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沉重负担与不公平竞争——中国中小学生及高考/韦登忠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11月28日)
    
    贵州民间人士 韦登忠
     (博讯 boxun.com)

    沉 重 负 担
    
    中国教育在经历十年黑暗时期后恢复高考已近三十年。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取得显著发展,教育普及率有很大提高。经济发展与科技进步使生活发生重大改变,人们不象从前那样贫穷,人们不象从前那样劳累,即使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占总人口70—80%的中国农民及农民工。然而,有一个群体尽管没有从前那样贫穷,但没有因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而享受到更多的乐趣,仍和从前一样劳累,甚至包袱更重、更沉。这就是——中国的中小学生。
    
    一、上课太早
    
    小学1—6年级每天7—8节课不算很多,只是七时半左右上早读,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必须在七时以前起床。许多孩子常常被大人从睡梦中叫醒,这是孩提时代最令人气恼的事。7—9年级的初中生有晚自习,家庭困难或不远不近的乡村学生,天不亮就赶路,回到村子已是晚上十时以后,劳累一天的大人们都已睡着。在中国中西部或是到了冬季,常常两头黑。
    
    二、内容太杂
    
    随着教材不断改版,知识更加新颖,内容更加丰富,教师更有激情,学生却不一定更有兴趣。教材涉及的内容太广、大杂,除了语数英和理化,思想品德(思想政治、经济学、哲学)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大学(公共课),比语文,数学所学年数还多;7—9年级生物学两年、地理学两年、历史学三年、还有音、体、美及其它。每一学年每一科目都是上、下两册,每一册16开100页左右,每个学期领到手的有十四、五本书,还不包括教师或家长购买的资料。这些都是教材及练习,需要认真钻研,而非杂志、小说,可以一闪而过,其实很多知识到高中还要重复。在乡镇中小学,这些课程很少有专业教师,只好朗读教材,从书上画线背答案了事。学生需要的是分数而非知识,中考结束,那些知识随即忘掉,上了高中从头再来。
    
    三、作业太多
    
    为了提高学校、教师的知名度,为了让较多的学和在小升初、中考中能进入较好的学校、较好的班级,为了使在未来高考更有把握,目标就是“高分“。因此,教师不得不布置太多的作业、太多的测试,还有月考、期中、期末等等。学生累,教师忙,而分数提高,不说明学生的素质、能力就提高。高分能使他获得较好的机会,但对整个社会,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素质,培养学生的能力。乡村学生也有很多高智商的孩子,他们也不轻松,无奈教师水平、学习条件、教学风气……他们的考试分数往往令人沮丧。
    
    竞争是社会需要,但让末成年孩子过早卷入“优胜劣汰”法则,过早参与竞争、角逐,他们的童年是压力而非快乐。
    
    学校并非是传授知识的唯一场所,教师也并非是知识的唯一传播者。孩子不断成长,很多知识会在不同环境在不知不觉中学到。当大多数孩子小学毕业或是刚念完初中就不得不走入社会时,我们就尽可能在他们进入社会之前多传授一些使其能顺利踏入社会的有用的知识;而当许多孩子能上高中甚或念大学时,他们还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会、更具高效率地学习,没有必要在童年、少年时就让他们和大人一样辛苦。
    
    高 考
    
    高考历来被认为是最公平的人才选拔方式,这只是指所受的教育相同,所处的环境相当的城市学生。从能力或从更广泛的“知识”角度(也许这才是选拔人才的最佳方式),乡村学生绝不逊于城市学生,只是高考是以书本知识,以城市文明为标准。二、三十年来,因为这一选拔标准,不计其数蕴藏着巨大潜能的三家村孩童失去接受高层次教育的机会,也就失去了为自己创造更美好未来的机会。这样的标准不仅在中国,可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大多数人居在乡村,是农民。
    以强者之强项作标准,强者显得更强,弱者更弱。
    
    一、录取线与补习生
    
    统一录取线使乡村学生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更不用说近年来出现的“高分补习”热。前二十年高考补习生都是未被大学录取的落榜生;扩招后,考大学不是太难,因此近年来的补习生大多是已被各大学甚至是211重点院校录取的“准大学生”,他们想进更好的大学。准大学生补习不仅给各大学招生录取工作带来混乱,还使乡村学生在高考中处于不利的形势更加严峻。
    
    由于经济发展不平衡,县高中许多优秀教师涌往市里、省城,经济条件差的乡村学生又只能就读于本县高中,无论智商有多高,无论三年高中如何拚命,一、二流大学也几乎被省、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占据(大部分是补习生),他们就只能屈就于三流大学或学院。除了少数经济条件好,又在省、市接受高中教育的部分乡村籍学生,绝大部分经不起经济上的折腾,有大学上就行,不敢冒险,不敢奢望,不敢补习。
    
    二、英语
    
    从乡镇初级中学与从县、市初级中学毕业的高中优秀学生有明显不同,乡镇学生数、理、化优秀(智商体现),语文、英语是弱项,尤其是日常生活中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少数民族学生;而县、市学生在语文、英语更胜一筹。
    
    在乡镇,大多数英语教师是经短期培训而非大专院校英语专业毕业,农民子弟也不会想“长大要出国”,乡镇学生英语基础比县、市学生差得多。高考中们他被挤掉或被淘汰就因为英语拖后腿,其实大学英语入学成绩不能说明大学毕业后的英语水平。英语作为一种语言,集中学习比分散学习效果好得多,许多学生从小学三年级直到高三毕业学了十年英语,学了忘,忘了学,重新学又忘掉,忘掉了又重新学,还不如他进了大学以后花一年时间集中学习学得多。
    
    语文是国语,是母语,而英语只是一门外国语,其重要性不能与语文、数学相比。高考中英语与语文、数学都是150分,英语分值太高,容易造成两极分化,英语分数就决定考生的命运,决定你能否上线,决定你能否进入211重点院校,乡村学生因此吃大亏。
    
    三、民族
    
    经过两千多年不断融合,中华民族已形成一个大民族——汉族,这样的融合仍将继续。
    
    少数民族可能是以语言,风俗或地域进行定义及划分,在中考、高考中少数民族照顾10分、20分是国家民族政策。然而,有一些少数民族是其父母或父母的父母的其中一方是少数民族,他们自己既不懂本民族语言、风俗,所受的教育都是在县、市中小学,受教育的条件比乡村汉族学生优越得多。
    
    少数民族加分应作为一种语言补偿。中国学生去参加英语命题的考试,700分题目照顾100分不算多,日常生活中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少数民族学生在750分高考中照顾三、五十分也可以理解,只是一直在城里长大,在城里接受教育,只在户口簿上填有“少数民族”字样的准少数民族学生也能加分,对乡村汉族农民子弟,这样加分不公平。
    
    高等教育不仅取决于个人素质,还取决于经济因素、基础教育、人文环境、社会环境等。自古(自从有大学)以来,能接受高等教育的都是来自城市或极少数乡村有钱阶层,随着社会发展及时代前进,高等教育才缓慢向乡村延伸。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大学免费教育,一些农民子弟脱颖而出;九十年代,大学高收费,只有经济条件好或是宁愿家破也要让子女出头的少数家庭,其他农民子弟大多在初中甚或小学毕业就出门打工,农民子弟在大学生中的比例并没有因时代的进步而有所增加。世纪末,大学扩招,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被大学录取的人数都有所增多,不过乡村大学生与众多的农村人口比例极不相称。因为城乡差别,要使大学生中农民子弟也如总人口一样占多数,在中国不是几代人就能做到的。
    
    任何一项政策或制度既要考虑弱势群体的利益也要遵循“最大多数人能获得最大好处”原则。乡村学生在高考中是弱势群体,且又是“最大多数人”,以一个对少数人(优势阶层)有利的标准去评判、选拔,让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弱势群体与之到达同一终点,如此竞争原则有失公正。因此,为了给农民子弟(尤其是使用本民族语言[口语]的少数民族学生)提供一个较为合理的竞争机会,希望中国的高考政策作稍些调整。
    
    此 致
    
    全国人大
    教 育 部
    贵州省教育厅
    
    2006年11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韦登忠:植物化石――桫椤的毁灭与拯救(图)
  • 韦登忠:贫富悬殊——扶贫款怎样用?
  • 韦登忠:路!为谁而修? ——致全国人大及国务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