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资本家“统战”了胡德平/冼岩
(博讯2006年11月29日)
    “统战”一词由中共创造发明,其意是把对方争取到我的阵线上来,为我的目标服务。从这个意义上看,与其说胡耀邦之子,现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的胡德平,在帮中共“统战”资本家,不如说资本家“统战”了胡德平。资本家能够成功“统战”,当然是因为这样更符合胡德平的个人需要。对此,人们可以从理性经济人的假设出发,分别从职务成就、个人影响力及实际利益等多个角度予以解读。

    不如此,就难以理解为什么胡德平领导的工商联每次都站在了为不法奸商“保驾护航”的最前列。从“营救”德隆、顾雏军,到“围攻”郎咸平,工商联乃至胡德平本人,每次都冲锋在前;当是非曲直、真相大白于天下后,胡德平却以一句“情况出乎我们的意料”,轻轻撇开所有的道德责任。凡此种种,显示出在这类事件上,他早已不问是非,完全由屁股决定脑袋;而他的屁股,早就坐在了资本家的凳子上。他已经做到了他自己所说的:“对待民营企业就像对待成长中的幼儿一样”——他就象一个偏袒的父母,对此幼儿溺爱、娇宠、庇护,不管青红皂白。

     尤为令人惊异的是,在不断因偏袒庇护而陷入尴尬后,胡德平不但没有自我反省、悔悟,反而在11月17日的“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论坛”会上进一步提出“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成绩”的惊世骇俗论断。按照胡的说法,当年改革开放也不“那么合法”,所以,“在法律日益完善的今天,在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资本家固然“应该依法经营,照章纳税,不得侥幸”;而在法律不完善、市场不健全的昨天,资本家以不依法、不纳税的“侥幸”手段取得“第一桶金”天经地义。对此持批判态度即是“极左”,因为不如此,“民营经济全都不能发展”。按照这种今天为昨天备书合法性的逻辑,现在的“改革成绩”之一是,国有经济已从不少领域退出,所以当年在这些领域中的损公肥私、化公为私行径,都是合法的;这一逻辑延伸下来,明天就可以为今天备书:既然按照市场化、私有化的“改革方向”,将来国有经济要全面退出,那么今天发生的一切瓜分、盗窃国有资产行径就都是合理、合法的了——德隆不就是提前把国营银行的钱装进自己口袋吗?反正将来银行总要私营化的,德隆们只不过先行一步而已——就这样,按照某些资本家的需要,胡德平们正在力图把那个“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时代一直延续下去。 (博讯 boxun.com)

    胡德平所主持的工商联,充斥了大量依赖权力而谋食的“民营企业家”。这毫不奇怪:越是事业依赖于与权力的关系,越需要与工商联之类的官办“人民团体”搞好关系,也就越舍得在这方面投入付出。工商联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资本家联结权力、进而建立权钱联盟的一个桥梁。它本身直接掌管的资源虽有限,但可以起到事先牵线搭桥、事后涂脂抹粉的作用——这也是胡德平屡次赤膊上阵的原因:在“伴大款”早已于官场蔚然成风的今天,姿色有限的工商联,如果再不大声吆喝,怎么会有客人上门?

    胡耀邦是迄今为止在国人心目中保持了崇高威望的少数领导人之一。胡给人的最深印象,不是他勇于改革开放。因为改革开放的功劳,至少有90%要记到邓小平头上;剩下的10%,这么多人分,谁也难以出彩。人们记住胡耀邦的,是他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及其理想主义情怀——这正是这个物欲横流、一切规则均徒有其表的时代所最需要的,却也是今日官场所最欠缺的。遗憾的是,品质不能遗传。胡耀邦的儿子显然未能继承乃父风范,反而在与此相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作为一个集体,中共理想主义的寥落凋零,现实主义、实用主义的盛极一时,于此可见一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德平在回避什么?—是“鸡毛换糖”还是“掌勺的私分大锅饭”?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