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
(博讯2006年11月19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谢谢你的《“文革”情结何时了!》,不仅因为我成了文章的主角,读了还非常有感触。关于毛泽东和共产党,我们或许可以问一个不致荒谬的问题:“究竟是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今天还有毛派同志,说毛泽东同志好,但是连他们都说共产党坏。因此,中国除了黄菊、贾庆林们,几乎难找说共产党好的人,由此可见共产党要比毛泽东更坏了。我这么说,你可能又以为我有“毛泽东情结”了。 (博讯 boxun.com)

    
    其实,只须想一想这样一些事实:毛泽东只说“公有制”的理,共产党却说“公有”“私有”都有理,等于说掠夺和分赃都有理;世界上别的共产党放弃了共产主义,就改了名号,只有中国的一窝子的贪官污吏,魑魅魍魉,还说自己是“与日俱进”货真价实的共产党。更为严重的是,毛泽东坏得会死,共产党坏得不死。无妨说毛泽东只是“一代生”的魔鬼,共产党才是“代代传”的坏种。
    
    我说共产党是“具体的魔鬼”,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四十年前天下到处都是共产党的积极分子,只要党支部点灯开会,人们就担心他们在排“左中右”的队,生杀予夺的命运都由他们来决定。我还记得小小的荣昌中学里有个叫朱其德的“支部委员”,无一日不在研究、编写教师和高三学生的档案。大学里还有那些不学无术的政治辅导员……中国局面就是被这些无处不在的特务控制着,所以我说那时的共产党,兼任了特务组织的功能,你说这具体,不具体?
    
    文革是共产党的内讧,我说它是“毛泽东反对共产党”。这个说法莫说你不相信,连我弟弟都嗤之以鼻:“共产党的头子,怎么会反对共产党?”这或许可以翻译为:“洪秀全是长毛头子,他怎么会反对长毛呢?”但洪秀全的确策动了“天京内讧”,毛泽东策动了“文化大革命”。评论家李劼先生透视了搞文革的初衷,说毛泽东是要以“家天下”替代“党天下”。这又是不是“反党”呢?
    
    文革是一场颠三倒四、五败六伤的陷害运动,没有一个胜利者,却有亿万受害者;毛泽东的“家天下”愿望也不能转动地球,他死前不得不在“家”“党”之间搞平衡,他死了中国虽然回到了“党天下”,但却只是一个路人皆可辱骂的“党天下”了,何其伟大的变化啊!
    
    《人民论》不是附和毛派歌颂毛泽东“晚年可贵思想”,而是注意到那个短暂的“家天下”时期,毛泽东曾经放任群众去摧毁共产党的各级机构,而群众中也伴生了反对毛泽东的思想解放运动。
    
    共产党内曾经有过“评毛”的呼声,也有“悼周”的哀号,但都是为了“救党”。邓小平明白了“评毛”要伤共产党的筋骨,“悼周”也不过是愈描愈黑,于是每每只求“二十年的稳定”,不惜开枪杀人了。而我们应该站得更高,要看到毛泽东固然是一个巨魔,但他只是个“一头鸟”,而共产党才是“变色龙”、“九头鸟”。
    
    我同意你把‘四五’运动视为现代民主运动的“序幕”的看法,但“四五”也是文革的“落幕”。反推上去,难道林彪事件就不是序幕?难道翻印《出身论》的中学生们是在读了哈耶克的书后才觉醒的?如果不是文革摧毁了“具体的魔鬼”的特务统治,不是文革期间的叛逆思维的热身,能设想会发生这样一场民族意识的伟大骚动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原汁原味的共产党人任仲夷
  • 朱学渊:评《闲话:评胡平“文革”长文》
  • 向朱学渊先生进言——政治就是不讲卫生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朱学渊评:曾庆红是“鸿鹄”还是“燕雀”?
  • 朱学渊评:陈良宇“蓄养情妇、非法生子”
  • 朱学渊三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 朱学渊:评《大学毕业生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