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邀请信——致“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博讯2006年11月16日)
    “主席”先生,谨致此信于阁下,以拳拳之心,诚挚之意,邀请你出席将于2006年11月24日在墨尔本召开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并殷切期待你的到来。
    
     首先,请允许我解释只称呼你的头衔,而不称呼你的姓名的理由。窃以为,中共暴政赏赐于你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席”的头衔,概括了你生命、灵魂和人格的全部,姓名则是人的个性的表征,而你,作为中共暴政的一名精神狱吏,是不应当有个性的,所以,称呼你的姓名已没有任何必要,尽管你的姓名来自你的父母。 (博讯 boxun.com)

    
    “中国作家协会”名义上为世界上人数最多的作家组织,实则规模空前的精神奴隶之狱。德国没落文人马克思的专制主义是精神之狱的天条;国家恐怖主义是精神之狱的铁墙与铁鞭;世俗名利是狗官轻蔑地丢给精神奴隶的狗食;暴政的意志是精神奴隶的圣旨;用猥琐的笔或对暴政作媚态千般、谄情万种的赞颂,或为暴政作挖空心思、殚精竭虑之粉饰,乃精神奴隶存在的唯一价值。
    
    诚然,标签为“作家”的精神奴隶,也可居华屋,衣鲜服,食珍馐,饮玉液,成豪名,获大利;也可在亿万穷困之农夫,艰辛之民工,绝望之下岗工人前,眼高于顶,鼻孔迎天,摆臀阔步,沉醉于“生命成功”之得意中,但是,这一切都以把灵魂出卖给中共暴政——人类历史上最凶残、最伪善、最自私、最卑俗的狗官集群为条件。
    
    人世间虽有贱役百样,贱不过把灵魂出卖给狗官的精神奴隶。娼妓出卖肉体,风韵天成之色相或许尚有几分凄凉之诗意;“作家”出卖灵魂,须先精神自宫,以成精神之阉人,然后方可侍狗官于床笫之间——为求富贵而辱天理,悖人伦。故曰,当代中国官豢“作家”,乃贱至极端之职事。
    
    精神阉人之贱,便有如椽巨笔亦难尽书,我今只列举其至贱者六,以供“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认真品味,仔细参详。
    
    精神阉人之第一贱,乃背叛自由人性。
    
    茫茫宇宙间,地球不过一趋于零的点;人类则被囚禁在这个渺小的点上,成为万年囚徒。人只有借诸于无羁的思想,才能把永恒和无限当作客体,从而以精神超越地平线的桎梏,挣脱万年囚徒的宿命,成为高于万物万兽的自由人。
    
    今日之精神阉人,其挥刀自宫之日,阉割的首先是思想自由的权利。他们割下上苍赐与的思想自由,献给强权。由此,他们得到了卑微的物性存在的安全,或者还有奢华,但却丧失了自由人的根据——思想自由,以及与思想自由同在的人格尊严和独立,并沦为官家的精神贱仆,强权的思想走狗。
    
    精神阉人之第二贱,乃背叛美。
    
    美是自由心灵的创造,背叛自由人性与背叛美是同一回事。美是只在个性的峰巅上栖息的鹰,背叛自由的人性便意味着个性的泯灭;个性泯灭了,美也就没有可能。
    
    精神阉人出卖自由思想权利的同时,也出卖了创造美的资格。只有涂满精神脂粉的肮脏本能,从那一颗颗猥琐的奴仆的心中蜂拥而出——精神阉人的心,本就是丑陋的本能醉生梦死的酒吧。而那烟气弥漫、汗臭如雾的阴暗酒吧的拥有者,却宣称他们是文学艺术之美的象征。这是人类文学史上最荒诞的悲剧。只不过那悲剧肮脏得令人不愿用泪水为之洗礼。
    
    精神阉人的第三贱,乃背叛真实。
    
    自由和美只在真实的生活中实现,而真实的心灵是真实生活的精神之源。专制暴政悖逆真实的人性,因此,它不能不以摧残真实的心灵,构建虚假的精神世界作为其存在的基础。精神阉人由此获得了生存的理由——用撒谎的笔,为专制暴政书写虚假的历史,虚假的现实和虚假的心灵。
    
    以制造谎言乞讨生活的人最卑贱。精神阉人们视谎言为知己,与虚伪共寝处,其生命早已变成谎言的象征。风韵天成的情感在谎言中腐烂,精神阉人丧失了真实地欢笑或悲泣的能力,虽活在世间,却如阴魂枯骨,没有一丝一缕真实的血肉。其贱一至于此,亦良足令狂风为之悲叹。
    
    精神阉人之第四贱,乃背叛苦难。
    
    专制暴政是自由心灵的苦难之源。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因丧失自由而承受的极端的苦难,可使苍天雨血,可令大地悲啸。不过,深重的苦难中,禁锢着人性的悲怆与追求,就象火焰被禁锢在燧石之中。
    
    只要有,必须有,忠实于苦难的精神创造者,用智慧之锤敲击那燧石般的苦难,自由人性的悲怆与追求,才会同火焰一起撕裂岩石的囚禁,照亮历史与未来——苦难惟有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人性的史诗,才能以精神价值的名义,引导人类走向对自由的更深刻的理解。
    
    苦难是暴政的罪证。暴政从未停止过用伪造的历史和虚构的现实,来埋葬中国的苦难。这就如同罪犯要处心积虑毁灭犯罪证据。如果苦难同虚无的时间一起默默地消失,中国就将永远丧失再次成为伟大精神存在的可能。背叛苦难,苦难就永远不会结束;背叛苦难的国家和民族必受天谴。
    
    用种种文学的谎言抹去人们苦难的记忆——这正是精神阉人们与罪恶同在的贱役。面对苍天和大地都为之震撼的苦难,精神阉人们却可以无动于衷。他们那一颗属于蛇和蜥蜴的冷血动物的心,本与文学无关。文学的诗意之美只来自敏感于苦难的心——象初雪上溅落的英雄之血一样敏感。
    
    精神阉人之第五贱,乃背叛社会良知。
    
    人们总以为知识必与美德一致,故知识分子常被视为社会的良知。知识分子之笔锋所向,本应抗争暴政,呼唤民主,斥拒强权,书写正义。然而,今日之精神阉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之所言所书,尽是阿谀暴政之语,谄媚狗官之意。知识背叛了良知,社会正义便黯然魂销。随中国社会良知的泯灭,精神阉人也为自己赢得了千古骂名,万载耻辱。
    
    精神阉人之第六贱,乃背叛高贵的文化之魂。
    
    精神秉天地灵韵而生,文化是精神内涵之展现。知识分子,乃以精神为神圣事业者之谓也。故知识分子应有天地高贵之气,赤心如烈焰,坚骨胜铁铸,双眸中日月辉煌,胸怀间群星灿烂。知识分子必忠实于思想自由,忠实于心灵之美,忠实于真实生活,忠实于人间苦难,忠实于社会良知,方能承担起创造高贵文化精神的天职。
    
    但是,精神阉人为苟活于世间,背叛了属于自由人的所有真理,从而也背叛了高贵的文化精神。精神阉人们挂“作家”之羊头混世,不仅侮辱了知识分子的概念,而且侮辱了人的概念本身。他们卑贱的存在正在表述中国民族人格堕落,也从一个角度表述着高贵文化精神的无尽悲愁。
    
     “中国作家协会”中当然也有些许值得尊敬的人,不过,其主体却非精神阉人莫属。“主席”先生闻上述精神阉人之六贱,不知可几分愧疚之意?
    
    世上之真理或难于尽数,但惟自由才配作真理之王。中国的悲剧——对生命的贬低,对心灵的侮辱,对人性的摧残,其根源在于民族精神对自由,这真理之王的背叛。中国的全部苦难和堕落,都是在为背叛自由而承受天谴。中国的命运正悲怆地呼唤自由的救赎。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就是对中国命运之呼唤的回应:这次必将赢得历史尊敬的社会文化运动,以“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创作、自由地表达”为宗旨,以重建与自由人性一致的文化精神为价值目标。毫无疑问,这是属于自由人的精神运动。
    
    迄今为止,签名支持“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由思想者和独立写作者有二百八十余人。同“中国作家协会”这个庞大的精神阉人群体相比,我们当然是少数。但是,历史已经无数次论证了一个事实:不仅真理常常由少数人拥有,而且未来的历史命运创造者必是拥有真理的少数——高贵的少数因拥有真理而拥有未来。
    
    自由人与精神阉人属于不同的生命范畴,前者在九天之上,后者在九地之下。自由人之人格纯净如圣火,自由人之灵魂明澈如高山流水;精神阉人的人格与灵魂则似中国被污染的臭河,涌污溢秽。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乃是自由人的高贵事业,“中国作家协会”则是精神阉人组成的大妓院——称为“作家”的精神阉人在其中出卖灵魂的色相,中共暴政的狗官是专横跋扈的嫖娼者,而你,“中国作家协会”的“主席”先生,则扮演妓院老鸨这令精神阉人肃然起敬的角色。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邀请你,“主席”先生,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呢?
    
    其实理由很简单:我相信,任何人,包括精神阉人在内,心底里都有一片属于良知的蓝天,都有对自由和尊严的渴望;我邀请你,是为了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尽管我用严峻的笔,冷酷地写出精神阉人群体灵魂卑贱的事实,但是,自由人不会歧视任何生灵,我仍然愿向精神阉人们发出回荡于苍穹之上的召唤,召唤一次精神领域内的奴隶大起义。
    
    精神阉人们,由于奴性和卑微,你们已经侮辱了父母赐予你们的骨血,上苍赐予你们的心灵;只有在反抗暴政精神专制的大起义中,才可能化腐朽为神奇——卑微的奴隶才能升华为自己命运的主宰,你们曾经自宫的灵魂才能重新生长出自由人的雄性之势,并再现堂堂男儿的魅力。
    
    全中国的精神阉人们联合起来!——在精神奴隶大起义中,你们失去的只是心灵的铁链;你们获得的,将是自由人的尊严,以及渴慕英雄的美少女们流光溢彩的爱恋。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首发于《自由圣火》网站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