刘永修居委会主任的倡议书》赫然摆在桌子上:“业委会提议召开居民大会,罢免刘永修居委会成员和居委会主任职务,追回被侵占的风华园业主公共利益,同意本提议的居民请在表上签名。”
    
    共有1600户居民签字支持召开居民大会。我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有五分之一以上的18周岁以上的居民或五分之二以上的住户提议,应当召开居民会议,居民会议有权撤换或补选居民委员会成员,居民会议由居委会召集和主持。
    
     刘永修认为业委会此举是煽动民意,扰乱社会秩序,当即报警。警察赶来后看到现场秩序井然,便没有干预。刘永修以业委会征集的签名属“注水民意”为由,拒不召开居民会议,一场轰动徐州市的罢免风波无疾而终。
    
    10月6日。记者和王培荣告别时,王培荣握着记者的手久久不肯松开:“记者同志,你要替我们呼吁啊,我们指望你了!”
    
    需要详细材料请与王培荣联系
    
    电话:0516-83884475,0516-82952393(小灵通)
    
    E-mail: [email protected]
    
     流血又流泪艰险举报经历让人齿寒,需全社会努力弘扬正气,降低百姓与违法犯罪和腐败作斗争成本
    
    需要详细材料请与王培荣联系
    
    电话:0516-83884475,0516-82952393(小灵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把政府给的办公用房出租,上万居民的居委会竟有三个月没有开门/王培荣
  • 全国自费悬赏查处腐败第一人——王培荣
  • 徐州检察官员致信王培荣谈心声:关于"风华园问题"的看法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 王培荣:基层党风不正,党员提出把党费寄到中央揭露真相
  • 警察、居委会主任对举报人王培荣行凶逍遥法外引起民愤
  • 王培荣维权:1600多户居民签名要求罢免风华园居委会主任
  • 居委会盖章多次张贴一系列不实材料造谣诽谤被起诉/王培荣
  • 王培荣举报风华园腐败的跟踪报道:徐州市纪委了解情况
  • 七次起诉政府机关的王培荣谈维权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