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天予:周国平为什么诬蔑我?
(博讯2006年11月26日)
    1962年至1964年间,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与周国平为同学。“曹秋池”为我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使用过的笔名。2004年7月,周国平所著自传《我的心灵自传——岁月与性情》(以下简称《岁月与性情》)出版发行,他为该书所写的序言“我判决自己诚实”,内容表明该书是作者以真实身份对自己经历的历史的记载,而非虚构的文学作品。周国平在该书中毫无事实依据地指责我“利用”、“出卖”郭沫若之子郭世英,将郭世英之死J/刁咎于我,并以侮辱性词语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以及人格贬损,严重侵犯了我的名誉权。具体事实如下:一、周国平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在书中指责曹天予“利用”、“出卖”郭世英,并将郭世英之死归咎于曹天予。1、采用虚构事实或者借他人之口的手段,指责曹天予“告发”了“X小团体之事”。相关文字见《岁月与性情》第91、92、93页。2、周国平以“知情人”的身份,将1963年被定为反动组织的“X小团体”的遭遇毫无根据地断定为导致郭世英死亡的原因。相关文字见《岁月与性情》第71、95、96页。3、虚构事实、主观臆断误导读者,将郭世英之死归咎于曹天予。相关文字见《岁月与性情》第134、135、137页。4、无端指责曹天予“利用”和“出卖”郭世英,毫不掩饰其对曹天予的仇视。相关文字见《岁月与性情》第102—103页。二、借人之口,使用侮辱性言词宣扬曹天予“经常撒谎”、“虚伪”、“总是在演戏”,甚至编造情节,说曹天予有“演戏冲动”,把曹天予描绘成一个人性扭曲、心理病态的人。对曹天予的人格肆意丑化。《岁月与性情》一书出版后,曹天予被舆论界普遍认为是X小组的出卖和告密者,如2004年12月13日大连日报“从轻盈到沉重”一文在对该书的评价中写道:“书中有关X小组和郭世英(郭沫若之子)、曹天予的描写引起了很大反响。其中,当事人之一的曹天予在书中被化名为曹秋池, 以一个告密者的形象出现。……而周国平则表示,郭世英是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不仅 X小组事件与曹天予有关,他后来跳楼自杀也是为曹天予所累”。综上,周国平带着对曹天予掩饰不住的仇恨,利用道听途说的不实之词,在《岁月与性情》一书中恶毒诬蔑曹天予是X小组的出卖者、告密者,并在书中大肆对曹天予的人品进行丑化。该书的出版发行,不论是在曹天予出生并生活了几十年的国内,还是在曹天予现在王作和生活的海外华人各界,都造成了对曹天予名誉的极大损害,性质恶劣。
    
     曹天予认为周国平在《岁月与性情》一书中采用虚构事实或借他人之口的手段,指责是曹天予“告发”了X小团体并毫无根据地断定“X小团体”的遭遇为导致郭世英死亡的原因;误导读者,将郭世英之死归咎于曹;使用侮辱性言辞描绘曹“经常撒谎”、“虚伪”、“总是在演戏”、“这家伙真卑鄙”,甚至编造情节,说曹有“演戏冲动”,把曹描绘成一个人性扭曲、心理病态的人,造成了其名誉的损害,故提起本次诉讼。 (博讯 boxun.com)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条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周国平应当对此负侵权的民事责任。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周国平的《岁月与性情》,使得周国平的侵权作品广泛传播,应承担侵权的连带民事责任。请求依法判令:1、周国平在全国性媒体上向曹天予赔礼道歉;2、周国平、长江文艺出版社赔偿曹天予经济损失人民币10 407元;3、周国平、长江文艺出版社赔偿曹天予精神损失费人民币500 000元;4、长江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岁月与性情》的发行,销毁库存并不得再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龙:我对曹天予告周国平一案的证言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张鹤慈:于立群戳穿了曹天予的谎言
  • 曹天予-周国平名誉权诉讼终审判决
  • 张思之和吴以钢律师在曹天予诉周国平侵权案的代理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