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国崛起 一个流传已久的伪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29日)
    
    
     作者:我说不得 文章来源:猫眼看人 更新时间:11/29/2006 (博讯 boxun.com)

    
    
    
    
    
    一、大国崛起,细说你的来龙去脉
    
     大国崛起,是最近几年来一个流传已久的学术伪问题。最开始是一批搞国际问题的专家为了忽悠领导捣腾出一个概念叫中国“和平崛起”,翻译成英文叫The peaceful rise of China,但“和平崛起”的提法本身就有问题,如新加坡的李光耀就很不认同这种提法,本来大家是平起平坐,你一Rise,你就崛起升高了,就变得高高在上,你在高,我在低,那我就会受到威胁。而且Rise本身有威吓(Startle)的含义,你Rise了,其他人没有Rise,大家就对你感到不安,为你的Rise感到担忧了,结果岂不军备竞赛的重新开始?本来“睦邻、安邻、富邻”政策好好的,公开提出“和平崛起”后在国际上反倒起了负作用,很多周边国家还有美国乘机大肆宣传中国威胁论,于是2004年后官方对外不再宣传“和平崛起”,而改成了“和平发展”,叫Peaceful Development,结果Rise这个劲头给缩了回去,主要强调“和平”的发展了。改成“和平发展”就像放了个没臭的屁,等于没说,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不是在“和平发展”?这也就宣告“和平崛起”这个概念基本完结。
    
     不知何故,最近央视又开始大张旗鼓的谈论大国崛起,虽然很隐晦的先说历史上其他国家的崛起故事,但最终的落脚点却还是在中国崛起上。但大国崛起的说法也有点问题,这里的大国,应该不是指Big Country,而是指Big Power,如现在的美国,我们就叫他Super Power,但真正成为一个Power,决为易事。一个小国家,比如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就算当年也谈不上是一个Power,哪怕他们当时声称自己拥有了世界,拥有了无敌舰队,这些国家能够风光一时只是因为处于无人挑战的历史时期,这是经不起考验因而非常短命的。这种Power,只是独脚戏,它不能称为Power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有限的资源和人口这些最基本的禀赋缺陷。
    
     如果要说Power,在世界打通以前,中国其实一直就是Power,而且是Super Power-------再怎么落后,如此庞大的国土和巨大的人口数量,永远都不会有生存的危险,也足以让其他国家担忧。其实中国的过去并没有那么的糟糕,我们为什么总是鄙视旧社会,大概是和我们长期以来受到“污蔑旧社会”的历史史观有关。作为一个泱泱大国,根本就没有必要妄自菲薄,不管怎么说,我们一直就是Power,至少在地区层面上是,如果还要说大国崛起,那一定是向着Super Power的目标迈进了。但是要真想成为Super Power,那就意味着改变世界格局,意味着挑战美国的霸权,和平的崛起,历史上没有先例。即使我们一再强调自己是和平的,但哪个国家敢把自己的国家命运放在一个挑战国的外交承诺上?反复强调自己是和平的崛起,反倒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所以说,无论是和平崛起还是和平发展,都是个糟糕的概念。
    
    二、中国崛起,美国怎么想?
    
     说到大国崛起,我们无法摆脱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应对美国-------美国也在大洋的彼岸一直盯着中国。无论中国说崛起也好,发展也罢,对当今的全球霸主美国而言,那只是外交辞令,让他们放心不下也不容许的是,新的霸权兴起并向美国挑战。就算像布列津斯基那些非鹰派的人物,在尝试建构一个由美国霸权主导的世界新秩序中,中国也只是被赋予扮演维持亚洲大陆稳定的一个地区大国的角色而已!而中国现在还远远谈不上对东亚地区能起到主导地位。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克林顿时期的接触战略,也就是Engagement,其主调是把中国“拉进来”,希望中国能够逐步进入国际社会,接受国际的规范,这个地区大国就有利於维持国际社会秩序,也就是美国全球布局重要而有用的一员。 所谓Engagement,说白了就是轭制,轭的意思是给牛套上枷锁,牵着牛鼻子走,牛要听话就牵着,不听话就抽一鞭子,正如克林顿时期的接触战略,强调的是软的一面,而现在小布什时期的战略,更强调硬的一方面。不管是软的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迫使中国融入美国的战略圈。
    
     最近美国的对华政策又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作为美国对华政策最重要的实务人物,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在今年九月发表了一篇有关美国对华战略关系的重要演讲,最新政策不但要把中国拉入国际体系,而且要进入让中国在国际体系中扮演“利害与共”的角色。而其用词是Transform这个字,Transform就是“变成、改造”,也就是实质上进入另一阶段、另一形态。 佐利克要中国成为国际上利害与共的国家,其含义重大,利害与共不一定是盟友,但关系却可能比盟友更重要。中国不再在国际团体内受到限制,而是成为涉及利害关系的持份者,是利害关系把中美拉在一起,所以美国会跟中国合作,但仍然步步为营。佐利克有一句名言:“很多国家都希望中国真正走“和平崛起”之路,但是谁也不会把自己的未来作赌注。”简而言之,佐利克是两手准备,一手搞合作,一手搞防范,也不理你是崛起还是发展了。
    
     美国曾经公开声称,在近30年内没有和美国同等量级的对手出现,美国已经在经济、政治、科技甚至文化上全面领先。目前看来是这样,未来30年也应该是这样。但留给世人的这30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挑战美国霸权显然不现实,反而会打乱自己的战略计划,葬送几十年努力所取得的成果。如此看来,和平崛起这样的说法显然就是一个伪问题。我们的和平崛起到底是在哪个层面,是地区层面还是世界层面?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在这任何一个层面崛起都要受到美国的强烈打压。那我们在最近30年提和平崛起到底是自我激励还是自我梦呓?
    
     在当今的国际格局里,留给中国的空间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大。事实上,旧有的体制,也就是美国现在把持的国际体制我们还没有完全参与、没有完全理解并利用。如果我们想重新提出自己的规则,我们首先要思考:我们有规则吗?我们能够为世界贡献什么?我们有这个实力吗?正如美圆的国际地位是依赖于美国强大的经济能力,美国的文化在世界传播是因为其强大的综合国力,我们现在显然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世界的,除了那些出口的廉价Made in China,我们对世界的优势只是廉价的劳动力。我们现在奢谈什么大国崛起,未免为时尚早。
    
     跟着强者走是国际政治中的不二法则,参与而不是挑战,是中国未来三十最好的选择。我们的近邻日本给我们上了一课。晚清时期日本民治维新后很快抛弃了中国的传统体制并迅速成为发达国家;二战结束后元气大伤的日本紧跟美国,一举成为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不善于学习和利用外来力量,不管是苏联还是美国,这是我们长期落后的重要原因。新世纪我们面对美国,能否报着学习的心态而不是抵触的心态,这很重要,跟着强者走,这无关奴才汉奸思想,国际上搭便车如人民币对美汇率,本就是高超的外交艺术,是值得研究学习的。参与现有的国际体系,中国需要更多新思维,而不是外交革命家。
    
    三、大国崛起,你的背后是谁?
    
     大国崛起是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词语。但历史上的大国崛起可不是这样,无论是英国还是德国,或是美国、日本,他们的背后终归是有强大的力量在支撑、在推动。不过,除了科技,除了民主,除了思想,甚至除了那些英雄人物,人们很容易忘记的,是老百姓的利益。归根结底,所有的这些东西,科技也好,民主也好,只有真正有利于老百姓福利的,才能够真正被老百姓接受并加入到其运用的行列中去,才能算是真正的大国崛起。反观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除了禀赋缺陷外,他们所谓的崛起过程不过是少数人的游戏,所以只是昙花一现,至今都只是个循规蹈矩的普通国家。而几个失败的崛起国家,如二战前的德国、日本和后来的苏联,他们的强行崛起没有为国内老百姓创造足够的福利,有的甚至带来灾难,这样的崛起,是崛而不起。真正的大国崛起,目前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最重要的是,昔日的日不落帝国的维多利亚时期创造的辉煌是全民共享的,而二十世纪的美国也美国人共同的荣光。
    
     大国崛起,最终目的是为百姓谋福利。科技、民主、思想传播等等,都是这个过程中的因子,最终的落脚点是服务老百姓,而不是服务于祖国荣誉。只有为老百姓生活创造便利的才能叫科技,只有让老百姓感觉自在的才是民主,只有让老百姓认可的才是正确思想。正如一句老生常谈的话,科技以人为本,科技首先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改善人的生活,而不是像某些科学家动辄把国家荣誉放在嘴边所描述的那样神圣。再如民主,民主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当家作主,民主的本质是制度,是为了提高国家和社会事务治理效率而产生的,它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万灵仙丹,那些一味鼓吹民主万能的人和曾经的“一股就灵”有着同样的可笑性。
    
     脱离老百姓认同和利益谈论大国崛起是可笑的。如果崛起是以老百姓的利益牺牲为代价的话,这样的崛起不如不起。如果大多数老百姓对这个崛起没有兴趣,那所谓的大国崛起也就成为了部分精英阶层的个人晚宴,老百姓又何曾分享?一个漠视老百姓的大国崛起是可笑而不可靠的。如果推动者只限于学术圈的话,如美国国务卿赖斯说的,这样或那样的学说也许养活了学者,但外交政策首要的是为国家利益服务,那中国的大国崛起,又是为谁服务呢?
    
    四、中国的战略:韬光养晦不是战略,和平崛起也不是
    
     中国历史上一向夸耀自己有战略,但事实上这些战略倒更像是孙子兵法的权谋之技和权宜之计。战略不是态度,而是方向;战略不是计划,它比计划更加长远;战略不是高谈阔论,而要具备可操作性。战略需要调研、需要制定、需要评估,它是未来较长时期的一个蓝图。改革开放时期的韬光养晦不是战略,而只是权宜之计。韬光养晦不解决问题,只是缩起头来做人,现在提和平崛起,主张伸出头去,这也不是好办法。伸出头去人家会打你,缩起头人家要打还是会打,倒不如以平和的心理坦然面对。
    
     伸头和缩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出发点在哪里?未来中国30年甚至50年,我们有什么办法做到国强民富?显然,国强民弱不行,国强民穷也不行。民是国之基,没有老百姓,就没有国家的强大。宁可藏富于民,也不可民穷国困。我们常说的“大河有水小河满”,其实是完全错误的,大河有水的前提是小河先有有水,建国前三十年的建设不成功,关键就是把老百姓搞得太穷。
    
     国家强大与否不仅仅是经济。大清朝在鸦片战争时期的GDP仍然占世界的20%,但还是抵抗不住洋人的炮火,更赶不上人家的发展加速度。现在的中国经济看起来样子不错,每年的GDP增长速度接近两位数,可老百姓还是不满意,为什么?因为在这些数字的背后,老百姓得到了什么?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去反思。
    
     更可悲的是,我们面对那些用人民的血泪和汗水凝固的高楼大厦、高尔夫球场、、豪华盛宴、高档公车、公款旅游等等,已经司空见惯,对于现在的腐败和黑势力见怪不怪,而那些弱势群体,比如八亿农民,换来的却是半个世纪都不曾改变的无社保、无医疗保障、无养老金,甚至因户口带来的无迁徙权的窘迫境地,他们是没有任何福利的一大批人,却占了中国2/3的人口。新三座大山,房价高企让年轻人痛苦绝望,教育产业化让中年人胆战心惊,医疗产业化让老人心惊肉跳。还有失业问题和下岗问题,因为找不到工作和因下岗生活无望而自杀的新闻已经不希奇,国内的这些社会问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却在奢谈大国崛起,这也应该算是盛世奇谈罢?
    
     繁荣的GDP背后,却是来自于多数人的牺牲和泪水,这种繁荣与强大意义本身就要打问号。中国的战略立脚点应该放在老百姓的利益上,而不是为了繁荣而繁荣,为了崛起而崛起。这些空洞的口号早已唤不起老百姓的激情。只有真正考虑到老百姓利益并让老百姓参与其中的国家战略才是国家的战略。就目前而言,中国的国家战略还是应当以内为主,以外为辅。内部问题不解决,不但不能崛起,连存在下去都是疑问。正如我们现在因为社会保障问题、土地和拆迁问题、长期的环境、就业问题、教育问题、房价问题等,几乎引得是民怨沸腾,和谐社会,从何谈起。尽管中国现在因为体制和人口红利还没有用尽,经济还在往前发展,一旦经济停滞,恐怕祸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了。
    
     大国的崛起,在于民主与科学的进步,但前提是要为老百姓谋福利,得到老百姓认同才行。虽然早在上个世纪初我们的先辈就喊出了民主与科学的口号,但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个问题,同志们还需要努力。解决内部问题,看来也只有通过民主和科学的方法来解决。而外部问题,恐怕还是要跟着强者走,尽可能的融入国际社会并争取自己的利益和有利地位,早参与比晚参与好。正如大国崛起系列片中隐晦指出的,科学是国家进步的重要推动力,民主是大国崛起的辅助剂,人民才是推动大国崛起的主要力量。
    
     中国的崛起是中国人的崛起,没有老百姓的推动和参与,任何崛起都是不长久的,也是荒唐可笑的。目前的问题不是崛起的问题,而是如何解决国内矛盾的问题,不解决目前社会保障问题等问题,中国经济的发展恐怕难以长久,社会也难以稳定。精英们在谈论中国和平崛起的时候,或许应该多考虑一点国内老百姓的想法并让他们参与进来,共同分享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和国家地位提高的荣耀,不然,再多撅起也只是豪门盛宴,与老百姓何干?
    
    -----更多故事,欢迎访问我说不得的博客:http://woshuobude.tianya.cn/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Editorial纵论大国崛起与盲人摸象
  • 对电视政论片《大国崛起》的失望/莫之许
  • 新兴大国崛起的悖论
  • 央视大国崛起与河殇有可比之处?
  • 中国播《大国崛起》为改革造势?
  • 中国播映《大国崛起》的背后(图)
  • 一周新闻聚焦:电视片《大国崛起》引起广泛讨论
  • 网民强烈推荐央视的《大国崛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