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火戈:直率、友好的论争真好——回应朱学渊先生
(博讯2006年11月25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很感兴趣地读了学渊先生的答文──《朱学渊: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答火戈先生》,朱先生真是妙笔生辉,提问生动,富有启迪性。这样的文章,自当欢迎?所以,道一声谢谢。
     (博讯 boxun.com)

    学渊先生的理性思维,常常寄寓于感性的形象表达中,确实是独创一格。这于笔者来说,想学都学不会!真的,这可能是由于个性与才气不足所致。不过,绝不因此而妨碍我对先生文笔的赞美与欣赏。但与此同时,我又觉得这次探讨的问题,好像仍然基本存在而未获解决。故而,感到文笔生动是一回事,但同能否解决讨论的问题,这之间存在着一定距离。这种情况下,可能更为需要的,是实践与逻辑思维的切实结合。或许,这才是对症之药。
    
    比如,认识与评价毛译东和共产党,本来就不能分开看,而是应当联系起来才可能认识准确。因为一个是个人(尽管是组织中的人),一个是组织(尽管由人组成)。由此可见,提问这两者谁比谁更坏,就会于无意之中被诱入诡辩术的圈套里!因此,若笔者把学渊先生的提问换了一个样子──“歹徒的头脑坏,还是他的躯体与手脚更坏?”这样,还会感到是“不致荒谬的问题”吗?
    
    同样的,毛派们的这种或那种认识,并不能作为确定是非的标准与根据。况且,这里还有一个阶段性的判断问题,即:毛派们只认为现在的共党不好,而不是他们或他们祖宗当权时的共党不好。可见,他们的看法也不固定,也会变……
    
    哎,接着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即:学渊先生说的“私”,自然是指权贵资本主义化的私。这个很坏,简直坏透了,这看法不会错;但它夹带而来的商品经济,并不比毛时代的“公”(“计划经济”)更差或更坏。其实,这也不必要比,比来比去无非顶多是五十步比一百步,好坏都差不到那儿去。更因为,一个“一大二公”的极权统制经济并不比公、私并存的权贵资本经济来得好。但就总体言之,现在民众的物质生活却是好多了。因此,定要比一下,也只能是前者是五十步,后者却有一百步。但毫无疑问,这并非是现在共党的功劳。而且笔者这样说,绝对不是否定学渊先生对“魅魑魍魉”的鞭笞。不仅不否定,并且还极为认同。
    
    但是,自毛泽东死后,国内知识界普遍流传着一句持久性的话──“中国的毛病、毛病,毛病就出在毛(指毛泽东)身上!”这什么意思?这就是认为:毛虽然是人死了,但他的极坏影响却深远无比……。笔者以为,此话颇有道理,不能把毛的死去看简单化了,他的死绝不等于“人去楼空”,而是至今夜夜闹鬼叫呢!无论是邓、江、胡,政治上的实用修正主义衣钵均由毛一脉相承。学渊先生所言的“代代传”的坏种,其种源不就来自毛老头子毛爷爷吗?
    
    因此,笔者历来感觉毛是具体存在的(怎么能把意识形态的、政治的、人脉等的影响视为“遥远”的东西呢?),甚至直到今天。但是共产党亦是具体存在的,亦直至今日。这个认识我们不是很一致的吗?所以你问道:“……你说这具体,不具体?”我就不知对答了……。
    
    实话告诉朱先生,我同你的弟弟还真的不太一样。自一九八六年之后,我认为共产党的头子是会有反对(含否定之意)共产党的,因为那时我洞察到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实质(这可能你以为我在吹大牛,其实温州有友人能为此见证)。但是,毛绝对不是戈氏,他同刘、邓派的内讧决非为改革。内讧性质的争斗是一种自我败坏或自我毁灭,而不是自新,这就像腐败官吏们因腐化导致亡党亡国一样,它不是反对共产党,故亦不能称之为反对。因为反对或改革的举措,是有自觉目的意识的。我这种说法,既非咬文嚼字,亦非钻文字空子,因为概念是确定的。这里,也不存在打个比方,因为把内讧比作为改革,说不通吧?
    
    “党天下”或“家天下”,无非是极权专制在程度上的差别,二者没有性质的变化。如果前者改变了后者,抑或可视为进步,而后者改变掉了前者,能算什么呢?顶多算“狗咬狗”吧?不是吗,洪、杨内讧之后,天王还是太平天国的天王,这个天王还不是他洪秀全吗?
    
    再说,“何其伟大的变化”固然不错呀,但它能归功于毛泽东吗?或者归功于“文革”吗?比如,难道“亡羊补牢”的结果,应归功于破羊圈或偷羊人吗?又比如,前苏联与东欧各国,都没发生过“文革”,那么,它们的巨变应归功于什么呢?历史发展的进程,固然似正反虚实的链条,环环理应相扣;但虚实之间要真正抓准,不然要脱节的。换言之,历史都有其前因后果,找准了才能自圆其说。……
    
    学渊先生的华文中有好多形象生动的比喻,如“变色龙”、“九头鸟”等等,均颇为堪当、准确,很能显现批判对象的实质。同时,笔者更赞同把“四五”运动视为“文革”落幕的观点。但是,还必须明确地指出:这是一次否定式(否定“文革”)的落幕。不然,那样反推上去,更会导致争论不休的!
    
    笔者觉得,虽然还有不同的看法,就得直率地提出来再作探讨与求教。诚盼指正,并再次致谢!
    
    20061121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
  • 朱学渊评:原汁原味的共产党人任仲夷
  • 朱学渊:评《闲话:评胡平“文革”长文》
  • 向朱学渊先生进言——政治就是不讲卫生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朱学渊评:曾庆红是“鸿鹄”还是“燕雀”?
  • 朱学渊评:陈良宇“蓄养情妇、非法生子”
  • 朱学渊三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